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景福 连载中

景福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止默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前世深宫沉浮半辈子的元令辰,一朝穿越成了六百年前史书记载的炮灰农女,本想安安稳稳度过此生,嫁个老实本分的人过安生日子。可惜摊上了个不大靠谱的系统,一不小心走上了人生巅峰。紧跟着她穿越的陆序,却是总结出了前世追妻失败的经验教训,决定要谋定而后动,徐徐图之。展开

本书标签: 止默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元锦易斜眼望去:“你有异议?”

“大哥,我不服,您这明摆着偏袒元珉之那小崽子。”

“你若真是要个公正,那我们就来个公正点的法子,金氏那嫁妆田……”

元锦易不过是起了个话头,元锦宁就讪笑着退却了。

他哪里不知道,金氏的嫁妆田他无权全部私吞,该有元珉之的一份,可人都有私心,他偏向自己的亲子也没有什么不对。

他的不服气摆在脸上,元锦易又怎会看不出来?

“金氏田产落到你手上,我们也不说什么,可珉之既然在你名下,按照梁律,分家时应当平分家产,你不能做到一碗水端平,已是触犯了律例,当初我就想为珉之出头,是他自己找到我,甘愿不要那一切,只是不想父子反目,兄弟阋墙,他的一片孝心,你又何尝知道?”

族人闻言,纷纷大赞:“珉之以德报怨,真是孝子啊。”

“父子争产实在难看,珉之有孝心啊。”

“不错,不错……”

元锦易话还没说完:“珉之这般为你打算,今日就不如好聚好散,将那银子给免了,日后也好再相见。”

元锦宁哪里肯依?

“一码归一码,这三十两银可是说好的。”

元锦易闻言冷笑,笑元锦宁贪得无厌。

族人之中也有人对他颇多不满:“你已得了三十亩田地,竟还想着银子?简直不知所谓。”

这人是之前帮着元令辰说话的老者,在族中他的辈分最大,说的话连族长都要给三分薄面。

“你即便是再不重视珉之,总也养了那么多年,婵儿也做了你八年孙女,你真的不怜惜一下她?真的狠心让她卖了自己,给别人当牛做马?”

元锦宁还是不肯让步:“那也不是我强迫她卖的身,她要不愿意,还有人逼她不成,说不定她就是喜欢给人做奴婢呢,指不定想着哪一天飞上枝头做凤凰。”

一边说,一边还对着几个族老使眼色,那些人拿人手软,怕元锦宁将他们收受贿赂的事揭发出来,只好硬着头皮给他说好话。

“其实,锦宁说的也不无道理,三十两银子是早先沈氏母女自己说的,既是自愿,那我们也不好干涉对吧?”他说完,看着族人们意味不明的目光,干笑了两声,不说话了。

“是啊是啊……”

元锦宁得了人支持,那三十两银子,说什么都不肯松口。

“田产是他们自己放弃的,三十两银子也是她们说的,说好的三十两就是三十两,人无信不立嘛。”

元锦易被他的无耻行径气笑了:“好,你要三十两,可以,你立下文书来,从此和珉之一家一刀两断,不论何时都不能拿昔日养育之恩要挟,自今日起不得与他家人起任何冲突,否则,就将你一家逐出元氏。”

以三十两银子买断一切,一旦珉之飞黄腾达,对他反而是好事。

总归在族人眼里,不是珉之一家不孝顺,而是被元锦宁夫妻的无耻行径逼得离了心。

至于银子,他总归不会眼睁睁看着婵儿被卖,实在没办法,他就是倾尽所有,也要保住珉之的妻儿。

这是他曾经给珉之的承诺。

元锦易的威胁让元锦宁心中一惊,但很快就定下心来。

天大地大,银子最大,只要银子到手,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他就不信,族长真忍心为了那孤儿寡母将他们一家逐出家族。

元锦宁并不知道,数年之后,元珉之会衣锦还乡,而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父慈子孝,那时的他真是悔恨交加,恨不得回到这一刻抽死现在的自己。

这些自然是后话了。

此时的祠堂里,元令辰的亲祖父终于开了口。

“她们母女既然自愿回我名下,自然没有到要我孙女卖身的地步,那银子也合该由我家出了。”

元锦安掏出一张陈旧的地契,接着道:“便由这地抵了吧。”

“锦安,这可是你们家唯一一亩田地了,如今这世道,没了田地可没了安身立命的根本,你可要想好了?”

“再多田地都换不来一个骨肉血亲……”

话已到了这份上,自然也没人再劝,只他这样的选择,更衬得元锦宁一家冷血刻薄,族中人多有不耻。

“我看不如这样,锦安家以田地作抵,另付二十两银钱给锦宁一家,银子何时付清,何时将田地归还,期间田地里收成都归锦宁一家所有。”

族长想了想,提了一个折衷的法子,田地真卖出去了,要赎回可是不易。

农户人家,田地可是命根子,多少人家,宁愿命不要都不肯卖了田产的。

似元锦安这般为了孤儿寡母甘心送出田产的,整个家族都找不出几个。

方才几个给元锦宁说话的族老大约也是觉得良心过不去,纷纷点头:“这法子可行。”

元锦宁很不情愿:“大哥,你也太偏心了,明摆着偏心他们。”

元锦易冷哼:“你既然这样想,以后也不用叫我大哥了,我可当不起。”

元锦宁马上讪笑:“我就是说笑的,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他在外面再是嚣张,面对族长还是有三分气短的。

即便心里再不服,也不敢明着和族长对着干。

而且,二十两银,也不知他们要还到何年何月?这田地实则不还是他的?

这么一想,元锦宁也再无异议了,他乐得给族长卖个好,省得日后在族中不好做人。

等这一切落实好,已近了正午。

族长念着大家都有事要忙,直接让人散了。

族人们陆陆续续从祠堂里出来,各家女眷一拥而上。

七嘴八舌地询问着情况,有好事的绘声绘色地描述起里面发生的事。

说到后来,不少人都厌恶地拧起眉:“竟是这般不要脸皮?”

“连族老都给他们说话,族中也不是族长的一言堂……”

“我看族长气得脸都青了……”

“那几位族老怕是收了人好处……”

“想也是了,不然也不会这般颠倒黑白……”

世人总是同情弱者,沈氏母女的遭遇自是惹人同情。

经此一事,元锦宁夫妇在族中名声算是彻底臭了。

连带着王秀丽都不似从前那般被人另眼相待了。

不过元氏族人也不是铁板一块,有心善的,自然也有心术不正的,元锦宁一家有田产三十亩,算是族中的富户,自是有人甘愿巴结他们。

对沈氏母女极尽嘲讽。

这些早被元令辰抛在了脑后。

元令辰扶着沈氏回了家。

没多久,阴氏就气势汹汹地带着儿子过来赶人。

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很快就有人过来围观。

多是些孩子,大人们已去下了地。

不过孩子嘴里藏不住话,从这里出去,阴氏的所作所为,就会被传遍整个上元村。

柳梢绿小,乍暖还寒。

才开春的时节,尚有几分寒意。

上元村外的野草刚冒了头,就有人踩着晨露上了地里田头。

沈氏抚着高高耸起的肚子,吃力地蹲下身,捡起刚割下来的一株野菜,小心地放入篮中。

正当此时,一道呼喊声远远传来,沈氏回身望去,便见不远处一个消瘦的孩童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她跑来。

这是一个八岁大的女童,虽然瘦瘦小小,眉眼之间却长得极为精致。

加上她那骨子里透出来的气质,清清淡淡,十分出众。

沈氏对她温婉地笑:“婵儿来了?”

去岁冬日里,丈夫出门一去不回,只剩她们母女二人相依为命。

沈氏身怀有孕,家中所有重活都被女儿一人包揽。

她心疼女儿,总想着给女儿分忧,时常出来置办些野菜,充当平日里的口粮,好让女儿省些心思。

只是她每次偷偷出来,女儿总能第一时间找到她,这次被抓包,沈氏也没了从前那般心虚的样子。

倒更像是意料之中的模样。

只她不知,自家女儿耳边响起的那道傲娇的电子音:“有本系统的定位导航功能在,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都能给你找出来。”

只是这话直接被无视了个彻底。

沈氏是听不到,元令辰是听到了却不理它。

它自觉无趣,也闭了嘴不说话了。

元令辰接过沈氏手中的篮筐:“回去吧。”

“我这才刚出来。”沈氏伸手搭着篮筐,显然是不大乐意。

“你不顾念自己,总该顾念一下肚子里的孩子。”元令辰声音带着些绵软,却有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沈氏泄了气,她这个女儿,自从大病了一场,就像变了个人,这通身的气势让人都不敢直视。

不过也正是这样的她给了沈氏难言的安全感。

仿佛有女儿在,天塌下来都不用怕似的。

沈氏倒从没有怀疑过元令辰的异常。

只因女儿大病的那几天,她连续好几日做梦,梦到一个慈眉善目的仙人,告诉她自家女儿是天上星君转世历劫。

与她有一世母女缘分。

待这一场病之后就会觉醒一些记忆,让她万不能因此对她生了疏离之心。

那仙人浑身金光闪闪,和她想象中的仙人一模一样。

更惊奇的是,女儿醒来的那一天,天空中都漂浮了五彩的霞光,她竟还隐隐看到了白云汇成的仙人对着她含笑点头。

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沈氏倒把女儿的蜕变当成了理所应当。

对着才八岁的女儿,不说言听计从,也从未给她拖过后腿。

倒要元令辰省了不少心思。

这一切自是元令辰手中的系统为了将功折罪主动帮她做的。

至于罪从何来?

却是说来话长。

她前世死的那会儿,这系统找上门来,说是能帮她重生,挽回那一世的遗憾。

元令辰死都死了,也不再考虑什么与虎谋皮,决定赌那一把,很快就和系统绑定。

谁知在穿越过程中,突发了意外,另有一组数据强势入侵了系统,几乎让整个系统都崩溃了。

系统无法解释到底遭遇了什么,她只知道,原本只需回到二十年前,却硬生生地被带到了六百年前。

系统自带的许多功能都被直接归零,就剩下一个空壳子。

它是自觉理亏,才费尽心思给沈氏入了梦。

这缺心眼系统哪里知道,它千方百计选中的宿主被一个更强大更腹黑的家伙给盯上了。

人家是跟它抢宿主来了,可怜它还后知后觉,浑然不知已有一把利剑高悬在了它的头顶。

“咳,宿主,你考虑好了吗?”这就是另一个系统的声音。

这个系统隐藏得更深,除了元令辰,那个和她先绑定的系统也不知道他的存在。

“我有系统了。”

“就那个傻白甜系统?那都是个被淘汰了的系统,主脑都不要他了,除了撒娇卖萌,他能为你做什么?我就不一样了,我是主脑最新上线的种植系统,最合适你现在的农女身份,凭着种田就能让你走上人生巅峰……”

那系统提起自己的优势滔滔不绝:“在如今这个朝代啊,士农工商,士为贵,农为本,商为最末,商人要入贱籍,就算取得财富,也是无用,不能入仕,不能骑马,不能衣绫罗……这有再多银钱又能如何?你一介女流,也当不了官,做个农女不是挺好,你只要绑定了我……”

元令辰却不认为如此,她虽然没想过经商发家,但如今的商人也没系统说的那么低贱。

梁朝开国时倒的确有这样的律令,但到了末期,早已形同虚设。

“所以你就算计我,让本该重生的我,成了六百年前的农女?”

系统一时语塞,他没想到一时忘形,竟把底子给兜了出来。

元令辰心中冷哼。

“你算计了我,还想让我绑定你?”

“良禽择木而栖,我能给你助力,就算算计你一次也无伤大雅,等以后我自会补偿你,你带着那个废材系统,不是平白将自己耽误了?”

元令辰被气笑了,懒得跟他争辩。

“我还要考虑几天。”

那系统见暂时无法说服她,只能再次沉默下来。

元令辰扶着沈氏,母女俩相携着回家。

路上也能碰到三三两两下地的族人。

身后隐隐传来一道议论声。

“这娘俩也是可怜,家里塌了顶梁的,婆母又不待见,都快临盆了还得抱着肚子出来寻吃食。”

有个年纪稍大的叹着气对身边的人道。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