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桃运仙医 连载中

桃运仙医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爱吃的猫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祖传大宝剑,其中竟然蕴藏乾坤!开天眼,得《神农百草经》,掌山河社稷图!从此陈浩的生活丰富多彩起来,各路美女纷纷投怀送抱,只为博得陈浩一笑。展开

本书标签: 爱吃的猫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陈光明神色不定,这些事情他可是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个兔崽子怎么会知道?

作为村委会的主任,陈光明的权力在陈村是村长之下第一人,一直以来他都利用职务的便利得到许多实惠,更是有不少女人向他身上扑来。

这么多年的酒色早就掏空他的身体,尤其是最近,他发现自己那方面不行了!

这可是大危机,他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好那一口吗。

可是他找了许多医生,就连偏方都找了许多,一点效果都没有,最近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让他心灰意冷。

这次他是陪着来村里购买药材的吴总,他可是知道,吴总是外面一个大公司的老总,要是这笔生意谈成了,他的好日子就更加快活。

陈光明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他把陈浩拉到一边,小声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那个的?”

陈浩神秘一笑:“主任觉得我这两年在外面是白过的?”

陈光明恍然大悟,没有人知道陈浩这两年去了什么地方,他们都以为陈浩只是出去打工,现在看来,说不定是和什么神医学了几手。

想到这,陈光明顿时精神焕发,他觉得自己的下半生有戏了。

陈浩这么说就是故意误导陈光明,有的时候说的太逼真反而没有人相信,只有模棱两可的时候,别人才会信以为真。

“小浩,这两年在外面辛苦你了,我会让人给你最好的庄稼种子,你看我这个病能不能……”陈光明一脸期待的看着陈浩。

为了拉近关系,陈光明丝毫不要脸皮,前面还在兔崽子的喊,现在就变成小浩。

陈光明知道,能够一眼就看出他是肾虚,这不是一般医生能够做到的,至少他去过城市里面找到医生,那些医生也只会给他开一些所谓的补药,吃的他差点没有把肠子给吐出来。

“七表叔,治这个病不难,只不过……”陈浩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

“只不过什么?你说出来,不管什么事,你七表叔我都能办到。”陈光明拍着胸脯。

“只不过我现在身无分文,连温饱都是问题,哪有多余的钱去买药材。”

“这不是问题,你需要什么药材直接跟我说,我让人帮你买,要是你帮我医治好了,我还会有重重奖励!”

“那就多谢七表叔了,还有这个仓库的事……”

“这个也没问题,我马上换一个仓库,刚好有一家要出去打工,他们家空了出来,就把东西搬过去。”陈光明大手一挥。

外面的人不知道陈光明和陈浩在说什么,只有最靠近的一毛二蛋听到了,当然前面的他们没听到,听到的都是后面的。

“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为什么要这么听他的话?”二蛋很不忿,他都在地上跪了这么久,老爸没打陈浩也就算了,结果反过来这么听话,到底谁是你的儿子啊!

啪!

迎接他的是陈光明的一巴掌,他低声吼道:“小兔崽子,给老子闭嘴,再说一句,这个月都没钱了!”

这可是关系到陈光明下半生幸福的事情,他怎么能让自己的儿子搅和了

二蛋立马闭嘴,要是老爸不给他钱花,他还怎么出去逍遥快活,当个村中一霸。

陈浩和陈光明聊的很高兴,完全把地上跪着的二人忘了,

“这件事就麻烦小浩你了。”陈光明面带笑容对着陈浩挥手,随后看到地上的两人,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还不给我滚起来!”

“我们也想起来啊,可是……咦?我的腿能动了?”正准备哭诉的二蛋忽然发现自己的腿有了知觉,一脸惊喜的爬了起来。

一毛紧跟其后,他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怒视陈浩,然后冲了上去。

啪啪!

结果他们被陈光明一人打了一巴掌,直接把他们打蒙了。

“你们两个兔崽子给我听到了,小浩一个人过日子不容易,要是再让我知道你们欺负他,别怪我不念亲情!”陈光明一脸凶狠像。

在陈浩面前,陈光明做足了姿态,要是陈浩真的能够治好他的病也就算了,要是不行的话,呵呵!

二人连忙点头,他们可不敢和陈光明对着干,这是找死。

站在人群外的吴总从头看到尾,他发现这个小伙子挺有意思,他的心中起了一丝的爱才之心。

“等下你去接触那个小伙子,要是他愿意的话来我的公司做个销售员,不愿意的话不要勉强。”吴总对着身边的秘书说道。

“好的,吴总。”秘书点头。

一毛二蛋离开,人群也就渐渐散去,陈光明拿着一张写满了各种药材的纸满面红光的回到吴总那里。

“主任是遇到什么好事了,能不能说说?”吴总笑道。

“没事,就是发现这个侄子挺不错的,看在他死去父母的面子上照顾他一下。”陈光明笑眯眯的扯淡。

吴总呵呵一笑,信你就有鬼了!

刚才上去恨不得亲手打那个小伙子一顿,骂的那么难听,现在还这么说,果然老家伙的脸皮都是练出来的。

不过吴总也没有在意,这件事和他没关系,他只是过来买药材的而已。

“吴总,我们这里……”一行三人的身影渐渐远去。

陈浩关上门,他松了口气,这还是他第一次正面面对村子里的权威人物,他现在都觉得自己的心脏还在剧烈跳动。

“要不是有神农百草经,我也不可能发现主任竟然肾虚,啧啧,一看就知道整天出去快活,不知道村里有多少良家妇女被他祸害了。”陈浩摇摇头,这些事他管不到,说不定别人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呢。

他递给陈光明的药方并不能根治,只能缓解一下,这是陈浩故意的。

要是一次性治好陈光明,以后还怎么敲诈……不对,应该是收取诊费。

“对了,不知道二丫怎么样了,我记得两年前她就长得出落有致,现在应该变成大美女了吧?”一想到二丫两年前的模样,陈浩不禁露出了猪哥像,见惯了外面各种妖艳的贱货,他才发现自家村子还有一朵出水芙蓉。

“你们要是再敢前进一步,我就跟你们拼了!”

陈村突然传出一道惊天怒吼,闹得这里一阵鸡飞狗跳,只见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手上拿着一把锈迹斑驳的古铜剑,正在和十多个人对峙。

陈浩愤怒不已,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无耻到这种地步,竟然想无偿征用他的房子!

陈浩是一个孤儿,在他七八岁左右的时候,父母就因为意外去世,留下了一些赔偿金,他的亲戚以他年龄太小为理由,强硬的把赔偿金占为己有,还盖了一栋乡间别墅。

可怜的陈浩只能居住在父母留下的破房屋里面,要不是国家规定上大学之前的费用全免,估计他连学都上不起。

就这样,陈浩磕磕绊绊的读完高中,至于大学他根本没有那个钱去读,在外面打工混了两年,最近才决定回到家中,准备开始种植父母给他留下的十亩田。

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回来就接到村委会的通知,要他贡献出自己的房子,作为一个临时仓库!

一直以来,陈村都有一个规矩,每一年都要一家提供一个房间作为临时仓库,同时也能拿到一部分的补贴,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差事。

但是今年规矩突然变了,仓库依然提供,但是没有任何费用,也就是说免费给村里当临时仓库!

这么一来,没有人愿意做了,大家都争吵不休,后来不知道有谁说了一句:“陈浩那小子的房子不是空着的吗,不如用他的房子当做临时仓库,你们看怎么样?”

最后全票通过,一行人便过来和陈浩说这个事,陈浩当然不愿意,要是有钱拿也就算了,关键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为什么要做?

双方争执不下,最后村长表情变了:“陈浩,要不是看在你死去父母的面子上,你这个房子我们村委会早就收回来了,这是给你一个机会,不要浪费我们时间!”

陈浩怒极反笑,这些人真够不要脸的,有钱的时候争着要,现在没钱了,就逼着他答应。

如果只是一间房子也就算了,他们竟然打算把他的整栋房子都霸占当做仓库,他睡哪?

愤怒之下,陈浩拿出他家祖传的大宝剑,指着这些人,虽然大宝剑因为常年没有保养,上面锈迹斑驳,但好歹也是一把武器,那些人看到陈浩居然拿出宝剑,一个个不敢上前。

“陈浩,你要记住,你是陈村的一份子,作为一个后生晚辈,这种事情你责无旁贷!”这是一个老者,他是陈村当中颇为有名的人,因为他在年轻的时候当过教书先生,虽然现在只有教师,没有教书先生,但是在陈村这个小地方,他还是有一定的威望。

陈浩知道,要是他一松口,以后绝对没有好日子过。

第一年当仓库,那么第二年第三年呢?

不用想都知道,这些人肯定还会继续把他的家当做仓库,这不能忍!

“陈浩,你在干什么,还不把剑放下!”这时一个大嗓门出现,随后一个中年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中年男子看起来不过四十多岁,脸上很是干净,一身西装,看起来就像是个成功人士,只是他嘴角不时露出的一丝刻薄微笑暴露了他的为人,他就是陈浩的大伯陈为民。

看到这个人,陈浩双眼充血,他差点没忍住冲上去一剑劈了这个男人。

正是这个大伯,拿走他父母所有的赔偿金,并且还用各种理由卷走父母留下的各种值钱物品,能卖钱的都被带走,几乎家徒四壁,那段时间是陈浩最悲惨的时候。

没有钱,陈浩连路边的野草都吃过,至于父母留下的庄稼,一颗不剩的被人拿走,始作俑者同样是这个大伯。

“大伯,你还敢过来!”陈浩从牙缝里面挤出这句话。

“你怎么说话的!这是对大伯说话的语气吗!你爸妈从小没有教育好你是吧,要不是他们走得早,我肯定跟他们好好说一顿。”陈为民义愤填膺。

“如果不是有人在场,大伯你会一个人过来?”陈浩露出一丝讥笑,剑尖指着大伯,仿佛下一秒就会刺上去一样。

陈为民一听,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生怕陈浩真的会刺上来,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动作很怂,这是他害怕陈浩的表现,这让他恼羞成怒。

“这次我过来是让你接受村委会的意见,全村只有你这里是空闲的,不放在你这里放谁那里,当然村委会也后退一步,留一个房间让你休息,其他地方全部当做仓库使用。”陈为民似乎为陈浩考虑的样子。

陈浩没有说话,只是握着剑柄的力气更大了,他的指甲嵌入了自己的手掌中,鲜血滴到剑上,浑然不觉。

场中的气氛有些古怪,没有人说话,他们都在等着陈浩的决定。

没多久,陈浩放下了剑,他的表情很平静:“我接受村委会的决定,只是我有一个要求,给我一些白菜水稻的种子,我要重新种植我家的十亩地。”

“这个好说,种子每家都有,只要你答应就行。”村长露出笑容。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不一会儿,村民们就把自己一些不需要但是有时会用到的东西搬过来,放在陈浩的房子里面,从始至终,陈浩没有说过一句话。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是我会忍,忍到有机会报仇的时候。”

夜晚降临,村民都离开这里,只有陈浩一个人坐在桌子边上,他的桌子上只有一碗粥加上一小碟的咸菜,这就是他的晚饭。

“这个家里唯一值钱的应该就是这把祖传大宝剑吧,拿出去当铁卖也能卖点钱,身上的钱只能让我吃一个月,等到没钱的时候再卖……咦?”正当陈浩考虑什么时候变卖祖传宝剑的时候,他忽然发现,手中宝剑上面的铁锈好像变少了。

他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下,不是他的错觉,宝剑的锈迹真的变少了。

忽然宝剑放出刺眼的光芒,光芒一闪而逝,陈浩同时昏了过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