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檀章嵇清柏 连载中

檀章嵇清柏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木更木更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我看青山多妩媚展开

本书标签: 木更木更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嵇玉当年到底是没死成,但三魂六魄损了也和身死没多大区别。

嵇清柏怜惜这小姑娘神识,想着等三魂稳了就去找附近的地府,给这孩子寻个好托生,也算为他那佛尊积点善缘,但又一想这么多年来檀章杀的人数,嵇清柏便觉得眼前一黑,仿佛在给神经病老板擦屁股。

但其实生死都是劫,虽然佛尊超脱六界,不受世间命数所缚,可越是如此随心所欲,越是受因果反噬,苦难深重。

嵇清柏真是急着想见到檀章,又怕见到檀章,毕竟如今的景丰帝一个不爽就弄死他的话,回头还要求白朝那只贱鸟盘新的命盘,谁知道下一次能不能当人呢……

太后留了嵇清柏用晚膳,特意传了嬷嬷去叫景丰帝来。

没多会儿嬷嬷就回来了,说檀章今日龙体不适,就不来凤仪殿问候了。

人生八苦,五阴炽盛。

佛尊到了下界,不但精神得受苦,肉/体也得受苦,可说是从上到下都是病痛。

嵇清柏又想起神识里看到的那一小朵红莲胎记,忍不住皱了皱眉。

太后给他夹菜:“今日见不到你皇帝哥哥有些可惜,不过再过几日就要立秋宴了,到时候你和你爹一块儿进宫来,哀家为你补办笄礼。”

嵇玉十五生辰那日还是个痴儿,自然没过什么笄礼,太后提出在立秋宴给他补办也不过分。

嵇清柏话比较少,第一他不怎么适应这小女孩的萝莉音,第二他一门心思都在想着怎么退婚,虽说“嫁给”檀章是最容易接近对方的机会,但他真的就是个秘书,始终坚持努力工作不卖身。

再者一旦成婚,死不死的倒还是其次,佛尊八苦里有情劫,下界成亲便是姻缘际会,嵇清柏又是上神境界,这佛神两重杂糅一块儿渡情爱之苦,凭佛尊修为能扛得下来,嵇清柏可不敢保证自己的元魂方不方得万全。

他就算是个先进员工,也不能动不动就让自己受工伤的啊!

临近入秋,夜凉起了些雾,太后体恤嵇玉/体弱,也没把人留的太晚,吩咐嬷嬷送人回府。

等出了凤仪殿,嵇清柏就想着今天还没锻炼身体,决定自力更生走到宫门口。

嬷嬷太监们都不放心,但嵇清柏不让他们跟太近,于是只能远远坠着。

回宫门要横穿过整个金池园,嵇清柏走了一半,就有些吃不消了,他半蹲着喘气,只觉得胸前鼓鼓囊囊,回头看了一眼远远跟着的太监嬷嬷,嵇清柏没多犹豫,伸手到内衫里,直接把胸衣给扯了。

太受罪了,嵇清柏抹了把汗,他虚的手都有些抖,呼吸终于是顺畅了些。

金池园的假山怪石嶙峋,松柏参天几乎遮住了云雾,嵇清柏坐在一块异石上歇息,手里还捏着胸衣,当扇子扇了会儿。

只是没清净多久,嵇清柏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动静。

这么个大晚上,这么大个园子,就算嵇清柏是个神仙,也有些憷,更何况他现在还是肉/体凡胎,魂魄不稳,别说仙法了,哪怕就地姑娘家打架,他现在这样大概也扯不动人家头发。

嵇清柏往后看去,没见到人,却闻到了血腥味,他心下一惊,以为遇到了刺客,刚想喊人,突然脚踝被人一把握住。

嵇清柏:“……”

一地五六个死太监,是真的死了,透透的那种。

握着嵇清柏脚踝的也不是什么刺客,正是他家那位跟鬼一样的佛尊,檀章。

景丰帝捂着胸口,双目赤红,发冠凌乱,嵇清柏不用猜就知道对方这是内阴炽痛,发了魔疯,幸好杀了一圈人后体力不支,提不动剑了,只能堪堪撑着病体,要不然嵇清柏完全不会怀疑,自己已经回红莲盘下和白朝打起来了。

景丰帝还想着提剑,嵇清柏立马后退两步,檀章一气没能提上来,直接咳出一口血,跌倒在了地上。

嵇清柏又等了一会儿,胆子大了些,上前几步,踢开了对方手里的剑。

檀章转过头,一双血目冷凝凝的盯住他,左眼下红莲胎记的颜色比嵇清柏神识里看到的还要深,花瓣跟火燎一样,舔着他凤尾一般的眼。

对方这与无量佛尊一模一样的容貌令嵇清柏压力山大,他想了想,还是挪上前,小心翼翼地跪坐在了檀章的身旁。

在佛境时,每月檀章会从莲座上下来七天,无量佛尊掌管这天地善恶,自身虽然佛法无边,但也不是完全不受影响。

这七天便是嵇清柏最忙的七天。

没错,他真身是一只食梦貘,专为无量佛尊滋养神海。

现下在凡界,嵇清柏虽然没有丝毫神力,化不了真身入梦,但也不是完全没办法来缓解檀章的阴炽之痛。

景丰帝只察觉到一双小手捧起了自己的脑袋,他心下惊怒,刚要挣扎,突然眉心一点清凉,嵇清柏的食指轻轻点在了那处。

三魂的神力真是孱薄的可怜,嵇清柏只能聚起些精气在指尖,为景丰帝梳经活络,他虽然长了双女人的手,但动作可没半分柔态,这种事对嵇清柏来说就是熟能生巧,万年资历的沉淀,他早已是名顶尖的高级推拿技师!

檀章忽觉眉心好似入了一股清流,缓缓润过四肢百骸,抚平内腹之痛,他在黑暗里睁着眼,逡巡过嵇清柏的脸,一瞬也不瞬。

先前就说,嵇清柏这具身子弱的可怜,他精气聚拢不易,根本不能为旁的分心,被檀章看着又忍不住恼他乱杀人,于是干脆将手里的胸衣盖到了皇帝的脸上,哑着嗓子敷衍道:“得罪了。”

檀章:“……”

嵇清柏想了想,还是有点求生欲的弥补了一句:“我贴身穿着的,不脏。”

嵇清柏坐在无量殿中,他身后浮着莲花座,身前一堆跪着的小仙们,叽叽喳喳吵个没完没了。

“佛尊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人间无量撑不住啊!”

“和尚吃肉说姻缘道士入魔还和狐狸成亲,这天下得乱啊!”

“我这儿今天来个灭门,明天多个圣母连狱里的死囚都给我放了……”

“你还好了,我这块地出门三步就是天灾,往左又是风调雨顺,十二时辰一年四季,要不要来试试?!”

“……”

嵇清柏扶着脑袋,太阳穴一鼓一鼓,觉得这晨会要开不下去了。

他说:“佛尊去渡个劫,你们才撑几天?就这副死德性?”

南师的真身是一只白虎仙,在这比天界还要高一层的佛尊之境,寻常不到嵇清柏这一境界的神,都只能维持原形。

所以看着一只白虎讲人话,嵇清柏还是有些违和的。

“清柏上神你不要这个样子!”

嵇清柏默默地想,好吧,还是一只娘不拉几的虎。

南师抖着胡子,他虎爪厚实,高频率踩着御窑金砖的地,跟踩奶似的:“佛尊都下界历劫多久了啊!你一个人撑着这世间无量你不累啊!快把他找回来啊!”

嵇清柏心想我也盼着我家佛尊回来啊!他回来我还不用上班了呢!但人家是渡劫啊!渡众生之苦这么难的事情你以为一两百年就能搞定的吗?!

“镜中一年,人间十岁。”嵇清柏安抚众仙,“各位再撑个几年就都过去了。”

底下还在稀里哗啦的吵,嵇清柏忍着不骂脏话,一边“好了好了好了!要打出去打!”一边“把毛给我捡起来!不要在这儿撒尿!”的焦头烂额,一边回头看那莲座,只听“叮”的一声,莲座上的一片金铜瓣缓缓展开。

众人:“……?”

嵇清柏一句话都来不及交代,他念了个诀,人就没了。

红莲命盘下,一只鹤单脚立着,长喙叼着笔,在天方簿上誊写。

嵇清柏身后飘着一缕金光,落在红莲下,朝着鹤作了一偮:“白朝上神。”

鹤看了他一眼,似是在笑:“嵇玉。”

与众神不同,白朝很是中意自己的真身鹤姿,就算入了上神之境,到哪儿都还是长着翅膀和羽毛,他与嵇清柏千年前结过怨,神仙嘛,寿比日月长,爱啊恨的似乎保质期也跟着无边无尽起来。

现如今嵇清柏有求于他,于是哪怕对着一只鹤,称呼都非常恭敬。

“无量佛尊如今在下界历劫,不知白朝上神可否看到其命盘。”

白朝还是鹤的样子,说话时鸟嘴都不动:“佛尊的命数高于天道,是悲是喜只在尊上自己的一念之间,我可看不见。”

嵇清柏心想我信你个鸟蛋,面上没多颜色,特别老实人:“尊上要在下界渡八苦,小神我不放心。”

白朝又笑了,他鹤的样子其实啥都看不出来,但嵇清柏就知道他笑了。

“我都答应过送你下界了,用不着再提醒我。”

不怪嵇清柏这么着急,主要是一般到了佛境的尊者早该历了万劫,破了天道,与那世间善恶轮回再无关系,却不知到无量佛尊这儿出了什么问题,居然法门无序,再入因果。

掌管这天地无量的佛尊竟然有朝一日突然旷了工,嵇清柏只是个当秘书的,真是打死他都撑不起这么大个盘啊!与其在这儿每天啥事干不了被底下员工投诉,不如去下界继续给他那位佛尊打工,助老板早日享尽众人之苦,历劫归位。

白朝当然清楚这位上神的打算,鸟眼都快翻出了眼珠子,冷冷清清地道:“你现在下去?”

嵇清柏摩拳擦掌:“当然越快越好啦!”

白朝鸟翅一挥,慢吞吞道:“我给你盘的命数……”

“这都不重要。”嵇清柏给自己的神魂套了个咒,已经准备跳了,“是个人就行。”

“……”白朝的表情讳莫如深,幸好他是张鸟脸,旁人看不出什么来,“佛尊的脾气我记得好像不太好。”

嵇清柏楞了一下,还没说话,白朝鸟嘴里的笔轻轻一划,嵇清柏就被那笔中泄出的红莲花瓣卷进了命盘里。

“放心,你要是死的太早了,我就再给你盘个新的。”

嵇清柏的神识最后散去前,听到的就是白朝这么一句幸灾乐祸的嘲弄。

当然醒来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雕梁玉器床,金缕被银纱帐,嵇清柏一边聚起自己的神魂,一边低下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胸上多出来的两团肉。

那只贱鸟大概就专等着这趟来报千年前的那场仇。

嵇清柏冷静的思考着,不知道自己现在就死回去和白朝打一场能不能当场打死他?!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