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曲长笙赢尘 连载中

曲长笙赢尘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重生前的曲长笙觉得,她最不幸的事情就是嫁给了赢尘,所以一粒毒药下肚,与他死生不复相见。重生后,她欢欢喜喜预备完美避开任何会遇见赢尘的角度。竟毛骨悚然的发现,这个暴君竟然也重生了!?而且对她虎视眈眈?那眼神里的温柔总在她的背后出现,她转过头来的时候,又是一副清冷模样。趁着他还隐藏自己的身份没有对她下毒手的时候,跑路还来得及吗?...重生前的赢尘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最幸运的就是娶了曲长笙。痛失爱妻郁郁而终的赢尘认为,自己上辈子的宠妻方式有些问题,重新调整,准备将她宠成新高度。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曲长笙垂下眼,抿了下唇角,将早就藏于舌下的药咬碎吞入口中。

此次回去,自然免不了一翻血洗,她早就做好了准备。

而细微的动作如何瞒得过赢尘的眼睛,他瞳孔骤缩,朝她扑过来,掰开她的嘴,扣着她的喉咙:

“吐出来!”

严厉的低喝,却与平常不同,夹杂着颤抖,像是怕着什么。

鲜血从曲长笙的口中流出,赢尘慌了,这个永远高高在上的男人头一次慌了:

“叫太医!!!叫太医!!!!”

她望着他,一句话都没有,只是看着他仓皇的红了眼,掐住她的嘴,似乎堵住了血流,她就不会死了一样。

杀千百人都从未抖的手此时此刻竟起了薄颤:

“曲长笙,你要是死了,朕可不会将你厚葬,朕会将你囚禁在冰棺里,日日陪着朕,你想要离开朕都不可能。”

她眸光渐渐暗淡下去,呼吸急促,心口剧痛。

见她神情痛苦,他慌张的扶住她的头:“曲长笙,你撑住,朕会救你的,朕会救活你的!”

方才在怀中香软的人,身子一点一点的凉下来。

帝王口中喃喃,唤着长笙啊长笙,想讨好她,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赢尘……”曲长笙吃力的喘着气,赢尘身子一僵,贴在她的唇边。

“这一辈子,我活得很累,你就行行好,将我的骨灰,撒在风里,将我忘了吧。”

赢尘一震,良久无言,眼里蕴了氤氲水气,悲极,怒极,千言万语化作嘴边呜咽,紧紧地把她抱在了怀里。

曲长笙想,她战战兢兢了一生,为了讨他开心,说了很多的假话。

独这一句,不打诳语。

-

恍惚之中,杂乱的声音交织在耳畔,哭声,埋怨声,让她觉得心烦意乱,睁开了眼。

入目是熟悉陈旧的房顶,身下是僵硬的火炕,空气里的潮味儿充斥着她的鼻息。

她恍惚一瞬,从火炕上直挺挺的坐起来,旁边就有人甩了她一枕头:“长笙你这个死丫头要死是不是?睡觉就睡觉,突然坐起来是想吓死谁吗?”

她诧异的转过头。

便见几个丫鬟窝在一起,哭哭啼啼,扔她枕头的妇人双手叉腰放在身侧,怒目圆瞪:“死丫头,看什么看?就你一个人没有被落晖宫选上,你倒是也有心思睡觉!”

落晖宫?

嫁给赢尘足足有三年,她听见这三个字还是会起冷汗,可是……可是她不是死了吗?

不足给她愣神的视线,那婆婆又走上前掐住了她耳朵,痛得她眉心紧皱:“既然不睡了去给大伙打水洗脸!!死丫头,你才是最应该死的那个!”

曲长笙被她扯得踉跄一步,从火炕上摔下来,疼的浑身都在发颤。

她看见了自己的手。

常年在赢尘手下,她的手早就已经养的白嫩,如今枯黄干瘪,身上的锦袍亦是换成了粗布麻衣,是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宫女服。

这,这是?

见她久久不动,傻愣着不知道在想什么,旁白的宫女素心捧着瓜子嗑,讥诮的道:“李大娘,你看这贱皮子耍懒骨头呢,她没有被落晖宫选上,咱们这最后一天的活头了,还要平白无故的受着贱蹄子的气?”

“进了落晖宫中的人,是没有活着出来的。”

这句话如同滚烫的铁板烙印在黄昏时刻的紫禁城中,伴随着宫中起的阵阵惨叫声,似乎正应了阎王爷手下渲染的大片朱墨。

死。

曲长笙跪在落晖宫内,殿中蔓延的血红色一路抵在她的膝盖上,绯色的宫纱沾染了大片血迹,她恭敬跪着,尽量让自己对周围的惨叫声置若罔闻。

不能动,不能哭,不能做出失仪的姿态。

余光中,可以看见裸露的双足,那双脚白皙无暇,沾染的人血如同上好的胭脂色,些许粘在男子的脚趾上。

紧跟着,一具尸体从高空抛下,刚好甩至她面前。

狰狞的脸,歪着的嘴巴,和那脖颈上豁了个大口子的血痕。

这是落晖宫中,倒数第二个死人。

倒数第一个,是……她。

曲长笙瞪着眼,仿佛能感觉到死神就在自己身后,周身蔓延的凉意,和那步步逼近自己的双足。

须臾,下颚被沾满了血迹的手指抬起来,男人慵懒的声音夹杂着餍足的悦意:

“怎的,不敢看朕?”

她心跳如麻,牙关打颤:“皇上天颜,贱奴怎敢。”

“哦?”

薄唇轻启,挑起了个温柔的弧度:“朕许你看。”

她瑟缩片刻,想抗拒,却难以为看,只能缓慢的,抬起头来。

这一眼,足有一辈子那么漫长。

绯色长袍斑驳的血迹,男人青丝至腰间,白皙得近乎无血色的肌肤,血红的唇,如水墨般渲染,独得玉皇宠爱,棱角分明的轮廓和恰到好处的眉眼,衬那眉心间一道红痕,像是从深山里修炼而来的妖精。

她恍惚一瞬,他竟蹲下身来,与她平视。

他美得似乎能让人忘记死亡的恐惧,却也是片刻的的着迷,她能清楚地感觉到那修长的手指勾勒着自己颈上跳跃的动脉,狠一用力——

“啊!!!”

从梦境中挣扎出来,曲长笙粗喘着气,好半会才缓过神来。

三年前的事情一如昨日一般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血色的落晖宫,那个残暴无情的君王,还有……

唯一一个打破落晖宫死咒的她。

却还不等她喘口气,侍女桃子便急忙忙的冲进来,脸色惨白,如同见了什么洪水猛兽:

“皇后娘娘!!皇上,皇上过来了!!”

什么!

曲长笙从软榻上滑下,急忙忙的拢了自己的长裙,刚要走出门,便见黑压压的队伍踩在整齐两列的雪色宫女中央,沉稳的朝她走来。

抬撵轿的步调一致,踏着整齐的脚步声,一下下的踩在曲长笙的心尖上。

那落晖宫的杀人狂魔,如今,却成了她的丈夫。

她整理神色,抬起双臂,艳红色的广袖滑至身前,双手抵在眉心,恭敬行叩拜大礼。

“臣妾参见皇上。”

修长的手伸直面前,透着他身上特有的气息。

“爱妃请起。”

温柔的,恍惚得能让人溺毙的声音响在耳畔,曲长笙恭敬地站起来,本能的排斥面前的那只手,侧过身等帝王进屋。

赢尘的眉心不悦的皱了皱,强硬的从她的宽袖中找到她的细嫩小手,握在他冰冷的手掌里。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