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我的殿下很高冷 连载中

我的殿下很高冷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羽落繁花尽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清澈似水,杀人似鬼,这是女主高冷狂傲,霸道专情,这是男主巍巍山河,泱泱苍穹……且看他二人,如何问鼎天下。刀光剑影,暗斗明争,江山如此多娇……忘不掉的蓝羽;步步紧逼的云萧;默默守护的温子林;步入魔障的冷月。来自异世的凤遥,面对这一段感情纠葛,该何去何从……某一天,云萧霸道地把凤遥扣入怀中,“说!你喜欢的究竟是谁?”“我喜欢……”凤遥神秘一笑,抬头望着远方的天空,高声大喊,“我喜欢这个天下!”云萧狂傲道:“那我就将这个天下送给你!”某天,他以天下为聘,铺红妆万里,缓缓走至她的身边,“阿遥,嫁给我吧!”展开

本书标签: 羽落繁花尽 历史军事

精彩章节试读:

三日前。

金碧辉煌的大门,其上雕刻了大理寺卿府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门口站着八位彪形大汉,分立于左右两侧,其散发的气势,叫人望而生畏。

可尽管如此,依旧有人不惧于他们的慑人气势,跪在门口,即使是跪着,他也将腰杆挺得笔直,不卑不抗地跪着。他身穿一件缝了好几处补丁的旧衣服,可他的身上却不见丝毫邋遢的地方,他的脸很清秀,打补丁的衣服也被洗得发白。

突然,一乘宽大气派的轿子从不远处缓缓驶来,车夫因这名跪着的男子而被迫停下。只听车内传来一声低沉混浊的声音,“出什么事了?”

车夫毕恭毕敬地回答道:“回大人,有人跪在门口。”

“撵走。”

话音刚落,守门的彪形大汉立即动作了起来,将略显孱弱的男子狠狠架住,那架势,像是要把人的骨头给活活拆散了似的。

“林大人,请听草民一言,草民有冤要诉,请大人为草民讨一个公道。”温子林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之感,用尽全身力气地说道。

“大人。”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从轿内传来,竟带了几分媚态,直叫在场的男人都心猿意马,当然,温子林除外。“大人,怎么还没赶走他,讨厌死了,一股穷酸样。”

“美人,你先消消气,我这就赶走他。”语罢,怒声对外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他撵走。”

“哈哈哈哈——本来以为掌管最高司法的大理寺卿会有什么不一样。”温子林紧紧地握住拳头,指甲深陷血肉也不自知,“原来,也不过如此。”

“放开,我自已会走。”温子林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力气,硬是从几个大汉手里挣脱了出来,迈着因跪久了而略微颤抖的双腿,头也不回地离开众人的视线,那道孤傲料峭的背影在阳光的映射下显得格外凄凉。

“来人,把他给暗中解决了,省得他到处败坏我的名声,记住,做得利索点。”车内传来一道因压得十分低沉而略微有些慑人的声音。

“是。”

“不好了,不好了,老爷你快去看看吧!”只见老管家急冲冲地跑出来,手还略微擅抖地指向府内,一副白天见鬼了的表情。

府内的主院中,站着众多的丫鬟和小厮,他们围成一个圈,对地上的图案议论纷纷。

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地上用鲜血刻画而成的神秘之花在阳光的折射下散发出妖艳的光芒,娇艳欲滴,一如一位邪媚迷人的少女,美得让人心醉。

“这是什么花?好美啊!”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丫鬟带着痴迷的眼神问道。

“真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东西,让我来告诉你们吧。”一小厮先是不屑地瞥了瞥众人,随后讳莫地看了眼地上的图案,尽量压低他的嗓子,“这是曼珠沙华,盛开在地狱的花朵,是一朵死亡之花。”

“这说明阎女要过来锁命了。”

“阎女是谁?”

“江湖中传言,她是来自地狱的使者。”

“她锁命之前,必用地狱之血种下三株曼珠沙华,不出三日,她必来锁老爷的命啊。”

“一派胡言!”林尉刚到自已的院门口,便听到这些人在议论纷纷,甚至还听到说有人要锁自已的命,当下气得七窍生烟,怒吼一声,“来人,将这些乱嚼舌根的奴才拖下去乱棍打死。”

“求老爷饶命啊,奴才(婢)知错了,奴才(婢)再也不敢了。”

任凭众人怎样磕头求饶,林尉就是无动于衷。“把他们的嘴给堵上,吵死了。”林尉不耐烦道。

管家瞧见林尉僵硬的脸色,讨好性地笑了两声,“老爷,一些江湖传言,怎可当真。再说,这世上怎么可能真有鬼神?”

“一个江湖杀手,也敢如此大言不惭,真当老夫是吃素的吗?”林尉冷哼一声,大袍一挥,丢出一块令牌,“来人,去调派大理寺的人马,将府邸里里外外给我围住,老夫要来个瓮中捉鳖。”

“老爷高明,奴才佩服得五体投地。”管家对林尉行了个大礼,顺着林尉的话奉承道。一张略微有些扭曲的老脸露出了十分谄媚的笑容。

天边的红霞渐渐褪去,夜,悄然降临……

“老爷,这都快三天过去了,阎女还未来,依我看,她是被老爷的威风给吓破胆,临阵脱逃了。”管家瞧了瞧天色,一边说着,说到最后竟对林尉投以一抹崇拜的目光。

“越到最后关头,越是不能松懈。她不来最好,要是来了,我定要让她死无全尸。”虽然很享受管家对自已的崇拜,但他毕竟不是老糊涂,在官场历经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早就让他的警觉性比一般人高出太多。

“你们这是在议论我吗?”突如其来的声音,令众人心头一跳。抬头望去,只见一女子悬空而立,她妖艳的容颜擒着一抹绝美的微笑,一袭红衣在夜色的衬托下格外耀眼,她的笑足以魅惑世人。

可众人却自动忽略了她的美貌,他们的目光紧盯着女子白皙嫩滑的脖子,只见其上盘旋环绕着一条通体发白的蛇,那双赤红之瞳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一瞬之间,这座府邸被层层包围,与其说是士兵把这名女子包围,倒不如说是突然而至的蛇把士兵包围。这些行态不一、颜色迥异的蛇疯狂的吞吐蛇信子,直立起半身,这是蛇攻击时才有的姿态。

“不要过来,不要……”管家早已被吓失了魂,跌坐在地上,一张老脸因过度惊吓而显得格外的扭曲。

“大理寺卿,人间的执法者,你准备好迎接我的审判了吗?”似佛语般喃喃声从女子口中道出,她微抬素手,一抹白色火光升腾而起,白色之火在女子手中翻滚,跳跃。

众人瞪大眼睛看着火苗出现的那一刻,如果说蛇的出现只是给他们带来震撼,那火焰的出现无疑给他们带来了恐惧,一种来自内心深处且始终无法泯灭的对鬼神的恐惧。

此刻他们眼前的这名女子,手持地狱之火,可控百里之蛇,仿佛来自地狱的修罗。他们早已经忘了反抗,只剩下无边的恐惧蔓延在心底。

“故—故弄—玄虚,来—人,把她给—射—射下来。”林尉伸出早已颤抖的双手,用因惧怕而打颤的舌吩咐众人道。

土兵并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就已全部倒下。

此刻府邸醒着的,唯剩林尉和阎女二人。

“十八层地狱,你想要下哪一层呢?”女子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白色火焰,朝着林尉邪媚地笑了笑道,看着他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林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断地磕头求饶道:“大仙,我错了,求大仙放过小的一次,只要小的有的,小的一定全部拿来供奉大仙。”

女子轻摇了摇头,低声喃喃道:“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因隔得太远,这句话只有她自己和她颈上的赤冥白蛇听得见。

“死亡,是你的宿命。”语毕,一根银针飞出,直指林尉的天灵盖。

确定了林尉的死亡后,红衣女子才施展轻功离开,游荡在府内各处的蛇也缓缓散去,回到自已的老窝。

一切都归于平静……

半响后,一锦袍男子从黑暗中现身,没错,云萧将一切都看在眼底,只是他并没有去表现出惧怕的神情,他一早就收集有关阎女的资料,“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变化莫测、夺命阎女。”十二个大字对她做了最准确的概括。本来,他是跟着凤瑶的脚步而来,没想到给跟丢了,听到这边有动静,这才将刚才一幕收入眼底。

凤遥神秘失踪,阎女突然出现,此刻云萧的心底,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云萧足尖一点,朝一幽暗的巷子而去,那是他回府的必经之路。突然,他停了下来。

前方,一红衣女子慵懒地坐在房顶,那条雪白的蛇时不时轻黏女子白皙的小脸。

“你在等我?”云萧露出了一贯的微笑,轻身询问道。

“你知道我在等你?”红衣女子瞥了瞥同样立在屋顶的锦衣少年,漫不经心的反问道。

“你不说,我如何知道你在等我。”他顿了顿,接看语气柔和道:“我的阿瑶。”语罢,他紧紧盯着红衣女子的眸子,里面无波无痕,一片澄清透亮,并没有因为云霄的话语而有任何的变化。

“公子,你在叫谁?”红衣女子用不解的目光看向云霄。

“没,是我一时魔征了,我的阿瑶相貌丑陋,怎可与姑娘的仙人之姿相比。”云霄轻叹一声,仿佛他的阿瑶有多见不得人似的。

“是吗,那你可得将你的阿瑶管好,别让她出来到处吓人。”红衣女子面色从容,语气不急不缓道。

“那是自然,我回去一定好好管教她!”

女子淡淡地笑了笑,转身离去了。“看在你长得还算顺眼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的偷窥之责了。”

“多谢姑娘手下留情。”

望见女子离去的背影,云萧嘴角上扬,轻声喃喃道:“阿瑶,虽然你表现得一切正常,但你的眼睛还是出卖了你,我见过无数双女子的眼睛,却从没见过一个人的眼睛如你一般——那么清澈,那么透亮。”

一颗桃花树上,一红衣女子半倚,她轻拍了拍胸脯,吐了几口浊气,“吓死小爷了,还好,应该暂时打消了他的疑虑。”

回想起之前云萧说过的话,凤遥将手中的树枝摧残了无数遍,咬牙切齿道:“相—貌—丑——陋?”天知道她当时在心里面念了多少遍莫生气这首打油诗,才忍住不爆揍云萧一顿的冲动。

“云萧,老子—跟你—没完。”一句因爆怒而中气十足的声音,惊散了林间的数百只鸟儿。

密不透风的森林里飞快掠过几抹身影,其中最前面的是一抹倩影,她如一只轻捷的猿猴,在原始森林里上下穿梭,巧妙地避开了隐藏在暗中的毒虫猛兽和来自身后破空而出的子弹。

紧追其后的是五名蓝色制服的中年男子,其胸口处佩戴的金色勋章在阳光的折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这几人步履矫健,哪怕追了好几天依旧没有追上那一抹倩影,也没给他们带来一丝一毫的困扰,他们都是心志绝顶的人。

突然,那一抹倩影停了下来。

原来,在她的前方,是一道万丈深崖……

“凤遥,束手就擒吧,你已经无路可退了。”五人并排走来,其中站在最中间的男子轻叹了一口气,开口劝解道。

“大哥,跟她费什么话,这个孽障,我真想把她给宰了。”最靠边上的一名男子吐了一口唾沫,咬牙切齿道,语罢,亮出了他刚劲的拳头。

“老五,别冲动。”其中一名沉稳男子制止了性格火爆的凤五。

“是啊,老五,三哥说得对,遥遥的事情就交给大哥和二哥来处理吧。”清秀男子也劝诫道。

凤遥有些好笑的看着前来缉拿她的五位师父,她的五位师父是最顶尖的特工,也获得了最高级别的荣誉,他们代号凤凰。

大师父凤一是整个团队的核心,实战经验和领导能力皆是一流;二师父凤二则是一只活生生的老狐狸,打入敌人內部刺探机密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三师父凤三性子沉稳,主攻爆破事宜;四师父温润,耍得一手好针;五师父火爆,他的拳头可比那些枪杆子还厉害!

他们年轻时就取得了象征着最高荣誉的勋章,他们的一生本该享受别人的尊敬和景仰,然而她,却成了他们最大的污点。

她没有如他们的愿,成为一名秉呈正义的特工,而是做了一个杀手,杀人为数,她的双手染满了鲜血。因此,她成了正义之士的眼中钉,肉中刺。以前也不是没有派特工来缉拿她,但都无功而返,没想到这次派的竟是她的五位师父。

凤遥嬉皮笑脸道:“没想到这次竟劳烦五位师父大驾光临,怎么办?遥遥忘记了准备礼物啊!”语罢,竟真低着头,看起来有一丝的懊恼。

“丫头,少给我们嬉皮笑脸,看你惹出的好事!”

凤二板着一张脸,明明是风流倜傥,却要装作严肃老成,怎么都有一种滑稽的感觉。

凤遥真的很想放声大笑起来,但到底还是忍住了。若是让二师父知道她毫无顾忌地嘲笑他,她的后果可是很惨烈的。

“凤遥,跟我们回去,我们会帮你求情。”处于中间的凤一突然开口道。

“我并没有错,为何需要你们为我求情。”凤遥突然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双目紧盯着在她面前的教她养她的五位师父,眸间一片无畏。

“杀人,还不算错?”凤一沉声反问。

“那都是该杀之人!”凤遥拍着自已的胸脯,一字一句道:“我杀的人,个个都罪大恶极,罄竹难书。他们难道不该死?”

“就算他们该死,自有法律制裁。轮不到你在这逞英雄。”

“那也得有证剧,你们根本就找不出证据。倒不如提前杀了,省得祸害世人!”

“无论如何,你今天都得跟我们回去。”凤一沉声道。如此强硬的命令语气,看来今天是不带走她不会罢休了。

“遥遥,你也别怪师父们。他们已经下了第一揖拿令,倘若这次不能带你回去,那下一次你将面临更加危险的处境。”凤四面色和煦地向前走去,直至走到凤遥的面前,满是慈爱地伸手抚摸凤遥的脑袋。

凤遥就在那一瞬躲开了凤四的伸出的手,她一个漂亮旋身远离了凤四,“四师父,可不要妄想用金针扎遥遥的穴道哦!”凤遥吐了吐舌头,嫣然笑道。

“少跟她费话,将她直接打晕了打包带回去。”脾气暴躁的凤五已经被磨得没有耐心了,当下挥出了他的大拳头,直接往凤遥背后袭去。

凤遥如一只飞舞的蝴蝶,灵巧地躲开了凤五的袭击,侧身闪到凤五身后。嘴角扬起一抹完美的弧度,好心地出言提醒道:“五师父,要小心了。”

只见她快如闪电般地靠近凤五,以腰部为轴,一个过肩摔将凤五撂倒在地。虽然是普普通通的撂倒,但只有凤遥知道她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恐怕凤五短时间内并不会对她造成威胁了。

“以柔克刚?”凤二舔舔嘴,露出一抺震惊的神色,“看来丫头在外面历练了这么久,武功长进了不啊。”

四人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里的震惊与凝重。凤五的拳头他们再熟悉不过,并不好对付,可凤遥如此轻易就击倒了凤五,不得不让他们震惊。

“一起上!”凤一喊出,其余三人瞬间将凤遥围住。此时,就连凤遥也感到些许的压力。她的一身功夫,都是师父们传授的,她很清楚师父们的能力。

再加上他们配合得完全没有漏洞,凤遥竟一时之间逃避不开,再这样下去,最先消耗完的是她的体力。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凤遥冷眸一转,“师父们,对不起了。”只见她右手微抬,四根针同时迸射而出。

凤一几人瞬间倒地,满是不可思议地望着她:“你使毒,卑鄙!”双眼中满是自怒火:“我自小教育你要行得正做得端,要秉忠义守理法。你倒好,不仅无端杀人,还尽使这些下三滥的招数!”

凤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眼框渐渐发红,“师父,是你们养我育我,教会我生而为人当顶天立地,教会我秉呈忠义,师父之恩,凤遥从不敢忘!”

语罢,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语峰一转接着道:“可是也是你们教会我,行大事者当不拘小节。若是为了天下的大义,个人的荣辱又有何干系?”

“师父,凤遥从末后悔自已的所作所为,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

“凤遥最开心的时光就是和师父们一起度过的日子。”她的眼泪在眼框里打转,却始终忍住没有让她落下来,她用尽全力绽开笑容。

“瑶瑶,跟师父们回去吧,师父一定保你平安!”不知为何,凤遥的笑让他觉得很不安。

“世人皆醒我独醉,

世人皆白我独黑,

宁做世间逍遥客,

不当名留青史人!”

语毕,凤遥往断崖一跃而去。

“不要……”五道撕心裂肺的声音同时响起,嘶吼过后,只剩下良久的沉默和发红的眼框……

凤五是最控制不住的,他狠狠地用拳头捶地,“我要去把遥遥找回来!”语毕,直冲冲往外走去。

“回来!”凤一红着眼框吼道。

“遥遥最爱自由,就让她随着风自由翱翔吧!”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