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未世情缘 连载中

未世情缘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未次尤纪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文亦飞这个少年,外表英俊潇洒,平易近人,心灵透亮似琉璃,又似冬日暖阳,是众人难以企及的男神,亦是众少女追捧的对象,然而,他却舍去众女神,唯独对着赫连谨不依不饶。“就算你全部忘记了也没关系,我都记着呢。”“如今再让我遇见你,就让我以新的身份重新认识你。”“两年前没有保护好你,这次一定用我的余生去守护。”“赫连谨,你的那个微笑由我来守护,生生世世。”在他心中,一直住着一个固执骑士,积年累月,不知疲倦的深爱着她,保护着她......展开

本书标签: 未次尤纪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不用了,会有人来接我的,文亦飞你先回去吧。”

“再过一会就回去了,我想在那之前再在这里呆一会儿,不要紧吧。”

我没有回答。

他自顾自的点点头,双手盘踞在胸前,斜靠在旁边的水泥柱子前。

我现在并没有与文亦飞说话的心情,也没有打算回答他的任何问题,所以,他是否在这里与我没有关系。

我只是在雨中等待。

难以置信的等待,唯有雨声传来。

文亦飞并没有说话。

倚靠在水泥柱壁前,很满足似的闭着眼睛。虽然很讶异他是否睡着了,不过却听到他哼唱着短短的诗歌。或许是流行歌曲吧。这一点更让我讶异。

之后试着问过左隆,那是一首名为雨中的思念的外国的名曲,果然是流行歌曲无疑。

文亦飞没有说话。

我与他之间的距离不过一米。两个人处在如此近的距离却没有彼此交谈实在让人沉不住气。

这种窘迫的状况,我并不认为痛苦而只是沉默。

......真是不可思议。为什么这种沉默会如此温暖。

但是突然间感觉害怕起来。

因为直感到再这样下去,我体内似乎还有个什么东西就要爆发出来一般。

“文亦飞。”

“什么?”

下意识的叫了起来,他吃惊的离开了水泥柱墙。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凝望过来的双眸,映着我的身影。

就在这一刻,大概是我第一次正视着这个名为文亦飞的少年。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

身着江城大学的制服,大大的眼睛温和且无垢。像是表达他性格般,发型十分自然,既没有染发也没有用发胶固定。

却隐隐间透着一股超具脱俗的气质,这样的一个少年,就算是在学校,应该也是属于那种迷倒不少少女的美男子吧。

突然想到。

像他这样的一个好少年,为什么会在意我这样的人呢?

我低下头,不再看他。

“以后,还能再联系谨吗?”

“......嗯。”

我犹豫了许久,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像他这样一个少年,萍水相逢,大多不都是道声谢而后便匆忙消失吗?

可是文亦飞,我竟有股说不出的感觉,凝望着他的面容,我却感觉极度的焦躁,脑海中不止一次的想起那个毫无戒备的微笑。

心中翻涌起一种可恶的感觉。

我在此之后陷入了沉默。像今天这样焦急盼望左隆来迎接的日子我想不会再有了。

不久,迎接的车来到了咖啡厅门前,我便与文亦飞分手了......

傍晚时分雨停了。

穿着件白寸衫便出了门,像例时的在完成哥哥赫连诚的喜好一样。

头上是斑驳的天空。从深穴一般的云中,时而可窥见月影。

街上便衣的警察在忙碌地巡视着。如果遇上了十分麻烦,所以今天向着河滩走去。

被雨打湿的地面,反射着街灯的光。

如同蛞蝓爬过的痕迹般闪亮着。

远处传来汽车的长鸣声,从轰然作响的车轮声判断,似乎是在高架桥附近。横向河流的桥,车子来往不停。

在那里,我发现了人影。

带着一丝好奇,蹒跚地,缓慢地,我走向了高架桥。原本这荒芜的郊区除了我自己以外不该有人影徒步而过才对,

一辆汽车再次经过。

比先前听到的声音要响不知多少倍的轰鸣在周围回响。声音仿佛是往狭小的箱子中塞进棉花般地沉重。对于这种重压,我下意识地掩住了双耳。

汽车过去以后,高架桥之下骤然恢复了平静。

没有街灯,连月光也照耀不到的桥下的空间无比黑暗。

在那黑暗之中,炫出一双仿佛能夺人魂魄的犀利眼眸,带着一丝可恶的笑声说道:“哟,好久不见了,幻想杀手。”

随后那道人影渐渐从黑暗的桥底出来,凝视着我,满脸映出诡谲的笑容。

我瞬间感到一阵寒意袭来,下意识的拔腿就跑,这样的未来,我竟然在之前没有预知过,甚至应该说毫无察觉。

此时只感觉身体上因为害怕而变得麻木不仁,虽知拔腿就跑,却清晰的听见那人从身后追来的脚步声。

越来越近,离我也只不过两米的距离。

正当我以为肯定会被这个恐怖且莫名其妙的人追上后会将我杀死时,只见一颗带着耀眼电光的石子飞向那名正在追我的陌生人所处的风口处。

正击中了他的额头,由于冲击力极大,而使得他向后飞退了老远。

男子摸了摸额头,在杂草从中踉跄起身,朝着我所处的方向走来的人影大声说道:“可恶的电击使。”

“我劝你还是别打这女孩的主意,风魔使。”

“哼,幻想杀手必须要死。”

陌生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移到了我的身上,在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对我充满着深深无法卸下的恨意。

幻想杀手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突然在我的脑海之中,似乎恍然闪现出一些恐怖又好像似曾相识的零星片段,又似身临其境一般。

片段之中,有哥哥赫连城的面容,还有躺在毫无秩序生长的杂草上,陌生的尸体,草原之中,人造花被弃置着,尸体看来竟似一朵花一般。

突然只觉脑子一痛,旋即陷入了无限的黑暗,只偶尔能感觉到,在我倒下那一刻,文亦飞猛然闪到我身后,接住我缓缓倒下的躯体,他温暖的双手紧紧将我抱住,我能感觉到他面容痛苦的神情......

再醒来时已经置身于一个陌生的地方。

微微睁开那双沉重的双眼,凝望着头顶的白色天花板,一位长得可爱却又有些成熟的少女正注视着我。

大大的双眸明净清澈,虽说不算特别漂亮,然五官却尤为精致,披肩的长发被染得橘黄,身着与文亦飞一模一样的江城大学的制度,

不用猜都能知道,她与文亦飞定是同班同学。

“赫连医生,你醒了?太好了。”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了?”

我心中有些诧异,甚至还带着些轻微的胆怯。

“这里是珈蓝社,您在河边昏倒了,不记得了吗?”

我在现世一分为二.

现在和未来各占其一.

左眼和右眼各不相同,就算是同一情报,也能从不同观点加以审视.

通过望远镜极目远眺的自己.

通过后视镜回首身后的自己.

无论如何,罪业都不会丝毫消减.

预知结局的我是个不负责任的神.

只能坐视无可改变的未来步步逼近.

不抱期待,不怀希望,也没什么意见.

无聊的每日,

无聊的未来,

无聊的人生,

……但我清楚,最无聊的恐怕正是我自己.

每天只是拿着手术刀在手术台上自怨自艾,看着这一切,两天后的我笑了。

我的世界一分为二,至于两边的主次之分,已经不重要了。

二零一四年六月三日,星期天,中午十二点二十八分,天气阴沉,乌云密布。

在距江城市中心较远的河岸边,高架桥旁的百联大型商场,迎来了开业来的第二个年头。

由于距离着市中心较远,又在纵横交错的高架桥附近,商场坐拥着大片土地,远远望去,那座孤立在城郊的建筑宛如城寨一般。

整个商场建筑分为五层,横向延伸,属于一般典型的商场布局。

商场之中各种卖场商店相辉交错,有携家带口的美食一条街,也有叫得出名字和叫不出名字但是却紧跟潮流的各种电器的商城卖场。

除此之外,还有服装鞋饰,美容美甲等各种不同的小型商店陈列于此,简直堪称标准的现代化综合商城.只要不过分奢求,这里能满足个人的全部需求,也是附近居民的生命线。

尽管商品种类繁多,然而这里却顾客稀少,商城也似乎并没有什么人气。

所以,商城为了吸引顾客,便从早到晚的开启闪耀的灯光和播放着一些听不懂却很温馨的异国旋律。

正午时分的商场并不热闹,似乎亦跟人一般在假寐之中,因为距离着居民区较远,除了那断断续续的温馨旋律之外。

商场却显得格外安静,四周充斥着一股懒散的气氛,期间的空气比外界迟缓数倍。

尽管装扮得一副豪华,尽管偶尔零星的有几个顾客,尽管偶尔有访客光临,但这里的时间还是和外界保持着脱节.不管是救护车不祥的嘈杂,还是巡逻车长鸣的警笛,都仿佛与这里无关。

正因商场与外界的脱节,仿佛有着媲美外界都市的坚固外壳,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建筑的五层露天楼顶,一个身着黑色便装手持刀具的中年男子,正追着一个身着江城大学某某系校服的少年。

“哟,终于让我追到你了,电击使。”

中年男子举起带着老茧的手掌,对着站立在露天商场顶楼上的少年挥手说罢,从背里抽出小刀。

他小心的环视着周围一带,商场周围鸦雀无声。

温热的夏日在这样的阴天里,即使就在正午十分,却没有一丝投下的黑影。

唯有零星的几片风卷的落叶和垃圾飘落在脚尖。

中年男子举起锋利的小刀朝着少年逼近,在白天阴沉的天气下,却也能明显的看出他手中小刀反射出的耀眼的光芒,带来一阵炫目的晕眩。

少年似乎已经异常虚弱,大概是曾经在某个地方早已经过多的消耗了他的能量与力气,此时的他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气喘吁吁。

此时,与着他们所处的毗邻的顶楼,两个商场的工作人员,抬着装满货物的一个大箱子上了顶楼。

扯着少年将视线转向那两个工作人员的瞬间,霎时,中年男子以一个瞬移的速度恍然走到他的面前。

一秒之后。

少年浑身渗透着鲜红的血液暴露在商场顶楼上,死得惨不堪言。

1/瞻仰未来。

二零一四年六月一日,星期五。

时节正值盛夏,强烈的日光令人不由得眯起了双眼,一股清爽的绿色气息从医院的广场中传来。

做完了上午的最后一个手术,微微觉着有些疲惫,眼皮甚至有些睁开不起来,便躺在办公室的软沙发上眯着了。

“哦,捉到了一只名叫赫连谨的偷懒的懒猫。”

“............”

我把疲倦的身体硬生生的从沙发上托起来。

从隔壁内科室过来的,是既英俊又勤奋,同时又是医院里素有暖男之称的乔宇,正站在我面前,嘴角泛起那抹熟悉的微笑,双目清澈明亮,犹如一股清泉,手中紧握着一个精美的食盒。

就算包装得异常封密精致,我也能透着隔着盒层闻到里面装着什么美味的菜肴。

“糖醋排骨?”

“对,说起来你比较符合狗的形象,贪吃,好嗅觉。算我失言了,你是不是最近又在熬夜了。”

“......不是的,只是最近有些失眠,偶尔脑海中能闪起一些片段,不知道是不是我两年前的记忆。”

我无奈的叹息道。

曾经了解我的情况的乔宇长叹一声,仿佛在对天祈祷。

“真的?明明一个人的记忆是最宝贵的,你明明那么想恢复你未出事时两年之前的记忆,就算是心里医生也不能帮你想起来吗?”

“正因为想不起来,我才会夜不能寐,在这无精打采。”

而且乔宇有所不知,我所想记起的并不是我全部的记忆,而是那两年之前有关于某人模糊的影子,以及哥哥赫连诚为什么会突然死去的真相。

“看你没精打采的,就连你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是不是都没心思吃了?我还专门设计加了几道别样的配菜呢。”

乔宇将食盒放在办公桌上,脸上泛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带着一丝调侃。

“很遗憾,我才不吃那一套,世上唯有美食不可欺。”

我所能记起的,便是在医院醒来后的事情,至于在两年前为什么会出车祸,我已经记不清。

只知道车祸之后,我在医院里沉睡了两年,醒来第一个见到的便是乔宇。

因脑部受到严重的创伤,致使我两年都在假死状态,偶然醒来,我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乔宇说他以前就认识我,而他说的那些,在我看来却是那么陌生,每当听着他细细诉说时,我却感觉他所说的仿佛是与我豪不相干的另外的一个人似的。

那些恍然闪过脑海里的片段的零碎记忆,那个徘徊在我脑海里的模糊的身影,我知道,那并不是乔宇,而是与我有着联系却又突然消失的某个人。

某个我想记却又记不起来的人。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