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护灵人人世浮华 连载中

护灵人人世浮华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何言清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异世界男主追逐梦想,在光怪陆离的灵气大陆感受时间冷暖,体味人间真情……展开

本书标签: 何言清 玄幻奇幻

精彩章节试读:

正南方护灵七号门,何家。

大长老已经在密室之外等了整整三个时辰了。一般一个人吸收功法的时间只为一个时辰左右,就算当初他自己吸收圣阶功法时也只不过是用了两个时辰而已。所以此时大长老的心可谓是既兴奋又担心。兴奋是因为时间越长,说明功法等阶越高,而担心又是因为何玄笙方才六岁,不一定能坚持完成功法的吸收。他也曾想强行破门而入,可他却发现这扇门仿佛被什么力量禁锢了一般,完全推不开来。

…………

何玄笙静静盘坐在元素广场中央,广场外沿笔直矗立着八根巨大的不同颜色的石柱,分别散发着淡淡的相应颜色的光芒。而何玄笙两旁,分别矗立着的是两根格外高大的石柱,一根显浅蓝色,另一根则显现了一种幽邃的深绿色

“准备好了么?”中年人静静地看着何玄笙,神色严肃地道,“如果准备好了,我就要开始了。”

“嗯。”何玄笙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我准备好了。”

“那么,开始了!”中年人立于何玄笙身前,右手轻轻一挥,一团金色光芒缓慢从正南方飘出,轻轻融入何玄笙体内。

起初何玄笙并没有产生多大不适,只是觉得有一股暖洋洋的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暖意越来越强,并且还带上了一种强烈的冲刷感,不断地从何玄笙体内抽离着什么。此时何玄笙体内仿佛升起了一颗小太阳,猛烈的强光丝毫不留情面地照射在何玄笙灵魂之上,阵阵邪气不断从他体内逸出,可剥离灵魂的痛苦又岂是一般人所能忍受的?

“深呼吸,稳住心神,顺着体内热流的方向将邪气带出去。”

严肃的声音夹杂着一丝精神力重重地轰击在何玄笙眉心处,何玄笙赶忙照做,因为他知道此时能帮自己的只有那神秘的先祖了。

约摸两个时辰之后,何玄笙身上的金光渐渐黯淡,何玄笙的呼吸又重新恢复了力量。许久,何玄笙终于回过了神,却又“扑通”一声重重地跌倒在地。两个时辰的灵魂剥离早已超越了他的极限,所以当何玄笙体内暖流消失之后,他便沉沉地昏迷了过去。

“孩子,你做得很好!”中年人站在何玄笙面前,面露欣慰地看着面前狼狈不堪的何玄笙,自言自语道:“天佑我何家!好好休息吧,这功法传承才刚刚开始呢!”

…………

正西方护灵四号门,洛阳家。

“沁儿,你真是太胡闹了!”洛阳诀坐于主座之上,一脸怒气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人儿,不满地道,“为父以前一直宠着你,可你现在的做法实在有丢我们洛阳家的脸啊!”

“拉下身子去做别人家的跟班,这种做法难道不会丢脸么?”洛阳沁儿站在自己父亲面前,倔强地回应道。

“什么拉下身子,开阳洛阳两家的联姻本就是千百年来一脉相承的传统,何来跟班之说?”洛阳诀将身旁的桌子拍得震天响,女儿的顶嘴已经彻底激怒了他。

“爸爸!”洛阳沁儿硬声说道,“我不喜欢联姻,也不想和我连认都不认识的人在一起!”

“可开阳言梦是护灵之子,前途不可限量。而且据说他现在就已开始修炼了功法,未来的天下必定是属于他的,你与他在一起,你爸爸我才能真正放心你的安全啊!”

“真正的安全,不是靠他人守护的!”洛阳沁儿抬起小脸,郑重地说道,“爸爸,我也要开始修炼功法!”

…………

正东方护灵三号门,开阳家。

开阳灿来到了开阳言梦日常修炼的后山,看着面前盘坐山巅静静修炼的儿子,轻声问道:“言梦,你为什么要答应那个妮子的约定?”

开阳言梦没有回头,只淡淡地说道:“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赢得沁儿的心。况且同龄之人,有谁会是我的对手?”

“哈哈,爹就喜欢你这股豪气。”开阳灿满脸笑容地递过一件火红色的软甲,道:“这是我们开阳家品阶最高的一件防身法器,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只管开口,爹一定要把你打造成灵气大陆的最强者!”

…………

正南方护灵七号门,何家。

何玄笙修炼功法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期间大长老想尽各种办法,甚至找来了家主何焮也无法打开密室的门。

“请家主责罚!”望着一脸焦急的家主何焮,大长老突然双膝下跪,双手抱拳置于胸前,一脸自责地道。

何焮怔了一怔,旋即又恢复了神色道:“不,错在我。若不是这段时间我这般消沉,玄笙也不会做这般冲动之事。况且我本就打算将这功法交给玄笙,只不过是提前了罢了。我相信竹留下的东西一定不会对玄笙有害的!”

元素广场之中,何玄笙面色凝重地坐在中心道台之上,七天来他已完成九种元素的洗礼,如今也只剩下一种而已。回想这七天,何玄笙也不禁冷汗直冒,每一次的元素洗礼都宛如地狱一般,火之焚烧,风之撕裂,空间之扭曲……每一次,洗礼带来的都是至少五个时辰的昏睡。可每次只要他一苏醒,马上又会回来接受下一种元素的洗礼。

“最后一个了。”中年人面色严肃地看着何玄笙。老实说,何玄笙所拥有的毅力的的确确震惊到了他。很难想象一个年仅六岁的孩童竟能有这般毅力与魄力,恐怕这般苦难换成一些成年人都无法承受。

“我准备好了。”何玄笙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七天来他每天都要承受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但每次洗礼之后,何玄笙又都会发现自己的身体之中多了些什么。

中年人看了看何玄笙,右手轻轻一挥,最后一团深绿色光芒从何玄笙身旁的柱子顶端飞出,轻轻注入何玄笙头部。何玄笙只觉得眼睛一痛,再睁开时猛然发现一周的石柱顶端都还亮着一团不同颜色的亮光。何玄笙全身一抖从、,因为当他每吸收一种元素之后,相应石柱上的光芒都会随之淡去。可此时何玄笙所看到的,却是明亮亮的十团亮光啊!

“天。”不知是谁说了一声,正南方的光柱飘然而下,轻轻注入何玄笙体内,不一会儿,那股无法名状的灵魂剥蚀之感再度袭来,何玄笙只得再度咬紧牙关,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

…………

转眼又是七天,何玄笙又在这未知世界中度过了与当初一般痛苦的七天。当到最后一团绿色光亮时,何玄笙眼里充满恐惧,生怕这般苦难会再来一次,因为他无法确信自己真的是否有再来经历一次的决心。

但出乎意料的是,那团绿色光亮并没有移动,反而是以此为中心,一周的空间渐渐破裂,缓缓露出的是与之前相差无几的场景。唯一的不同是十根石柱上都已没了光亮,还有那站在自己面前,满脸欣慰的何家先祖。

中年人伸手摸了摸何玄笙的脑袋,轻轻地:“很好,真的很好!你已完成了这卷功法的吸收,同时你也可以开始修炼灵力了。”

何玄笙刚想说些什么,却突然发现身旁的世界开始了轻微的震动,大有破裂之势。

“不必惊慌。”中年人笑着安慰何玄笙道:“我的使命已经完成,那么这个世界也就要步入崩溃了。我们的相见或许就是个缘吧,至少这么久后还能再见何家后人,我真的感到欣慰啊!”

中年人停了停,目光飘向远方开始破裂的天空,轻声道:“这么多年了,我终于不用在这儿继续遭受禁锢了。玄笙,原谅我无法给你更多的教诲,我只能告诉你,心生万物,情感八方。”

破碎渐渐蔓延到了广场之上,中年人又摸了摸何玄笙的脑袋,略带忧伤地道:“这儿是灵气大陆最为本原的地方,也终究逃不了破碎的命运么?”

一周的八根石柱渐渐破碎,中年人最后看了眼何玄笙,手掌一翻,一枚深黑色的玉佩出现在他的手中,道:“我虽然无法给你更多的教诲,但我修炼的一些心得都存在这玉佩之中,好好努力吧!”中年人将玉佩交到何玄笙手中之后,轻轻一推,将何玄笙推向远方的破裂口,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声喊道:“小子,千万不要和别人说我的存在啊!”

何玄笙回想这半个月来与中年人的种种,泪水猛然喷薄而出,在半空之中朝着中年人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大声喊道:“先祖,玄笙必将何家,发扬光大!”

望着渐渐消失的何玄笙,那中年人的双眸之中也是多了几分晶莹:“真是的,怎么老了反而变得感性了?”中年人没有去擦眼泪,而是转头看向这近乎崩溃的世界,眼中突然多了一分释然与希望,自言自语道:“若兰,我终于又可以见你了……”

…………

护灵之子出世的消息在不到短短半天的时间里便传遍了整个人界。圣宫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当时出生的孩子,并将他带往圣宫检查。一时间人声鼎沸,人们纷纷猜想这承载了全人类希望的孩子究竟是出生在了哪儿。

一日之后,圣宫放出消息,护灵之子为正东方护灵三号门,开阳家家主开阳灿之子--开阳言梦!

何玄笙出生四年后,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妹妹--何玄玥。何玄笙趴在床边,看着眼前平静熟睡的玄玥,忍不住伸出小手戳了戳她那粉嫩的小脸,惹得玄玥嘟起小嘴一阵咿咿呀呀。

“今天起,玄笙就是哥哥了呢,哥哥一定要保护好妹妹哦!”

温宛的声音从床头传来,竹面色虚弱,但还是无限宠溺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儿。

“我是哥哥了吗,我是哥哥了吗?”何玄笙指着自己的小脸,一股喜色夹杂着惊讶从眼中流出,期待地看着母亲。

“嗯,妈妈相信玄笙一定会成为最棒的哥哥的!”

“一定会的,我一定会保护好妹妹的,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玄笙将紧握着的小拳头放在胸前用力地锤了锤,稚嫩的小脸上显露出一抹**,郑重地说道,“一定!”

…………

一年后,玄笙六岁,玄玥二岁,在一个安静的夜晚,竹悄然出走,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只有尚还年幼的玄笙和玄玥两个孩子。

何家没人知道竹去了哪儿,只有家主何焮自己知道。于是,第二天,何家众人突然发现连自己的家主何焮也同样不见了踪影。

半年后,何家三名长老一起合力将何焮给带了回来。此时的何焮面色惨白,一双往日里炯炯有神的眼睛如今却只是失神地望着前方,毫无生气。人们不知道自己的家主经历了什么,他们只知道何焮已经半年不曾吃过一口饭,喝过一口水,只知他半年来一直跪在某地一动不动,只知他心底最爱的人,何家主母若竹半年了都未曾出现,只因她,于半年前的一次魔族入侵一个城镇时永永远远地沉睡在了那儿。

…………

何焮将自己整日整夜地锁在房间之内,使得何家的一切事务都将由大长老代劳。望着眼前封闭已久的大门,何玄笙拉着自己尚还不谙世事的妹妹,温柔地说道:“玄玥,爸爸总有一天会振作起来的,这段时间里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六岁,当其他孩子尚还沉醉在玩乐之中时,何玄笙,则已经踏上了自己的那条修炼之路。

当晚,何玄笙便找到了大长老,向他表示自己想开始修炼的想法。大长老听后一愣,旋即严肃地摇了摇头,厉声道:“不行,修炼之事至少要到八岁才能开始,而你才六岁,心智,身体等都还远未达到标准,这样对你自己绝对是弊大于利。乖,听爷爷的,现在就先学习一些理论知识,等你到八岁了,爷爷给你找一个最好的师傅来教你!”

何玄笙倔强地摇了摇头,“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两行清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声音带着些许哭腔道:“爷爷,我求求您了,我……我答应过母亲,一定会做一个最好的哥哥……可我现在什么都不会,我……我怎么保护妹妹啊……”

哭声渐渐压过了说话声,何玄笙眼泪不停地往外流淌,他终究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啊,在得知母亲去世的消息后,何玄笙一直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情感,在玄玥面前表现出一副乐观积极的态度,每当玄玥拉着玄笙的小手,用稚嫩的童声轻轻唤道:“哥哥,妈妈去哪儿了?”之时,何玄笙都会强压自己内心的情愫,温柔地摸摸妹妹的小脑袋,轻轻说道:“妈妈的家里有些事情,不久后就会回来的。玄玥也要多吃点东西,快快长大了才好去见妈妈啊!”

大长老面色深沉地看着自己面前那早已哭成泪人的何玄笙,这些天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何玄笙到底承受了多少痛苦,大长老自己的妻子去世得早,仅有的一个儿子也在一次抵御魔族进犯时牺牲于战场之上,使得他从未体会到过儿孙满堂的欣慰与喜悦,甚至,他连孙子都还未曾有过,所以他一直是把何玄笙当做自己亲生孙子来看待的。想着这些天何玄笙所承受的痛苦,大长老缓缓摇了摇头,轻叹一声,道:“哎,都是一样的人啊!”他伸手扶起何玄笙,将他轻轻拉入自己怀中,用衣襟轻轻拭去何玄笙眼角的泪水,宠溺地揉了揉他的小脑袋,道:“修炼是很辛苦的,现在的你能坚持下来吗?”

何玄笙一听,眼神顿时变得锐利了几分,抽泣了两口强行不让泪水再度涌出,坚定地道:“我行的,我一定可以的!”

大长老无奈地看了看何玄笙,轻轻拉起何玄笙的小手道:“跟爷爷来,你母亲给你留了点儿东西。”

…………

正东方护灵三号门,开阳家。

一位相貌英俊的少年,身着一身红袍,手持等身红色长弓,傲然立于一块巨大的石块之上,目光凝视着面前深不见底的悬崖,眼里却没有一丝胆怯。

“少主。”身后传来一声尊敬的声音,“洛阳家主和洛阳小姐到了,家主大人让您赶快赶往大厅。”

“哼,爹也真是的,没事干非要搞什么联姻啊,一般的女孩子本少可看不上!”开阳言梦一边把玩着手中长弓一边皱着眉头,不满地说道。

“呵呵,少主,开阳家与洛阳家自古便是有着联姻的传统,况且我听说这次洛阳家主的女儿长得可谓是惊为天人啊,其容貌可绝不会输给任何人哦!”侍从在身后打趣道。

“是么,那么就让我开阳言梦来见识见识吧!”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