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林婉如唐衔 连载中

林婉如唐衔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花飘零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修仙界魔女林婉如,好不容易重生一遭,结果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被人浸了猪笼,还好得一铁憨憨相救,只是这铁憨憨家里怎么四处漏风?等等,这个漏光的东西是个啥?她捡起来一看,金手指从天而降?!空间在手,天下我有,原来嫁了没两天的相公胆小懦弱,心比天高,看不上她?没关系,休了他换一个!公公村长看上她的美貌多次欲行不轨?哼!她骊山老妖玩心计的时候,这些人还没出生呢!什么?救她的憨憨是将军儿子,还要娶他?这么刺激吗!这一生,林婉如斗极品,养憨憨,带着老爹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其乐无穷。展开

本书标签: 花飘零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两方吵的很是热烈,林朝中见要不到人,索性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把他那个公爹弄得面红耳赤,半天,才见李远从怀中拿出来一个沉甸甸的钱袋,低着头朝着林朝中走去:“亲家公,我知道您女儿没了,你心里也难受,想找个地方发泄,可是我儿他死了媳妇心就好受了,这些钱你拿着,虽然少,但这也是我儿进京赶考的钱了,你要是实在嫌少,我管大家借点,您别嫌弃。”说着,就装模作样,颇为不好意思的朝着人群中一个看起来脸熟的妇女走去。

那些妇女平时孩子在李远私塾念书,李远也一直没要过钱,名声在外,此时要借钱,也不好拒绝,纷纷掏钱,但把怨气都撒在了林朝中他们身上:“养出来那么个女儿,还好意思来闹,不就是图这点钱吗,真是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闺女呢!”

“就是就是。”三三两两的妇人在底下嚼舌根,李远眼中闪过了一抹得意,正准备给下个要呢,林朝中直接冲上来把他手中的钱拍掉了。

指着李远的鼻子,气的说不出话,好在,旁边两个儿子过来给他顺气。

“李远,你这个畜生,今天我不要钱,只要人,见不到我女儿,我就,我就,我就一头撞死在你家门口!我看你们怎么给县衙交代!”林朝中是真气疯了,旁边两个孩子怎么劝都没用,此时的他,倔的和牛一样。

“爹,我们好歹是亲家一场,你放心把,我不追究如儿的错了,也不怪她了,这些钱您拿着,算是小辈孝敬您的一点心意。”李石玉凑上来,说着就把钱又递给了林朝中,林朝中气的一把拍掉了那钱。

坐在墙上的宛如实在听不下去了,用钱侮辱他爹不说,还一棒子给她定了罪名,这钱要是真瘦了,她那个爹落下来一个卖女儿贪财的名声不说,她还得落个荡妇之名。

“饭可以乱吃,话可以不能乱说。”宛如推开看热闹的人,走进去,把地上的钱袋捡起来,颠了颠,分量倒是不小,只是……

一双凤眸凌厉的看向来人,让在场的人都倒吸一口气。

“宛,宛如,你,你……”她公爹被她这一眼看的脸色苍白,说话都结巴起来。

“我怎么了?我勉强再叫您一声爹,这钱您收着,因为我的命,可不止这些钱。”说着,狠狠扔给了那个吓得躲在李远身后的李石玉,他那瘦弱身材,那能接住,一下子被砸的倒退好几步。

“如儿,你还活着,太好了。”林朝中见到自己女儿,激动的红了眼眶,一下子扑上去抱住,生怕是自己幻觉。

此时李远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人是活的!

就在人们都惊恐不定的时候,远处缓缓走来了一个山羊胡的中年人,见到这人,大家仿佛都吃了一颗定心丸,也不在怕忽然出现的宛如了,纷纷给山羊胡让路。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村长大摇大摆的从人群中走来,待看到站在李远旁边的宛如时,也是吃了一惊,惊疑不定,指着宛如半天说不出话。

“李家那口子可真不要脸,趁着自己男人赶考,竟然想勾引村长,要我说她浸猪笼也是活该!”

“这种女人别说浸猪笼了,我看应该活剐了,就是可怜李家的三郎了,哎。”

“真不知道这种女人是怎么嫁进李家的,李家的老三长那么俊,世代都是教书的,多少姑娘想嫁都嫁不过去呢!”

“要我看,当初肯定这个女人使了什么心机,你说,李家那老三喜欢什么的,我有个侄女……”

妇人的闲言碎语把宛如从黑暗中拉了出来,黑暗被火把照的通明,人群中一个身着白衣的文弱男子在对上她眼神的时候闪烁不定,迅速低下了头,一副弱者做派。

什么情况,她不是被各大门派围剿,死在了骊山吗?

一阵疼痛袭来,陌生的记忆涌入宛如的脑海里,这个身体的原主原是隔壁村一家的清白姑娘,长相和名声都是数一数二的,近两日嫁给了李家村一个教书先生的儿子,成为了别人眼中的金童玉女。

可原主的丈夫是个不折不扣的孔雀男,心比天高,还没本事,他爹是个秀才,在村中办了个私塾,为了得个名声,私塾也不收束脩,家中也没人种田,没有收入来源,还总是喜欢打肿脸充胖子,家里其实穷的揭不开锅。

原主是个自卑的性子,觉得丈夫是读书人家,自己高攀了他,他丈夫也嫌弃她不是个有钱的主,正巧这两日为了进京赶考的路费愁的焦头烂额,看到原主就烦,也不曾碰过她。

今晚原主的丈夫让她去找她爹借点钱,原主娘家日子也不好过,自然是拿不出钱来,丈夫将她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后就摔门而出。

谁成想,这晚便出事了。

她公爹早就看上了她的美貌,趁着今晚她屋中无人,潜入她房中,欲行不礼之事,谁知道村长也早有这个心思,两个人撞到一块,决定一做二不休,打算侮辱原主。

原主不从,打伤村长逃了出去,衣冠不整的在街上求救,村长和她公爹见好事办不成,便把脏水都泼到了她身上,说她故意勾引村长被公爹撞破。

村中嫉恨她美貌的妇人早就不是一个两个,顺水推舟,添油加醋,就这样火越来越大。

这才有了眼前的一幕。

看着眼前那荆棘做的草笼,宛如觉得讽刺极了,她一一望向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眼神凌厉,嘴角有一抹冷笑。

“推下去,快推下去!留着这贱妇作甚!”村长心虚极了,气急败坏的喊着人,她身边一群强壮的男人听了这话,犹豫了一会,还是动手将笼子推进河里。

宛如眼中寒芒毕现就这破笼子,还想困住她骊山老妖?开玩笑!

她闭眼冥想,正准备发功的时候,却发现周围没有一丝丝灵气,笼子在动摇,却是人推得,随着一声水花巨响,一阵窒息感来袭,冰凉的河水席卷全身,她想挣脱却被困在笼子里缓缓下沉。

什么情况,她没有灵力了?

宛如来不及多想,没有灵力就只能靠蛮力了,她拼命的挣扎,手被藤上的刺扎破,可她却好像感觉不到痛,岸上隐隐还有两三声议论,随着时间推移,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挣扎的幅度也越来越小。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