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我的绝色美房客 连载中

我的绝色美房客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炒酸奶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这小小的四合院,住着一群租房客,而陈阳则是房东。好吧,既然如此,保护房客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只能落在我的头上了。——陈阳书友QQ群:188631860展开

本书标签: 炒酸奶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陈阳搂住女孩光洁的纤腰时,他明显感到怀里的女孩微微颤抖了下,动了动,想要推开他,却终究没有这样做。

“呃,什么情况,主动投怀送抱竟然还害羞?”

陈阳心里嘟哝,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他可不想乱来,因为他从来不会强迫女人。

双手从哥特女孩的小蛮腰上抬起,可突然女孩似乎受到了惊吓,速度极快地抓住了陈阳的手腕,然后将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腰上。

陈阳皱了下眉头,这到底什么情况,欲拒还迎?

就在这时,三名穿着黑西装的壮汉出现在酒吧门口,一进来就四处张望,明显是在寻找着什么?

很快,三名壮汉看向了陈阳这边,目光落在了他怀里少女的身上,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我靠,搞了半天是想拿我当挡箭牌。

明白过来,陈阳顿时就不乐意了,他可从来没有被别人利用的习惯。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心里嘿嘿一笑,陈阳放在哥特女孩纤腰上的手掌轻轻地抚摸起来,只觉细腻柔滑,像是婴儿的肌肤一般,吹弹可破。

女孩娇躯一颤,嘤咛了声,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从陈阳怀里传来:“别乱动,否则你会后悔的。”

见对方竟然威胁自己,陈阳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你不让我动,我还偏要动。

陈阳右手直接顺着纤腰往下,轻轻拍了拍女孩的屁股,触感挺翘紧致,小巧可爱。

女孩只觉屁股一颤,像是受到了惊吓,身子猛地往前一蹿,想要躲闪,却和陈阳抱得更紧,两人的脸几乎是贴在了一起。

三名朝这边走过来的壮汉见此,先是面面相觑,随即都认为以自家小姐的性格,绝不可能让男人拍屁股,这个女人只是背影和小姐有些像而已。

三名壮汉转移了方向,在酒吧里搜索了一圈后,离开了酒吧。

“怎么走了,不是来抓人吗?”

陈阳心里嘟哝了一句,怀里的哥特女孩猛地退开,近距离下,他发现女孩的脸已经红透到了脖子根,显然是害羞到了极点,但却极力掩饰住,歪着脑袋瞪着他,恶狠狠道:“小子,你刚才竟然敢摸我?!”

陈阳指了指酒吧门口,一脸无辜道:“我见有人在找你,为了掩饰,这才假装和你是情侣的。可是没想到我帮了你,你居然还责怪我,真是没天理。”

见陈阳一脸委屈,哥特女孩愣了下,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可是她聂伊辰从小到大,还从来没被男人这样拍过屁股,难道就这样算了?

聂伊辰想了想,对方的确帮了自己,不然被抓回去的话,今天和别人约好的事情,肯定就只能爽约,到时候还不得被圈子里的人狠狠鄙视一番。

但屁股不能白摸,怎么也得让他付出点代价才行。

聂伊辰心里主意一定,拍了拍陈阳的肩膀,豪爽道:“兄弟,江湖救急,我理解,刚才谢了。”

陈阳见聂伊辰一副江湖好汉的模样,心里觉得好笑,但表面上却一本正经地配合道:“哪里的话,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正是我辈应该做的事情。”

“作为答谢,我决定带你去一个地方。”

聂伊辰认真道,可是眼中闪过的一丝狡黠却出卖了她。

明知对方有诈,陈阳却丝毫不在意,故作好奇道:“好呀,什么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了。”聂伊辰见陈阳上钩,笑了笑,带着陈阳离开了酒吧。

酒吧后一个隐蔽的小巷道,聂伊辰在一辆看起来十分破旧的白色老捷达前停下了脚步,指着车对陈阳道:“作为答谢,我决定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车,以及我的车技。”

一听这话,陈阳皱了下眉头,搓着双手道:“这样不好吧,我们才刚刚认识就……”

“别磨磨唧唧的,是男人就上车。”聂伊辰一边说着,打开主驾驶门坐了进去。

陈阳打开副驾,一看车里的内饰,发现这辆车的改装非常暴力,为了减轻重量,所有的舒适型配置都已经拆除,只留下了前排两个赛车座椅,以及方向盘、变速箱等驾驶必要的组件,另外像涡轮表、防滚架这些也都有。

对于这辆改装车,陈阳有些意外,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他在赛车座椅上坐下,一边脱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边朝着车内四处望了望,对聂伊辰道:“这车这么挤,座椅又不能动,有些不好施展呀。”

聂伊辰看着把T恤下摆拉起来的陈阳,嘴角一抽,艳红的嘴唇有些打颤,问道:“你……你干什么?”

“你不是说让我见识你的车技吗,来吧。”陈阳挑了挑眉毛,说着继续脱自己的衣服。

聂伊辰愣了下,顿时明白了陈阳的意思,双眼一瞪,按住陈阳脱衣服的手,大声喊道:“我是说我开车的车技,不是车`震!”

“呃,开车的车技?那你说清楚呀,我说怎么第一次见面就这样,真是吓了我一大跳。”

陈阳把衣服下摆放下,拍了拍胸口,一副受惊的模样。

聂伊辰一阵无语,心里暗道:“身体上占了我便宜,语言上又占我便宜,就算刚才帮了我,我也要找回场子。等下车开起来,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没有多说,聂伊辰打燃了老捷达的火,排气发出噗噗噗的声音,令人肾上腺激素瞬间上升。

陈阳听到车辆启动后的声音,立即判断出发动机换装了一台V8双增压引擎,整车的进排气、冷却等等系统也都全部进化,这辆老捷达除了外貌,其他的东西都是脱胎换骨。

“坐稳了。”

汽车点火后,聂伊辰眼神专注,仿佛换了个人,脚下油门一踩,老捷达直接蹿了出去,在马路上疾驰而过。

码表飞速上升,很快就到达了140码,要知道这可是在城里,限速是60码,而140的速度实在快得可怕,周围的一切都在汽车两旁往后飞速倒退。

“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聂伊辰掌控着老捷达,嘴角勾起一抹兴奋而得意的笑意,眼睛朝着旁边的陈阳瞄去,目光瞬间变得惊讶而意外。

她原本以为陈阳会吓得面色煞白,急急忙忙叫她减速,可令她没想到的是,此刻陈阳正望着窗外看风景,表情淡定,仿佛此刻车速不是140,而是40。

“怎么会这样?一定是他吓傻了,对,肯定是吓傻了。”

浴室里蒸汽氤氲,陈阳仰头闭着眼,任由水滴冲刷在自己伤痕密布的身上,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喃喃自语道:“可爱的东安市啊,我陈阳终于回来了。”

就在陈阳放松身心之时,突然咔擦一声,浴室门推开,一道女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嘿嘿,让我看看是谁在洗澡,姐姐帮你按摩按摩,保证变大。”

陈阳打了个激灵,条件反射地抓起旁边的盆子挡住了下面,朝浴室门口看去,一名只围了浴巾,露出白皙香肩和一抹弧线的女孩,笑嘻嘻地出现在浴室门口。

两人四目相对,叶以晴的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她完全没有料到,浴室里竟然会出现一个她从没见过的男子,而且没有穿衣服。

如今的小偷这么大胆了,偷完东西还要洗个澡?

“你是谁?”

“你是谁?”

同样的疑问,从陈阳和叶以晴的口中发出,两人又是一愣,显然都有些懵了。

陈阳这才打量起女孩的样貌,完美的瓜子脸,水淋淋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肤,凹凸有致的身材,这完全就是个女神级别的美人,全天下男人都会为之深陷。

可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房子里?更关键的是,她还一直盯着自己猛看。

“女流氓,你看什么看?”

陈阳叫了声,叶以晴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把盯着对方下面盆子的目光收回,俏脸一红,眉宇间满是愤怒之色,一脚就朝陈阳踢了过来,骂道:“私闯民宅,竟然还敢在这洗澡,反了啊你!”

叶以晴这一脚踢起来很高,直奔陈阳的脸上来,但因为她围着浴巾的缘故,下面顿时大大敞开,眼看就要走光了。

她一见陈阳朝着自己浴巾底下瞅,腿还没踢到陈阳,就连忙收了回来,双腿夹得紧紧的,气得血都快吐出来了。

想要继续动手,叶以晴又怕走光,岂不白白便宜了这小偷。

她咬牙切齿地瞪了眼陈阳,砰一声把浴室门关上,在外面大声叫道:“混蛋,赶紧把衣服穿好给我滚出来,不然的话,老娘进去收拾你。”

“这女孩长得倒是漂亮,就是脾气太火爆了。”

陈阳嘟哝一句,却是一点也不着急,继续不急不缓地洗着澡,就算女孩再不爽,可这是我的房子,难道洗个澡还要看你脸色不成。

至于突然出现的女孩,陈阳已经想明白了,没人会裹着浴巾闯入别人家的浴室,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女孩是这里的房客。

现在陈阳所在的这个四合院,是他从爷爷那里继承得来,今天刚到就在浴室洗了个澡,却没想到这个四合院里竟然还有个美女房客。

想想刚才那个不仅脾气火爆,身材也火爆的女孩,陈阳在想那会不会也是爷爷留给自己的遗产。

“想什么呢,爷爷那么正直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陈阳目光正然,嘴角却勾起一抹笑意,搓着身上的泡沫,在浴室里吹起了小曲。

口哨声刚起,浴室门就被拍得砰砰砰地直响,叶以晴在外面喊道:“混蛋,你竟然还吹起了口哨,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穿好衣服,不然老娘可要把你反锁在里面了。”

“我擦,这么嚣张。不过我大人大量,不和你计较。”

陈阳瘪了瘪嘴,只当没听到女孩的声音,继续在浴室里洗澡。

又过了一会,浴室门咔哒响了声,愤怒的声音传来:“我现在把门反锁,你就别想出来了。”

“嘿嘿,一扇门就想困住我,当我绰号‘上帝’是白叫的。”

陈阳笑了笑,继续吹起了口哨。

听到口哨声,门外的叶以晴气得头都要炸了,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小偷,在房里洗澡被人逮住,竟然还有心情吹口哨,实在太不要脸了。

“待会他出来,我一定要揍得他满地找牙!”

叶以晴狠狠地说道,低头看了眼自己裹着的浴巾,连忙朝着房间跑去,生怕小偷逃走,迅速穿上外套和裤子,又急匆匆地回到了浴室门口。

听到里面的口哨还没停下,叶以晴放下心来:“让你嚣张,等下揍你一顿,再把你抓回警局。”

过了一会,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下来,传来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

叶以晴原本以为小偷会求她开门,可是却没有传来动静,她皱了下眉头,耳朵朝着浴室门贴过去,想听听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她耳朵靠在浴室门的刹那,门一下打开,把她吓得往后一缩,抬头一看,只见陈阳站在门口,正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陈阳打量着穿上了警服的叶以晴,这才知道,自己的这个房客竟然是个警花,难怪那么暴躁,看来和职业也有一定的关系。不过说实话,警服穿在她身上,还真有几分滋味,但衣服的上围小了些,扣子缝隙被撑开,里面……咳咳,少儿不宜。

“你……你怎么出来的?”

叶以晴一脸疑惑地盯着陈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明明把门锁了,对方怎么打开的。

“不是你给我开了锁吗?”陈阳一副茫然的表情,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一边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叶以晴愣了下,看着背对自己的陈阳,一个箭步上去,一拳就朝着陈阳的后背打了过去:“你个小偷,想在老娘的眼皮底下溜走,做梦。”

在叶以晴看来,她这一拳从背后攻击,对方肯定躲不开。

可惜,她此刻对付的是陈阳。

听到背后传来的拳风声音,陈阳条件反射地一个侧身,躲过了叶以晴的拳头,然后左掌顺势将叶以晴的手腕握住,右掌朝着对方攻去。

这一瞬间,叶以晴只觉一股冰冷的寒意将自己笼罩,自己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嗜血的猛兽。

与此同时,陈阳看到叶以晴眼中的惊恐,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回到了都市,面对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的房客。

他攻向叶以晴的右手连忙变招,顺势把叶以晴搂住,原地转了个圈后,叶以晴已经落入了他的怀里。

不过他发觉手上的触感好像有些不对劲,低头一看,只见怀里的叶以晴俏脸通红,一巴掌就朝他脸上扇了过来:“混蛋,竟敢占老娘便宜。”? ?本书需要大家的呵护,请推荐票、书评、打赏支持!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