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武南魂师 连载中

武南魂师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佛系闪电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自焚天之战以后,妖族几乎占领武南所有的土地。在仅有的几座城池中,突然冒出一位神秘的白衣道人,带着团队一路打怪,从妖族手中收复一个又一个看似无药可救的危城。但是,当一切顺利进行的同时,就连他的师兄弟们也开始疑惑,他从未透露的身份,究竟是什么?(本书以智计为主,玄幻打斗紧张激烈,情节设定跳出套路,文章章节持续稳定更新)展开

本书标签: 佛系闪电 玄幻奇幻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妍儿毕竟是女儿身,如果引起一些不怀好意的世家子弟的注意,怕是会……”穆睿还是很担心。

伊桓摆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既然从尘谷出来了,就不能光待着不做事。妍儿的能力你是知道的,不会轻易有闪失。我也不会交给她太多事情。说起来,后面要做的,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穆睿答应道。他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这番只要自己一人出马便可。

“今晚你就去面见蔺老。”

……

城主府中,大殿之上。

那束发男子焦急地踱着步,许久后方才停下。他长叹一声,面向两侧盘膝而坐的长老们:“难道你们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几个老头皆是静默不语,过了许久张开嘴来,本以为要提出建议,结果是忍不住的唉声叹气。

“城主大人,这鬼王于彻夺了徽城,为了消除岭南界内潜在的威胁,必定会一路南下夺我樊城,情势危急啊!”三长老说道。

“这还用你说?如今我们唇亡齿寒,商量如何抗敌。你除了会分析形势,还会做什么?”另一人责问道。

魏宗很是着急,以前一直口若悬河的一帮老头子,到了真正要用人的时候,一点好办法都想不出来。

“其实办法倒是有,只是怕城主不愿意。”二长老在一旁声音很低,可还是让魏宗听见。

“有办法你就说,支支吾吾的,难道盼着城池早日落入妖族手中?”

“老臣不敢。只是老臣建议,城主去向鬼王求和……”

“胡说!”没等他把话说完,魏宗气得满脸涨红大喝一声,“这樊城是祖上基业,就算保不住,我们也要誓死捍卫到底!白白将它交到妖族手中,亏你说得出来!”

二长老被训斥,一下子没了主张,畏怯地缩了缩脖子,低头不语。

岭南界内樊城徽城之间隔一条淮河。淮河东西两侧皆是崇山峻岭,易守难攻,所以他此番南下必定走水路。

但是樊城这边历来擅长统领水军的战力皆被调离,更兼鬼王手下三名鲛刀将擅长水战,一时间樊城内无人可领兵应对鬼王那十支巨型舰队。

如果真的让他们从水路逼近下游,那么樊城危矣!

魏宗身边皆是擅长陆战的武者,于那平原山间皆可一骑绝尘,距敌千里之外。可是那些武者上了战船,却没有了平地上的那番气概,不得不屈服于船坚炮利之下。

“如果魏远将军没有走就好了……”台下传来的声音,令魏宗心头一酸。

魏远在时,何愁水军无人统领?三月前小玲珑传来消息,鬼王率舰队攻击其南岸。念在合纵之谊,魏宗命魏远前去支援。

魏远当时并不同意。他宁死不肯走,咬定这是鬼王的调虎离山计。无奈小玲珑那儿书信愈急,魏宗心中只记得当年樊城告急之时,小玲珑一方天地派三千武者救援的恩情,便以刀剑挟其身,逼迫魏远前去支援。

魏远走时,看两岸枫林绰绰,霞红一片,感慨魏宗只重情义不知情势,再看枫红映入淮河,苍穹一轮残阳如血,长叹一声便再也没有回头。

魏远前去支援小玲珑不到十日,徽城便传来鬼王屠城的消息。原来这早就是九月之前的事,鬼王刻意压住消息,用计将魏远调走,知道那淮河边上的分流九曲十八弯,就算魏总放出消息等魏远回城少说也要半月,这样一来,樊城就没有了水军后备,轻易便可取下。

魏总得知此事懊悔不已,可是就算派人传信给魏远,也难解此时燃眉之急。与众位长老商议,这一帮和稀泥根本拿不定主意,要么说求和,要么说迁去别处,问来问去没有一个能够提出合理的破敌之策。

“不如去请蔺老,至少也是高阶魂师……”一个人诺诺地说。

未及说完,旁边另外一人却是暗中推了他一把,低声道:“疯了?还提那个老家伙……”

闻言,那提建议的人也是低头不语。

蔺海,和当年那个叛徒,谁都知道那已成往事!

往事既然过去了,就不该再提起!

“都散了吧……”魏宗转身坐下,视线凝聚在那个多年未有人坐过的席座上,眉头紧蹙。想来这帮老家伙一时间也不可能想出什么可靠的办法,他便挥手叫众人散去。

……

夜色朦胧,温润如水。一青砖黛瓦屋檐下,烛光绰约,青竹摇曳。

“谁?”

听见窗外不自然的一丝风声,白须老者厉声道。那桌上的夜烛火苗颤动片刻,压低了影子。不须片刻,门外已经立着一位白衣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眉宇清秀,神色自若。

“在下穆睿,自尘谷来,有事叨扰蔺老前辈。”穆睿未及踏入门内,先说明来意。

蔺海仔细打量穆睿,见他举止不凡,带着一股仙逸之气,确实像是尘古欧阳谷主的弟子。便转身道:“请。”

“是欧阳兄叫你来的,所为何事?”蔺海回到自己的席上,依然不忘对他察言观色。

“解樊城之围,这是我此番前来的目的。”

蔺海放到嘴边的茶杯登时停住了,但他又在一瞬间平复了心中的波动,喝了一口,将茶杯轻轻放回桌上。

“欧阳兄多年未踏入樊城,先生也是初来乍到,恐怕还不了解这里的情况吧。”蔺海敝袍端坐,“老夫已经十多年不理尘事,静心在家中吃斋念佛,想要将兵退敌,先生大可前往城主府毛遂自荐,何必找一个没有用老头子?还烦请先生转达欧阳兄,敝人要让他失望了。”

说罢,再一次翻开《太上感应篇》,细细阅读,不作理会。

穆睿见桌上摆着一杯清茶,一卷闲书,脸上露出笑意,将话题转向别处:“蔺老先生真是品性淡雅,宁静心空。平日里想必也是读了不少书吧?”

蔺海不言,《太上感应篇》又是翻了一页。

穆睿见蔺海并不理会自己,又不赶自己离开,心中已然明白几分。半晌后方才开口:“怕是蔺老的书房中不只是《太上感应篇》这一本书。”

蔺海听完眉脚微动,但是依然是尽量表现出平静的姿态,对穆睿的话不做回答。

“我猜猜,这书房里的书,没有展露出来的,多是兵家,法家的大作,可能其中一部《尉缭子》,一部《太公兵法》,都已被老先生翻得烂熟于心……”

穆睿说话时眼睛一直盯着蔺海的反应,注意到蔺海神色微变,确定自己说得没错以后,他站起身,在书房中轻轻踱步。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霆……如果是不理尘事,为何老前辈不习儒家仁礼,道家超然,而学习兵家法家的演兵筹幄?不是心中有抱负,又是什么?”穆睿越说越激动,再没有那种道衣飘然文弱的样子,犀利的眼光直逼蔺海。

终于,这一句话让蔺海不再反驳,在他轻轻将那《太上感应篇》合上和同时,眼睛也微微闭上。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也有他的难处,心中升起一丝黯然。

樊城内,水墨瓦房林立,全城无一丝喧嚣。乍一看似乎保有江南水乡的情调,太平清闲。可是若与寻常百姓询问一番,便是另一种说法。

这里虽有众多武者守护城池,保一方安宁,可是也不乏衰落之气象。妖族猖狂,如今已威逼城外。大街小巷,即使保持着原来安定清净的气氛,可也透着一丝不安和恐慌。

自武南界域的焚天之战结束以后,人族实力走向衰落。得胜而归的妖族部落在黎北建立都城,尊奉妖帝奎霍为圣君。此后妖族大军一路向南,直逼岭南界内。如今,能够和妖族抗衡的四大城池渐渐分崩离析,没有当年同心之志。

最先来到樊城岭南界内的一支部落,已经占领樊城西北处的徽城,少了徽城,樊城落到唇亡齿寒之地步,岌岌可危。

若是樊城被攻破,岭南便真的没有可以抗敌的城池。

祸事将至,只有几个不知趣的纨绔子弟还在戏耍娱乐,他们不理国事,以为这里还保有十八年前的太平。

“老三,你猜这怪物背着巨石,能走几步?”青袍年轻男子坐于台上,一番睥睨后将手中的果子随手一丢,身后的下人立马踏着小碎步前去拾起,怕惊扰了其他世家子弟。

“我看嘛,至少百十步!”老三挥了挥衣袖,自信说道。

“呵,”青袍小子不屑地笑了笑,他没想到老三如此高估了眼前这怪物,“我看,不超过二十步!要不来赌一场,如何?”

说完,青袍将那腰间的铜钱晃了晃,发出清脆的声响。

“赌就赌,我还就没怕过你!要我说,如果他走出了二十步,你那一百贯铜钱都得归我。”老三对于自己的眼光从来没有过怀疑,当然,他心中还有一份争强好斗的心。

“一言为定!你输了亦然,到时候可别耍赖!”青袍指着老三的鼻子说道。

老三一把推开他的手:“只怕最后输了耍赖的是你!”

两人互相嘴斗一番,然后各自哼了一声,便将注意力挪到怪物身上,仔细数着他的步伐。

台下那一只怪兽,倒也不算有什么稀奇模样。面相和身子与常人无异,只是略显粗壮些。他头上长了鹿角,双臂又有一些麟纹,便被人当做妖怪拿来兽场做表演。几个月前,他的主人病死,怪物一直留在兽场内受人观赏。

按照兽场的规矩,只要是有钱的世家子弟,便可来这里观赏,多出一些银两,可随意叫怪物做一些杂技表演,甚至领回家干几日苦活也没有问题。

本来这只怪物奇特的模样和怪力,引得不少世家公子花钱前来观看,为兽场增了不少生气。

可是最近,兽场又收了一只奇宝,金丝灵鹊。灵鹊身上羽翼如金丝编织而成,甚是美丽。晚上浑身通体发亮,有如夜明珠一般,不少世家公子对这一尤物甚是关注,便渐渐不再关注那尽是蛮力的怪物了。

“说起来也奇怪,我们樊城何时有过金丝灵鹊这等异兽?”

“哪知道,只听说是一位陌生的客人卖给兽场主人的,要的价也不高,姓名也不曾报。”

后面两个下人议论,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眼前这台上两位公子在前不久出了四十两白银,将那怪兽买下,只是还寄放在兽场,每日要观赏时,便来兽场寻它。

而这一只怪物甚是奇特。他四肢健硕,隆起的肌肉如同石块般大小。双臂宛若有万钧之力,使起劲儿来可以扛起一座擂台。

此刻,怪物身上正缠着碗口粗大的铁链,铁链另一端绑着一块南山上运来的山石,怪物拖着山石,缓缓前行。

那山石,据说,是当年南山上找来的一小座矿晶。

矿晶是一人高度,围起来也就两人之抱,可是抬运它进入樊城的时候,却是压坏了五辆灵车,有人估算,这一块矿晶,少说也有三万多斤。

不知是何宝物,竟然有如此分量。后来城主派人勘测,也并未查看出什么端倪,只不过是一块普普通通的铁石矿晶,除了重一些,并没有其他什么特别之处。

虽然有些失落,但也不能任由一块没有价值的石头放在府中碍眼,城主命人将它处理出去。

于是乎,这块巨石便落到了这两个颇有好奇心的世家子弟手里。他们也不知有什么可以处置的,山石笨重无趣,他们只是观赏几日便失去了兴致。可是,自从得了这兽场的怪物以后,便又有了主意。

他们命下人将山石运至兽场,这山石便成了他们戏耍逗乐怪兽的工具。

两人的眼光紧紧盯着台下被当作赌盘棋子的怪物。

那怪物虽有万钧之力,可也难敌这石山的压力。每一步都迈的吃力。只是,就算他秉着力气卯足劲,浑身青筋暴露,每一步都将兽场地面踩出一个磨白的印子,几步之后,他也没有大汗淋漓,甚至没有一丝急促的喘息的样子。

仿佛这体力是没有尽头的深渊一般。

“老三,我看这怪物好像要没有力气了,移出一步都吃力,不会再走两步就倒下了吧?”青袍笑着说道。

那老三自然不是愿意就这么被他消遣的,立马回敬道:“你这眼珠子是瞎的吗?这怪物虽是走得迟缓些,但是体力惊人,走出十步连大气都不喘一口,可见后劲足着呢!”

说罢,叫台下一个家臣朝怪物身上抽了几鞭。那怪物虽是感觉到疼痛闷哼几声,但是身上并未见到有丝毫的伤痕。

“诶,我说老三,你这是耍赖啊!怎么能叫人鞭策他?怕是没了力气也叫你把力气打出来了,这一步不算!”青袍焦急了。

“我如何算耍赖了?你又没说不能鞭打它。何况我是让人打他,并不是让人帮他一起抬着走,哪里有耍赖的意思?倒是你,说不算就不算,我看你才是真想耍赖吧!”老三不服气。

“你!”青袍一时间无言反驳,瞪圆了眼睛死盯着老三。

两人正想斗嘴,后面忽然悠悠传来一个男子清朗的声音:

“既然有这番兴致,不知两位公子,可否愿意与我赌一局?”【新书第一卷以智计为主,铺垫较多情节推进慢热,从第二卷(第二十章)开始,情节紧凑,有精彩的打斗戏,还望广大热衷玄幻的书友们支持本书!】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