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楚天骄林诗瑶 连载中

楚天骄林诗瑶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咆哮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在战场上浴血奋战了多年,楚天骄终于从一个碌碌无为的小兵,跃居为众人顶礼膜拜的一代战神,可是男人并没有因此而骄傲自大,因为他知道,自己前方的道路依旧漫长,重返都市,他还背负着重大责任,且看战神楚天骄将会在都市中掀起怎样的一番腥风血雨。展开

本书标签: 咆哮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看到这支来自部队的车队,停在楚家祖宅外面,林诗瑶心中十分好奇。

她都想调头回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不过,想到楚天骄刚才的表现,所遭受的那些冷眼,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要是再带楚天骄回去,保不准楚家众人如何羞辱楚天骄呢。

不管怎么说,楚天骄现在是他的丈夫,林诗瑶可不想他总是被人当猴耍。

“楚老,外面来了一支军方的车队!”

一个楚家小辈匆匆忙忙跑进祖宅里面,把这个消息通知给楚老太。

本来准备各自离开的楚家众人,得知有一支军方车队到来,皆是一阵诧异。

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怎么回事。

楚家虽然做正经生意,但可没怎么和军方打过交道。

更是没有跟如此规模的队伍打过交道。

看到如此阵仗,他们有些心虚啊。

“该不会是惹到了什么大人物,来查楚家的吧?”有人小声嘀咕起来。

“胡说!我们楚家可没犯事,军方岂会来查我们。”楚老太沉声叱喝。

“随我出去看看。”

说罢,楚老太率先转身向着祖宅外面走去。

“别总把事情往坏的方面想,说不定军方来人,是为了嘉奖我们楚家呢!”楚天仁猜测说道。

想到这种可能,楚天仁立即快步跟上楚老太,伸手扶住。

听到楚天仁的话,其他楚家族人皆是眼神一亮,不再那么担心,跟着走出祖宅。

当楚家众人走出祖宅的时候,越野车上的士兵已经走了下来,整齐排好队列,一丝不苟。

此行一共来了三十七个军官士兵。

在队伍的前面,是一个身材挺拔,面容刚毅的军官。

他穿着迷彩军装,站姿坚挺,气势更是锋芒毕露,宛如一把出鞘的利剑。

楚家众人看着,心中顿生肃然起敬之意。

“长官,请问你们前来楚家,有什么事情?”

楚老太虽然觉得这样询问有些不妥,但为了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前来楚家送鼎!”

话音落下,站在前面的军官毒蛇大手一挥。

身后的那些士兵立即哗啦啦的行动起来。

三秒钟之后,他们揭开蒙在卡车上的绿色幕布。

随着幕布被揭开,卡车上所装的东西,立即呈现在楚家众人面前。

当他们看到卡车上的东西时,不由张大嘴巴,睁大眼睛,眼神变得灼热起来。

卡车上的是一个青铜鼎!

这个鼎三足两耳,高有一米五,整体呈现圆形,直径有一米,上面铭刻不少古朴花纹,显得朴实无华。

鼎,被视为立国重器,君之重宝,是权威、尊严、诚信的象征。

军方给楚家送鼎,那寓意可想而知。

军方器重楚家,才会特意送鼎前来。

看到这个鼎,楚家众人的眼神顿时狂热起来。

他们以后出去跟人谈生意,说起这个青铜鼎,底气都足了不少。

“奶奶,军方这是器重我们楚家,所以给我们送鼎。”楚天仁笑着说道。

“好好好,我们楚家必定飞黄腾达。”

楚老太脸上浮现灿烂的笑容,开怀笑道。

“我们楚家要出龙了,哈哈哈~~”

一众楚家族人皆是发出兴奋的感慨。

因为没有在人群中看到楚天骄,毒蛇也懒得多说什么。

他命令这些士兵把青铜鼎从卡车上搬下来,抬进楚家祖宅里面。

这个青铜鼎乃是送给南域龙王君不渡的。

至于楚家其他人,谁受得起这尊鼎?

送完鼎以后,毒蛇便带着一众士兵上车走人,真是雷厉风行。

楚家众人完全沉浸在军方送鼎的喜悦之中。

也就只有楚老太考虑,军方到底因何送鼎,又送鼎给谁?

不过,他也没往楚天骄这个废物身上想。

……

楚天骄坐在林诗瑶的车上,跟着林诗瑶回家。

一路上,楚天骄都想问林诗瑶,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面对百万雄师,还能够谈笑风生的南域龙王,和妻子独处时,却说不出一句关心的话来。

林诗瑶本来还想听楚天骄说两句安慰的话,或者一些道歉的话语。

但是从上车以后,楚天骄就是个闷葫芦,完全就没有半句话,让她越发觉得憋屈,脸色越发难看。

她真的越来越后悔,当初跟楚天骄结婚。

半个小时之后,楚天骄和林诗瑶回到家里。

林诗瑶虽然已经结婚,但依然和父母生活在一起。

这只能怪楚天骄太废物,没有能力为林诗瑶买一套房子。

此时,林诗瑶的父母都在家里,等待林诗瑶把楚天骄带来。

林诗瑶家并不大,三房一厅,两间卧室,一间小书房。

林诗瑶的父母分别叫做林海涛、李香兰,都是公务员。

林海涛在教育机构里工作,李香兰则是一名中学教师。

放眼江川,他们家只能勉强算是中游水平。

二老或许从楚家那边收到什么消息,知道楚天骄没能混得出人头地。

此时此刻,他们并没有好脸色。

林海涛坐在餐桌旁边,磕着花生,就着白酒喝着,时不时还骂骂咧咧。

李香兰坐在沙发上,虽然电视开着,却没有看电视的心思,显得愁眉不展。

楚天骄跟在林诗瑶身后走进家门。

面对千军万马,依然不觉得有丝毫压力的南域龙王。

现在要面对岳父岳母,却让他感觉泰山压顶,有点紧张。

“岳父、岳母!”

楚天骄来到林诗瑶的父母面前,向二老问好。

对于这个名义上的女婿,他们可是半点不了解,只能听楚家那边道听途说。

楚家那边说楚天骄混得不咋滴,林海涛和李香兰也信得八九不离十。

没见到楚天骄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这么气。

现在见到楚天骄,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

“哼,我可没有你这种废物女婿,从军十年,养了十年猪,你不觉得丢脸,我都觉得丢脸。”

林海涛微微抬头起来,轻蔑的看了楚天骄一眼,没好气说道。

“楚天骄,你让我女儿守了三年活寡,如果你能混出个人样,我们也就不说什么了。”

李香兰同样冷冷看着楚天骄,不客气说道。

“以欣欣的长相和才能,嫁入豪门做阔太,那是绰绰有余的。

嫁给你,只会耽误了她。”

李香兰平时也是知书达理,比较贤惠的妻子,但是想到林诗瑶这三年来所受的委屈,便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

楚天骄自知愧对妻子,愧对二老,也预料到这种情况,所以并没有生气。

“废话少说,我要你跟我女儿离婚,今天就离。”

林海涛直视楚天骄,坚定说道。

红色旗帜和龙魂旗之下,耸立着一位年轻人!

他剑眉星目,身健体拔。

这一天,他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

楚天骄!拿到了域长证书!这是龙魂的标志。

为了这个,楚天骄努力了足足十年。

从入伍开始,一直到现在。

从一个战争小兵,到现在的一代战神。

楚天骄拥有着让别人羡慕的一切!

龙魂,华夏最神秘,最高等的组织。它不为人所知,它承载着整个国家的重要使命。

它是真正的强力机关,他代表着超等的战力。

它,不存在权力制衡!

整个龙魂的人,很少!

具体有多少人,楚天骄也不知道。

但每一位龙魂的成员,都有着扭转一场小型战争的能力。它是国家隐藏于暗处的终极力量。

但是,今天他却是要退伍。

这一切,只因为一个女人!

……

“十年,我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南域,但我对不起我的家人,还有我的……妻子。”

楚天骄眺望远方,神色微起波澜,缓缓说道。

提起家人和妻子,他的眸中不由浮现一抹愧疚之色。

十年戎马的军旅生涯,楚天骄只回过家一次。

那便是三年前,父亲楚诚突发重病,生死攸关。

为了满足父亲最后的遗愿,他和一个名为林诗瑶的女子登记结婚,连婚礼都没办。

简单处理这些事情以后,楚天骄又匆匆赶回南域。

连他父亲过世的时候,他都没能赶回去送他最后一程。

这一别,又是三年了。

如今南域趋于平稳,他可以功成身退,回家看看,陪陪妻子。

就算替他守了三年活寡的妻子不能原谅他,也要回去给人家一个交代。

……

两天之后,江川机场。

楚天骄背着朴素的迷彩背包,从机场里走了出来。

他看着东海的天空,呼吸着家乡的空气,心情舒畅,也有一点紧张。

家,久违了!

荣归故里,楚天骄也不想搞什么大排场,能低调则低调。

所以,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来接机。

连他的妻子也没来接机。

毕竟,林诗瑶和楚天骄并没有相处过,只是登记结婚,知道彼此的姓名,其它一概不知。

刚刚登记完,两人都没能一起吃个饭,楚天骄就着急赶回南域。

要说林诗瑶没有怨言,那是不可能的。

她还认不认这个老公,还说不定呢!

楚天骄返回江川的第一件事,就是前去楚家祖宅,祭拜父亲楚诚。

走出机场以后,楚天骄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楚家祖宅。

当楚天骄赶到楚家祖宅的时候,看到一个身穿白色长裙,身段婀娜,面容娇美的女子,显得有些站立不安。

她,便是楚天骄的妻子,林诗瑶!

她得知楚天骄今天回来,并且会先前来祭拜楚诚,所以便赶来这边等他出现。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

对于这次见面,林诗瑶幻想了很多场景,准备了很多台词。

但她现在依然无比紧张,还有一点怨忿。

虽然只见过一次面,但楚天骄依然记得林诗瑶的样子。

她依然这么美丽,宛如一朵白莲,出淤泥而不染。

他径直走了过去,来到林诗瑶面前。

“林诗瑶!”

楚天骄看着这个名义上的妻子,露出一抹微笑,礼貌打招呼。

林诗瑶看着出现在面前的楚天骄,有点不敢相信。

原本准备了不少台词,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的眼眶突然就红了。

下一个瞬间,林诗瑶扬起右手,狠狠甩了楚天骄一记耳光。

这一记耳光,就是她三年来所受委屈的宣泄。

“楚天骄,你怎么还有脸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面算了?”

林诗瑶歇斯底里冲着楚天骄吼了起来。

眼泪也瞬间夺眶而出,沿着脸颊滑落。

她在心中无数次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但她还是失态了。

守了三年活寡,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老公,谁能不失态?

被林诗瑶抽了一记耳光,南域龙王丝毫不恼。

和她三年来所受的委屈比起来,这一记耳光又算得了什么。

“林诗瑶,我对不起你!”楚天骄缓缓说道。

听到这话,林诗瑶哭的更加厉害,梨花带雨,连妆容都哭花了。

今天,楚家祖宅倒是很热闹。

基本上,身在江川的楚家族人,全部赶来了。

楚家在江川不算大族,但也是有点名气的。

他们可是得到了消息,楚天骄今日回来,会前去祖宅祭拜楚诚。

他们都打算看看这位消失十年的楚天骄,到底混成什么样子。

听到林诗瑶那歇斯底里的声音,一众楚家的晚辈,纷纷从祖宅里出来。

他们知道,楚天骄已经到了。

当楚家的晚辈来到祖宅外面,看到楚天骄那身朴素得跟个农民工打扮时,不由笑了起来。

不过,他们的笑容都是嗤笑,透着毫不掩饰的嘲讽之意。

“楚天骄,你这混得够惨的呀,都可以去要饭了。”

“我要是没看错的话,你这身衣服是三年前你回来穿的那身吧。”

“哈哈哈,一套衣服穿了三年,有够节俭的呀。”

“我为混得人模狗样,没想到准备来的楚家乞讨的。”

一些楚家的晚辈认为楚天骄混的惨淡,便进行各种冷嘲热讽,丝毫不给半点面子。

“林诗瑶,你不要哭得太伤心,楚天骄在外面混的差,你也不用担心。

反正你跟他也没有什么,和他离婚跟我便是。

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懂吗?”

一个西装革履,三十岁左右,身材中等,长相并不出众的男子,走到林诗瑶身边,阴阳怪气的说道。

他便是楚家的长孙,楚恒的儿子——楚天仁。

也是楚天骄的大哥。

但是他经过楚天骄身边的时候,连正眼都没看后者一眼。

完全忽略了这个三弟!

而且,他这是要当着楚天骄的面前,挖楚天骄的墙角。

他想要勾弟媳!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