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日月传送梭 连载中

日月传送梭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回忆怎么潜1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陈默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异宝,能穿梭于两界之间,穿梭在异界时,却只能生活在一个山洞里。从此,利用现代的科技,和原始深林上的凶兽上演了一场场斗志斗勇的精彩画面。展开

本书标签: 回忆怎么潜1 都市现实

精彩章节试读:

天山童姥爷看到小姑娘拿出了这个盒子,顿时一惊。刚想出手阻止,却被小姑娘的眼神阻止了,他只好恨恨的看了陈默一眼,别过头去,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模样。

陈默没有上前接过长盒子,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自己送一个手机来报答救命之恩,已经是让自己够汗颜的了,怎么可能还收下小姑娘的礼物呢?

于是他连连摇头,表示自己真不能接受。

小姑娘无奈的看了看一旁的天山童姥爷,声音清冷,宛如天籁:“易爷爷帮我,将这大哥哥困住,只有这颗运气丹,才能助这大哥哥达到练气期。”

天山童姥爷顿时脸一绿,差点跳了起来说到:“我的小公主啊!这运气丹虽然不是非常珍贵之物,但也是极为少见的极品丹药,就这么送人了?帝国的战士若是得此一颗,殿下必定得一名死侍,何必浪费在一个不知名的野小子身上呢。”

小姑娘静静地听完,然后语气没有任何改变说到:“这十万大山中各种野兽出没,大哥哥如果没有一点实力,肯定等不来他的部落族人,而后死去,那我们救他就毫无意义了。况且,他还送我这么一个新奇的玩意,难道要我一个堂堂帝国公主去占一个普通人的便宜吗?”

“可是……”

天山童姥爷还想说些什么,这个小公主却有些不耐了。柳眉微微蹙起。声音有些不悦的说道:“易爷爷莫要在这些小事上与我争执,明月心意已决。”

“是!殿下。”

天山童姥爷,拱了拱手,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然后,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来,对着陈默凌空一指在他的胸口之上,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空气中传到了陈默的身上。

陈默只觉得身体一麻,然后整个身体就动弹不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葵花点穴手嘛?陈默瞬间想到了一部武侠电视剧的武功绝学。

也没有等他多想,天山童姥爷脚步一动就来到了他的眼前,探出右手两根洁白如玉的手指,接着扣了一下他的喉咙,陈默的嘴巴不由得张了开来。

明月小姑娘见状聪花般的玉手,打开暗金色的盒子,一颗蛋白色的运气丹就安静的躺在盒子里。

没有丝毫的犹豫,她玉手拿起,然后轻轻一弹,眼珠大小的运气丹准确无误投入了陈默的口中。

陈默的嘴巴张得老大,运气丹自然而然的落入了他的肚子。

起初陈默还以为丹药太大,一定会卡在喉咙的呢,没想到入口即化,还有一点点清香可口的味道,又让他咋了咋舌头。毕竟大晚上的起来,又看了几个小时的蛇虎大战。腹内早已空空,如今一颗运气单的入口,彻底的点燃了他的食欲。

他暗暗思索着,也不知道这二位有没有点吃的。当然她也没好意思再索取什么?

一念至此,腹内就传来火热异常的感觉,憋得她满脸通红。

天山童姥爷见状,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解开了陈默的穴道,然后几个快如闪电的动作,将陈默换成了盘膝而坐的姿势,陈默如同提线木偶一般,任由天山童姥爷摆布,他没有想过反抗,毕竟反抗并没有作用。

体内的热量越来越大,一阵一阵的酸痛从腹中传遍全身,陈默紧紧的咬着牙关,身体不住地颤动着。一阵一阵的**声从他的喉咙里挤出来,如同一只濒临死亡的野兽一般低吼。

天山童姥爷脸色微微一变,有些气恼的说到:“这小子的身体强度如同婴儿一般,运气丹的药效恐怕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那可怎么办,易爷爷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小姑娘脸色微微一变,语气中带着一丝自责。

毕竟是自己不听易爷爷的阻挠,一意孤行的要给大哥哥吃药的。如今大哥哥命悬一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那自己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

天山童姥爷闻言,也盘膝坐在陈默后面,将白皙如玉的手掌连连拍打在他的背上,一股股无形的气流从他的掌中导入了陈默的体内,让已经痛苦不堪的陈默顿时轻松不少,粗重的喘息声小了不少。

这个天山童姥爷倒是有些本事,气定神闲的说道:“公主殿下不必担心,我已经将这小子体内的部分药力封印了起来,一时半会儿是不会丢到性命的。”

“那以后呢?”小姑娘如释重负问道。

“以后,就得看他的造化了。毕竟我们不能帮他到底。”天山童姥爷苦笑的连连摇头。

小姑娘见状,思索片刻之后,有些毅然决然的说道:“易爷爷我想让他和我们一起,可以吗?”

“我的小公主殿下,我们可是还有任务在身的,带着这么一个如婴儿一样的废物在身边,恐怕会多多不便了,而且工作定下年纪虽小,但出一趟远门就带一个男子回帝国,帝国的那些公子哥们怎么想?还请殿下三思啊。”

陈默此时也从痛苦中缓过劲来,见二人争执不休,他挠了挠脑袋。猜想着定是于自己有关,于是有些困惑地打断了她们俩的争执。

小姑娘脸色冷清,别过头似乎还在想着权宜之策。

天山童姥爷见状,苦笑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个小子给公主殿下下了什么迷魂汤,让这个高高在上的殿下如此青睐。

“看这架势,若不能解决这小子的困境,这小妮子怕是不会走了。罢了罢了,就在帮着小子一把吧。”天山童姥爷如此的想着。

于是,上前一步凑明月小公主的身边,弓下身子说道:“殿下,我这里有一套功法,可以让这小子,快速地将身体强度提高,此功法虽然不是战技一类的,但胜在简单易学。”

“哦!什么功法?”明月小公主来了兴致迫不及待的问道。

“巨蟒吞星。”天山童姥爷不咸不淡的回答道。

“就是那种靠吃来增强体质的功法。传说此功法有3卷,而今流传下来的却只有上卷功法,这种残缺的功法给他练合适吗?”明月小公主秀眉微蹙想着。没有拒绝的意思。这也是他为陈默争取到的最大好处了。

“好吧!只是他不懂我们的文字。又得麻烦易爷爷使用炼神术。”

天山童姥爷除了苦笑就是无奈了。

“呼。”

陈默从梦里惊醒,他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回想起刚刚的梦来,又是一声叹息从他的嘴上传来,自那晚,听到老爷子的电话之后,多少年了,他还是在耿耿于怀。不,应该是如鲠在喉,让他在今后的日子里前途昏暗,生机全无。

八年前。一间简单的书房内,传来通话声,而陈默恰恰听到,那一刻起开始了他悲惨的命运。

“判决书下来了?”老子子陈敬明声音低沉,视乎还有点哽咽的哭腔。

“是的,老陈,最高法院秘密下达的最新判决书,乾坤犯下通敌叛国罪,畏罪潜逃罪……。”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到有些自责和无奈。

“通敌,叛国。”陈老爷子喃喃自语,眼睛里通红一片,不长的短发根根倒起,衣服更是无风自动,枯黄的五指微微有力,一部崭新的手机瞬间报废。

陈默在门缝里听到两人的对话。一时间方寸大乱,自己最敬重的父亲居然是通敌叛国,这不可能,他双手死死的捂住脑袋。一股不知是屈辱还是悲愤的眼泪流了下来。

陈老爷子终于稳定了下来。她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于是推开门。只看见陈默软软的趴在房门口。眼泪在无声的往下流。他知道自己的儿子一直是这孩子最敬重的,最值得骄傲的,可偏偏事情却落在他那不争气的儿子身上。

为什么会这样?他也在苦苦的思索着,可是事情来的太突然了,而他自己要因病退休多年。军中的关系网又索然无几。事情的来龙去脉,只能单凭自己的好友秦国清打听,而秦国清又是体※制中的人,有些事情也是隐晦的说出来。当然秦国清也不可能欺骗他,单单是他们几十年的交情就不可能了。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孩子,事情也许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或许还有转机呢。你爸爸的为人我们是最清楚的,为什么不选择相信他呢?”

陈默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眼睛里又充满了希冀。他抱着爷爷的双腿。急切地说道:“爸爸去哪啦,为什么他不出来证明自己。为什么要逃走?父亲曾经对我说过,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或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吧?”老爷子悠悠说完这句话,拍了拍陈默的肩膀,走回了房间。对于怎样去安慰一个人。陈老爷子毫无经验,他教育下一代的准则就是。安慰,不过是在别人的身上寻求自己的心安理得。

“难言之隐,秦爷爷的话怎么可能有假。”

陈默没有去辩驳什么,他知道事情原委不是他现在所能知道的,而且他比谁都希望自己的爸爸,那所谓的难言之隐真存在吧!

陈默的父亲,母亲都是长官,他的爷爷以前也是一名将军,他从小就受到军人世家的熏陶,如何做一名卫国好男儿,如何对待家,国,天下事。

陈默也不枉陈家人的教导,学习成绩基本上都是年级第一,而后上了华夏最负盛名的军事高中,以他年级第一的成绩,考上这所大学这是必然的。然而时运不济,命运多揣。他的命运似乎到此为止了。

自那一晚之后。他选择了放弃读书,与大多数人不同,他刻苦读书的目的就是为了报效祖国,这也是他从小到大的梦想,然而,这个梦想就在昨晚,彻底的变成了泡沫,留下的只有对余生的灰暗。

所幸他的父母给他留下了一些财产。而他这些年也做过一些零工,上过工地,快递,外卖……他知道自己不喜欢这些工作。但又能怎样呢,得过且过吧。这个18岁不满的少年,在这个世界中过得不至于那么凄惨。

而他的爷爷陈敬明,在那一晚上之后,就跟陈默说去寻他的太爷爷,五年过去了,至今了无音讯。

陈默爬起床来,梦境里。父母被抓,而后枪决的一幕,深深地烙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幸好这只是一个梦。”陈默打开水龙头,冰冷的自来水,刺激着他那沉沉的脑袋。

“爸妈,你们去哪啦?你们是真的未罪潜逃了吗?”

这个问题,缠绕着陈默无数个夜晚。今天似乎也不例外。

“满天繁星,最亮的一颗是你们吗?”

望着最亮的那一颗星星,陈默想着。

“咦!那颗星星怎么越来越近。”陈默揉了揉双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之后,一时间呆立当场。

“咻!”

只是在几息之间,那颗星星由远及近。速度快若奔雷向他袭来,没容他半刻钟的反应,那亮光就窜进了屋子里。

陈墨一拍脑门,便紧跟着亮光进了房间。这房间是他妹妹陈灵的房间。房间布置得非常简单,淡雅。一股淡淡的清香袭来,陈墨没有时间去感受。

平时他也很少进妹妹的房间,毕竟他们兄妹俩的关系并不是很好,至于为什么关系不好,这又是一桩往事。

陈默定眼一看,床头柜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像梭子一样的图标,一头白一头黑。并没有什么花纹。却显得格外神秘。

他忍不住上前抚摸了一把,一股神秘古朴的气息传到手心。让他为之一惊。

“这。”

陈墨曾几何时面对过这样的情况,片刻呆立之后。那个像梭子一样的图标就发生了变化,黑白俩头迅速的扭转在一起。只是片刻就形成了一个脑袋大小的八卦图。

紧接着八卦图形成了一个黑洞洞的漩涡。陈默在没有任何心里准备的情况下被拉扯了进去。

只来得及一声啊的一声。就被这黑色的漩涡卷入了未知的地方。

脑袋只是片刻的眩晕,陈默就出现在另外一片时空大陆。

刺眼的阳光,让他的眼睛一阵刺痛,他急忙用双手遮住了眼睛。等待着眼睛恢复过来之后。他就开始打量起起这片未知的土地。

他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半山腰上,四周只是一些杂草野花,举目眺望,却是一片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貌似一片原始森林的样子。

“我当时醒了是凌晨两点多,而现在日头正好当头照,也应该是中午两点,能有12个时间差的地方,应该是加拿大东部地区了。就这样就出国了。”陈默这样想着一时间无语起来。

而他不知道的是,这里并不是所谓的地球。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