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楚夭夭叶清枫 连载中

楚夭夭叶清枫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冷血特工楚夭夭魂穿北歌大陆,穿越至一个毁容的废柴王妃身上,被爱慕容颜的二皇子渣男厌弃,娶了她姐姐。渣男一个,没什么好可惜的,弃我?厌我?杀之、斩之!左手虐渣男,右手掐绿茶,桃花朵朵,她只想逍遥自在,却又偏偏被这个造孽男给缠上了,喂喂喂,说好的高冷男神呢?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王府膳房。

膳房里平日里还算比较清闲,又都是一些老妈子或者丫鬟们,自然碎嘴的就多了,这日,膳房中就正讨论关于楚夭夭的事。

“你们说,王爷当初是怎么看上王妃的啊?”一个小丫鬟忍不住埋怨道,“长成这个样子,还是个废柴,这娶回来不是丢人的吗?”

“你来得晚,有些事不知道,以前的王妃,可是京城第一美人,后来毁容了,才变成这样。”

“嘁,就算是毁容了又怎么样,我看啊,还不如让紫溪夫人来做王妃呢。”另一个小丫鬟附和道。

“是啊,这样的话,咱们就不用伺候这个废柴主子了,你是不知道,每次看到她的脸,我都吃不下饭了。”

“哈哈哈!”

“你们,你们太过分了!”正此时,小萝的声音打断了她们的谈论,只见小萝气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众人一看,小萝的身后,正是楚夭夭,此时的楚夭夭面无表情,看不出来有任何情绪。

意外的是,没有一个人给王妃行礼,相反的,还是嘲讽的声音:“哟,王妃今日怎么大驾光临了,饭菜刚刚不都给您送去了吗?”

“我好像记得,见了王妃,你们理应行礼才对,怎么,还需要我来提醒吗?”楚夭夭淡淡开口道,声音不大,却颇有气场。

众人愣了一下,平日里她们仗着王妃不得宠,可以随意欺压楚夭夭,楚夭夭性格怯懦,也从来不敢反抗,今日怎么突然硬气起来了?

一些胆小的小丫鬟们准备跪下的,正此时,一位看上去三四十岁的嬷嬷出言道:“王妃,并非奴婢们不想跪您,只是说起来,我们都是灵者,向一个灵力都没有的人下跪,是对灵谕的亵渎,怕是不妥。”

呵,借口罢了,楚夭夭不置可否一笑:“你以为,就凭你们那点灵力,便可以有这样的特权了?”

那嬷嬷一脸不甘心,灵力,开始在掌心凝聚,想给她一点颜色看看,掌风正向她面门袭来,楚夭夭面不改色,轻盈一个勾脚一个过肩摔将她重重摔在地上,毫无悬念地秒杀了。

而那一瞬间,楚夭夭突然感觉到体内一丝灵力掠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在现代,楚夭夭是一位身手矫健、功勋无数的特工,虽然没有灵力,对付一个三脚猫功夫的大妈,还是绰绰有余的。

人群中传来一阵唏嘘,虽然这嬷嬷只是炼体境二阶的实力,但没有灵力的人和有灵力的人交手,就是天壤之别,然而刚刚,楚夭夭的出手实在太快了,快到连灵力都追不上,就败下阵来了。

“连一个废柴都打不过,那你们不是连废柴都不如了?”楚夭夭冷哼一声,语气中满是挑衅和嘲讽。

然而,这下,没有一个人敢反驳她的话了,毕竟实力说明一切,虽然楚夭夭没有灵力,但是对付她们还是够的,于是,他们纷纷跪了下来:“奴婢们给王妃行礼了。”

楚夭夭扫了一眼她们几十个人,一眼就认出来刚刚议论自己的那几个:“她、她,还有她们两个,随便议论王妃,拉下去各掌嘴五十下吧。”

“王妃饶命,王妃饶命啊!”一听说要掌嘴,她们纷纷磕头求饶。

“记住,这只是个警告,下次如果再让我发现这种情况,可就不是掌嘴这么简单了。”楚夭夭居高临下般看着她们,丝毫不留情,说完,便转身离开。

正走出去的时候,突然想起还有什么没交代,于是又补充道:“对了,以后,王妃的膳食该是什么样的,最好别让我来提醒你们,可别再搞错了。”

“是,是!”

说罢,小萝便一路小跑跟上了楚夭夭的步伐,走出膳房之后,不知道有多高兴:“王妃,你刚刚真的太霸气了,竟然把那帮吸血虫治的服服帖帖啊!”

“她们满眼势力,就算是我不教训,自然也会有人帮我教训的。”楚夭夭却不以为然,自己初来乍到,如果一开始就忍气吞声的话,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难过的,所以她不能忍!

“嘿嘿,王妃,您饿了吧,要不我亲自去厨房给你做点吃的吧?”小萝也是挺贴心的,想着楚夭夭也有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楚夭夭摇了摇头:“不用了,我现在有点累,想休息休息。”折腾了半天,眼睛都开始打架了。

“那我就给您准备着,等你醒来了,就可以吃到热腾腾的饭菜了。”小萝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好,小萝真贴心。”楚夭夭轻轻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于是先回自己内屋歇息了。

闭上眸子,很多陌生又熟悉的画面掠过脑海,似真似幻,最后,不知在何时,渐渐入了梦乡。

…………

楚夭夭再次醒来,是被一阵嘈杂声叫醒的,接着,她感觉身子被一阵重力拎起,睁开眼睛,叶清枫那双暴怒的眸子映入眼帘。

只见他抓着楚夭夭的衣领不放手,楚夭夭连忙推开他的手:“放开我,你干嘛!”

叶清枫气极一把将楚夭夭拎起丢在地上,屋内被侍卫翻得乱七八糟,只见楚紫溪就站在旁边,一副看好戏的嘴脸:“三妹,你就招了吧,拿了王爷的修灵丹,可是很严重的罪过,你交出来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修灵丹,是什么?”楚夭夭听的是一头雾水。

“你还装蒜吗?”叶清枫冷哼一声,气不打一处来,“那是助本王修炼的灵丹,这还是父皇花了很大的人情,才从一位高级炼药师手中得来,你快交出来吧,交出来,本王也许还能饶你一命!”

那修灵丹,可以帮叶清枫度过最重要的一个阶段,在晋升绿阶灵师的时候,直接成功,可见这丹药多么珍贵了。

楚夭夭算是听懂是什么意思了:“没有证据,怎么就能说是我拿的?”

“所有人都看见,你今日午后,鬼鬼祟祟入了本王的内殿,紫溪也是目击者之一,本王刚刚问了你阁里的人,午时之后,你确实出去了一趟。”叶清枫冷冷说出了他所谓的证据,“难道这些证据,还不能证明你的罪过吗?”

楚夭夭直视着他的眼睛,没有半分畏惧:“我没有!”

叶清枫不耐烦了,大手一挥,一巴掌抡了过去。

手掌,慢慢失去知觉,四肢开始漂浮起来,楚夭夭知道,自己的灵魂已经脱离了身体,随着风漂浮,只是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去。

倏地,她感觉到自己在一座装饰奢华的宫殿里停了下来,刺耳的声音,让她不得不注意到不远处那一位被打得满脸是血的女人。

女人的跟前,站着一位剑眉墨眸的翩翩男子,虽衣着华丽,眸子里却透露出许多凶狠之意,只见他抬手一巴掌直接将女人抡翻在地:“贱人,你这丑样简直给本王丢尽了脸!”

女人捂着满是伤口的脸,瘫倒在地上,泪水却止不住地往外流:“王爷,我也不想给你丢脸的,可是你忘了吗,我的脸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还不都是为了你吗?”

“你闭嘴!”男子听了这话,像是发了狂一样,一脚踹上了女人的小腹,还带了些许灵力。

“啊!咳咳……”女人吐出一口鲜血来,从来没有修炼过灵力的她,根本经受不起男人这一脚,更何况她本来就病着,身体十分虚弱,这么一踹,直接让她眼冒金星,视线有些模糊了。

楚夭夭很想去帮眼前这个女人,却身不由己,因为此时的她只是一具灵魂,俨然与他们不在同一个世界,只能看着干着急了。

“我再说一遍,我要立你大姐为正妃,你去告诉父皇,把你正妃的位置让出来给她,我就原谅你这一次的罪过。”男子的语气,冰冷无情。

“王爷,你当真……一点都不念及旧情吗?”女人自嘲笑了笑,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当初,是你说会真心待我一辈子的。”

“哼,那也是曾经了,曾经的你是京城第一美人,可是现在呢,你也不看看你现在这个鬼样子,还能带出去吗?”男子指着她那张狰狞无比的脸,看着这张脸他就没有什么好心情。

女人摇了摇头,空洞的眼神里只剩下绝望:“叶清枫,看来,我真是错看了你,早知今日,当初我就不该相信你的话。”

男子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上前去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力道之大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楚夭夭,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咳咳……”女人被他掐得喘不过气来,渐渐的,四肢也开始慢慢失去知觉了。

在一旁看着好戏的楚夭夭突然间惊了一下,啊,这个女人也叫楚夭夭吗?竟然跟自己同名同姓,可惜了,自己救不了她了。

然而,下一秒,楚夭夭突然感觉脑中一片轰鸣,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般,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感官,接着,灵魂一下子窜入了女人的身体里面。

叶清枫的手,掐得已经有点累了,突然之间,他晃了晃手中的女人,竟然没有知觉了,连忙把女人给放下来:“楚夭夭,你醒醒,你别装死!”

虽然他真的很想杀死楚夭夭,可是楚夭夭是大将军之女,将军府是大轩王朝的中流砥柱,如果她真的死在自己手中了,那后果不堪设想,楚夭夭的娘家将军府,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想到这里,他十分厌恶地将楚夭夭抱起来,丢在了床上:“来人!”

一位小宫女进来,见楚夭夭浑身血迹地昏迷过去,被吓得不轻,跪了下来:“王爷,王妃她……”

叶清枫冷哼一声,不情不愿道:“叫个御医来给王妃医治,若是真死在这里,才是晦气!”

“是,是!”

说罢,叶清枫转身离开,根本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一秒钟。

…………

略显昏暗的灯光,楚夭夭只觉得耳边十分嘈杂,嗔怪声、有担惊受怕声,有吵闹声。

缓缓睁开眸子,发现自己躺在床榻上,床边站着许多丫鬟太监,抬起手看仔细端详了一番,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不是一具魂魄了?

“王妃,王妃……您终于醒了。”旁边一个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小丫鬟,一见楚夭夭醒了,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十分害怕,“来人啊,去叫王爷,王妃醒过来了!”

“王妃?”楚夭夭听到这个称呼,略显惊讶,难道自己真的穿越到这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苦命王妃身上来了吗,这也太玄幻了吧?

那小丫鬟见楚夭夭一脸茫然,更着急了:“王妃,奴婢是小萝啊,您不记得奴婢了吗?”

楚夭夭沉思了一番,于是吩咐道:“小萝,你给我拿一面铜镜过来。”

“铜镜?”小萝愣了一下,看上去有些为难,“王妃自从毁容,就再也没有照过铜镜了,真的要让小萝去给您拿铜镜吗?”

听到“毁容”这两个字,楚夭夭就更加确定,自己穿越了,于是点了点头:“我确定。”

无奈之下,小萝只好去柜子下面找出了一面藏起来已经很久的铜镜,弱弱地递给楚夭夭,还是有些不放心:“王妃,您还是别看了吧。”

楚夭夭按捺不住,一把将铜镜夺了过来,虽然铜镜不清晰,却依然可以看见里面那张狰狞的脸,不管是脸颊、下巴或是眼角,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疤,但是从五官可以看出,这王妃原本是个极品美人,只是可惜了这张脸啊。

不过,可惜归可惜,楚夭夭却没有过多的难过,小萝见她面容平静,还以为她是吓傻了,连忙安慰道:“王妃,您别担心,一直都有医师在给您医治脸,相信很快就可以治好您的。”

“嗯。”楚夭夭只应了这么一个字,也许因为这不是自己的脸,她并不是很在乎,反而觉得这样挺好的。

自古红颜出祸水,顶着这样一张脸,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参见王爷。”这时候,屋内的丫鬟太监跪了一地,楚夭夭抬眸轻瞥,只见叶清枫身着一袭蓝色华袍,俊美的五官、墨发束起,英气十足。

女人见了大概都会被迷住吧,然而,也许是亲眼目睹了他将自己的结发妻子虐待致死,所以楚夭夭对这个男人就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是厌恶。

叶清枫看都没看楚夭夭一眼,直接问一旁的太医道:“王妃无大碍了吧?”

“王爷,王妃已经没事了。”太医如实答道。

下一秒,叶清枫的脾气像是一瞬间爆发了般,伸手一把将楚夭夭从床上拽了下来,阴鸷的眸子,仿若要吃了她一般:“你不能很能装吗,现在再装一个给本王看看啊?”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