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我的空间有点坑 连载中

我的空间有点坑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林清泉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别人得到空间从此就飞黄腾达,各种高大上打脸啪啪啪;别人的空间器灵都是忠心可爱萌萌哒,为啥我的空间器灵不但毒舌刻薄还精分?展开

本书标签: 林清泉 仙侠修真

精彩章节试读:

茅屋左边的屋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婉宁有些失望,慢慢的走进了右边的屋子。

进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小木桌,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小小的木箱。

少女大大的眼睛咻地一下就亮了,哇噻,探险的刺激感爆棚啊!

自己倒霉了十几年,今天也该撞把大运了吧?

嘿嘿,婉宁兴奋地搓着手,一步一步地靠近那个小木箱,然后小心翼翼满怀期待地打开了箱子——

“啪——嘭——啊——怦——”

箱子打开了,里面不但没有婉宁所期待的金银珠宝、旷世奇珍,反而弹出来一个丑陋的怪物脑袋,喷出来一口绿色的、散发着恶臭的粘液,然后喷了婉宁一头一脸,吓得她尖声大叫,用力把怪物脑袋给扔了出去,砸在墙壁上,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

“哈哈哈哈——”白衣人又一次凭空出现,手指着婉宁,笑得前仰后合,“你的反应和我预料的简直一模一样,哈哈,我实在是太聪明了,哈哈哈——”

婉宁:……

这特么是个神经病吧?

“你敢骂我?”白衣人突然跳了起来,横眉怒目地瞪着婉宁。

婉宁一怔,娘咧,一生气就忘了这家伙会读心术了!婉宁想扯出个笑脸来,可惜脸皮抽搐了几下,实在是笑不出来。

不过她这番纠结、扭曲又可笑的表情似乎愉悦了白衣人,白衣人冷哼一声,没再深究。

“看在你取悦了本尊的份儿上,本尊就大发慈悲地给你点好处吧!”白衣人说着,手掌向上一托,掌上便出现了一个小木箱,与之前捉弄婉宁用的那个,一模一样。

婉宁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妈蛋,亏得自己差点儿就真的相信他了!他这分明就是故意戏耍自己嘛!

白衣人眉毛一挑,“还不跪下谢恩?”

婉宁:……

谁会那么傻,明明知道是捉弄自己的,还欢天喜地的去拿?可谁叫人家有本事呢?婉宁敢怒不敢言,虽然很不情愿,还是慢腾腾地去接了过来。

等他走了,我就扔掉!

可惜,婉宁的如意算盘注定要落空了,白衣人紧盯着她,嘴角是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打开!”

婉宁:……

婉宁慢腾腾地,极不情愿地掀起箱盖,紧接着把头一偏——

然而,想象中那不恶心的粘液并没有喷出来,婉宁惊讶地往箱子里一看,就见里头放着几本古朴的书籍。

这家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婉宁拿眼睛不停地瞅白衣人,可惜这人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完全看不出他脑子里想的是啥。

也许这底下还藏着什么机关吧?婉宁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点在书页上。嗯,很好,没有被莫名其妙的胶水粘住手。

轻轻地拿起书,底下也没有藏着什么机关。

婉宁疑惑地看了眼白衣人,莫非这家伙良心发现,真的有好东西给自己?

婉宁将目光放在了书面上,仔细观看起来。

这书上的字就是现代汉字,和石碑上不一样。箱子里一共有四本书,一本是《擒拿术》,一本《凌波微步》,一本《防身术》,最后一本的书名更是简明扼要,直接只有一个字“《医》”。

婉宁惊讶地望向白衣人,白衣人一改刚才的精分,又回复到了之前那个冷酷残忍的模样。

“立刻马上赶紧练,否则——哼哼!”说罢他蓦地转身要走,下一秒又突然停下脚步,恶狠狠地伸出一根手指头:“八个月!”话音刚落,人已消失。

婉宁撇了撇嘴,一根手指头代表八个月吗?这手势也不对啊——

正想着,“啪——”的一声,后脑勺上又被赏了一记。

婉宁抓狂,啊啊啊,读心术神马的,真的太讨厌了!

“什么?”白衣人突然出现,阴恻恻地盯着婉宁。

婉宁连忙赔笑:“呵呵误会,我是说太讨人喜欢了,太让人羡慕了,呵呵——”

“哼——”白衣人终于满意了,直接消失。

婉宁跌坐在地上,手捂着胸口,憋屈哇!

婉宁在心里衡量了下蒋婷婷等人的战斗力,虽然他们心思恶毒,但其实个个都是些有钱的二世祖,中看不中用。

从前自己之所以被他们欺负,一是从小被欺负惯了,根本不敢反抗,二是自己之前脑筋慢几拍,动作也不灵活。

不过,尽管他们武力值并不高,但现在离白衣人给出的期限只有八个月了,时间苍促,他们又人多势众,自己一个人要想取胜,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婉宁怕疼,为了不又一次被打死,还是赶紧练吧!

她挑了那本《擒拿手》,想了想,又拿起了《凌波微步》,这是本轻功秘笈,万一打不过还能跑不是?

婉宁以前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看武侠小说,还常常幻想着会有一位大侠突然出现,解救自己于苦难之中,因此看到《擒拿手》和《凌波微步》之后,她是越来越惊讶了。

这两本书的内容,怎么那么像武侠小说中写的绝世武功呢?

“还在胡思乱想,我看你是想死啊——”白衣人的声音突然如惊雷般在耳旁炸响,吓得婉宁一哆嗦,赶紧大叫:“我这就练,这就练!”

白衣人冷哼一声,又不见了。

婉宁赶紧掏自己的耳朵,妈呀,耳朵都快聋了。

这次婉宁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很快就全副身心地投入到了修习之中。

《凌波微步》是轻功,婉宁练起来倒不算难,她现在也发现了,自己在修习过《凝魂心经》之后,智商已经直线上升,就连记忆力也越来越好了。

不过《擒拿手》还是有些难度,主要是这部功法需要有人喂招,一个人没法练哪!这里一共就自己和白衣人两个,她可没胆量叫白衣人陪自己练功,那不是厕所里打灯笼——找屎吗?

八天后,少女足尖点地,正欲腾起,然后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哎哟——”这已经是她今天第三十六次摔倒了,这轻功练起来可不并不轻松啊!

婉宁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双腿像灌了铅,又沉又酸。她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

“啪——”刚想歇息一会儿,头上又被赏了个爆粟,婉宁疼得龇牙咧嘴,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是秋天的一个夜晚,天空中划过一道白色的“流星”,然后“怦——”的一声砸进了来阳市西区某片荒废了N年的旧厂房。转眼间这片旧厂房便被白光笼罩住,足足持续了五秒才消失。

“疼,好疼啊,不要,不要过来——”许婉宁大叫一声,蓦地睁开了眼睛。

咦,这是什么地方?入目的是一片浓雾,伸出手去,连自己的指尖都看不清,这大约就是书上所说的“伸手不见五指”吧?

“啊——”头部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许婉宁不由自主地捂住脑袋,可怕,太可怕了,那些人是魔鬼,是禽兽,是恶魔!

我这是死了吗?这里难道就是阴曹地府?

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一浮上脑海,许婉宁的身子筛糠般地抖了起来。

“你的确死了,但这里不是什么阴曹地府!”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许婉宁睁大了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

“你是谁?你在哪儿?”

然而许婉宁等了很久,那个清冷的声音再也没有再次响起。婉宁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之前听到的声音真的存在过吗?或许那只是自己的幻觉吧?

婉宁一个人呆在这陌生、奇怪的地方,心里阵阵发毛,她决定站起来走走,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咦,我的脚不是被砸断了吗,怎么能够站起来了?

许婉宁疑惑地观察自己的身体,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伤似乎都不翼而飞了。手指甲还好好地长在手指上,没有被拔掉,眼睛也没被刺瞎,脸上的皮肤摸起来很光滑,不像是被划花的样子。还有手脚可以行动自如,骨头没有断!

最重要的是,被灌进热油的嘴里,原本从嘴巴到喉咙、食管、胃、肠都被严重烫伤,那种痛到骨髓、生不如死的痛苦,此刻也都消失无踪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婉宁努力地睁开眼睛,极目四顾,发现前方的浓雾里似乎有一抹亮光。她顺着亮光的地方走呀走呀走,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看到了一块石碑。

这石碑仿佛一座高楼大厦一般,几乎填满了整个视野,大得惊人。石碑上散发着淡淡的莹光,婉宁之前看到的白光就是从这石碑上散发出来的。

石碑上还刻着字,这些字不是现代文字,可不知怎么的,婉宁却觉得异常的熟悉,仿佛自己以前在哪里看过似的。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摘自净心神咒)

这段话的意思就是:大道随声感应,无处不在,能驱除邪崇,而弘护正道,卫护修道之干能身心安泰,不受鬼魅侵扰。此功法能使人智慧开朗,灵台明净,摒除杂念,心道合一,神明安宁,不染六尘。可使三魂永固,七魄安然……

婉宁只是随口念了几句经文,不曾想那经文的意思就蓦地浮现在脑海里。她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虽然很不愿意承认,可她心里明白,自己从出生起就心智不全,学什么都比别人困难十倍。

她无比确定,这经文自己以前并不曾见过,可自己是怎么明白其中释意的呢?

婉宁怔怔地盯着那些字,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抚在了石碑之上。就在这时异象突起,石碑上的字蹿动了起来,最后“嗖——”的一声钻进了她的眉心。

“嘶——”一股针刺般的疼痛袭来,紧接着婉宁脑子里突然多了些东西,险些将她的脑子撑爆。

不知道过了多久,婉宁才终于把脑海里多出来的东西完全接收。原来这是一篇心法口决,名为“凝魂心经”,对凝聚人的魂魄,安定心神有奇效。

刚才她已经把经文全部理解了,只念了一遍,便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变得头脑清明许多。活了十六年,这可是头一遭啊!

她从小就被人叫作“傻子”,因为她的反应永远比别人慢几拍,别人一岁多会走路,她硬是到了两岁半;别人三岁时基本上可以用语言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了,可她五岁时还只能说一些简单的词汇;同龄的小朋友六岁上一年级,她九岁才勉强上学,就这还是她不知熬了多少个夜,以勤补拙才终于通过入学考试的。

这心法口决绝对是好东西,它能让自己变聪明!傻了十六岁的许婉宁本该欢呼雀跃的,可是——

她却闭上眼睛,身子靠着石碑,缓缓坐了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许婉宁仿佛与石碑融为一体,一动也没再动过。

而空间中的某处,一道身影盯着许婉宁,浓眉都拧得能夹死蚊子了。某人眼神闪烁,若有所思,一双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牙齿咬得咯咯响,神情中有股复杂难言的扭曲,似乎下一秒就会全线崩溃……

又过了三天,这道身影突然“嗖——”的一声离开原地,眨眼间出现在许婉宁面前。

“为什么不修炼?”

许婉宁一个人在空间里呆了好多天,猛然间被一个阴恻恻的声音惊醒,吓得她一个激灵。连忙睁开眼睛,就见一个身着白衣的身影正站在自己面前。

此人长身玉立,长发在头顶绾了个发髻,一身古代装扮,白衣飘飘的模样,真有如神仙下凡一般。

不过,虽然两人离得挺近,但奇怪的是许婉宁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脸,莫非是自己的眼珠子被挖掉,虽然看似无伤,其实已经受损了?

“说话!”白衣人突然像是失去了所有耐性,突然一声大吼,声音大得有如惊雷,直击人灵魂深处。

婉宁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双股颤颤,拔腿就跑。

白衣人:……

原本以为这里终于没人会再欺负自己了,谁知道又跑出来个神经病!许婉宁大大的眼睛里盛满了恐惧,使尽了浑身力气,不要命似的往前跑。

然而很快,她就被人揪住衣领,像只小弱鸡似的被提到了半空中。

“我有那么可怕吗?”白衣人咬着牙,阴恻恻地问。

------题外话------

选在国庆这个特殊而又伟大的日子发新文,代表我爱国!嘻嘻嘻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