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我寻天道 连载中

我寻天道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陈年烈酒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封印万年的上古魔兽欲破印而出,世代看守凶兽的神族已无力镇压,魔君趁势席卷人间妄图称尊人魔两界。然而,神界之中却不见天帝踪影,六界无人知晓其行踪。如此残局,茫茫天道,谁主浮沉?展开

本书标签: 陈年烈酒 玄幻奇幻

精彩章节试读:

这北寒山的山腰跟山峰相比,可以说是“泾渭分明”。林风、南山和老头儿三人所居住的山峰算得上是极寒之地,终年积雪。而这山腰却是云淡风轻,风和日丽。

当二人飞过寒辰剑宗的上空时,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色所折服。在空中自东向西望去,整个北寒山的大半个山腰都被寒辰剑宗这个庞大的宗门占据。庭院里,数以千计身穿白衫的寒辰弟子一同练剑,喝剑声响彻九霄,气势如虹!

众多相连的古建筑彰显了寒辰剑宗雄厚的实力以及深厚的底蕴。山门前立着一块巨大的太湖石,石上用行草篆刻着“寒辰剑宗”四个大字,显得格外气派。

当真不愧被称为人界第一大宗!

此时,寒辰剑宗的山门前已经聚集了各大宗门年轻一代的天才第子,每一位都算得上是修灵界的天之骄子。

寒辰剑宗内的一处山洞之中,一位白发苍苍样貌和善的老人正盘坐在石凳上修炼,身旁盘卧着一只高角灵鹿。

若是有寒辰剑宗本门弟子在场,定能认出这名老者,他便是寒辰剑宗的掌门人一一太清。

太清被称为人界第一人。因为他的灵力修为已经达到了九品地阶境,仅差一步,便可羽化成仙,叩开仙门,登足仙界。所以,太清掌门在人界是当之无愧的榜首级存在。

届时,太清身旁的高角灵鹿突然长鸣一声。这声长鸣,仿佛地震一般,震的整座山洞都有些摇晃。然而,不消片刻这只高角灵鹿便耸拉着脑袋,乖巧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这只高角灵鹿可是十品灵兽,这般反应着实有些怪异。正在专心修炼的太清掌门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一束精光迸射出去。他感觉到在这剑宗附近有两股十分浑厚且精纯的灵气。

灵力修为到了他这个境界,对周围环境、灵气分布的洞察力十分敏感。

太清掌门念叨着:“灵兽。”

言罢,太清迅速释放神识,查看周围环境。

所谓神识,就是当体内开了五条经脉时,即灵力修为达到玄阶境。届时,可将自我主观意识、精神扩展到外界,从而达到洞察先机、先发制人的目的。

即为神识!

境界越高,神识的范围也就越大。

届时,就在这两只灵鹤驼着两个少年的画面即将出现在太清掌门的神识之中时,其中一只玄天灵鹤察觉到有异常的神识朝自己这边扩散而来。

突然,灵鹤的眼中迸射出一束光芒瞬间便击退了太清掌门所释放出的神识。

山洞中的太清掌门瞬间感到了一种不同意识的冲击,紧接着便感到一阵眩晕,然后急忙收回神识。

太清掌门强撑着身体,运转周身灵气使用秘音传境恭敬的说道:“不知哪位上仙座下灵兽驾临寒辰,太清闭关修炼未能远迎,还请恕罪。”

太清掌门心里清楚,来者的灵力修为定然处于天阶境之上。毕竟自己已经是九品地阶境的灵力修为。能将自己的神识轻易击退,灵力修为必然在自己之上。

“嘶”

玄天灵鹤听到了太清的话后,与太清掌门进行意识对话,回应道:“无事,路过此地,逗留片刻。”

太清掌门顿时松了口气。今日,寒辰剑宗正在进行五年一次的盛事寒辰试炼,若是出现灵力修为在天阶之上的妖、鬼、魔前来捣乱,那么此次试炼定然要搁浅。

虽然有神界压着妖、冥、魔三界,但是太清掌门心里清楚,如今的神界没有六界的至强者天帝坐镇,各方势力早就已经蠢蠢欲动。所以,他必须尽快提升实力来抵挡一些不安定因素。

“鹤老哥,你叫什么呢?”

林风刚才也听到了灵鹤长鸣了一声,但是他并没有参与到玄天灵鹤和太清掌门的意识对话之中,所以也就不知道两者都交流了些什么。

玄天灵鹤也不去搭理他,与同伴进行了一个眼神交流后便低飞降落在寒辰剑宗山门附近的一片树林之中,似乎不希望有人发现它们的行踪。

两人会意,从玄天灵鹤背上跳了下来。

待二人下来后,两只玄天灵鹤没有一点滞留,直冲云霄。

林风见状,不满的骂道:“喂,你们走什么,合着要老子走回去啊?”

到了这个境界的玄天灵鹤极通人性,听到林风的谩骂。两只玄天灵鹤均轻轻的扑棱了一下翅膀,两片树叶犹如子弹一般朝林风射去。由于那两片叶子的速度太快,林风实在是避无可避。树叶结结实实的打在林风的胸膛上。这一击,直接将林风击飞好几丈之远。

虽然林风的灵力修为已然不低,但是在天阶境的灵兽面前根本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嘭的一声,林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一阵凄惨的叫声响彻树林。来时干净的白袍顿时沾上了许多尘土,看起来十分狼狈。

“我去,疼死了,都跟老头儿学坏了。”林风忿忿不平的说道。

南山见老大又被摔到地上,连忙过去将林风扶起,接着又帮林风打掉身上的尘土。

“老大,那玄天灵鹤太厉害了,你还是不要去招惹它们了。”南山劝道。

没办法,林风天生就是个无赖,总喜欢捉弄别人。兴许是受了那老头儿的熏陶,生来骨子里就带着不安定的成份。

“等什么时候我能打得过那畜生了,我就把它们抓过来烤了给你吃。”林风愤愤不平的说道。

“算了吧,老大,要是师父知道了,会把我烤了。”南山担忧的说道。

“这个呆子,还真以为我会这么干。”林风心中暗道。

看着南山傻乎乎的样子,林风也不再忍心逗他了:“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那可是七品天阶境的灵兽。”

“原来老大你是跟我开玩笑呢。”南山傻乎乎的笑着说道,满脸的肥肉随之抖动,那模样看起来实在是好生可爱。

今天南山已经两次目睹了这灵鹤的实力,无论是境界还是灵气的强度、纯度都是极强的!

“灵兽的力量太强了,所展现出的灵气也十分精纯。”林风捂着刚才被灵鹤打伤的胸膛不禁感叹道。

毕竟他自己已经在那玄天灵鹤的手中吃了不少苦头。兽的灵根极佳,而且与生俱来的力量更是凡人无法比拟的。

一片小小的叶子便轻而易举的打飞他这返虚境的修者。而且林风心里很清楚,那只灵鹤根本没有使出全力。

念及此处,林风暗下决心,他日定要寻得一灵兽,合兽灵以助自身的灵气更为精纯强悍。

待林风回过神来说道:“好了,走吧,一会儿赶不上大选了。”

“好。”

南山应了声,之后二人便朝着寒辰剑宗的山门走去。

北寒山峰,坐落于九州极北之地,东临渤海。千百年以来,无四季之分,终年飘雪,山脉冰封,实属大荒之隅。

黄昏时期,太阳的光芒豪迈的洒在北寒山脉,深邃的红给北寒山脉平添了几分暖意。在太阳光芒的映射下,隐约间可以看到有一间极为简陋的木屋屹立于雪山之巅。

皑皑的白雪早已将北寒之巅覆盖。然而,那间木屋的周围却突然多了两行脚印。顺着脚印望去,只见有两个少年贴靠着木屋,猫着腰蹑手蹑脚的缓慢爬行。

单从外表上看,这两位少年堪称是种极大的反差。其中一位少年十分肥胖,看上去很是臃肿。和善的面庞以及那呆滞的眼神无不透露出这个胖子愚钝的特征。

另一位少年身材挺拔,四肢的线条很是明显。模样虽说不差,但看起来却像个市井流氓,用“痞帅”一词形容倒是再合适不过了。

木屋的窗户紧闭着。

肥胖的少年将耳朵贴在木窗上,屋子里传出一阵毫无规律的打鼾声。

肥胖的少年压低声音略带紧张的对另一位少年说道:“老大,师父睡着了。”

听了胖子的话,另一位少年脸上露出一抹诡诈的笑容,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展现的可谓是淋漓尽致。

随后这少年冲那胖子使了个眼色,胖子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胖子小心翼翼的把木窗拉开了一条细缝。定眼一看,这屋内除了一张木床之外,其余的地方几乎都已经被酒缸酒坛所占满,就连床底下都没有丝毫空地。

木床上赫然躺着一位头发花白身着一袭白袍的老人,老人面色潮红,怀里还抱着一个酒坛。看起来喝了不少,醉的是一塌糊涂。

“你在这等着。”瘦瘦的少年压低声音说道。

语毕,这少年便侧身翻窗入屋,稳稳地落在窗户边的大酒坛上。这一套动作下来犹如行云流水一般,可见这少年有几分身手。

环视屋内,遍地都是酒缸酒坛。浓郁的酒香飘散在空气中,差点把林风的魂儿给勾走了。

对了,这个看上去瘦瘦的少年名叫林风。

林风怔了怔,迅速反应过来开始寻找猎物。突然,林风的目光停在了老者枕边的酒坛子上。

林风蹑手蹑脚的朝老者的床走去,走着也不忘留意自己的脚下。毕竟这木屋里的酒坛子实在是太多了,生怕一个不小心踢到从而把那熟睡中的老者给惊醒。

林风刚走到老者的床边便听到老者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说道:“平生一睡足,睡的我这老腰生疼,该起咯。”

林风见况不妙,当即便要运功提气准备从窗户飞离。

“砰”的一声,好像有人在作祟似的,木窗突然落下。

毫无防备的林风直接一头撞到了窗户上,顿时失去了重心摔了下去。然而当他快要与那靠窗的大酒坛产生亲密接触时,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横穿于林风和那大酒坛之间。

刹那间,林风只觉得被悬在空中动弹不得。同时,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油然而起。紧接着,林风感受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这股力量牵引着他在天空中开始旋转,越转越快。

林风何等聪明,怎会不知这诡异之事因何而起?连忙撕心裂肺的喊道:“老头儿,我错了,我真错了。”

语毕,林风旋转的速度果然渐渐慢了下来,然而他却没有被放下来。

趴在空中的林风耷拉着脑袋,脸色苍白,虚弱的喘着气,显然被转的够呛。

届时,木屋的门像是有人控制着似的打开了,林风感到有一股极强的劲道正使在自己身上蓄势待发。

“啊啊啊”

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林风宛若一颗子弹似的朝门外冲飞出去。这股力量实在强横,直接把他扔到了悬崖之外。

待他缓过劲来睁眼一看,身边竟是一团一团的白云,身下则是万丈深渊!这一幕吓得他失声大骂道:“我去,死老头儿你玩这么大。”

这下可给胖少年给吓坏了,急忙跑到悬崖边上大喊道:“老大,老大…。”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呼啸而过的寒风。

正当南山惆怅的望着崖底时,崖下突然传来一阵嘶鸣声。

届时,只见有一仙鹤托着林风从崖底徐徐飞来。那鹤通体雪白,翅膀外侧点缀了些墨黑色毛发,头顶一抹淡红更是平添了几分格调。

坐在鹤背上的林风觉得好玩极了,之前坠崖的紧迫感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肥胖少年看到这一幕,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老大,你没事儿吧。”

“放心吧南山,那老头儿整不死我。”林风颇为得意的说道。

原来这个肥胖的少年名叫南山,乍一看,倒还是挺像一坨肉山。

这只仙鹤好像看不惯林风那副得意的模样,突然一个翻身直接把林风从自己背上摔了下去。

“啊啊啊”

又是一阵尖叫声同时伴随着一句:“你大爷的。”

嘭的一声响,林风被重重的砸在了雪地上。剧烈的疼痛让他躺在雪地上不停地哀嚎。南山见状,赶紧跑过去将林风扶了起来。

这时,屋内老者揉着惺忪的眼睛打着哈欠缓步走了出来。

老者悠然的睁开了双眼,双目给人一种极为深邃的感觉,好似蕴藏着无穷的奥秘。

看到林风像个虫子似的躺在地上蠕动,老者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坏笑,假装吃惊的说道:“哎,这不是林风嘛!躺在地上干嘛,哇凉哇凉的。”

林风虚弱的坐在地上,恶狠狠的瞪了老者一眼。此时他真想狠狠的骂骂这老头儿,可是他实在不敢了,生怕这老头儿再折腾他。

老者朝两人走了过去,坐在了林风的身旁。见状,南山也踱步跟了过来,毕恭毕敬的站在老者的身后。

老者先是板着脸对南山训斥道:“你不好好研习医术,跟着他瞎胡闹什么。”

“师父,五年前我就没得学了。”南山委屈的说道。

听完这话,老者不禁老脸通红。纵使他有通天手段,把六界内所有的医书、毒书都收集来给南山研习,可也架不住南山在医毒方面的至高天赋。

虽然南山在修灵上的资质一般,但在这医毒上的天赋可一点也不亚于林风在修灵上的天赋。

“那就好好练功。”老者严厉的斥责道。

“是,师父。”南山恭敬的作了个揖答道。

老者也不再训斥,一改之前严肃的面孔,笑嘻嘻的对林风说道:“舒服吧。”

“舒服个屁啊,晕死我了,把我的骨头都给摔散架了。”林风没好气的说道。

称老者为“老头儿”其实也并非林风的本意。老者将二人带大并传授修炼灵法、灵术,但是老者只让南山称呼自己师父。

至于林风,怎么叫都可以。所以,林风只好一口一个“老头儿”的叫着了。

刚开始这么称呼老者林风还有些不习惯,接触久了发现这老头儿压根就不是个正经人,之后再喊也就喊的心安理得了。

“老头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来这了?”林风疑惑的问道。

老者点了点头。

“我去,你还装睡?”林风气愤不已的喊道。

合着这老头儿早就知道自己要来偷酒喝,故意给自己挖了这么一个坑。这老头儿虽然看起来不那么正经,不过他那通天神算的手段林风不是没有见识过。

听到林风这么说自己,老者直接一巴掌呼在林风的头上,面露不悦的说道:“装什么睡,老头子我一把年纪了会跟你玩这种把戏。”

“嘶”

这一巴掌打得林风忍不住捂着脑袋嘶了起来。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谁叫自己打不过这老头儿呢。

老者灌了口酒悠然道:“当灵力修为达到玄阶境时,意识就不仅仅限于肉身的支配。同时也能拓展到外界环境中,境界越高,拓展的范围就越大。即使在睡觉,对于自身四周的环境也是了如指掌。这就是神识。”

“玄阶境,神识。”

林风念叨了一声,然后若有所思的发起呆来。过了会儿回过神来,往老者的身边挪了挪屁股,笑嘻嘻的问道:“老头儿,你现在是什么境界啊?”

听到这,南山的脑袋也忍不住探了过去,显然对于这个问题他也十分好奇。老头儿的实力可以说是深不可测,跟着这老头儿游荡人界九州二十年,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这老头儿在打架上吃过亏。

老者捻着自己的白胡子,故弄玄虚的说道:“不可说,不可说。”

林风冲着他翻了翻白眼,表示懒得理他。

旋即,老头儿朝着木屋的方向抬起手,只见一坛酒唰的一下便飞到了他的手中。老头儿举起酒坛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这下可给二人看的心里直痒痒,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这些个动作自然逃不出老者的眼睛。

“想喝?”老者戏谑性的问道。

“嗯嗯嗯!”林风猛烈的点着头回答道。

老者也不再逗他,直接将酒坛子递了过去。

林风兴奋的抱起酒坛贪婪的喝了一大口,随后递给了南山。醇香浓郁的美酒配上这冰天雪地的温度,可谓是味觉上的盛宴。

老者看着二人酣畅淋漓的样子,笑骂道:“你们这两个兔崽子,怎么也跟我这老头儿一样是个酒肉之徒。”

听完老者的话,南山的心一下就悬了起来。情商极低的他还以为是师父在训斥他们,只好忐忑的肃立在原地。

林风自然清楚老头儿并不是在责怪他们,于是抬起酒坛又灌了一口后笑道:“近墨者黑呗。”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