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有缘修个仙 连载中

有缘修个仙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脑壳有包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凡家村孤女凡義,聪明绝顶,却灵根低劣,因渣爹父亲留下的一块空间玉佩,因缘巧合进入梨花宗,拜在梨花宗少宗主门下,踏上修真之路,收妖宠炼符箓,最终逆袭成仙。展开

本书标签: 脑壳有包 仙侠修真

精彩章节试读:

送殡队伍吓了一大跳,梨花宗山脚下,居然也有精怪放肆,这白毛精怪真是好大的胆子。

凡羲抹干泪,抬起头来,倔强道:“不是精怪,是凡羲。”

吓退了的众人定睛一瞧,果然是凡羲那惹人嫌的丫头没错。

“都是你!都是你!”披麻戴孝的老大娘,红着眼睛朝凡羲扑过去,边扑边嚷嚷道,“都是你这灾星,克死我丈夫!我丈夫好好的一个人,说去就去了,一定是你这白毛妖怪克死的!”

“一定是!一定是!为何人别的地方不倒,偏倒在你家那破墙边上!”旁人也笃定附和,这凡家村的野种,当初就该一把火烧死。

凡羲站直身来,背贴紧梨花树,手提着竹篓,不服气的道:“生老病死,道法自然,你们怎能怪在我头上?”

“你这白毛妖怪,还敢狡辩!滚出凡家村!滚出凡家村!”众人容不得凡羲多舌,死者一家率先捡起地上的石头,朝凡羲扔了过去。其余人也有样学样,纷纷捡了石头,朝凡羲砸过去。

“你这妖怪!滚出去!滚出去!”

“我没错,我为什么要滚!”凡羲不服。

“你这野种,你娘的错,也是你的错!滚!快滚!你爹不是个厉害修士吗,去找你爹去啊!”

“你们好不讲道理!”天大地大,凡家村外几十里没有人家,凡羲根本不知往何处去。梨花山顶,倒是有个梨花宗,可惜上山无路,一般人根本上不去。“我不去,我哪里也不去!”娘还说要留在凡家村,等她的爹爹来接她们母子。

“我们已经很讲道理了!伤风败俗,不知廉耻!”男人女人大声辱骂,不懂事的小孩子也跟着附和,“留你是个祸害,要是以后你跟你娘一个德行,岂不是要害得我们凡家祠堂再被雷劈一次!”

“那是巧合!”凡羲大吼,凭什么凡家村所有不好的事,都要扣在她头上。她脑袋小,难道适合戴冤枉的帽子!

“乱讲,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天意!你就是个灾星,凡家村已经容不下你,滚,快滚!不滚就用石头砸死你!”

披麻戴孝的妇人,张牙舞爪地朝凡羲挠了过去。

凡羲瞧着那妇人的身量,有些发憷,赶紧扔了竹篓,猴子一般,蹿到了梨花树上。

竹篓里的鱼和灵石,从竹篓里滚了出来。

灵石黝黑,还散着光。

送殡队伍的悲伤不再,众人眼里也放出精光。

“灵石!是灵石!”

送殡队伍和赶来瞧热闹的村民,扔下棺材,一窝蜂的涌了上去。

“我的!我的!”披麻戴孝的妇人,慌忙捡起灵石扔进竹篓,牢牢抱住竹篓不放。

凡羲缩在树上,伤感着她的鱼,没了玉佩,寒潭也去不了,她还要指着这些鱼撑好长一段日子。

树下的人,围着竹篓,扭打成了一团。

“老娘先看到的!老娘先捡到的!老娘的灵石!老娘的灵石!你们这些兔崽子,敢跟老娘抢!”

“见者有份!你这不讲理的老虔婆,快把灵石交出来!”

“除非老头子活过来,否则老娘绝不交出灵石!”

“那你们就一起去死!”

有人挂彩,有人惨叫。

凡羲在树上瞧着树底下的一群人,像是逐臭的苍蝇,又像是争屎的野狗。

老村长拄着拐杖,由人扶着,颤颤巍巍的赶到。

“住手!住手!”村长气得全身发抖,“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啊!”

争夺灵石的村民,暂时停了手,却紧拽着竹篓不放。

披麻戴孝的大娘,已经倒在了地上,身上脸上全是血,头皮也被扯下来了一大块,嘴里“哎呦哎呦”的哼唧个不停。“灵石啊,我的灵石啊,谁也不能抢我的灵石。”

“哪来的灵石啊?”村长颤颤巍巍的问。

有人捂着挂彩的脸,呲着牙回道:“是……是凡羲那野种带回村的。”

“凡……羲呢?”村长有颤颤巍巍的问。

有人往树上指了指。

凡羲用麻布裹了头,从梨花树里探出脑袋来,小声道:“村长大人,是有人强塞给我的,我也不想要的。”

“傻子!”树下一群人,立刻出声。但凡能抢到一块灵石,就能离开凡家村,去大城镇里,过逍遥日子。

“到底是谁给你的?”村长咳出一口老痰,继续审问。

凡羲如实道:“七个白头发白胡子的强盗老头儿。”

“都是老头了,还出山来当强盗?再说了,这伙强盗以前怎么没听说,一定又是你这小丫头在胡编乱造!”有人不信。

“我凡羲可以指天发誓,七个强盗老头,是千真万确。他们可厉害啦,还会仙法。呐呐呐,村长大人你瞧瞧,我的头发,就是那群老头,用仙法给我变白的。村长大人,我的头发该怎么办啊,我还这么小,就要变成老太婆了吗?”说到此处,凡羲还假模假样的哭了起来。村里的这些人,好似很喜欢看她哭。

果然凡羲一卖惨,就有人又忍不住愉快笑了起来。

村长大人久久咳嗽几声,又接着审问:“他们抢了你什么东西?这些补偿的灵石,他们还不会要回去?”

“他们抢了……抢了我的鲮鱼啊!村长大人,我瞧见鲮鱼啦,正准备去捉呢,就被那几个强盗老头给抢走啦!我不服,跟他们理论,他们就把我头发变白了,有个长得像仙翁一样的老头儿,跟他们不一样,是个大大的好人,见我可怜,就给了我这些灵石,作为我的补偿!”

“你果真见着寒潭里的鲮鱼了?”村长激动问。

“是啊,是见着了!跟传闻的一样,长着麒麟一样的脑袋,可凶可凶啦!”

“怎么可能!”其余人大惊,“鲮鱼好多年没现身啦,怎么可能被这野丫头瞧见!一定是这野丫头胡言乱语,在撒谎!她哪来这么大的福气?她一定没有这么大的福气!”

“来人来人啊!”村长越发激动起来,“来人,快找些纸笔来!凡羲,你快从树上,把你见到的鲮鱼,画给我瞧瞧!”

仙门梨花宗山脚下,有一条蜿蜒的长河。河水清澈,河的中游,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凡家村。凡家村村民,世代捕鱼为生,梨花宗还没创建的时候,凡家村已经在了,而且梨花宗第一代宗主,也姓凡,唤作凡大仁。

凡羲是凡家村最不受欢迎的人。先是因为她母亲未婚先孕,而后在她出生那晚,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凡羲刚一啼哭,上天就降下一道惊雷,直接把凡家大祠堂劈成了两半。

幸亏下着雨,否则凡家大祠堂很有可能被烧成灰烬。

村民冒雨建议,将这对不祥的母子立刻烧死。柴火堆都架好了,幸亏梨花宗宗主携子路过,问清缘由,才出声保下这对苦命的母子。

凡羲母子死里逃生,却依旧不受村民待见,凡羲娘亲没熬过几年,便郁郁而终,死前只把贴身玉佩留给凡羲,说是凡羲的亲爹所赠。

凡羲对自己素未谋面的亲爹又爱又恨,屋中漏雨时,还想把玉佩拿去换些砖瓦补漏,亏得这玉佩冬暖夏凉有些用处,才咬牙把玉佩艰难留了下来。

这一日,腹中又是无食,凡羲不得不提了竹篓去河边捕鱼。村里的人全都不愿与她同行,还特意圈出几个绝佳的捕鱼之地,不许凡羲踏入。凡羲每次都不得不走很远,一直走到河上游,去又深又冷的寒潭捕鱼。

沿河而上,一路上全是雪白梨花。寒潭上倒悬瀑布,瀑布水声很大,远远就能望见雾气。梨花逐水而流,凡羲摘了一枝梨花,别在耳朵上,翻着山石继续往前行。

晌午时分,日头也暖,但依旧驱不散这方的寒气。瀑布百步之外,躺着一块木牌子。牌子又湿又潮,都已经长了青苔,上面还有几个残缺不全的朱砂小字。

凡羲睁大眼,艰难认了认,嘴里支吾着道:“什么花,什么七子,什么什么止,什么人肉……究竟是什么跟什么!水汽把朱砂都弄花了。不管了,捕鱼填饱肚子要紧。要是能捕到一尾鲮鱼,那就一辈子不用愁了……”

背着竹篓跳过木牌子,继续往寒潭而去。寒潭四周,温度极低,只长着一种银白色的草,一人多高,凡家村的人,都叫这草为银白草。草丛里不见任何鸟兽,唯有寒潭清澈,放眼望去,像一块极大的寒玉,偶尔可见一两尾浮上来的游鱼。

放下竹楼,褪去鞋袜,凡羲伸脚踏入冰凉的潭水,因着脖子上挂着的玉佩,也不觉寒冷。“鲮鱼啊,鲮鱼,姐姐又来了,主动蹿上来两条,好不好啊?”

大概是不好的。

鱼儿见她来就悠哉游远,更何况是十分有灵性的鲮鱼。

都说梨花山寒潭里的鲮鱼,长着麒麟一样的脑袋,像生了智慧一样,能听懂人类的言语。凡羲也只是听说,根本没亲眼见过。

鱼儿潜入水底,水性极好的凡羲,也闭气潜入水底。寒潭里的鱼,养尊处优惯了,还不知灾难临头。凡羲一手一只鱼,捉到便往岸上扔,很快就有十几条巴掌大小的鱼,被接连扔到了岸上。

不过寒潭阴冷,却不能待太久,听村里的老人说,以前村里的年轻小伙,结伴到寒潭里捕鲮鱼,结果鲮鱼没捕到,去的一行青年,却都得了寒疾,三年之内,全部痛苦西去。

凡羲倒觉得老人夸大,她也潜入过寒潭好几次,到现在为止,还不是依旧活蹦乱跳,身体没有任何的不适。

在寒潭里浮浮沉沉半个时辰,连鲮鱼的影儿都没瞧见,再泡下去,该泡脱了皮,凡羲便灵活游上岸去。

肚中饿得厉害,凡羲利索穿好衣物,点了火,就在岸边烤起了刚捕的鱼来。

这鱼特香,特鲜,就算不放油盐,也是一道美味。

一条鱼勉强塞牙,再烤上一条,继续享用。

烤鱼的香气四散,竟惹得寒潭水纹波动。

忽然,一条紫色鱼儿,窜出水面,循着香气打量了一眼,“吱”的叫了一声,又“咚”的一声,落入了寒潭里。

“鲮鱼!是鲮鱼!”

凡羲立刻激动起来,这不伦不类的怪鱼,她终于亲眼见着了一回,想不到大千世界,果然是无奇不有。

只可惜这鲮鱼,太过狡猾,瞧见岸上有活人,只露个面,就不再现身。

“好可惜啊好可惜啊!”

凡羲遗憾得捶胸顿足。要问有多可惜,大概就像,有幸见着一位元婴修士,却没拜成师那么可惜。

“小丫头,你闯祸啦!吓跑了我们的鲮鱼,还好意思说可惜!”

一人多高的银白草丛里,忽然传出斥责之声。

“谁?!”

凡羲吓了一大跳,没想到这阴寒之地,居然会有旁的人在。

“我们乃梨花宗七子!你这臭丫头是不识字吗,难道没瞧见木牌上的警告!”

银白草丛抖动,七个白衣小老头儿,从草丛里鱼贯而出。打头的一个小老头儿,尤其矮,比凡羲小姑娘还矮上几分。

凡羲手握着烤鱼,后退半步,警惕道:“木牌都生青苔了,上面的字也看不清楚,我怎么知道还有你们留在这里。再说了,这寒潭又不是谁家的私产,凭什么你们立个牌子,外人就不能进?还有啊,凭什么说是你们的鲮鱼,这鲮鱼天生地养,是个自在的活物,又没养在你家里的水塘,可不能说是你们的!”

“小丫头倒是牙尖嘴利!”打头的小老头儿跳到凡羲跟前,指着她的鼻子,踮着脚尖道,“我们七子用了百花蜜,守在银白草里一个月,就是等鲮鱼现身。如今可好,突然闯进来你这冒失丫头,害得我们功败垂成!”

“不……不知者无罪嘛。”凡羲又退了半步,瞧着这几人虽是老朽模样,但声音和眼睛,却格外年轻,心知不是一般人,便顾左右而言他,道:“你们真的是梨花宗七子吗?梨花宗七子,可有名啦,又英俊又潇洒,又潇洒又英俊,斩妖除魔行侠仗义,是我们凡家村人人崇敬的高人,可不是你们七个小老头可以冒充的!梨花宗七子,神圣不可亵渎,当心我把凡家村的村民都叫来,打趴你们这七个冒牌货!”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