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报告总裁,夫人要离婚! 连载中

报告总裁,夫人要离婚!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狐尼克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莫烟以为,她跟顾奕辰的婚姻能够维持很久,久到他可以爱上她,却从未想过,一次猝不及防的家族危机,瞬间让他们岌岌可危的婚姻分崩离析。那一日,他旧爱归来,一场毫无疑问的抉择,压垮了她最后的坚持。离婚就离婚,谁还不是小公举了,结果离婚后,却被另一人捧成了真正的公主。厉先生送她花。莫烟说:无事献殷勤!厉先生一本正经道:那你接不接受一下?莫烟……展开

本书标签: 狐尼克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莫烟偏着头,发丝遮掩在脸上,看不见情绪,一滴水珠从她发间落下,砸到庞佳一手背上,滚烫滚烫。

莫烟,我从来不看好你跟顾奕辰,那个男人的眼是瞎的,你跟他在一起三年,难道还不清楚吗?”

庞佳一语气急躁,这会儿也顾不得诊室还有外人。

“我不帮你拦着,是让你自己看清楚,这个男人心底到底有没有你,你才二十五岁,真的想将自己锁死在这场婚姻里吗?”

眼泪一滴滴滑落,

莫烟抬头望着庞佳一,声音沙哑道,“太晚了,已经锁死了。”

“你真是——”

庞佳一恨铁不成钢,刚想教训两句,突然看见她额角的青紫,脸色骤然一变。

“他打你了?”

莫烟抹掉眼泪,自嘲的笑了笑,“他要是真动手打我,至少还有那么点在乎——”

理智回归,

莫烟瞥见诊床上的男子,堪堪止住话头,低声道,“你工作吧,我先走了。”

“去找顾奕辰质问?”

“不会,”

莫烟脚步顿了顿,“奕辰不想我知道,那我就不知道,我等他回家。”

庞佳一望着她的背影,半天才回过神,扭头看见座上的男子,不免有些尴尬,她笑了笑说,“厉先生,让您见笑了。

男子神色淡然,似乎对刚刚的事并不介意,他略微垂下眼睫,声音清冷,“继续吧。”

……

出了医院,就见一辆宾利停在路边,车窗里晃出一根手臂,时间掐得一分不差。

男子勾了勾唇角,迈步走去。

“二哥,你看这车怎么样,程俊那老小子挺有眼色,今儿早一听说你车被撞了,立马送了辆新的过来,我开着试了试,别说,挺舒坦的。”

驾座上的男子说着扭头道,“手怎么样?”

“没事。”

男子看了看手上的夹板,淡淡道,“得吊两个星期,毛团接回来吗?”

乔瑜津翻了白眼,“就知道宝贝你那猫儿子,早接回去了。”

说着翻开手背给他看,“亏我还担心托运这么久它难受,结果这小畜生一出来就挠了我一爪子。”

男子淡淡的扫了一眼,薄唇微启,“力道不足,毛团饿坏了吧。”

乔瑜津……

等车子上了正轨,乔瑜津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说,“对了二哥,刚刚罗律师来电-话,昨晚撒丫子逃逸的姑娘找到了,你猜是谁?”

后座的男子抽出一根香烟夹在指间,动作熟练而优雅,他留着成熟的大背头,双膝交叠靠在椅背上,刚才披在外面的长绒大衣被丢在一旁,单穿着一件驼色羊毛衫,他的左手被夹板吊在胸口,却不见丝毫狼狈,反而慵懒性感。

没有理会乔瑜津的话,他伸手摸了摸身上,眼皮抬了抬,淡声说,“火。”

一连串随性的动作,被他做出来,突然多了些不一样的韵味,独属于成熟男人的韵味。

乔瑜津将打火机扔给他,顺便将车窗开了条缝,继续八卦,“是莫家的女儿。”

厉景煜吐出一个烟圈,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接话,也没有别的表情。

“就是三个月前,儿子在拉斯维加斯赌城输了五个亿的莫家!我说怎么开得起奥迪A8的姑娘,还缺这点钱,是莫家的话,就不奇怪了。”

“看着点路。”

见乔瑜津说得手舞足蹈,厉景煜蹙眉提了一句。

乔瑜津立马规矩起来,嘴巴依旧不闲,“罗律师说,那姑娘认错态度很好,但是关于赔偿要当面跟你说,咱那车维修费下来也就十几二十几万吧,莫家都已经穷成这样了?难怪就连她丈夫顾家那边都不敢管这档子事儿,看来这水深得很啊。”

厉景煜垂下眼帘,将烟头掐灭,低声道,“超市边上停下。”

“干嘛?”

“给毛团捎点鱼干儿。”

乔瑜津……

“二哥,你去不去跟那姑娘谈?据传莫家大小姐在云安市名媛里面,才貌都是上乘,在国外见惯了大洋奶,偶尔也得调和调和口味不是?”

“……闭嘴。”

——

往年的云安市,初雪总是飘飘洒洒那几片,下完了,地面都是干的,但是今年,似乎格外的冗长。

从昨天下午开始,直到现在都没有停。

雪絮不大,但下了一夜,路上的积雪也没过脚踝了。

环卫工人比以往都要辛苦,路边的雪堆了一堆又一堆,但是路面却依旧不见干净,湿哒哒,滑溜溜,引得不少司机骂娘。

顾奕辰此刻的心,就如同今年的这场初雪,繁杂冗乱,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松了紧,紧了松,连绿灯亮起都没有反应过来。

后排的车鸣一声挨一声,坐在副驾驶的女人抬眸看了他一眼,低声唤道,“奕辰,奕辰?”

顾奕辰回过神,对上她那双温和的眼眸,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他垂下眼帘,低声说了句抱歉,方才启动车子。

车里很安静,熟悉的百合味入侵嗅觉,带着安神的作用,顾奕辰的心也跟着柔和起来。

“这些年过得好吗?”

千言万语哽在喉头,说出口的时候,就只有这么一句苍白的问候。

顾奕辰回来的时候,已经夜里快十点了,他没有回顾家,而是去了自己在南隅的别墅。

刚推门就被绊了一下,差点摔倒,屋子里弥漫着浓重的酒味,顾奕辰皱了皱眉,按下开关,这才看清,玄关鞋柜旁,坐着一个人,酒味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灯光刺眼,

莫烟遮了遮眼睛,隐隐约约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微微弯了弯唇角。

“奕辰,你回来了。”

她说着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委屈道,“你去哪儿了,我等了你一晚上。”

顾奕辰皱着眉,冷眼看着她,“谁让你来这里的?”

“我到处找不到你,就来这里等,我怕你再也不回来了。”

莫烟笨拙的说着,她脸颊绯红,双眸蓄满水雾,看上去楚楚动人,顾奕辰有一瞬间的失神,

莫烟已经伸手抱住他的腰,踮起脚尖去吻他。

“奕辰,我想给你生个孩子,奕辰……”

顾奕辰撇过头,伸手推开她,冷嘲道,“这次又是为了什么,莫氏?

莫烟,想跟我生孩子,你还不够格。”

莫烟怔了怔,双眼迷茫的看着他,突然后退一步,慌张的去找鞋子,嘴里叨念道,“你不是奕辰,奕辰不会这么对我,你不是……”

她说完拉开门跑了出去,顾奕辰蹙眉追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他表情冷硬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扭头上楼了。

——

“莫小姐,这个忙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无能无力,你大哥发生那件事以后,莫氏的股票连续跌停,到现在,还有一堆烂尾工程没有着落,你让我怎么把这笔钱贷给你?”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莫烟贷款碰壁了,自从莫氏集团陷入危机后,墙倒众人推一般,没有一家银行愿意贷款给他们。

她今天来的时候,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但却依旧想努力争取。

“李行长,这只是暂时的,莫家根基还在,只要你肯贷款给我,不出三年,莫氏绝对可以恢复到以前。”

李行长叹了口气,“但是莫氏现在的情况,银行根本不认为你们有偿还能力。”

“就算公司不行,我父亲名下的房产难道还不能抵?”

“莫小姐,恐怕你还不知道,你大哥出事之后,你父亲已经从我这儿将房产抵押了,不到三个月,莫氏的营业额缩水了三分之一,如果不是我一直压着,银行早就派人去找莫先生了。”

李行长离开之后,莫烟坐在原地发呆。

桌上手机突然响起,莫烟回过神,摁了接听,“太太,顾总这边有个聚会,让您过来一趟。辰哥喝醉了,我们几个都喝了酒,不能开车,你过来接他一下吧。”

莫烟愣了一下,这还是顾奕辰第一次带她出席聚会,她想到待会儿跟XX行长的约定,犹豫了一下,“我晚一会儿过去行吗,这边还有些事情……”

“顾总说,你随意。”

莫烟抿起唇,好一会儿才道,“地址在哪儿?”

“天上人间,”对方顿了一下,“顾总说,让您待会儿穿裙子过来,打扮漂亮点。”

零下好几度,穿着裙子,莫烟露出一丝苦笑,却还是回家精心打扮了一番,换上一身红色长裙,顶着大雪,开车去了天上人间。

赶到的时候,莫烟的脸色已经有点发青,进门的时候,服务员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异样,莫欢脸色未变,直到进了电梯,才哆嗦的从包里拿出镜子补妆。

进门前,她习惯性的整理了一下衣裙,确定自己仪态端正后,才微扬下巴,推开了门。

门开的一瞬间,一股呛人的烟酒味扑面而来,莫烟下意识的皱紧眉,昏暗的包厢,什么都还没看得清,就听见一群哄笑声,夹杂着嘲讽传入耳中,“顾少,她还真穿着裙子来了。”

坐在沙发中央的男子,左拥右抱,英俊的脸上,神色慵懒,闻言吐出一个眼圈,漫不经心道,“刚才谁说输了跳脱衣舞的,自觉点。”

莫烟像是被人从头顶叫了一盆冰水,脸色瞬间泛白。

沙发上面容英俊的男子,就像是没有看到她的表情一样,扭头冲着旁边身材火辣的女郎重重的亲了一口。

莫烟手指发颤,她压抑着情绪,哑声道,“顾奕辰,你太过分了。”

“过分吗?”

顾奕辰松开旁边的女人,起身缓缓走到她跟前,唇角一勾,笑得轻浮又冷漠,“我又不是第一天这么对你,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或者说,”他说着,突然凑近她的耳边,微笑着说着恶毒的话,“”

耳边回响着出门前,父亲的话,他说,“烟儿,不然你去找找奕辰吧,怎么说你还在期待什么呢?顾太太?”

顾太太三个字,像是巨大的讽刺,将莫烟浑身剥光,周围意外的眼神,夹杂着好奇跟嘲讽,都让此刻的她无所遁形,她攥紧手指,努力控制着兴趣,不让自己表现出丝毫狼狈,轻声说了句,“我还有事。”

就离开了现场。

顾奕辰漫不经心的盯着她的背影,转过身对着那些女人,又展出轻佻的笑。

从包厢出来,莫烟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这样的戏码,几乎每个月都要上演,唯一变化的,就是顾奕辰每月身边不重样儿的女伴,整整三年,她以为她已经习惯了,今天却脆弱的想哭。

她在外面呆了很久,直到情绪彻底平复之后,才开车回了莫家。

一进门,就瞧见,她父亲正拿着报纸发呆,见她回来,眼中多出一丝希冀,低声问道,“烟儿,谈得怎么样?”

莫烟摇了摇头,“李行长只是说尽力,我觉得希望渺茫。”

莫珩的眼神一点点黯淡下去,他拿起茶杯,润了润干裂的嘴唇,沉默了许久,才略微沙哑的说,“烟儿,不然你去找找奕辰吧,怎么说,我们两家都是亲家——”

“父亲!”

莫烟抬高声音打断他的话,“我是不可能去求他帮忙的。”

她说完,整个客厅都沉默了,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一个尖细的女声。

“现在除了顾家,还有谁会帮我们,

莫烟,你身为莫家长女,就这么自私自利,你小时候,你爸爸是怎么对你的,现在,他为了莫氏焦头烂额,你还在顾念你的小家,是不是非得等莫氏破产,你才满意!”

“你闭嘴!”

莫烟脸色难看,眼神阴冷的盯着从楼上来的中年女人,“何彩姗,你少在这里挑拨是非!”

何彩姗红了眼眶,泫然欲泣道,“老莫,我可都是为了咱们莫家,现在这种情况,你也看见了,除了顾家,没有人能帮咱们,说动奕辰对

莫烟来说,那是分分钟的事儿,怎么就成了我挑拨是非,要不是当年——”

“够了!”

莫珩打断她们的话,拧着眉深吸一口气,扭头对

莫烟道,“烟儿,算爸爸求你了,莫家决不能毁在我手上。”

莫烟呼吸一滞,脸上血色褪去大半儿,她站在原地许久都没说话。

什么时候回家的,她不知道,等她意识清醒的时候,人已经在卧室坐着了。

房间里干干净净,就连家具都泛着崭新的光泽,衣柜里她的衣服码放得整齐。

而另一边,空荡荡的,只挂了两件换洗的衣物。

她茫然的发现,这个家,几乎寻不到他一丝的痕迹。

整整三年,她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可是今天她却脆弱的想哭。

楼下房门突然响了一下,

莫烟怔了怔,连忙擦干眼角跑了出去。

顾奕辰正在楼下换鞋,听见她的脚步头都没有抬。

莫烟却有些无措,双手紧张的握在一起,淡色的唇瓣轻轻动了动,低声问,“你怎么回来了?”

她心里带着那么点儿希冀,格外地小心翼翼。

“今天周五。”

顾奕辰走过来,眼里带着嘲讽,一句话让

莫烟白了脸。

对啊,她差点忘了,若非周五例行公事,他怎么会回来呢。

莫烟艰难的扯了扯唇角,拿起外套,就要出去。

“你去哪儿?”

顾奕辰看见她的动作,微微蹙了蹙眉。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