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楚安歌陆景云 连载中

楚安歌陆景云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夜凉人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从幼年到及笄,“陆景云”这个名字整整占据了楚安歌十年的时光。她满心欢喜地嫁给他,可从大婚第二天,陆景云就提出了和离。楚安歌压下满腔柔情,强撑着自己的骄傲。“我宁愿你将我折磨致死,也不愿看你是别人的!”展开

本书标签: 夜凉人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她曾经看到徐琇莹亲手掐死一只小猫,年纪那么小,那么纤弱的小姑娘,杀死小猫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

那时她才知道徐琇莹那张纤弱的皮囊下,藏着多么阴毒的心肠!

她让皇兄帮她重新选了伴读,从那以后再没见过徐琇莹。

一晃五年未见,她装柔弱的功底越发炉火纯青了。

楚安歌瞟了徐琇莹一眼,看到她眼底来不及收起的狠毒,嘲讽一笑。

只可惜陆景云眼盲心瞎,看不清楚!

“陆景云!”楚安歌冷笑着勾起红唇:“就像你说的一样,我是蛇蝎心肠,如果你一再维护徐琇莹,我保不齐会做出什么事情!”

“还有,你还想让你的父亲从天牢中出来吗?”

威胁,又是威胁,陆景云拳头紧紧握起,却又无奈地放下。

“公主,你已经嫁入陆家了,是不是该放了景云哥哥的父亲,让他们一家团聚了!”这时,徐琇莹小心翼翼地从陆景云身后钻出来,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

楚安歌斜睨了她一眼:“什么时候未出阁的女子都能管别人夫妻俩的事了!”

看着徐琇莹脸色发白的样子,楚安歌继续说道:“徐琇莹,我才刚嫁给陆景云,你和我的相公如此亲密,莫非想当他的妾室不成。”

话音一落,徐琇莹仿佛受到了什么侮辱一样,气得浑身颤抖。

“楚安歌,你住嘴!”果然,陆景云又开始心疼了,“我总有一天会休掉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楚安歌满口苦涩,她的丈夫在新婚第二天就想着要休妻!

她能对着徐琇莹嗔痴怒骂,对着陆景云却连一句讥讽的话都说不出来。

“陆景云,跟我回家!”楚安歌冷着脸,转身朝马车走去。

身后传来陆景云安慰的声音:“莹莹,你等着我……”

楚安歌什么都不想听了,立刻加快的步伐,身上玉佩碰撞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陆景云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紧皱,又继续对徐琇莹说道:“从你小时候将我从水里救起那一刻起,我就喜欢你,等我父亲从天牢出来,我一定想办法休了那个女人,娶你为妻!”

徐琇莹温顺地点头答应,面上不显,却险些将手中的帕子撕裂!

……

马车里气氛冷凝,碧玉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陆景云看着楚安歌精致的面容,突然开口:“楚安歌,我不喜欢你,就算你嫁给我,你也不会幸福!”

“那又怎样!”

“我们和离吧!”陆景云黑沉的眼睛盯着她:“与其互相折磨,痛苦过后半生,不如早点和离!”

楚安歌想起他刚刚对着徐琇莹那副温柔的样子,眼里都是冰冷:“你想和我和离,然后娶徐琇莹?”

“公主,驸马今晚不会不过来了吧!这可是您的洞房花烛夜啊!”碧玉站在旁边着急地向喜房门口张望。

外面的宾客都已经散尽了,但是陆景云还没回来,楚安歌的盖头还没掀开,要是误了吉时可怎么办呀。

楚安歌袖子下纤白的手指紧紧握起,对碧玉说道:“你出去找陆景云,告诉他,如果他还不回来,陆家上下的命就别要了……”

“不用了!”楚安歌话音还没落下,便被一道冷厉的男声打断了。

一双软底黑靴停在了楚安歌的面前。

绣着鸳鸯的盖头被很粗鲁得扯了下来,楚安歌被烛光晃了一下眼睛,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

陆景云穿着一身大红色喜服,衬得他面如冠玉,明明今天是他们大婚的日子,他面上却无一点喜色,带着满满的阴戾。

“楚安歌,你除了会威胁人,还会干什么!”

“至少你过来了,我的威胁还有用不是吗?”楚安歌嘴角勾起,精致漂亮的脸上隐隐透出一点得意。

“你真是做尽了让我恶心的事!”陆景云满脸厌恶地看着她:“你用我父亲逼迫我娶你,现在你已经得偿所愿了,别指望我能爱你!”

楚安歌心里一酸,但是面上还是努力维持着微笑:“相公,我们该喝交杯酒了!”

“别叫我相公,我听着反胃!”

陆景云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看都不看她一眼,大步朝门口走去。

“陆景云,今天是我们洞房花烛夜,你要去哪里!”楚安歌急走了两步,紧紧地拽住他的袖子。

陆景云邪肆得看了她一眼:“洞房花烛夜?你以为我会碰你吗?看见你我就倒尽了胃口。”

楚安歌感觉自己心口好像被刺进了一把冰冷的小刀,疼得翻江倒海。

这个男人,曾经连骂人都不会,现在却能对着她轻而易举得说出一连串刻薄的话。

陆景云正准备将她的手甩出去,突然感觉自己身上涌起了一股热意,眼神也变得有些迷离。

他看着楚安歌眼里的了然,再看看桌上的交杯酒,突然勃然大怒,伸手卡住了她的脖子,清俊的脸上带着一丝狰狞。

“楚安歌,你竟然对我下药!”

“相公,我们该洞房了!”楚安歌脸色憋得通红发紫,艰难得说出这句话。

陆景云被气笑了:“楚安歌,你为了让我碰你,竟然用了这么龌龊的法子,你就这么缺男人吗,真是不知羞耻!”

楚安歌从他的掌中挣脱出来,狠狠地喘着气:“我不缺男人,我只缺你!只要能待在你身边,我什么手段都使的出来。”

陆景云听着她微喘的声音,突然眼神一暗,拽着她的手将她甩在床上,翻身覆了上去:“既然公主为了让我碰你费尽了心机,我怎么能不如你所愿!”

楚安歌绣了整整三个月的嫁衣,被陆景云扯碎扔了出去,红色纱帐里影影绰绰,在昏黄的烛光下异常撩人。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