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桑临破晓 连载中

桑临破晓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心晗悦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无边暗夜,何时破晓?穿越之前,她本为暗夜萤火,一朝穿越,却为破晓之光!恍如梦中,幸得万千宠爱,贵为郡主,奈何双目失明!身在坦途,却临万仗悬崖。虽无凌云之志,却有一身孤胆!破我梦者,我必破之,安我心者,我必安之!且看这一缕异世幽魂,如何安这浊世之乱!这破晓之光,如何划破这无边暗夜!展开

本书标签: 心晗悦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桑儿!”,忽的一个男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这是一个少年的声音,带着变声期男孩微微沙哑的特色嗓音。

“少爷!”小娥俯身行礼,男孩抬抬手,示意小娥起来,他人却已经大踏步来到溶桑桑面前。

听着这声音,溶桑桑心中猜测,这人,应该是她的哥哥。她一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行礼吗?犹豫间,她的手被人拉起。这手有点粗糙,比她的手大很多。

“你的眼睛真的…?!”男孩住了口,接着传来男孩子极力压制的怒吼声,“他们敢,他们居然敢!”男孩的眼睛红了,红红的眼睛里面有窜动的怒火、有心疼、有自责!

平时挨军棍都不哼一声的男孩,此时硬是没憋住,猩红的眼睛里滚出一滴泪来。他紧紧的握着的溶桑桑的手,溶桑桑被捏的有些疼。莫名的,溶桑桑的泪水也淌了出来。这种感觉,跟关昕月在一起的时候一样,莫名其妙,却十分强烈。

她压抑住自己泛滥的忧伤,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嘴角甚至都已经又带了一丝笑意,开口道,“你是哥哥吗?”男孩被她这一问,明显呆愣了一下。想起母亲的信里说的,妹妹不止眼睛看不见,还失忆了!他眼睛更红了,像是要吃人一般!他,一定会让他们后悔的!

没听到回答,溶桑桑皱起了眉头。溶爵则赶紧回道:“是!是哥哥!哥哥回来了!”

溶桑桑不知道该说什么,又问道,“父亲也回来了吗?”。溶爵的思绪被溶桑桑的提问引开,渐渐也没了刚见面时的愤怒,虽然依然沉重,却也不想引妹妹伤心。妹妹一定会好的!那些人他也绝不会放过!

他溶爵深吸一口气,语气也平静了些,回道:“父亲还要三天才回得来呢!我是收到母亲的来信,不放心你,提前赶回来了!”

“哥哥辛苦了!我没事儿,已经渐渐习惯了!”。听得溶桑桑这话,看着她那平静的小脸,溶爵心里又是一疼!溶桑桑不知道的是,溶爵知道她出事,也只是三天时间,他日夜不停的赶路,本来要走五天的路程硬是两天半就到了。可到了又如何?看着妹妹,他又自责起来。忽的,怒火又升腾而起!短短一会儿,他的脸上又布满了阴霾。

“待会儿,再让木源再来给妹妹看看!若是不行,等父亲到家,自己便去南越走一遭!他就不信了,还真有解不了的毒!”溶爵心里暗暗想着。

“桑儿,才下过雨,别在外面呆着了,哥哥背你回去吧?“溶爵收了心思,开口说道。溶桑桑不知为何,心中坦然不少,她糯糯的道:“哥哥牵我回去吧,我想自己走路”。溶爵宠溺的把溶桑桑从凳子上抱下来放在地上,牵着她的手往回走。

溶桑桑一路跟着溶爵,小娥跟在后面,前面两人都沉默着。溶爵牵着妹妹的手,小手软软的,他的心也软软的,仿佛刚才那要吃人一样的那人,不是他一般。

溶桑桑边走,边在心里一点一点印证自己来时在心里勾勒的地图。不错不错,一直走到她房间,全是对的!溶爵却有些狐疑了,妹妹是真的看不见吗?每次他要张口提醒妹妹怎么走,妹妹都像看得见一般自己走了过来。左转右转,上下台阶,进门的门槛……看着妹妹明亮却只直视正前方的眼睛,想起妹妹刚才的话:“我没事儿,已经渐渐习惯了!”

妹妹醒来也才两三天时间吧?她居然不哭不闹,就这样坦然接受了这一切!而且已经在努力适应了吗?她才五岁呀!溶爵还有些青涩的脸上,又染上了与他年龄不相符的心疼和阴霾。妹妹的眼睛他一定要治好!

到了房间,溶爵不由分说把溶桑桑抱起来放在床边坐好。他转身问小娥,“母亲不在府中吗?”,小娥答道:“夫人早上就出门了,说要晚上才回来呢!”溶爵点头,小娥给他沏了杯茶,端了上来。溶爵接过茶杯,又问道,“母亲有说她去哪里了吗?”,小娥略一思量答道:“没有,只是听心梅姐姐说,夫人带了溶二和青松一同去了!”

溶爵闻言,皱起了眉头。溶二跟青松都去了,看来母亲此行会有危险!他对小娥道,“你找人去叫溶大到我院里等我,我跟桑儿说几句话,待会儿就去见他!”小娥应了声是,转身出去了。

溶爵转身在溶桑桑面前蹲下,从怀里掏出来一个浑圆饱满青翠欲滴的玉葫芦塞在溶桑桑手中,“哥哥给你带的礼物,拿着玩吧!”。溶桑桑攥着那小葫芦,感受着那温润的触感,来了兴趣。葫芦差不多跟她的手掌一般大,不知道什么做的,摸着倒是很舒服!

看溶桑桑喜欢,溶爵也开心道,“你可别跟母亲说是我给你的,这可是我用私房钱买的玉石料子,又请聚宝斋的老师傅做的,母亲知道我藏私房钱可要扣我的月钱的!”溶桑桑心里格外温暖,她调皮一笑,道:“谢谢哥哥!放心吧我不说”。溶爵忍不住捏了一把她的小脸,兄妹两人说话间,便觉亲近不少。

溶爵略沉吟,道:“哥哥待会儿有事可能要出府一趟,你好好吃饭,乖乖喝药,知道吗?”。溶桑桑乖巧的点点头。

不一会儿,小娥推开门回来了,“公子,溶大已经去你院子等你了”,溶爵揉了揉溶桑桑毛茸茸的头发,又交待道:“”哥哥走了,你休息吧,哥哥回来就来看你!”,溶桑桑甜甜笑着点头,溶爵便出门去了。

出了门,溶爵脸上覆上阴霾,脚步也快了起来,匆忙出了溶桑桑的院子,往自己的院子而去。不一会儿,他便带着十来个护院打扮的人,上马,一溜烟出府去了。

这边,溶桑桑还在把玩着手里的小葫芦,她真的很喜欢这礼物,拿在手里舍不得放下。心里琢磨着要是能在葫芦中间系个中国结,再坠两个穗子就完美了!

小娥在桌旁坐着做针线活。不一会儿,门口处响起敲门声,是心竹送晚饭过来了,小娥把托盘端进屋子,溶桑桑闻到浓郁的鱼香味,真有点饿了。只是,娘亲不是说晚上就回来吗,怎么还没回?她忍不住问小娥道:“小娥,夫人还没回来吗?”,小娥边布置碗筷边答道,“还没呢,夫人回来肯定第一时间来看小姐的!”。溶桑桑心不在焉的吃完饭,又把药喝了。收拾了碗碟,小娥看溶桑桑蔫蔫的,便开口劝道:“天还早着呢,夫人一会儿就回来了,说不定现在都已经到府门口了呢!”,溶桑桑想想也是,她现在是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小瞎子,手里摩挲着溶爵给的小葫芦,想着哥哥也出府了…罢了罢了!还是安心在家等着吧!

不知过了多久,溶桑桑听到小娥点灯的声音,问道,“小娥,天黑了吗?”小娥脆生生回道,“还没完全黑呢小姐!”。溶桑桑总是莫名的心慌,时间似乎也变得漫长。

不会是出事了吧?又等了大概半个时辰,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其中一个男人的声音很大,溶桑桑听到他在说“慢点慢点!你们夫人血还没止住呢!”

溶桑桑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声,坐不住了!夫人?穿过来这几天,她听到的夫人就是她娘亲关昕月,难道关昕月出事了?她起身就往门口方向走,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焦急。小娥见她起身就往外冲立马起身来拉她,只是她走得太急小娥没拉着,只听“咚!”的一声她撞在了门框上,疼得她眼泪都往外飙。可她却一声不吭打开门,这时小娥也终于追上来拉住了她的手。

“小姐,奴婢带您过去,您别急!”小娥一边拉着溶桑桑往外走一边劝慰着溶桑桑,可她自己的心也揪了起来,心里默默祈祷着。

没一会儿他们就走到了关昕月的房间门口,房门没有关,外间丫头婆子站了一堆人,都压低了声音在窃窃私语,大多脸上都是担忧的神色。

心菊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过来,急匆匆的走进了里屋。里面这时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心兰心菊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吧!把门也关上,留几个人在外面听吩咐就行!”

听这话,一屋子丫头婆子便往外走,见门口站着的溶桑桑,才忙跟她俯身行礼,溶桑桑微微点着头。里间说话的男孩儿正是溶爵,看到门口的动静,他也发现了溶桑桑。他疾步走来问道:“桑儿,你怎么出来了?披风也没穿,赶紧回去!哥哥待会儿去看你,困了你就先睡!”

溶桑桑却抬脚跨进了门槛,小娥只好跟上,溶桑桑进了门,转身摸索着把门关上,溶爵看着溶桑桑坚定的小脸,没再阻拦,转而拉着她的手往里间走去。边走边低声说,“娘亲出去不小心受了点伤,大夫正在诊治,你进去了不要出声,好不好?”,溶桑桑乖乖应好,溶爵便带着溶桑桑进了里间。里面很安静,只是娘亲看到自己没有出声,这有点出乎她的意料。她那个娘亲,虽然只认识了几天,但是她对自己的舐犊之情,她是体会得很透彻了。难道伤很重?

床榻上,关昕月确实已经昏迷了,她左肩中箭流了很多血。昏迷中的关昕月紧蹙眉头,表情有点狰狞,完全不是溶桑桑想像中温婉的样子。溶桑桑也皱着眉头,是默默的站在一边,仔细聆听着周边动静。

过了大概两刻钟,有人长长吁出一口气道:“好了,箭取了,血止了,药上好了也包扎好了,喏,按这个方子抓药煎好给夫人喂下去,人很快就会清醒,按时喝药换药,过个十天半个月就可痊愈了!”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屋里的人都紧张的宁神屏气,他却是一副轻松随意的样子。溶桑桑不禁有些怀疑这个大夫到底靠不靠谱?溶爵接过药方,看了看,交给心兰让她去照办。

那大夫似是一身怨气,道:“你小子!大晚上的把老子提溜出来,治完病还没个好脸!”,溶爵无奈开口道:“说吧,想要什么?”男人眼睛一瞥,指着溶桑桑道:“要她,你的宝贝妹妹,舍得吗?”。溶爵只呵呵!干笑两声,并不答话。那大夫倒似是来了兴致,又道“反正你们也没有拿到解药,没有解药,她这眼睛就交给我还有点治好的希望,一次不行多试几次嘛!”。溶爵拿起桌上的杯子,猛的砸向那说话的男子,男子一轻松的转了个,身躲了过去,水杯里的水却浇了他一身。他用手指着溶爵,一副要咬人的样子道,“你这小崽子,你还真砸?!罢了罢了,以后别来求我!就算你求我也不会治的,一家子白眼狼!”说完气哼哼的走了。

溶桑桑睁开眼睛,周围一片黑暗。她伸手四处摸索,自己这是躺在床上?闭眼回想,自己骑着电毛驴在去加班的路上,人行道上,迎面走来一个小哥哥,那小哥哥贼帅!然后就悲剧了,她撞在了路旁的行道树上…

自己这是被人送来医院了?她抬抬手抬抬脚,好似浑身上下也没什么不适。正疑惑,却听耳边传来一声惊呼:“小姐醒了!”。这声惊呼犹如一声春雷,惊醒万千沉睡的生灵,各种嘈杂的声音闯进耳朵。

“我到底在哪里?”心底涌上不安的感觉,这儿绝对不是医院!溶桑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又听“吱呀”好似木门开合的声音,有哒哒的脚步声向她靠近。嘈杂的声音慢慢安静了下去。“桑儿,你真的醒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声音中似乎还夹杂着隐忍的哭腔,又有抑制不住的欣喜。而后,又听得有另一个脚步声哒哒跑远,溶桑桑的手忽的被一双柔软又温暖的手拉起来,握在手心。溶桑桑吓了一跳,下意识要把手缩回,却莫名的一个停顿,就这样顺从的让女人握着她的手。

眼前一片漆黑,耳边似有火焰燃烧的噼啪声,溶桑桑心下又是一惊!哪怕是深夜,哪怕没有灯光,眼前也不会真的黑暗至此吧?想着,她下意识抬手去揉眼睛,握着她手的女子忙把她抬起的手一把拉住!那女子似乎抑制不住,开始抽泣起来,她哽咽道:“桑儿乖,大夫交待了,万万不可用手去揉眼睛!”。溶桑桑闻言,心里又是咯噔一声!不是周围黑,是自己看不见!她不禁也悲从中来,不就是看个帅哥嘛,至于让她瞎了眼睛吗?醒来还不是在医院…她在心里不住哀嚎!

“桑儿,饿不饿?咱们稍微等一下下哦,小娥去取粥了,马上就来!“,女人似乎已经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用带着浓浓溺爱的声音说道。溶桑桑心乱如麻,她猛的抽回手,双手四处摸索,“我的包呢?我的手机呢?“,女人似乎也被吓到了,急急道:“桑儿,你找什么呢?娘亲帮你拿,当心磕着了!“。溶桑桑摸索半天一无所获。闻言,心中更是惊疑不定,娘亲?穿越了?

溶桑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用平静的声音问,“请问您是谁?是您救的我吗?您看到我的包包了吗?我现在在哪里?您能送我去医院吗?我现在什么都看不见,我的眼睛好像受伤了!“。溶桑桑一口气说完,耳边回应她的却只有刚才女子夹杂了哭腔的又一声轻呼,“桑儿!“???。溶桑桑无语,她什么都不怕,就怕这样哭哭啼啼的女人。

此时,又有开门声响起,一个脚步声靠近,“夫人粥拿来了,奴婢来喂小姐吧?“。“不用,给我吧,我来喂!“。接着就是一阵轻微的叮叮碗碟的声音,一阵阵饭食的香味飘来,溶桑桑肚子咕噜作响。她真的饿了,周末还睡懒觉呢,突然通知加班,起床就往公司赶,哪里有时间吃饭?又摊上这事儿,也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起床到现在,她还水米未进呢!

溶桑桑正咽着口水,一双有力的手穿过她的脖颈把她搂起来,背后给她垫了软软的垫子,“桑儿乖,张嘴,娘亲喂你你最爱吃的八宝粥!“。接着便觉有温热的勺子碰到了她的嘴唇,她下意识的张嘴,浑身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仿佛这动作已经重复了千百遍!这种感觉把溶桑桑吓了一跳,太诡异了!那种熟悉的感觉太强烈了,强烈到自我安慰已经毫无作用!她思绪万千,嘴却没有停止吞咽,一口口香浓的粥下肚,“好饿!吃饭先!”

溶桑桑跟女人都沉默着,一个喂,一个吃,不一会儿,一碗粥就见了底。吃完粥,女人温柔的声音又响起来,“桑儿喝点水吧,等下还要喝药呢!”。溶桑桑顺从的喝完水,心头正忐忑,又听那女人道:“桑儿,你真的不记得娘亲了吗?”。不等溶桑桑开口说话,她轻轻叹了口气,又道:“桑儿乖,莫忧心!我是娘亲,有娘亲在,有娘亲在呢!娘亲护着你!“这话好像是在跟溶桑桑说,又好像在自言自语。

溶桑桑的眼泪莫名其妙掉下来。眼泪落下却又心中愕然,好像掉眼泪的不是自己,又十分确定就是自己,这是要精神分裂的节奏吗?什么时候我也变成玻璃心了?溶桑桑不禁有些鄙视自己,不就是穿个越吗?姐姐我不怕!可自己把自己作死了就算了,穿越就穿吧!怎的穿到了一个瞎子身上?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反正自己就是一孤女,本也无牵挂,溶桑桑自我安慰。

她很快接受现实,却有点尴尬,轻轻咳了两声,她才开口道:“那个,娘亲,我是谁呀?“。女人短暂的沉默后答道,“你叫溶桑桑,今年五岁,我是你娘亲,你爹爹是咱们西宁的卫国大将军溶则……“。溶桑桑听到今年五岁,头脑里面就无限循环五岁五岁五岁……女人还在讲关于她的各种信息,溶桑桑一脸懵逼的听着,心里默念:“我叫溶桑桑,今年五岁,我爹爹是西宁卫国大将军,名叫溶则,我娘是关昕月(就是这个正握着我手不放的女人),我哥哥是溶爵,跟着爹爹在和南越打仗,我外祖是当朝太傅,我有有两个舅舅…”。溶桑桑听着女人的话,鼻头又有些酸,心里还有些雀跃。穿越前的自己,举目无亲,孤苦无依,拼尽全力,如那暗夜萤虫,期待能照亮世界。可那那萤萤之光,如何敌过无边暗夜?可如今,自己也是有家的人了吗?

女人还要往下说,抬眼却见溶桑桑皱着眉,随即说道,“你看我,你才多大,说这么多,桑儿头疼了吧?罢了!以后的日子长着呢,其他的娘亲再慢慢跟你讲吧!“溶桑桑也回过神来,有些怅然,微微点头。

思绪一转,溶桑桑又开口问道:“娘亲,我的眼睛怎么了,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到?“。

话刚出口,就感觉女人的呼吸似乎都跟着自己的提问停滞了一下,而后,女人满是愧疚的道:“是娘亲不好,没有照料好桑儿,前天下雨,桑儿出去玩耍不慎摔倒了,伤到了眼睛。”

摔倒了,摔到哪儿了?怎么除了眼睛看不到其他地方没一处感觉不适的?这个娘亲…唉,算了,估计问了也白问,以后自己再慢慢探究吧!。溶桑桑暗自想着。脑子里实在有太多东西需要消化了,心理升腾而起的对这个女人的亲近感也让她烦乱。

这时又有开门声响起来,“夫人药煎好了,奴婢来给小姐喂药,夫人快点回房歇歇吧!”是刚才女孩的声音。女人却道:“还是我来吧!“。溶桑桑接过话问道,“你是小娥?“,“正是奴婢!“,那脆生生的声音回道。溶桑桑点头,对身边的女人道:“还是让小娥喂吧,母亲回去歇歇,我会好好喝药。“

女人似乎很欣慰,笑道:“母亲没事儿,母亲想陪着桑儿!”。溶桑桑一时无语,心想,按剧本她不是该说:“桑儿真乖,那娘亲明天再来看你!“,然后退场么?

“嗯,这是个黏人的娘亲……”溶桑桑心里盘算着怎么把这个娘亲支开。她想静静,穿越忘带眼睛的她,面对这个陌生又看不见的世界,心里是真的慌乱了。心理建设要抓紧做起来!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她,最大优点,就是会接受和自我安慰。

一边思绪乱飞,一边女人已经开始给她喂药了,她一口一口的喝着,真苦!这个喝法就像用钝刀子割肉!她真想把那药端起来一口闷!一碗药怕是喝了十分钟,终于喝完,溶桑桑打了个哈欠,道:“娘亲,我想睡觉,您去休息吧,有事我叫小娥去叫您。“,看溶桑桑一副我很困的样子,女人道:“那好吧,桑儿睡吧,娘亲就在隔壁,有事就叫娘亲!“。

溶桑桑又有些意外,古装剧里,不是大家各自一个小院,早晚请个安、一起吃个饭就了事吗?怎么还住在一起?罢了罢了!还好没住在一个房间里。溶桑桑又开始习惯性自我安慰。一边,她乖巧的道,“好的娘亲!“,女人这才慢悠悠往外走,溶桑桑都能想像她那一步三回头的模样,她提着一颗心,生怕这娘亲突然一个回马枪又折返回来。还好,不一会儿,就听见关门的声音。

女人出去了,在门外吩咐着什么,而后是参次不齐的应是声,听声音,外面的人数应是不少。溶桑桑开口唤道:“小娥!”,“哎!”,溶桑桑很喜欢这个声音,听着让人觉得心里都敞亮不少,她道:“你也出去吧!我要睡觉了!”,又是一声“哎!”,然后,一只纤细的手从她的脖颈后穿过,溶桑桑配合的直起身,身后的软垫被抽走,溶桑桑顺势躺了下来,。小娥又给她盖好被子,掖了掖被角,这才快步出去了。关门的声音过后,溶桑桑终于松了口气…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