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林如棠言湛 连载中

林如棠言湛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折耳兔子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段被人精心策划的布局,让林如棠失去了一直误以为纯美的恋情,却也收获了这个邪魅的男人。 言湛挑眉看看跟前发呆的女人:“在想我么?” “真是霸道 ,发呆也要想你么?”林如棠羞红了脸,方才……真的是呢。 “我的霸道,只对你。”深情的双眸撞入清水一般的美目。 外面阳光正好……展开

本书标签: 折耳兔子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她攥紧拳头,直想给他一拳,事实上,她的确出手了。

只是她纤白细嫩的小手被言湛那双天生弹钢琴的手紧紧握住,挣脱不掉。

林如棠莫名觉得言湛的样子很古怪,很……让她害怕。

“哥哥你怎么老是欺负漂亮姐姐……”

小豆丁不满意地皱起眉,配合他藕节气似的身材,别有一番趣意。

只见他眼珠一转,噔噔噔跑到林如棠的旁边一屁股坐下,然后“啪叽”一口,亲上了她的脸颊。

林如棠懵了。

“嘿嘿……我也要欺负漂亮姐姐……”

摩天轮一点一点转到了最顶端,林如棠冷不防被一双手带入了一个宽阔的怀抱。不等她有所反应,男人不悦地目光投在她的脸上。

准确来说是刚被小豆丁亲过的地方。

“亲她亲她……”

耳边是小豆丁在大呼小叫,眼前是男人靠近的帅脸。

直到唇上微凉的触感传到所有神经,林如棠才如梦初醒。

她被人亲了!手脚拼命想要挣脱男人的怀抱,怎奈这男人也不知是不是钢铁做的,她使劲的捶打仿佛没有丝毫重量,男人甚至连眉毛都未动一下。

脸颊被他用力擦拭,简直要擦破她一块皮。

言湛不耐地钳住她的手,一字一句地警告:“记住!你是我的女人!”

“哇靠!老哥这么霸气!”

林如棠被他哥俩搞得快要神经错乱,眼泪又不听话的狂飙。

小豆丁缩着脑袋,假装看风景去了。

“混蛋……呜呜……你……强/奸……无耻……”

言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小豆丁都怕他头顶自燃。

摩天轮转了一圈,又到了起点。

林如棠用力挣脱:“混蛋!放开!我要下去!”

“我记住你了。”

言湛丢下这句话,再一次拎起一脸生无可恋的小豆丁消失在夜色中。

林如棠低头看着手腕,已经青了。

她往下拽拽袖子,遮住了痕迹。

只是摩天轮下,那个熟悉的身影旁,有一个身姿娇俏的女生笑如银铃,而陆鸣飞一脸温柔的倾听她的声音。

林如棠的心一抽一抽的疼。她想上前质问,她想……

她什么都不能做。唯独只能假装看不见,一个人走进夜色,舔舐伤口。

回到家中,一个人默默流泪。

直到短讯的声音打破了一室悲伤。

“明天是文月的成人礼。准备好,我来接你。”

……

林如棠以为自己再见到陆鸣飞时会不争气的哭鼻子,事实上,没有。她竟然丝毫没有问昨晚上那个女生的事。

只是心到底是空了,仿佛没有了着落?

她并没有如何妆扮,只是换上了相对正式的长裙,脸上用了点胭脂,遮住她过于憔悴的脸色。

尽管如此,陆鸣飞还是为她惊艳。

他的女孩,一直这么美。

“上车。”

简短的两个字,陆鸣飞尽力不去看她。

她越是美,就越是提醒他这份美已经被别人占有。

……

陆家是晋海市最近声名鹊起的家族。

不因其他,只因为陆家千金陆文月和言氏掌门人言家大公子言湛的婚约!

整个陆家都上了一个阶层,包括陆鸣飞这一房。陆鸣飞是陆文月的堂哥,他爸爸是陆文月的大伯。

而这个婚约是上一辈定下来的。

陆文月从籍籍无名的白富美一枚一跃成了顶层名媛圈的贵女。

谁也不敢得罪她,尽管嫉妒能让她们发疯,尽管陆文月在她们眼里一点也配不上言湛,但是没有人敢给她脸色看。

这就是言湛二字所带来的权利。

林如棠挽着陆鸣飞的胳膊,一路上只负责微笑,进了陆家豪华的宴客厅,处处是精雕细琢的装饰,巨大的水晶吊灯折射出钻石般的迷人色彩,来往的宾客皆身份不凡。

从楼梯下来一个娇俏却满脸傲慢的女孩,穿着红色的露肩长裙,精致的锁骨上一条奢华的钻石项链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她在大理石地板上优雅站定,旁边立刻围上了一圈千金,同她说话。

陆鸣飞走上前去,笑着打趣道:“这个美若天仙小仙女是谁?我快认不出了。”

“哥~你就会笑话我!”陆文月双颊微红,心里则极为得意,她的手停在了锁骨上的项链上,陆鸣飞视线随之看过去。

“这是言总送你的那条空月之吻?果然和你最相配。”

不过是一个生日而已,价值一个字亿的项链说送就送,不愧是财大气粗的言氏掌舵。

陆文月露出甜蜜的微笑:“是啊,言哥哥说今天会来迟一点,所以先送我这条项链。”

说完,她的腰被人悄悄碰了一下,她才想起了一件事,吐吐舌头,向陆鸣飞介绍起了自己身边的一位高挑的长卷发女孩。

至于林如棠,则被她无视到底。

“哥,这是Lili,对你仰慕的很呢,可不能辜负美人哦!”

陆文月半真半假地说道,生怕堂哥像以前那样教训她。

“Lili小姐的美貌让嫦娥都自惭形秽。”陆鸣飞启唇赞赏,浑然不顾林如棠瞬间惨白的脸。

Lili得到了他的回应,极为大胆的挑/逗:“陆哥哥,我不小心脚扭了,能扶我去休息一下吗?”

“当然。”

陆鸣飞转过脸平淡地让林如棠去找个地方等他,然后几乎是搂着Lili走向了灯光不能触及的黑暗中。

陆文月笑了,也不找林如棠的茬了。

她觉得她哥哪里都好,林如棠,一个中产阶级背景的女儿,怎么配得上陆鸣飞呢?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看林如棠不顺眼。瞥见林如棠即使面无表情依然美的让人惊心的脸,陆文月轻哼一声,摇曳生姿地走向了另一边。

林如棠只觉得灯光刺的眼睛生疼,她似灵魂出窍,一步一步走到了角落长长的自助餐桌旁紧靠着圆柱。

视线随意转动,瞄见了长餐桌上的一叠精致的鲜花饼,在一众西点里显得格格不入。

林如棠莫名其妙的觉得这些鲜花饼特别好吃,比她以前吃的所有鲜花饼都要美味。

也许是这股直觉作祟吧,林如棠暂时忘却了周身的烦恼,拿起一块鲜花饼,贝齿轻轻一咬,大马士革玫瑰的纯正香气萦绕在她的鼻间,甜而不腻的玫瑰酱比她吃过的所有都要好吃。

望着眼前豪华的凯撒大酒店,林如棠迟疑着顿住了脚步。

到底要不要去见继姐给她找的人呢?

只是指导一下论文而已,为什么选在这么奢华的酒店呢?总感觉有点不靠谱啊。

没等她想好,从酒店出来忽然几个黑衣大汉,二话不说,拎起她就走。

林如棠被搞得措手不及,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大喊:“喂!你们干什么……绑架啊救命……”

她挣扎着,可是于事无补。

很快,黑衣大汉把她带到了凯撒顶层的总统套房,二话不说,将林如棠丢了进去,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林如棠摔了个四仰八叉,获得自由的时候还庆幸地板上铺了厚厚的波斯地毯,好歹保住了她美美的脸蛋。

她低声咒骂几句,然后就听到了房间里的脚步声。

抬头一看,一个半裸美男出现在眼前。

流线般的肌肉,性感的人鱼线,亦或是一双超级大长腿,最最主要的是,一张看了就想舔的盛世美颜。

“擦擦口水。”

连声音都性感得让人五肢俱硬。

“哦。”

林如棠听话的抬起胳膊往嘴巴一抹,无辜地笑了起来。

“fu/ck。”

如同太阳神一般俊美的男人低声骂了一句,然后伸出右手一把将林如棠拽起来,扔到了房间里豪华的超级大床上。

“喂喂……你做什么……”

男人覆在林如棠身上,一双深如寒潭的双眸似狼一般盯着她,眸中闪烁着野性的欲望。

从林如棠的角度看去,就是男人近在咫尺的英俊到令人窒息的面庞,和扑面而来的危险气息。

她终于后知后觉的感到了不安,下身被某个坚硬的东西抵着,就是再蠢,她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那个……我其实走错了……你信不信……”

男人的薄唇微微勾起,看起来冷漠又凉薄。

不等林如棠再说什么,男人几个动作就让林如棠瞬间成了赤裸的羔羊,柔滑白嫩。

“不要……唔”

下一刻,他用嘴堵住了林如棠的惨叫。

霸道的药性再也忍不住,全都倾泻在林如棠纯洁的身体上。

这一夜,眼泪洒满了枕间。

夜越来越重,总统套房里春色无边,女人羸弱的哭泣更为这场欢爱添了一把狂热的火。

当林如棠从无边的噩梦中惊醒时,已经是凌晨十分。

她身体就跟被一辆大卡车碾过一样,手脚都仿佛不是自己的。

满室狼藉。

林如棠看也不看身侧的男人,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胡乱套上,不顾酸软的身体,冲出门去。

一行泪落在了星光之下。

外面的世界还是昨天的世界。林如棠却不再是昨天的林如棠了。

她失魂落魄地往家里走,双腿似灌了铅一样沉重。

继姐好心给自己找来了帮忙写论文的前辈,她却被一个陌生男人占了身体!

怪她胡思乱想,没有及时去找前辈。

快到家门时,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林如棠当即被淋个正着,一身湿漉漉的打开了家门。

谁知道迎接她的并不是一室黑暗,而是灯火通明的客厅和坐在沙发上的爸爸,后妈继姐,和即将成为她未婚夫的陆鸣飞。

气氛古怪,众人脸上神情严肃。

陆鸣飞望过来的目光不再温柔缱绻,他盯着林如棠脖颈间的青紫痕迹和她一身凌乱,一言不发。

继姐林娜走过来,看着林如棠一副被蹂躏过得样子,眼神闪过得意,嘴里却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棠棠啊,你果然去酒店了……你就算为了出名也不用去和那五十岁的导演上床啊!唉!人家可都结了婚的!”

什么?

林如棠被她这番话惊如坠冰窖,她望着林娜,不可置信地问她:“你不是说是……”

“是什么!”后妈打断她的话,痛心疾首地又哭又喊,什么“就知道你大晚上出去没好事”“林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等等,彻底坐实了她鬼混的行为。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林爸爸脸色铁青,面容仿佛瞬间就老了十岁。

林如棠下意识捂住颈间,不让陆鸣飞看到。

可惜,已经迟了。

后妈说累了,林娜紧接着指着她训斥:“你说你一个大学生,巴巴的上了导演的床,别人怎么看?不就是我没让你进剧组么?我是为你好啊,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你才不到十八岁啊!”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林爸爸有些站不稳地看向一旁自始自终没说过一句话的陆鸣飞,难堪地开口:“鸣飞,婚约取消吧,棠棠她……配不上你!”

后妈和林娜俱都停止了唱念做打,眼神灼灼地望着陆鸣飞。

沉默中,林如棠脑海中灵光一现。林娜的眼神中是多么明显的动机,她看上了妹妹的未婚夫。

一叶障目!

从前林娜在陆鸣飞面前貌似无意的挑/逗,勾引,林如棠总是不当回事,以为姐姐性情开朗而已。

如今,即将订婚之时,林如棠鬼混被未婚夫撞见,多好的取消婚约的理由。

不管是林娜说的五十岁的导演,还是那个陌生男人,不都一样吗?

她难道还要庆幸不是一个油腻中年人睡了她吗?

林如棠眼眶里不知不觉盈满了晶莹的泪水,当陆鸣飞开口时,她的眼泪全都滴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心碎的声音。

“你从哪里回来?”

“鸣飞,我刚不是说了么……”林娜迫不及待地插嘴:“为了出名去爬导演的床……”

“闭嘴!”

陆鸣飞一声暴喝,额角青筋直冒,他这副样子把林娜吓了一跳,迁怒一般恨恨瞪了眼眼林如棠,咽下了后面的话。

林如棠终究还是伤了他的心,她从没有看过他这个样子。

只是,再如何说被设计陷害,和别的男人上床也是不争的事实。

她身上的痕迹,她眼里的泪水,全都再说,她脏了,再也不配和陆鸣飞站在一起。

“我……解除婚约吧……”

扭过头,泪水模糊了视线。林如棠强迫自己不去看陆鸣飞失望痛苦的眼神。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