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晨色郁郁不得欢 连载中

晨色郁郁不得欢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素颜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如有来生世,我想我还是会爱你! 从傅郁森向她伸出手的那一刻,秦欢便无法自拔的爱上他,以至暗藏把柄,逼他和她在一起,这扭曲的关系,是她的执念!展开

本书标签: 素颜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下课。”

傅郁森拿起课本转身离开教室,口袋的手机便响了起来,看了一眼号码,眸光有些阴霾。

“二少,秦欢小姐的确在几家公司投了简历,也都按照您的吩咐下去了,并没有公司录用她。”

傅郁森听闻便将手机挂断,薄唇削薄似刀刃,眸光深沉似海,似有光涛在涌动,却也怎么也看不清。

夜晚,霓虹闪烁,灯红酒绿,结束了白日的忙碌,晚间在帝朝这个时间是放纵消遣,男欢女爱。

某包房内。

梁浩然拥着一名身材苗条的女人,仔细去看竟是近日常在荧屏上活动的新星琳琳。

梁浩然瞥了一眼从进来就没说过话,只顾自喝着酒的男人,与对面的宋成林对视一眼,纷纷挑眉,拍了拍怀中女人纤细的小腰。

“宝贝,去,给咱们傅少倒杯酒。”

琳琳娇笑一声倒了一杯酒坐过去,指尖刚触到傅郁森的裤子就被他冷喝出声。

“滚!”

琳琳一脸娇媚的笑容顿时僵住,眼底闪过一抹尴尬和惊慌,只好收回自己的手,求救的看向梁浩然。

梁浩然却只是一脸兴味的挑眉,抚着下颚眯着一双桃花眼,低笑出声。

“你先回去吧。”

琳琳听闻松了一口气,放下酒杯走过去给了一记深吻这才离开包厢。

梁浩然收回视线,随手抽了一张纸擦了擦自己还占着水光的薄唇,动作邪魅勾魂,点了一支烟。

“这是怎么了?咱们傅二少这是突然从良了?”

宋成林看着手机沉声淡淡开口,“你的那位小可爱是又做了什么让你不悦的事?说出来让我们开心开心。。”

梁浩然眯起眼眸,看着傅郁森明显阴郁下沉的脸色不由低笑出声。

“那个女人又做了什么事,快说出来听听。”

傅郁森眸光瞬间变的凌厉浓稠,仿若眼底有着层层晕染不开的黑墨,纯黑的让人心悸。

“你们很闲?”

见他这般,梁浩然也知道自然是什么也问不出来的,不过说起来他当时还是很诧异又很疑惑的。

“一个视频而已,能不能继续当老师,你傅二少难道真的会在乎,真会怕一个小姑娘?”

傅郁森垂眸,狭长的眸子仿若有冰霜暗光微微闪过,即便是散漫的坐在那里依旧贵气逼人,凌芒十足,英俊的侧脸在昏黄的光线下若隐若现。

左手看似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酒杯,骨节分明切修长,轻抿的薄唇勾勒出的弧度透着那抹冷寂。

这是他很少鲜为人知的那一面,人前,傅家二少从来都是绅士有礼,贵如王子,温尔儒雅。

“你真的要是讨厌那个叫秦欢的女人,恐怕到现在她连骨灰渣子都剩不下了……”

如果真的想要毁了她,又怎么真的会任她在身边放肆这么多年,只凭敢威胁他傅郁森这一点就足能让她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她还能安然无恙的留在他身边蹦跶这四年?

“你对秦欢到底是个什么心思?要说喜欢也不像,要说真的讨厌到你表现出来的那个程度,嗤……”

砰!

傅郁森将酒杯用力的放在茶几上,眸光阴沉的瞥他一眼,并未开口直接起身离开。

宋成林听到声音后才抬眸看了一眼,便被梁浩然那副贱兮兮的表情恶心到,俊眉微拧。

“你想做什么?”

是夜,港城的雨一直下,外面秋风冽凛,秦欢一身整洁的校服狼狈的贴在那瘦小的身躯上,雨水顺着她苍白的轮廓淌进领口,水珠更是滴滴落在簪亮的地板上。

只是当她推开那扇熟悉的门,闯入耳里并不是以往的安静,而是一声又一声的轻喘,让秦欢犹如石像般呆立在原地。

就在她痛得不可自抑时,卧室的房门忽然被打开,傅郁森和秦欢的视线对接。

她眼中的痛,他眼中的漠然。

秦欢看着走出来的男人,额前的发丝似乎染了汗水随意的散落,高挺的鼻梁下是那双薄唇,喉咙似乎因为刚刚出了汗而微微滚动着。

心脏狠狠一抽,好像被用力攥住,呼吸都有些透不过,可偏偏那人只是极其冷眼扫过,仿佛站在那里的她就是空气,仿若不存在,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攥紧。

从大一入学的那一天,傅郁森以一种救赎的姿态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成为她眼中浑浊中一道光,她不断的渴望这道光可以驱赶她人生中的灰暗与不堪,然而现在……

秦欢闭了闭眼,四年了,原来她们就这样已经过了四年了……

她扯动着唇角,艰难又微弱的开口,“我……”

傅郁森并没有理会她,而是随后从卧室出来的那个人看到秦欢有些诧异,却也只是一瞬,随后笑着的看向傅郁森。

“亲爱的,我先走了。”

傅郁森依旧不做理会,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仰头喝下,仿佛刚才消耗了一些体力,出了许多汗,需要补充水分,喉咙滚动的样子性感魅惑。

可秦欢只觉得心痛不已,握紧着拳头,低下了头颅,听着高跟鞋的声音渐渐消失。

此时有些安静的可怕,只有飘荡在空气中男欢女爱的气息涌入鼻息,紧紧勒住了她的肺。

直到听见杯子被放下的声响,秦欢才慢慢回过神。

“我们分手吧。”

终于,秦欢看见傅郁森倒水的动作似乎微微顿了那么一下,可她的视线却被那只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吸引住。

可耳边响起的依旧是属于她那冷淡甚至充满厌恶的声音。

“我们?”傅郁森眯了眯眼眸,眸中尽是对她的讥讽。

“分手?我和你在一起过?”

简单的几个字却让秦欢清瘦的身体晃了晃,脸色一白再白,此刻她的样子狼狈的像一只人人过街喊打的老鼠。

对了,她们似乎从来都没有在一起过,从始至终都是她一个人,都是她一个人这样认为。

是她,不惜一切手段,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将他绑在自己身边四年!

可对于她来说,已经够了。

“对不起……”她颤声的开口,便将背后的包挪到胸前,拉开拉链将一个u盘拿出来紧握在手中,抬眸看着傅郁森还泛着汗珠的宽背,想要向她走去,看着自己沾满泥土的鞋便再也难踏前一步。

就犹如他的世界,是她穷极一生也无法跨越的鸿沟。

“这是你想要的东西。”

傅郁森终于转过身,慵懒的倚在柜台前,只是那冷冽的目光似乎带着无尽的嘲讽,眸光毫无温度,似乎饱含警告之意的看着她,又似乎再问她又想搞什么鬼一样。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