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我送鬼君上青天 连载中

我送鬼君上青天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绕绯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爷爷告诉我,关于萧君雪,只要听到这个名字,必须有多远就死多远。 但是有一天,我掉进了他的洗澡盆,冤孽啊! 从此以后,堂堂魔族未来继承人,由统治阶级沦为奴隶阶级。前人血的教训告诉我们,不愿意做奴隶的人民必须站起来,为了自由,为了理想,为了民族! 鬼君,我送你上天好吗?展开

本书标签: 绕绯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萧君雪!这个我小时候听着就胆战心惊的名字!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从老爹那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他可没有什么好的名声,老爹为了能够给我讲得通俗易懂一些,便给我举了个例子,如果说安已是神界的一块心病,那么萧君雪便是鬼族的心病,并且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这个人面目丑陋、蛮横恶毒、卑鄙无耻、荒淫无道、杀人如麻、心狠手辣……我一口气说这么多成语,其实还不足以说明这个人到底是多么恶劣,所以我还得再举一个例子。

老爹说,他在世上物产最丰饶的地方盖了一座很大的宫殿,奢华盖过天族所有的宫殿,他自己可住不完,是给他的夫人住的,

以前我听到这里的时候,一个晚上没睡好觉,整个晚上都是一个面目极其丑陋的男人将我封在冰里面的场景。

萧君雪的母亲是上古洪荒的鬼王,是个正儿八经的鬼族世子,不过母亲死得早,没被什么人教过道理,也没有三观,把威胁到自己地位的人都给杀了,包括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兄弟。为此,现任鬼王每天都活得战战兢兢的,生怕这个毒瘤有一天会谋害他篡了位。

后来,萧君雪倒是没篡位,听说是为了一个神族女子被弄到十八层地狱去了,这个女子是他的师父!

鬼君的荒唐事迹我听得是心惊胆寒,而后又觉得,其实能做到这样卑鄙,不仅是一种本事,也是一种心态啊!

因为很多事情都是看谁比较放得开,只要放手去做,破釜沉舟,就没有什么事是做不成的,光是影响度这一面,对我登上魔尊之位十分有帮助。

当我把这个想法跟我老爹说了之后,被拴在了离恨天的苦海里泡了一个多月,后来就谨记了一件事:但凡跟萧君雪有关的事,就算只是听到,也要有滚多远就滚多远。

以前我之所以还能逍遥自在是因为听说了萧君雪被锁在十八层地狱,被几百条锁链穿着身子锁住,他余生都会在那里度过,跟我是两代人,没什么缘分能见着。

今天看来,缘分这种事不能随便瞎说,如今我掉到了他的洗澡池里!马上就要成为他的食物了。

虽然他不如传说中的那样丑陋无比反而美艳惊人,但是我也不能因此判定神话传得不对,还是得有多远滚多远!

我对期殊说:“期殊,商量商量?”

期殊说:“我和一个食物没什么好商量的。”

我磨了磨牙,想咬人,但还是忍住了,说:“期殊啊!想不想来我魔族谋一份像样的事业?只要你放了我,跟我走,我当上魔尊之后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魔族圣君!如何?”

期殊冷冷道:“浮名伴身,皆是累赘,不如期殊如今来得自在。”

被他横扛在肩上的我没有受力点,一口咬在了他的屁股上,疼得他嗷嗷直叫,将我一把扔在地上,惊恐地看着我,道:“姑娘请自重!”

我本来看着自己的双手也是挺无辜的,小鬼君屁屁还听有弹性!嘴角一歪,笑得阳光灿烂,已经站了起来,松了腰带,故意露出一小节香肩,对他暗送秋波。

他愤怒地转过了身去。

我见这时机刚好,拔腿就跑,

本来想着,深林尽头一定是光明的所在,而且我觉得我已经跑得够快了,忽然觉察到“嗖”的一个身影从身边飞过去,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我已经停下来了,半天才发现,我是倒立着悬空的,这回将我抢回来扛在肩上的是另一个人,从他湿哒哒的头发和刚才全部窥见的身形看来,他是萧君雪。

我试图挣扎了几下,挣不出去,刚才那招显然对他不顶用,我往林子里大喊:

“救命啊~”

萧君雪闷了一句:“别喊!”

我说:“哼哼,怕了吧!放老子下来!”

萧君雪说:“林子里有很多凶兽正在捕食,你会把它们招来的!”

我道:“我宁愿死在凶兽的肚子里也不要死在你个丑男人的肚子里!”

他还是走,步伐很稳健,我又开始挣扎,往他背上死锤,大吼救命,吼了半天,野兽没吼来,力气没有了!道:

“求你,放了我吧,我上有几万岁的爷爷奶奶,下有几百万魔兵等着我供养!只要你放了我,我回去就割地赔款,一生效忠您老人家!”

他不理我!

妈的,他不会把我扛去那里先J后杀吧?我哭丧着张脸,道:“你们鬼族人一向喜欢将女子扛着么?”

只听他好听的声音传来:“不然呢?”

我讨好道::“当然是抱着,那是对女子的一种尊重,一种呵护,一种宠爱!”草,我怎么说出了这么矫情的话来呢?

他果真把我放下了,好笑地看了我一下,低下身子抱起我又开始走,悠然道:“我其实一直很尊重我的食物,很呵护我的食物,很宠爱我的食物!”

我逼着自己挤出一滴眼泪,说:“你真要吃了我么?你看,你身为鬼族的世子,而我又是魔族嫡长孙,都为各自族群的代表,我们两族世代井水不犯河水,你吃了我的话,会引发两族不合,两族征战,生灵涂炭,到时候神族再来个渔翁得利!就因为你吃了我,是不是很不值得?”

他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道:“你说得不错!我听一个朋友说,从前这世上有一只狮子,吃掉了一只羊,但是刚好那只羊不是那个领土上的羊,它越过那片领土之后被当地的人杀死了,而狮子那片领土上的人民觉得他们杀死自己的生灵,就很愤怒,于是又把对面那些人杀死了,最后事情闹得越来越大,挑起了两国的战争,从此那片地方尸横遍野生灵涂炭。”

我点头,说:“你是想告诉我,那只狮子因为吃掉了一只羊而毁了两个国家对你的教育意义十分深重,你打算不吃我了吗?”

萧君雪眉毛一挑,低头对我说:“狮子如果吃个饭都得想着会不会给两国惹大麻烦,那他也会被饿死。在我们鬼族,被饿死是很丢脸的事情。”

我竟然无言以对。

但……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有朋友?莫不是一个变态?

一想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变态,我当魔尊的意志更加坚定!

那是个社会已经普遍和谐的年代了,天地之间早就在诛神之战八百年后的今天迎来了大部分不和谐都用谈判来达到和谐的美好生活。

然而,依旧有一些事情发生。

第一件事,就是我的小叔恋爱了。

第二件事,就是萧君雪越狱了。

本来这两件事没什么关联。

天空乌云阵阵,却是个难得的黄道吉日,我和小叔蹲在瑶池旁边看着来往飘去自如的仙娥们上上下下,宾朋满座喜笑颜开简直就是万年难得一见的盛景。

神族的婚礼可真是拉风!

我默默地裹上了一块帕子蒙面,从怀里抽出一张纸递给他,说:“仙宫的地图拿好,按计划行事,待会儿我在前门闹事你可得快点,要是新娘子不肯走你就把她装进这个酒葫芦里带走……后面的事就差不多成了。”

他迟疑地接过葫芦,单闭着眼睛往葫芦里瞅,这可是我从金角大王那里借来的。

我白了他一眼,说:“小叔,今天一闹,咱叔侄俩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侄女待你情真意切,日后你与新娘子成双成对了,记得回来帮本座清理清理坟头上的杂草。”

席眉两眼晶莹。

我又说:“记得,囚龙日回来成就我们的大业!”

我们击掌,行动!

话是这么说,我看了一眼上等座的地方,一对雍容夫妇端庄而坐,贵妇眼底透露出的温柔气息让我崇敬不已,而她身旁那个眉宇间透露着王者气息的俊秀男人,那是我那被视为座上宾请来的贵为魔族圣座的爹娘,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今天出现在这里搞事情,估计现在求佛保佑都不能保佑我被剥皮剥得轻一些。

吉时已到,天空中环绕着三十六只五彩鸾鸟,新郎官一身红衣在众人的拥护下走上了白玉做的礼台上,礼台上挂满了红花,是神族一贯口味,又俗又土又不知所谓,这个新郎官倒是挺看好的,然而是个冰块脸,远远看着就能感受到他身体里藏着汹涌澎湃的洪荒之力,我周身的空气忽然变得凉飕飕的。

听说他是上古唯一一只摩羯兽,能够将天地之力源源不断纳成自己的力量。

打……我是打不过的。

手里捏了一把小火苗,点燃了旁边的小树丛。

人都说要懂得居安思危,这些神族人大概是在天上当惯了人上人,总觉得没啥可冒犯的,连我在周围走动一圈时撒下的尸魔粉都不知道,我一点起火苗,周围像多米罗骨牌一样全都点燃了起来,将整个礼台团团包围起来,将我那俊俏的老爹的胡子烧了一把,整个仙宫立马乱成了一团。

席眉趁乱摸到了后殿,没影了。

我也摸去了天牢,骗走了几个看守的大将,又撂倒了剩下的几个,化出佩剑,砍断了困着赤焰兽的大铁链,它朝我喷了一口火,吼声震天动地,然后就跑了出去。

好在……魔族体质耐热,没把我烧死。

再接连放出了天牢里关押的好几头凶兽,转手要走时,踩空了云层往下摔了一个天,乱糟糟的一片顿时没了声音。这里应该是八重天,但是我的地图都给了席眉,怎么出去也是个问题。

八重天为恒星天,这里除了星云什么也没有,再往里走,也是无尽无绝一样的宇宙,脚底下是天河,也倒影着星云,水面烟波浩渺,迷离又诡异。

水里忽然有什么东西飞快地窜了过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