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 连载中

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原主被害致死,下一秒天医神针传人从坟墓中爬起,红衣沾身,心似冷铁!一家子极品亲戚?无妨!一根银针下去,保准听话!容颜被毁,手指被断不能行医修炼?简单!修复焕颜,重塑筋骨,闪瞎众人的狗眼!未婚被退亲,贵公子不敢上门提亲,婚事受阻?没事!她自由惯了,正好守家坐镇,众妖退却!虐渣溜狗,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爽!只是被一泼皮无赖缠上,天天想圆房该怎么办?宇文铭修唇角一勾:“夫人,如此良辰美景不可辜负,不如今晚就圆房?”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顾七月是你父亲的第一个孩子,更是杜氏生出来的……她的肚子、她的女儿,自然是金贵。”

晋氏的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讽刺,手在衣服里抓了抓,而后伸出整了整袖子,面色一片平和。“这也无妨。你没有父亲疼,有母亲疼也是一样的。不用巴巴地跟顾七月比较,同样都是嫡女,你比她总是不差。”

顾欣容抬手挡住面容,抿嘴轻笑。

“母亲说的哪儿的话,女儿可从来都没有想着跟那么一个病丫头比。跟她比?平白掉了身价。”

晋氏母女说着话,朝着正厅走去。

刚刚到了门口,外院的嬷嬷急匆匆地从小道上走来,见到了晋氏母女连忙行礼,而后径直走到了刘嬷嬷的耳边说了几句,刘嬷嬷的脸瞬间变了色。

“你说的是真的?”

“那自然是!这事儿,可得大夫人拿拿主意。”

“知道了。”

晋氏站好了,转过身瞧了眼刘嬷嬷,不动声色地等着那外院的嬷嬷走远一些,她招手让刘嬷嬷上前。

刘嬷嬷小心地靠近了大夫人,低低地开口说道:“夫人,大小姐回来了。”

晋氏的目光倏地一凛,如刀子一般地看向了刘嬷嬷,扎得她深深把头低了下去,不敢回看她的眼睛。

大夫人的手微微握成了拳,唇角微微勾,表情变了几变。

“还不出去迎接!大小姐一晚上没回来,还不定出了什么事。别怠慢了。让青院的人准备热水和新衣服,等大小姐回了她的院子,也好换洗。”

“是。”刘嬷嬷得了指令,躬着身子退了几步,刚刚想要走开,便听得晋氏又补充了句。

“顺便把大小姐回来的消息告知大爷。你可知道话怎么说?”

刘嬷嬷连连点头。“老奴知道。大爷那边,老奴一个字儿都不会提,只说夫人您担心大小姐,已经过去照顾梳洗了。”

“嗯,去吧。”晋氏拿着帕子擦了擦手,刚刚竟然被这事儿吓得出了一手的汗,她这修炼的还不到家才是。

顾欣容这才听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大姐回来了?娘……”

大夫人目光犀利,拉住了顾欣容的手。“她的命还真大,自己一个人跑出去,也能囫囵个儿的回来。早知……早知……”

“娘,不用担心。大姐的命早就注定了,碍不着我什么事儿。横竖虽是个的瞧着不舒服的,可也向来只是个丢脸的人。您也不必担心什么。”

“好了。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娘,我是你的母亲。你自己可不能坏了规矩。”

顾欣容端庄地点点头,上前扶着她,慢慢朝着前方继续走过去。

“母亲,我们走吧!”

……

顾七月回了顾家,便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灌了一壶茶等着。

反正等下该闹事儿的人一定会闹事儿,该来的人也一定会来。她也不用急,只要好茶好水把自己伺候好了就成。

原主身边有两个一等大侍女,四个二等小侍女,还有个贴身照顾着的管事林嬷嬷,是杜家带来的。另外,外院有个苏嬷嬷领着六个杂事侍女和三两个粗使婆子。

顾七月虽然是得了原主的记忆,可这一个院子里的人实在是多,除了自己身边的两个大侍女青风、明路,四个二等小侍女,还有门口的林嬷嬷,外院的苏嬷嬷之外,她也记不得外院其他丫头的名字。

每一次都得明路给指点着。

丫头跟丫头之间关系好了,能得到的消息最多。明路长得乖巧,又生了一颗玲珑心,打探消息这一点儿上是最好的。

青风一向不怎么开口,只闷着头干活。最是忠心不过,她从来不自己拿主意,只一心一意对自己。

顾七月虽然平日里刁蛮任性,好在身边的丫头都是再懂事不过的。

青风、明路是林嬷嬷亲自挑的,这偌大的院子里十几号人,若不是有着林嬷嬷在这里撑着,估计顾七月早就没办法活了。

此时林嬷嬷正黑着一张脸,看着顾七月,神色严厉。

“大姐儿!过来!”

顾七月咽了口唾沫,收敛起自己的锋芒,神色木讷地朝着林嬷嬷所在的位置走过去。

“这是你亲娘的牌位!给我跪下!”

“嬷嬷……”明路小声地在一旁说道。“大姐儿刚刚回来,才梳洗完……”

林嬷嬷犀利的目光瞪着明路。“小贱蹄子,滚一边儿去!大姐儿就是被你们给宠坏了的。女儿家名声堪比身家性命,她就这么跑了出去,一夜未归。若是不把昨天晚上的事儿给说清楚了,她怎么有脸对得起她娘!”

林嬷嬷一心为了顾七月好,罚是要罚,更得罚给别人看去。

明路一时不敢再说什么,顾七月知她是为了自己好,便对着她使了个眼色,让她闭嘴之后,这才无比乖巧地开口道:“嬷嬷说的极是。是我没做好,给嬷嬷添麻烦了。七月以后定是不会再乱来……”

“大姐儿知道错了就好。别只是随口说说,没真当一回事儿。晋氏如今是大夫人,又有一子一女傍身在跟前。您是个没了亲娘的,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那老奴怎么对得起您的亲娘?老奴深受杜府大恩,是当年杜夫人伸手施针才救了我跟儿子一条贱命。她的恩情我这一辈子都报不完,只想着若是能将大姐儿您照顾好,辅佐好,以后再嫁个好郎君,便能还上点儿夫人的恩情。可是大姐儿你如此任性妄为,这让老奴日后怎么有脸去地下见你娘?”

顾七月听得真切。

她之前也听过林嬷嬷的事儿。说是当年田地大旱,庄稼颗粒无收,饿死了不少人。林嬷嬷带着三岁的儿子一路逃荒到了城外,当时饿得皮包骨,若非遇到了杜夫人施粥,又亲自动手治疗她儿子的疾病。估计林嬷嬷跟儿子是保不住命的。

杜嬷嬷一定要留在杜夫人身边伺候,杜夫人想着她已经是个无依无靠的,便收留了她。自此才在杜府有了衣食吃穿。

之后杜夫人嫁到顾家来,她毛遂自荐也要跟着过来伺候,这才在顾七月的身边呆到了如今。

月色凉阴,山林深处虫飞兽鸣,偶尔清风吹过,树木随之摇晃。

一棵苍天古树站立在几个土堆之后,似是带着几分说不出来的苍凉、古朴。

肃穆安静的山林,只见树影婆娑,不停晃动。

忽而几个人影慢慢地从山间丛林中的小路上走了出来,期间一个人朝着四周瞧了瞧,神色颇为谨慎小心。

几个人行色匆匆,抬着一块裹着物件的草席。

正行走之间,忽而听得叮咚地清脆声音,一个亮晶晶的小物件,很快从草席中掉落出来,落在地上。

这些人走得匆忙,原本就精神紧张,如今听到这样清晰的声音,都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去。

“老大,是个坠子!看成色还不错,似是贵人家的物件儿。应该是值点儿……”

“闭嘴!”

神色最为谨慎,走在最前面的中年男人厉声喝了道,目光阴狠地瞧着说话那人。

“把东西捡起来,连同这女子等下一并埋了去!绝对不能在这里留下什么痕迹,若是差事没做好,小心你们的命!”

身边的人什么德性,他作为老大最是清楚。

林二一向是个贪财的。

若是平日,他自会睁只眼闭只眼,这事儿这么过去就算了。

只这一次,从府里头抬出来的分明是个身份高贵的贵女!她身上的衣服装饰,还有梳头的样式,哪里看着都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能享用的。而且……她梳的是姑娘家的发饰……

贵府高院,宅门矜贵,一个未嫁女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他们作为庄子上的仆人,给贵人们做一趟差事儿本就是偷偷摸摸,这要是敢动这死人身上的东西,一旦被人发现,难说他们这些人会不会一并被主家问罪,到时候别说得财,能留下命都大概是个问题。

“是。”

林二惧怕自己家的老大真发火,连忙捡了那草席里掉下来的坠子,重新放了进去。

在放进去之时,他偷瞧了一眼草席里裹着的女子。

事实上,几个人在接了差事,去抬这席子之时,只瞧着外观便猜到里头是个死人了。把死人给抬走埋了,这种事儿他们经常干。乡下遇到死人,也是习惯了的。

但凡遇到此事,一向都是男人们去做的。

林二觉得自己还真是个胆子大的,平日里见过的死人也不在少数。遇到丧事,他便会去主家蹭一碗大锅饭吃,也好过去抬抬棺木下下葬,干点儿体力活。

可这一回,他这一眼瞧过去的尸体,却让他惊讶得有些狠了。

这死人……

可不是一般的好看啊!

如玉瓷娃娃一般的白晰面容,红嫩嫩的唇,漂亮的脸上还挂着笑容,说不出来的好看。乡下人很少能瞧见那种养在深闺里的名门贵女,如今真的见到了,便觉得这般的女子真的跟平日里见到的大大不同。

好看得紧……

林二心头一荡,不由多看了一眼。可惜,这女子就这么死了。

“看什么看,赶紧的,一会儿就到了子时了。哥几个,还真的想赶在那时候埋人不成?”

众人一阵沉默,加快了步伐,很快就到了老树下的那几个坟堆旁。

七手八脚地找了个地儿,挖了个坑,直到了亥时末,才将女子随随便便地扔了进去。

那女子连裹着草席,被扔进去的第一时间,还彻底地露出了完完整整地一张脸来。众人瞧了一眼,便吓得魂飞魄散!

“好丑!”

这女子被头发所盖住的额头上竟然全是如蚯蚓一般的疤痕。

深夜里瞧着极其地骇人。加上应该是新死,整张脸瞧着愈发地令人恐惧诡异。

“……还以为贵女皮肤好,一定也长得好看。谁知道竟然是如此丑陋的容貌!真是吓死人了!”

“行了,别说了,快动手!再磨蹭下去,你们还想等着天亮不成?”

几个人刚刚想要动手,忽而林二大叫了一声。

“她……她的手动了!”

为首的中年人眼神瞬间犀利如刀,瞪向了一旁的林二:“你再胡说八道,别怪我把你留在这里!”

“可是……”

林二的话音刚刚一落,那坑洞之中的丑陋女子倏地睁开了眼!

“疼!”顾七月轻哼一声,从睡梦中惊醒。

环顾四周,犹如自身经历过一般的记忆瞬间回笼。

顾家嫡长女顾七月,七月十五中元鬼节出生,命硬三分,聪明温婉、医术超绝。可惜六岁发烧咳嗽,被嫡妹妹拿来雪梨糕食用后,身中巨毒,浑身起满血疙瘩,无法见人。

顾七月外公杜长亭为太医院一流太医,用神鬼十三针帮她逼毒,体内之毒从指尖逼出,唯有头部之毒无法逼出,只得从额头静脉处割肉放血,最终导致容颜俱毁,更因脑子中毒而时长会剧毒发作,病痛入骨,神智尽失、状似疯癫。

“我竟然成了顾家嫡长女顾七月?与我同名同姓,可怜你竟然过得如此凄惨,可怜可怜!”

顾七月唇角似笑非笑,眸色之光却异常犀利。

她天医神针门下唯一传人,上过战场杀过敌,走过山山水水,知晓天下之事,还怕这种情况?

天医神针门下顾七月从来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儿,还没有别人欺负她的份儿。她生来只有一个师父,学得所有真传,恩师走之后,她如同浮萍一般游荡,死之后本以为会从人间彻底消失,却不想竟然回魂重生在了这个顾七月的身上。

“你……你是谁?”

“诈尸?”

庄子上来埋人的几个人,看着顾七月一脸的惊恐,步步后退。

“这,这人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还会坐起来?还能说话?薛老大,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二手哆嗦着,差点儿没有吓尿裤子了。

薛富贵心头不由忐忑,定了定神,故作镇定地瞪大双眼,瞧着眼前的顾七月。

“你没死?”

顾七月唇角一勾,忽而站了起来,朝着这几个人走了过去。

“我是死了,只是……这会儿却又活了。你们现在决定吧!是要杀我,还是要救我?”

眼前的女子站在草席上,面如罗刹,形如鬼魅,那一双黑色的眸子却如同黑色的晶石一般,在火光下闪着光。

“若是你们要救我,那就听我的,可保你们一命。若是你们要杀我?不好意思,我就……先下手为强了!”

瞧着女子手中的一根木头簪子,薛富贵等人顿时呆住。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