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欢喜缘:萌妻太嚣张! 连载中

欢喜缘:萌妻太嚣张!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空心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父亲杀人入狱,母亲下落不明,应茶蔓流落街头被慕席林带回家养大。他是集团总裁,却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他性格狠戾霸道,手段果决,唯独把她宠上天。可是宠爱太过,就变了味道,她于他,到底算什么??展开

本书标签: 空心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等一下……”她逐渐兴奋起来的热情,被慕席林一句话活生生又堵了回去,“今天是你成年的日子,我订了餐厅给你庆祝,就不要去监狱这种地方触霉头了。”

“可你答应过我的!”

“改天也一样……”他的眼神有些躲闪,眉宇间的焦虑更浓重了几分。

本能的,她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她一次次提出探监,可他一次次的拒绝,每一次都找足了理由,以至于十年来她跟父亲连书信来往都没有过!

她一直都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或许其中有什么她年纪太小而无法理解的隐情,她以为总有一天他会找机会告诉自己!

可……一次次等待只换回无数次的失望,她认为如今的自己已经有足够强大的心理可以承受一切,就算她真的只是一个杀人犯的女儿,她也有知道真相的权力!

就在她想要好好跟他说个清楚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起。

即便隔得有一段距离,她也能听到电话里晴悦娇滴滴的声音。

“什么?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来。”慕席林淡淡的应了一声,侧头看向应茶蔓,“我还要事要处理,先让司机送你回去,晚一点我会回来给你过生日。”

多年来,积压在心中的怨愤不满终于在此刻通通爆发,不知是在气他不守承诺,还是气他把晴悦看得那么重。

“不用了!我哪比得上你的晴悦重要?你不愿意带我去监狱,不愿意把当年的真相告诉我,我就自己去想办法!我还不信我身为我爸的闺女会没资格探他的监!”她甩开他的手,把礼物扔回他身上,愤然下车,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慕席林的目光落在她离去的背影上,越发深不可测。

人来人往的街头,世间的嘈杂热闹与应茶蔓的形单影只形成强烈对比。

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跟慕席林闹得这么僵,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可如今的她只是迫切的想见到父亲。

十年了,也该让她知道真相了。

她独自一人来到父亲所在的监狱,想以女儿的身份请求探监。

可工作人员找借口将她的要求驳回,说她未满十八岁且监护人并不是她父亲,不给探监。

“拜托,我今天已经满十八了,你就让我看看我爸好不好?”

“对不起,我实在是没有这个权利,请回吧。”

沉沉的叹了口气,应茶蔓失望的往回走,殊不知在她离开不久,那个“工作人员”便打了个电话出去

“喂,慕总,您安排的事情我都按您说的办了。”

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声音,“你做的很好。”

挂断电话之后,慕席林目光停留在渐渐暗下去的手机屏幕上,复杂的眼神,似是在思考什么。

叹息一声收回目光,他抬手敲了敲门。

“席林你来啦!”晴悦惊喜的打开门,立即朝他扑了过去。

他不动声色的拉开距离,看着她活蹦乱跳的样子皱眉道,“不是说拍广告的时候受伤了?伤呢?”

“呃……伤在这里啊!”晴悦犹豫了一下,把手伸到他面前,小指上有一个口子,被她贴了透明创可贴。

“……你就为了这个,哭着把我叫过来?”他的语气平添一抹不耐烦,刚准备抬脚走人,口袋里的手机再次响起。

“喂?”

“慕总不好了!应小姐她……她出车祸了!”

电话里慌张的声音传出,即使冷静沉稳的慕席林也不由得揪紧了一颗心,“车祸?严重么?你们现在在哪?”

“我们在云飞路,应小姐目前情况不明,我们本来一直照您的吩咐跟着她的,可就在刚才一辆面包车突然朝她撞过去,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小姐已经不见踪影了!可能被那辆车带走了!”

“该死!”骂了一句,慕席林挂断电话,正准备即刻赶到事发现场。

可抬起的长腿突然顿了一下,他仿佛想起什么一般,回过头来皱眉打量眼前的女人。

阴冷锐利的眼神盯得晴悦浑身发毛,“怎,怎么了吗?”

他冷哼一声,逼近几步,冰冷骇人的气场如同狂风暴雨般肆虐,“在我眼前玩这些小计谋?她如果出了什么事,你也得死!”

撂下这句话,他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留下晴悦一人靠在墙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冷汗如瀑。她没想到慕席林这么快就猜到应茶蔓出事一事跟自己有关。

自己这一次彻底玩完了……

……

城郊西岭,陡峭的山崖边,一辆灰色面包车停了下来。

车上率先走下一群戴口罩的黑衣人,在他们身后,俩人架着一个被蒙住双眼的女孩,推推搡搡的走下来,细看女孩腿上还有一条伤痕,行动不便的样子,是刚被车撞伤的。

“你们是什么人?我跟你们无冤无仇,要抓我做什么?”应茶蔓奋力挣扎却是徒劳,好在跟在慕席林身边这么长时间,见过的大场面多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保持足够的镇定。

“谁不知道慕家有位备受宠爱的小丫头?我们抓你,当然是用来对付慕席林了!”

不出所料,对方果然是慕席林的仇家。

她装傻充愣的哭喊起来,“你们抓错人了吧?我根本不认识什么慕席林,呜呜呜,我就是个普通的高中生而已,求求你们放我走吧!”

“少装蒜!你认不认识慕席林我们清楚得很!”

身上一阵巨大的力道将她推了出去,四肢被人绑了起来,随后眼罩被揭开,她才发现自己位于一处山崖上,前方是茂密丛林,后方是狂风阵阵的悬崖。

“对了,地址发给慕家了吧?事到如今,你们都给老子精神点,千万别出什么岔子!”刚才跟她说话的那个男人,应该是这些人的老大。

“放心吧头儿,那个姓慕的已经答应我们的条件了,应该再过不久就会来了。”

“好的很,这一回这丫头在我们手里,看他还能翻出什么花来!”

应茶蔓听着他们的对话惊心动魄,她不想成为慕席林的累赘,如果要让他陷入危险,她宁愿他不要来……只是没想到,自己才刚刚成年,还没有能见到父亲,就要命丧于此了……

半个小时后,蜿蜒的山路出现了一辆车,高大的黑色身影迈下,缓缓朝着崖边靠近。除此之外,并没有看到任何警察或是保镖的影子。

“哟,没想到啊,堂堂老总,居然真的为了一个丫头片子只身犯险,看来这丫头对你来说重要得很啊?”

应茶蔓拼命的摇头大喊,“三叔你赶紧回去!我用不着你来救我!”

“你闭嘴!”慕席林瞥了她一眼,俊美的脸上恢复以往的冰冷沉静,淡淡扬起手中的文件,“你们要的合同我已经打印好带来了,赶紧签字,我好带人回家,没时间跟你们在这里浪费。”

绑匪头子将匕首抵在应茶蔓脖子上,警惕的示意手底下的人去检查合同。

“头儿,合同里的条款都是按咱们的要求写的。”

头子一听便大笑起来,“哈哈哈……慕席林,没想到你也有今天,为了个女人把公司股份全都转让了,真叫人刮目相看,你还是十年前那个自私自利的慕席林么?”

尽管看不清绑匪的模样,但他说的话却让慕席林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目光锐利仿佛要将人灵魂穿透,“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曾经犯下的错,今后都必须千百倍的偿还!说起来还得感谢你,十年前那场震惊环城的凶杀案,你本该坐牢接受法律制裁,可你却轻易的找了替罪羊逃过一劫……是你让我知道,有些法律解决不了的东西,只能亲自动手!”

十年前的凶杀案?

偌大的房间,头顶刺眼的灯光晃的人眼晕。

中央一张赌桌上围满了人,一个个人高马大凶神恶煞的模样,与他们相比起来,赌桌上的女人显得娇柔又弱小。

压抑沉闷的气氛快要让应茶蔓喘不过气来,可精致的脸上依旧带着几分镇定,出声示意,“陈老,我赢了,之前答应过我的事……现在可以兑现了吧?”

“我们这里可是诚信交易,如果是你赢了,我当然应该兑换诺言,把那件事的真相告诉你,不过……”面前的老人吧嗒了一口烟,话锋一转,眼中闪过狠戾,“小姑娘,敢在我的地盘耍诈的,你倒是第一个,既然你没事找事,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身旁的一群黑衣人便如同排练好的一样,出手迅捷的将应茶蔓按倒在桌面上。

“江湖规矩,出千卸掉一条手臂,动手!”

“你们什么意思?谁出千了?输不起?我告诉你们,你们敢动我不会有好下场的!”她头发散乱的被压在桌上地铁不得,眼看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心一横,索性把背后的靠山给搬了出来,“我……我可是慕家的人!你敢伤我,慕席林不会放过你们的!”

可回应她的并非对方的笑脸相迎,反而直接将她手臂拽了出去,一把散发着寒芒的砍刀架在她的手臂之上,陈老亲自操刀动手。

“就凭你这幅丧家之犬的德行,还好意思自称是慕家的人?别说是你,今天就算是慕席林亲自到场也不能破坏我们的规矩!”慕家的势力的确足以遮天蔽日,可他才不会相信这样一个丫头片子会跟慕席林有什么关联,倘若真有,有什么事情是慕家查不到的?她怎么会为了调查一件十年前的案子而到自家的地盘上来买消息?

简直鬼话连篇!

就在老头高高扬起手中的刀,对准了她白皙的手臂准备一刀砍下去的时候,一个不紧不慢的声音缓缓从门口处响起。

“既然不能破坏规矩,陈老不妨出个条件?”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透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味道,却也成功让陈老的动作停了下来。

众人的目光整齐望向门口,一束高大修长的身影缓缓从黑暗中迈入光线之下,一袭黑色大衣神秘而严肃,棱角分明的脸庞,精致立体的五官,尤其那双狭长而深不见底的黑眸,沉着冷静,锐利中透着一丝危险的气息,仿佛幽夜中凝视猎物的狼,让挡在过道上的几人不自觉的把路让了出来。

“三叔!”应茶蔓看清他的模样,仿佛绝望中涌现了一丝光明般,眼角含泪,兴奋的喊出声。

可被对方冷冰冰的眼神扫了一眼之后,她背脊一凉,做贼心虚的闭上了嘴巴。

只是她这一声,却让包括陈老在内的其他人都愣住了。

慕席林的鼎鼎大名,整个环城可谓无人不知。相传他性格极其残忍没有人性,靠着雷厉风行的手段在短短数十年吞掉各大市场,得罪过他的人不是疯了就是失踪,没有一个好下场。

只是……这样一位被外界形容成恶魔,在商界足以呼风唤雨的男人,却传言他唯独对家里那个十年前不知道从哪捡回来的野丫头宠到了没有原则没有底线的地步。

今天这丫头管他叫三叔,难道……

想到这里,众人心中皆是一凉。

陈老扔掉手中的刀,脸上挂起笑容迎了上去,就差两腿一软跪下了,“慕总这是说的哪里话?您想要什么直接吩咐一声的事,我们哪敢跟您开什么条件啊……我刚才都是开玩笑说着玩儿的!”

慕席林的身影靠在墙边,骨节分明的手漫不经心点燃一根雪茄,沉冷的嗓音随着淡淡烟雾一同飘出,如同众人心头挥之不去的阴霾,“嗯,我只要她,其余的,你们可以留下。”

“不不不……”陈老一边命人放开应茶蔓,一边从桌边提起她之前用来装赌金的袋子,一脸殷勤送到应茶蔓的手中,“慕小姐,您的东西拿好!记得以后不要孤身一人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来,这里鱼龙混杂的,哪是您这样的千金之躯可以待的啊!刚才和你开个玩笑,不要往心里去!”

刚才还凶巴巴要砍掉她手臂,如今态度却一百八十度转变,可见某人震慑力非同一般。

应茶蔓也不是那么不识相的人,更何况身边还有一座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不敢耽误,提起袋子便跟在慕席林身后离开了赌场。

凌晨的街头行人寥寥无几,路灯昏黄的光线将二人一高一矮的身影拉长,终于,男人的步伐骤然停了下来。

冷风从二人身旁穿过,一路上提心吊胆,该来的还是要来啊……

趁他发火之前,应茶蔓先发制人,“三叔,还好你及时赶来了,不然我的手就没了,呜呜呜……”

见她低头有模有样的抹着眼泪,慕席林眼底的冷意丝毫没有减少,指间的火光一明一暗,“就算真的没了,那也是你自己活该!我今天就不该来,让他们卸了你一只手,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我的话?”

“我……我已经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以后你说的话我会当成圣旨来遵守的!”她一本正经的伸出手来发誓,想了想,又厚着脸皮凑上去,殷勤的挽住他的手臂,在他胸口画圈圈,“再说了,我知道三叔你不会不管我的,你对我那么好,肯定不会抛下我的!”

“有恃无恐的臭丫头……”他无奈叹息一声,丝毫没有相信她刚才的赌咒发誓,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就没有什么是她不敢去做的,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格倒有几分像他,恐怕他一转头,她又会不怕死的回到这里,“说,今天来这种地方是为了什么?”

“我……”她欲言又止,其实她今天会来这里,是听说只要有现金,就可以从陈老口中购买任何想知道的消息。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