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朕的情敌是娘子 连载中

朕的情敌是娘子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野桥在桥尾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世上还有比自己娶自己更荒诞的事吗?当然!例如?你喜欢一个人,想娶她为妻,却发现她已有婚约,这意味着你有一个情敌,想要娶她就得干掉情敌!既如此干掉不就好了?倘若这个情敌是寻常人干掉也就干掉了,眼都不带眨的,但他娘的居然是自己喜欢的人!也就是说自己的情敌是自己想娶回家的人!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荒诞的事吗?云翊望着院子里的梨木连连叹气,想了想自己大概是史上最惨男主没有之一,不仅要和男二争女主,还要和女主自己争女主,想娶一个人怎么这么难!这么难!------(我是一条没有感情的分割线)n对cp欢迎来磕,野桥在桥尾等你展开

本书标签: 野桥在桥尾 历史军事

精彩章节试读:

一路上走走停停,约半个时辰后,北璃玥才走到了雲宸殿。北璃玥看着眼前这座殿宇,心里感慨万千。十岁那年,她坚持出宫独居,皇兄问她为何?她说为日后成为天辰的战神做准备,皇兄将信未信,却也不再问下去。

而今,她已是天辰的大将军,想回此处居住时,却再无可能。思及此,她苦涩一下,继而迈步进了宫门。

走在曲折的长廊上,透过红墙上的镂空木窗,隐约可见一人静静地坐在梨花树下的石凳上,风轻起卷起那人深紫色的衣袂,衣袍上偶有几朵梨花点缀,颇有一番谪仙意味。

“皇兄这是在想念嫂嫂吗?”穿过长廊,北璃玥调笑道。

“又没正经。”北璃岷抬起头,颇有些严肃地说道。

北璃玥笑着坐在了石凳上,她支着左手,仔细地打量着北璃岷。剑眉星目,棱角鲜明,甚是俊郎。她和皇兄是双生子,相貌上有七分相似,只不过皇兄肤色略为白净。她长年生活在军营里,同将士们一起过得甚是粗糙。时常是冰水净脸,若是遇上两军交战,三五几天是顾不上净脸的。

北璃岷被盯得颇为不自在,他轻咳一声,“阿玥在瞧些什么?”

“皇兄,你我二人明明长得十分相似,为何你更为好看呢!”话语间夹杂着无奈。

“阿玥不用妄自菲薄,在皇兄的眼里,阿玥是天底下最为好看的女子!”北璃岷语气十分笃定,在他眼里,他的阿玥是天底下最最好看的女子。

“皇兄不必宽慰,我这般容貌不值一提。”语气颇有些洒脱。

“皇兄所言皆发自肺腑,阿玥的美与其他女子不同。”在北璃岷心里,他的阿玥有着寻常女子没有的英气,无论在何处,他的阿玥必是人群中最为瞩目的存在。

“好好好,阿玥相信皇兄所言非虚!”北璃玥笑着回道,对于相貌她不甚在意,她一个武将不必在意相貌。且不论是天辰长公主亦或是辰玥将军,都鲜少有人见过她真实的相貌。

出征在外,她时常佩戴着面具,一来是防边境的风沙,二来是掩藏自己的真面目,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回到京城,即使取下面具也没有人会发觉她与皇兄相貌相似,试问谁敢细细打量传闻中手段残忍,身负千人血命的辰玥将军。

身为辰玥将军的这些年里,天辰长公主便只能在远离京城约两百里的云台寺中养病修行,这一修养便是六年之久,见过的人少之又少。

一陷入回忆,北璃玥的眉头便会不自觉的蹙起。北璃岷最是见不得他的阿玥心情低落,想说些宽慰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歉意,“对不起,是皇兄没用!”

“皇兄,你不必于我有愧,若不是你,如今被病魔缠身的人便是我!”北璃玥伸出左手牢牢地握住北璃岷交叠在石桌上的双手,严肃道。

十岁上战场,十一岁差点命丧黄泉,十四岁收复边境五城,十六岁成为令三国闻风丧胆的天辰战神,这一步步是如何过来的,北璃岷不敢想象。换做是他,或许坚持不到今日,而他的阿玥身为女儿身却一步步走到了今日,作为儿子,他有愧于母后的嘱托,作为兄长,他有愧于自己的妹妹。

“皇兄,你知道吗,从前你和母后护着我时,我痛恨自己为何不够强大,不能护着你们。如今,我很庆幸我有能力护着你,护着你和母后都视做生命的天辰,因为是你们,我才会义无反顾。”北璃玥继续开口说道。

这番话在她十五岁生辰那日对着满天的星辰说过,如今能够亲口告诉他,也算是了却了一番心愿。

北璃玥明白皇兄所想,正因为明白,她才会从军,才会在皇兄为天桤的结盟文书陷入两难时,坚持一人前往天桤。儿时是皇兄护着她,如今换她守护皇兄,这一切她深知彼此都心甘情愿。

北璃岷看着眼前满脸坚定的北璃玥,心下深受触动,他用尽生命守护着的妹妹终归是长大了。他不止一次的想,倘若时光能够往复,是否可以回到在母后膝下承欢的日子,那时的他和她皆是天真烂漫,稚气未脱的模样。可是,再也回不去了。他不再是心无城府的少年郎,而她也不再是能为着一只雪鹿漫山遍野追寻的无知孩童。他和她在母后长眠玉山的那一年,就已随着母亲而去,留下来的不过是支离破碎的灵魂。

殿外日头渐盛,殿内的争吵仍不休,百官分为两拨,各执己见,丝毫不让。

“众卿可争论出结果?”北璃岷捏着手中的文书缓缓说道。北颀岷一开口,百官纷纷停止了言语。

“臣以为,不可。”陛阶下站于左侧,右脸上有一条长疤的武将出列拱手说道。

“严将军,有何不可?你可知,不与天桤结盟,我等家国将迎来何等的灾难!”位于陛阶下右侧,一脸忧心忡忡的白胡子高声道。

“我当然知晓,但长公主殿下对于我国是何等重要,这一去,能不能回来都不可知,若是去了天桤长公主殿下出了事该如何?”严将军满脸怒容,脸上的长疤更为狰狞。

“是啊,长公主殿下对于天辰是何等重要,若是去了天桤有个什么意外那该怎么办?”

“但若是不去,与天桤就无法结盟,天辰也危在旦夕啊!”

······

百官又开始新一轮争论,殿内一片嘈杂。北璃岷无奈地抚着额头,手里的文书握得越发紧。眼下,他的心很乱,很躁。百官争论的声音愈来愈大,颇有要动手的劲头。

“够了,争了一个时辰也没有得出结果,今日就到此,众卿不必再论。”北璃岷着实听烦了,平日里也不曾见过这般混乱的朝堂。故一甩衣袖,起身就回了寝宫。

百官察觉到了北璃岷的怒意,面面相觑,不再争论。

北璃岷在回雲宸殿的路上,想了很多。与天桤结盟虽能护住天辰一时,却不是长久之计,天桤的野心不比天梵的少,若是与天桤联合一同对抗天梵,天梵国破,天辰也得不到什么好下场。但若是不结盟,天辰会一直遭受天梵的侵袭,总有一日,天辰也会有难。

北璃岷看着手中的结盟文书,眉头微蹙。

翌日,上朝时百官依旧在争论着是否与天桤结盟。而此时,北璃岷的心思已不在结盟这件事上。

“将军是否已到城外?”北璃岷悄声问着站在身侧的女官。

“回禀陛下,昨日将军已传书,想必此时已到城外。”女官悄声道。

“将军可有受伤?”北璃岷面露忧色,继续问道。

“将军信中不曾提及,想是未曾受伤。”女官回道。

“那便好。”北璃岷放下心来,静坐在雕龙椅上。静静地等待着凯旋鼓声响。

“咚咚咚”三声大响传入大殿,殿内霎时间静了下来,原本争得面红耳赤的大臣们此刻皆换上了如花笑容。

凯旋鼓声响意味着外出征战的将士们凯旋,这确实比此时的争论重要得多。

“禀陛下,荣亲王与辰玥将军得胜归来,已在殿外等候。”黄门跑进大殿欣喜说道。

“快宣。”北璃岷强掩着欣喜大声道,只有身侧的女官才知晓他此时是如何的急切。

“宣荣亲王,辰玥将军觐见。”黄门起身跑到殿外,朗声道。

殿外的阶下一老一少正襟站着,年纪老的那位是天辰此次远征的元帅荣亲王,光站在那儿,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肃杀气,这是只有常年在战场上游走的人才会具备的。而站在荣亲王身旁的少年,身上没有战场的气息,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

听到宣见后,二人齐步朝大殿走去。

北璃岷一直盯着殿外,直到视线中出现了半年未见的身影,他才回过神来。

“恭请陛下圣安,尔等幸不辱命。”荣亲王和少年一同单膝跪下,话语铿锵有力。

“荣亲王请起,将军请起。”北璃岷快步走下陛阶,双手将二人扶起。

“恭贺陛下。”百官齐声贺道。

扶起二人后,北璃岷眼带笑意,细细打量着少年。脸上没有伤,黑了些许,手没受伤,虎口茧厚了些,腿也正常。少年带着笑意任凭眼前人打量着,差不多打量完后,少年轻咳两声。

“荣亲王与辰玥将军此战辛苦,还需早日回府休息,待将士们休养几日方进行赏赐大典,今日便到此,众卿退下吧。”北璃岷走回陛阶上,拂了拂衣袖。百官行礼后,纷纷退出殿外。

殿中央只剩下荣亲王和少年。

北璃岷走下陛阶站在二人面前,急切说道,“皇叔和阿玥可有受伤?”

“陛下,臣不曾受伤,倒是阿玥手臂被刺了一枪。”荣亲王看着少年的右手,沉声道。

“咦,小伤而已,不值一提,皇兄莫要担心。”少年依旧笑着,左手拉住北璃岷伸出来的手,显然不想北璃岷看见。

“北璃玥,你是自己掀还是我帮你。”北璃岷盯着少年的左手,眉头紧蹙,言语中不容反抗的意味十分明显。

“皇兄,半年不见,你更令人害怕了。”嘴上说着害怕,实则完全不在意。

“北璃玥!”这一声的语气比刚才更冷。

被唤作北璃玥的少年被这一声惊了一下,知道再不听从,后果绝对惨不忍睹。因此,北璃玥轻轻抬起右手,示意眼前满脸怒火的人自己掀开看。北璃玥穿的是骑装,掀开的极为不易。

北璃岷刚一拿起袖口便看见了北璃玥额角的汗水,他看得出来她在隐忍,他猜出此次的伤怕是有些棘手。北璃岷放慢了手上的动作,一点一点掀开衣袖,到小臂一半时,一圈一圈隐隐带着血的白布映入眼中,这些白布一直延伸着,他不知延伸到何处。

“到何处?”北璃岷声音有些沙哑,他不知这样的伤,这只手能否保住。

“肩下十寸。”伤虽有些疼,但还能忍,北璃玥担心的是他的皇兄,怕是之后几个月他都是这副神情了,更惨的是,她怕是回不了府了,一阵叹息。

“陛下不必过于忧心,骨已正回来了,只需要修养几月即可。”荣亲王也深知北璃岷此时的担心,不免宽宥几句,但战场上受些伤在所难免,这点伤不值一提。

“皇叔说得对,皇兄不必担心,这只手不会废的。”北璃玥右手轻轻握住北璃岷的手背,给与他些许安抚。这世上她最不想让他忧心。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