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权色声香 连载中

权色声香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狗尾巴狼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本书的正确打开方式请参照“金瓶梅”,这是一个攻略金银,攻略权柄,攻略女人的故事。揽天下大权,拥世间美色,赏风月笙歌,品南北香食。这就是高级知识总监夏商穿越古代给自己制定的终极目标。展开

本书标签: 狗尾巴狼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我是一只鸟

剑光现,房中气氛瞬间冷了几分。

夏商猛然惊醒,就看一陌生女子持剑直刺身侧床上,顿时就出了一身冷汗。

好在是个经历过职场风云的人,处变不惊,当即翻身抓着床上的被子,把被子连同被子里的女人一起拖到了自己怀里,这才让迷蒙中的雅芝躲过了穿心一剑。

惊魂之际,心头暗叹此女好生凶险,不敢与之正面冲突,二话不说抱着被子就往外冲。

刚一出门,却又跟急急赶来的李忠撞了个满怀,直把李忠撞翻在地。

夏商来不及解释,大喊:“忠伯快跑,有贼人!”

“我……我……我是贼人?!!!”秦怀柔听到此话,气得浑身发颤,“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我跟你们拼了!”

李忠不知房中情形,还道是少夫人撞见少爷跟妖女在房中行那苟且之事,大喊:“少夫人,一切以大局为重。”

大局?

现在还管什么狗屁大局?

先前发生的一幕可比捉~奸在床严重千倍万倍!

而且秦怀柔好心来探望,却被夫君称为贼人,换作哪个女人接受得了?

今日之气比被撵出夏家还要难忍!

根本不管李忠的劝阻,提剑朝夏商追了过去。

秦怀柔出身将门,自是习得一身武艺,可此时实在是太过气愤,以往的招式功法忘得一干二净,只顾追逐着一通乱砍。

如此一来夏商倒也躲得过去,两人追逐着在不大的院里不知转了多少圈,直把被子里裹着的玉人儿晃了个头晕目眩,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少说也有一炷香时间,两人都有些跑不动了。

秦怀柔万般委屈无从发泄,丢下长剑靠着篱笆哭嚎起来。

被追了那么久,夏商也渐渐感觉出对方并不是匪徒贼人之类的,对方似乎认识自己。

“姑娘,你莫急着哭,我纵有万般不是那也要讲明白吧?还有,最近一场大病叫我忘了之前种种,所以姑娘是谁我都还不知晓呢。”

秦怀柔一听立马把眼泪憋住了,之前忠伯也说过夏商失忆的事情,只是屋内情形太气人把这事儿给忘了。现在一想,自己贸然举剑追着他砍,任谁都会把自己当做贼人才是。

想到这,之前被夏商称作“贼人”的怨气消了一丝,可他怀中的妖女却不得不给个说法!

“你称我贼人之事且不论,我亦不计较你跟风尘女子同宿一间,可此女竟让你席地而睡!你堂堂男子,夏家独苗,如此大辱怎受得住?你叫我如何面对夏家列祖列宗!”

夏商把怀里的女人放了下来,感觉有点儿不对劲:“什么叫你如何面对夏家的列祖列宗?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吗?”

话音刚落,李忠跑了过来:“少爷呐!这可是您明媒正娶的夫人呀!”

夫人!

夏商顿时被雷了个外焦里嫩。

这也太戏剧性了吧?

但若对方真是自己的正牌夫人,那先前的种种表现就比较合理了,照此看来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

可这位夫人未免也太彪悍了些,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差点儿就把万中无一的美女给刺了个透心凉。

不过……

说到美女……

这位正牌夫人却也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五官堪称绝配,眼神干练锐利,一看便知是果决能干的人,加之气血不善,脸色惨白,一强一弱的对比犹显了几分异于常人的风采。虽不及雅芝那般惊艳绝伦,却也是万千花丛中最特立独行的一枝。

相貌之外,更惹人注目的是她高挑的身材,追逐时已脱掉了披风,单薄的衣裳才展现了完美的线条,倒葫芦似的线形带着与身俱来的强大气场,若在现代那绝对是惊艳世界的名模,身姿之性感,雅芝不及其三分。

夏商顿时傻眼儿了,这么正的老婆说休就休?脑子被驴踢了?

当然,夏商不是见一个就喜欢一个的类型,但若有一位这样性感撩人的老婆倒也不是不可以……虽说现在有些误会,但感情这东西可以慢慢培养嘛。

夏商脑子里飞快闪过了一些念头。

秦怀柔却不知夏商的心思,见他一直不说话,心下叹息一声:“罢了!你说的对,夏家之事与我何干?我已被你撵出家门,从此再不是夏家之人,你愿意如何便如何吧。这里有一百两银子,好自为之。”

“少夫人!您可不能走啊!”见秦怀柔要走,李忠一个箭步上来,直接跪在了秦怀柔的面前。

“李忠!你这是干嘛?”

“老奴今日就撕下这张老脸,求少夫人看在往昔情分上留下来。”

“情分?我和他还有什么情分?”

“纵使少夫人跟少爷没有情分可言,可夫人终归是夏家的人!少爷没有写休书,那就不算真的休了夫人。夫人现在还是夏家的少夫人。打从夫人委屈求全嫁入夏家的第一天起,老奴就知道夫人是深明大义的好女人,将来一定能成为夏家的顶梁柱。如今夏家已至生死存亡之际,您可不能撒手不管呀!老奴求您了,就算您有万般委屈都先忍着,一定要帮夏家一把,纵使不让夏家恢复往日光景, 至少为夏家再续一续香火呐!”

说至情深处,李忠不禁老泪纵横,惹得秦怀柔也跟着垂泪。

“李忠,你别说了。”

“老奴要说!少夫人生死夏家人,死是夏家鬼,只有少爷在的地方才是夫人的家!这是天地为证的事,夫人躲是躲不过的!您面前就算是刀山油锅夫人你都得趟!”

作为一名看客,夏商也不禁动容。

到底是什么样的观念能让中年汉子对一个自己讨厌的小主子忠心耿耿?

到底是什么样的枷锁才能锁住一个对自己没有丝毫情感的女人离开的脚步?

或许这才是古人真正的面貌吧,坚守着那些看似愚昧的东西,却能轻易地融化一个现代人的心。

“我有话说!”

夏商低着头轻声打断了两人。

目光都集中在了夏商身上。

“前日昏迷时,我曾做了个梦,梦中有人问我‘有鸟止于阜,三年不飞不鸣,是何鸟也?’,我如此回答,‘三年不飞,飞将冲天;三年不鸣,鸣将惊人!’。”

第1章 价值十万两黄金的女人

夏商的眼皮跟灌了铅一样,怎么也没法睁开。耳中是死一样的寂静,阴冷中透着股火光的味道。

作为一家大型网络书店的内容策划总监,夏商的人生是非常圆满的。不仅人长得帅,又身居高位,长年浸淫在书海之中,知识储备也是相当丰富。同时又是社交达人,不管是政界精英、社会名流,还是普通百姓,职场新人都能很轻松随和地交流。

在他身上,似乎找不到一点点瑕疵和不足,追求他的女人多到无法计算。可就是这么个表面光鲜的成功男人,背地里却承受着常人无法承受的压力,由于对工作过于追求完美,大脑几乎没有一刻休息过,连正眼看看周围女人的机会都没有。

终于,在持续高压的工作下,夏商在家里倒了。

本以为会一睡不醒,可不知为何逐渐有了意识,身体也渐渐恢复了知觉。

长时间的沉默后,夏商终于睁开了眼,可出现在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有点儿茫然。

“我……我在哪儿?”

一张古色古香梨花香木床,一层红底金线的丝绸帘子,帘子外还有一盏摇曳的红烛火。

这不像是在自己家里呀!

轻微的声音似乎惊动了床边的人,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隔着帘子定在了床边。

“谁?”

夏商又费力地挤出一个字,不料帘子外忽然传来一个惊诧的声音:“混账小子!你竟然没死?!”

“听这口气还巴不得我死?”

夏商蒙了!

……

时至三更,夏商的身体已经恢复,坐在床边时而打量打量空荡荡的瓦房,时而看看旁边一身麻衣,打扮得跟古人一样的中年汉子。过了很久才真正接受自己穿越了的事实。

“天不长眼呐!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全死了!夏家是造了什么孽呀!”中年汉摇头叹息着,看着夏商的眼神很是复杂。

“你是?”

“你不认识我了?”

夏商也很无奈,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心说别人穿越至少带一点儿身体的记忆吧?他倒好,什么都不知道,一点儿信息都没有,只能装出失忆的样子揉了揉额头:“额……我刚刚恢复,以前的事好像不太记得了。”

中年汉苦笑起来,说着夏商搞不懂的话:“此子定是上天派来讨债的,罪孽深重,却用一场梦忘了个干干净净。”

“我说大叔,你能不能先别急着感慨?你先说说你是谁,再说说我又是谁,最后再讲讲最近都发生了什么行不?”

中年汉停了很久,眯着眼睛打量夏商,似乎在观察夏商是不是在说谎。

显然夏商的懵逼状态是别人学不来的,确确实实像个完全失忆的人。

“罢了罢了!忘记了也好,至少为夏家留了点儿香火,不知老爷在天上看到此情此景是喜是忧呐!”

接下来的时间中年汉给夏商讲了很多,夏商也问了很多问题,大概情况算是了解了。

这里的确是中国古代,却是一个没有历史记载的全新朝代,不知是历史遗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个朝代被称之为“华朝”,风俗人文跟唐宋时期比较相似,诗词之风盛行,却没有唐宋八大家之类的名人。

夏商穿越到了华朝扬州城中一富商家中,是家中独子。在扬州城乃至江南一带都是出了名的酒商,不说富甲一方但也是小有名气。

夏商面前的中年汉叫李忠,是夏家的车夫,在夏家呆了三十五年。李忠对夏商的描述比较隐晦,但夏商能感觉到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曾是个纨绔,多半名声不太好。

就在一周前,夏商为了争夺一个青楼女子不惜花费十万两黄金。就算是夏家,那也是天文数字,相当于整个夏家省吃俭用十年的积累!

然而夏商这位小少爷就为了逞一时威风,背着父亲把那青楼女子买了回来。

夏商的父亲因此事气得当场吐血,重病不起。

这还不算完。

自打的那青楼女子进了夏家之后,夏家的祸事就接连不断,先是夏商要休了发妻。而夏商的妻子是开国功勋秦太将军的宝贝孙女,因此事家里又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后又是三天前,知府衙门来人彻查夏家账目。

明眼人都知道,凡是商人有几个的账本没有问题?想要挑毛病还不简单?结果这一查就查出了大麻烦!夏家三十几年假报账目,逃避税款达三百多万两白银!

这可是满门抄斩的大罪,传到朝廷绝对是震惊朝野!

夏商父亲不得不从病床上爬起来,各处托关系,用尽心机才算保住了身家性命,决定用全部家产换一家人平安。在走访的过程中,夏老爷才明白知府大人之所以突然彻查夏家,竟是因为夏商买回来的青楼女子,当日三皇子来扬州游玩,正好也相中那位青楼女子,只因身上银两有限,斗不过夏商。对方表明了皇子身份,希望夏商能看在他是皇子的身份上把那个女人让给他,怎料夏商一点儿面子都不给,还言“在扬州城就算皇帝老子亲至也要用银子买卖!”

知晓原委的夏老爷回家之后怒不可遏,回到家中,一棍子砸在儿子的头上,当场就把儿子给打死了。

夏商的母亲见儿子被丈夫打死,家财也将散尽,悲愤之下撞墙而死。

夏老爷也在这多重打击之下气毙当场。

当年风风光光的夏家一朝破灭,家中下人走的走,散的散,两天时间就只剩了李忠一人。

李忠感念夏老爷恩德,先将夏老爷和夏夫人于夏家祖地安葬。然夏商此子罪孽太深,李忠认为他不配入夏家祖地,决定随便找个荒郊野地给葬了。

不曾想已经死了两天的夏家少爷忽然活了过来!

听完了故事,夏商也有些感慨,自己以前确实是够混账的。但更实际的问题是如何用落魄少爷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

漫长的交谈结束后,窗口已投下一缕淡雅的晨光。

见夏商久久不语,李忠拧着眉头问:“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夏商没有答案。

“哎!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李忠的少爷,老奴虽然不喜欢你,但你终究是老爷留下的种,总不能任你自身自灭。夏家的所有家当都被人拿走了,这座宅子也将被官府收监,老奴在榆林县暂租了一间小院,少爷先跟老奴去那里的暂住吧。”

夏商没得选,点了点头。

行礼都已经收拾好了,李忠跨上包裹到了门口,忽然回过头:“这个女人怎么办?”

夏商愣了愣:“女人?什么女人?”

“少爷您花十万黄金买回来的祸水!”

说话间,一个娇小的身子出现在了门口,穿着一身朴素的布衣,身上没有半点儿装饰,畏畏缩缩地低着头,大气儿也不敢喘一声。但是那婀娜的身段跟清泉一样顺滑,凹凸有致,线条柔美,纵使用现代人的眼光欣赏那也是美中极致,透着一点点妖媚,像极了化身人形的妖精!

夏商不承认自己是个好色之徒,围绕他身边的各色美女的多不胜数,却也从未被谁真正吸引过。可门口的娇小女人仅用身材就让夏商心头一颤,瞬间就把他的目光吸引了。

夏商想让她整理下散乱的头发,好看清她的脸,可又有点儿不好意思。

犹豫之际,女子忽然跪在门前失声痛哭:“时至今日,雅芝也无颜说那些怜悯的话,只求公子……求公子赐雅芝一死,也不要让雅芝一人去面对世俗的千般骂名。”

夏商定了定神,心中突生好奇之心,自己花十万两黄金买来的女人到底有何能耐?竟能让一个大富之家顷刻崩塌。

“你抬头让我看看先。”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