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曾经我爱过 连载中

曾经我爱过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飞花短歌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曾经青梅竹马的爱情,一夕之间崩坏,程欣然从未想过,所有的一切竟是源于一场报复,孩子流产,家人惨死,她不禁自问,还能拿什么爱下去……展开

本书标签: 飞花短歌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萧太太,请你躺好。”

程欣然闻声猛地抬头,一见护士手里的针管,顿时从抢救床上跳了下去。

“我不做手术!”

她慌乱中碰翻托盘,药瓶“哗啦”掉在地上,顿时四分五裂,玻璃渣划过她纤细的脚踝,留下无数道血痕,尖锐的刺痛感让她忍不住皱眉。

护士连忙劝道:“萧太太,你先别激动!你听我说,你先前吃了那么多避孕药,很有可能对胎儿有影响,所以萧先生这么做也是为你好……”

“你胡说!”程欣然一口否定,用手护着肚子往后退,“我的孩子还那么小,什么筛查都没做过,你们凭什么决定他的生死!”

即便尘哥容不下他们的孩子,可她却无论如何都舍不得,这可是一条活生生的小生命!是她的亲骨肉啊!

护士支吾着,“这……这是萧先生的意思……”

她握着针管试图上前。

程欣然却猛地捡起一片碎玻璃对着她,“你别过来!想拿掉我的孩子,除非我死!”说着将碎玻璃横在脖子上,锋利的边缘顿时在她细嫩的脖子上划出一道口子,鲜红的血珠染红了半边衣领。

也是这时,医生洗好手从后门进来,“术前麻醉怎么样了?”

程欣然一咬牙,猛地将碎玻璃扔向医生,趁机夺门而逃。

医生侧身躲过,连忙和护士追了出去,“萧太太,你站住!”

程欣然硬着头皮拼命向前跑。

立在手术室外的萧逸尘听闻转过身,就见一道瘦弱的身影从眼前飞快跑了过去,洁白的瓷砖上留下一串血迹。

心头一紧,他一把抓住紧追在后的医生,“怎么回事?”

护士在旁忙解释,“萧太太死都不肯做手术……”

闻言,萧逸尘脸色一沉,拔腿一阵风似的追了上去。

医生护士紧随其后,急诊科走廊上一片混乱。

程欣然还在发烧越跑越吃力,而萧逸尘速度极快,眼看就要将她抓住,程欣然心头一慌,一头扎进安全通道。

也是这时,楼梯上方突然冲下来一个人,伸手狠狠推了她一把——

“啊!”

程欣然惊叫一声,便从楼梯上重重摔了下去,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头狠狠撞在墙壁上,才算停了下来。

昏昏沉沉中,她费力的朝上方望了望,只看到堂妹程玉得意的笑了笑,便惊呼着向她跑过来,而她肚子一阵猛烈的绞痛,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萧逸尘追上来时,只见程欣然躺在地上,地上一大摊鲜血,触目惊心。

而程玉蹲在那里,一面吃力的将人扶起来,一面焦急不已的哭喊着,“欣然,欣然你醒醒!你不要吓我……”

眼前这一幕让萧逸尘整个人有一瞬间的茫然,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一种恐惧的感觉来得猝不及防。

“欣然!”

他用力喊了一声,才疯了一样冲下楼梯……

手术室外。

萧逸尘坐立难安,一遍又一遍的在门口徘徊。

他伸手摸了摸口袋,掏出支烟来正要点燃,然而指间鲜红的痕迹却让他眼神一滞……

夜幕将至,大雨滂沱。

半山别墅大门外,一个执着的哭求声——

“尘哥,求你收手吧,爸爸心脏病发作,快要撑不住了,求你看在他养育你这么多年,收手吧……”

“尘哥,你要恨要报复就冲我来,只要你放过爸爸,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尘哥,我求求你,求求你……”

程欣然浑身湿透跪在地上,不停的对着里面磕头,额头磕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一声一声沉闷的声响。

伤口处流出的血水混着大雨,染红了她眼前的视线,但她告诉自己,除非见到萧逸尘,除非他点头,否则她绝不能倒下……

萧逸尘手执香烟,一脸淡漠的立于窗前,就好像外面发生的一切与他无关。

老管家钟叔看着这一幕,犹豫了半天忍不住说:“先生,欣然小姐在外面跪一天了,雨这么大,要不我……”

“钟叔,我看你年纪越大,越不懂规矩了。”萧逸尘说话间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眼。

钟叔后背一寒,连声说:“先生,我错了,我不该多嘴!”

萧逸尘没什么耐心的挥了挥手,“下去吧。”

“是是。”

钟叔连连点头退了出去。

萧逸尘最后看了窗外一眼,冰冷孤傲的眼眉间,露出一丝几不可见的烦躁。

程国升害他家破人亡,还骗他认贼作父,这种人根本死不足惜,凭什么让他收手?

对程欣然手下留情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让他收手?得寸进尺!

萧逸尘唰的一下拉上了厚重的窗帘,狠狠按灭了手中的香烟。

只是,外面那咚咚的磕头声,始终在他耳边挥之不去。

不多时,走廊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钟叔满身水渍跑进来,语气焦急,“先生,不好了,小姐晕倒了!”

萧逸尘心里咯噔一声,像是心头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断开,但他却迫使自己冷冷别过脸,“晕倒就送医院,跟我有什么关系!”

面对他冷酷绝情的态度,钟叔急得不住比划,“不是,先生,欣然小姐浑身滚烫,额头的伤口还一直在流血,她天生凝血机制不好,你是知道的,这要是万一……”

“嘭!”

萧逸尘狠狠一拍桌子站起身,吓得钟叔后半句话直接卡在了喉咙里。

“备车!”萧逸尘冷冷的道。

“是是是!”

钟叔连连点头,急忙跑了出去……

萧逸尘一下楼就见躺倒在血水中,意识全无的程欣然。

心口像是被什么狠狠扎了一下,莫名不适。

而保安见钟叔把车开过来,正要伸手去抬程欣然。

“给我滚开!”

萧逸尘一声冷喝,保安吓得当即缩回手,忐忑的退到一旁。

萧逸尘两步跨上前,将人从地上抱进车里,高端定制的灰色西服上,因此沾染了不少血迹。

钟叔知道他的洁癖,连忙递了块毛巾给他,但他却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带上车门,一脚油门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他直接把人抱进急诊科。

随手扯过一名医生,“给我把她的血止住,快点!”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