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我家龙王太温柔 连载中

我家龙王太温柔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贫穷王妃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高信成亲前一晚差点被蛇妖带走,蛇妖扬言如果不跟他离开她一定会后悔的,好不容易逃过一劫,却在第二天成亲当晚,新郎血洗婚宴,一爪插进她的心脏差点死去,在临死前她愤怒异常,爆发了潜力挫伤新郎,新郎逃走,她为了问新郎一句为什么,而修炼了千年,也等待了千年,可到最后,她才发现,她等的一直都是那个新婚前夜劫走她的“恶徒”……展开

本书标签: 贫穷王妃 玄幻奇幻

精彩章节试读:

高信刚想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却感觉到周围异样的气场波动,她瞬间收起慵懒的状态,全程进入警惕。

她心道:“我已经租房子都租到了地下室内,为何那些混蛋还能找到我!可恶!”她快速手上结印,两个傀儡从她手腕脉海中飞出来,一前一后将她护在中间。

“嘭”一声双重巨响,高信的傀儡一出来就和无形力量碰撞在一起,高信快速动起十指,操纵着傀儡和来人打斗起来。

“咯咯咯……没想到你躲到地下来了,你就像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啊,是不是呢,高信?”空气中有两股黑烟逐渐幻化成人形,两个穿着黑色长纱裙,盘着高高的灵蛇发髻,戴着白色面具的女人在高信一前一后对峙着。

高信面对对方的冷嘲热讽不为所动,她只是细心地观察,务求找到对方破绽。

白色面具女人甲继续说:“高信,你怎么不说话啊,你是被我们吓傻了不会说了吗?”白色面具女人乙说:“姐姐,她不是被我们吓傻了,而是直接就傻了,咯咯咯……”两姐妹一起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

就在这时,高信发现了两人的破绽,她又甩出了两个傀儡,张牙舞爪地冲过去要撕咬两个女人,而傀儡口中又突然吐出一只傀儡。

两姐妹看到这种情况不怕反笑,她们异口同声地说:“雕虫小技!”两姐妹挥动锁链弯刀,一个打向傀儡们一个袭击高信。电光火石之间,再次“嘭”一声巨响,两姐妹的锁链尖刀已经刺穿了她们命中的对象,两人以为得手,都不约而同地在面具后面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

可是下一秒,她们的笑容就僵硬了,她们还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后背心就被刺穿了。“雕虫小技。”高信勾了勾嘴角,十根手指一挥动,两只傀儡的双手就从两个白面具姐妹后背抽了出来,傀儡们血染的双手,以及血洒满地,让小小的不到20平米的地下宾馆房子充满了肃杀阴森。

高信看也不看地上的两个死人,她拍了拍双手不存在的灰尘,她的几个傀儡也跟着她拍手,高信笑着看他们说:“你们拍什么拍呢。”傀儡们委屈地说:“阿信,我们手很脏,那两个女人很臭。”

这时高信裤兜里面的电话响了,她掏出来一看,来电提醒上显示“十三”两个字,高信笑着自言自语道:“钟毓秀这二货敢情也是没钱开饭问我借钱了。”

她接通电话说道:“喂,说话。”那边的钟毓秀嬉皮笑脸的说:“嘻嘻信姬,吃过晚饭了吗?”高信满头黑线,现在都大晚上十点多了,她不好气地说:“十三,你应该问我吃了宵夜了没有才对。”钟毓秀哈哈笑道:“哈哈,我以为你要减肥所以可能还没吃晚饭吗!”

高信更加无语:“十三,我天天都和人互动做剧烈运动,还需要节食减肥吗,我都有上顿没下顿了。”那边钟毓秀的语气严肃起来:“怎么,魔族人又找上门了?”高信说:“嗯,两个女魔头,不过已经被我打死了。”

高信话音刚落,她突然觉得脉海非常疼痛,傀儡们惊恐地叫道:“阿信,有埋伏!”“阿信,我们动不了。”“阿信,小心东边。”作为阴阳傀儡师,高信和她的傀儡们是一脉同心的,她的脉海疼痛,控制傀儡的本能突然失控,傀儡们也无法行动。

高信急得全身冒汗,她感知了此刻正有一个危险潜伏,可是她却竟然状态不上线。

电话那头的钟毓秀还在喋喋不休,却突然发现高信不再说话,他就觉得古怪,他叫道:“喂喂喂,信姬,你还在吗,信姬,你怎么不说话啊?”

“啊!”一声震耳欲聋,透过手机喇叭传过钟毓秀的左右耳,钟毓秀心中一颤,他惊慌地叫道:“信姬,你怎么了!”可是没有人回答他,他知道高信出事了,他转身一拍桌子,一把宝剑弹出来握在他手中,他正要转身冲出门去,没想到一把剑从门外突然捅进来,钟毓秀快速后退堪堪躲过。

“钟毓秀,往哪里跑,今天你是怎么都逃不了了!”一把粗嘎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来。

钟毓秀警惕地看着门外,厉声骂道:“尹水恨,你这个魔族的贼匪,竟然敢口出狂言,看你十三爷我怎么把你打到魂飞魄散!”大门“嘭”地从外面打开,叫尹水恨的魔头持剑飞进来剑尖就直刺钟毓秀,钟毓秀挥剑迎了上去。

那边,高信奋力抵挡,奈何还是棋差一招,此刻她的腹部已经被敌人打了一个洞,血正不断地往外涌。她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手腕都在滴血,她的傀儡们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

高信恨自己,怪自己太大意,这次魔族派来的是实力性的高手——魔族现任诸三长老:凌眸影、凌眸霜、凌眸屏,她们是三胞胎姐妹,而刚才被她杀死的是老二凌眸霜和老三凌眸屏,可是她没想到,老二和老三只是幌子,老大凌眸影为了能杀死她,牺牲了两个妹妹的性命。

两个妹妹长期服用禁药,她们的血液刚好是可以克制高信的,高信的傀儡接触了她们的血液,就相当于服了毒,所以高信才会行动受阻,中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计。

凌眸影咯咯地笑着说:“高信,看本小姐今天还杀不死你。”高信咬着牙艰难地低声骂她:“凌眸影,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女魔头,为了杀死我,竟然连亲生妹妹的命都不顾。”

凌眸影咯咯笑着,白色的面具遮挡着她的面容,尽管如此也依然能感受到她得意洋洋的表情,她说道:“成大事肯定有所牺牲,我家妹妹能为大人而死是她们的荣幸,我这个当姐姐的为她们高兴呢。赔了她们两个的命,却能杀死你,真的很划算啊,咯咯咯……”

凌眸影笑得疯狂无比,她突然笑容一滞,手中狠狠地甩出她的锁链弯刀,直直地往高信的心窝方向飞去。“高信,受死吧!”凌眸影厉声叫道,收割高信的命已经志在必得。

高信知道今天自己就得交代在这里了,她认命地闭上了双眼。那一瞬间心内思绪万千:“快一千年了,我活了快一千年了,和魔族对抗也就快有一千年了,我一手重振高家,从当时拥有三百人阴阳师的鼎盛大家族到至今只剩下我一个人影单形只,可谓凄凉呢,快一千年了,按道理我已经活够了,但是,我依然执着地想再多活些时日,正哥哥,我还没有找到你呢,我还没有亲口问清楚你当年的事情呢,要是临死前能见到你最后一面,我也死而无憾了,可是,信儿已经不行了,正哥哥,来生再见……”

高信已经感觉到自己心脏前的皮肤触碰到刀尖的冰冷与刀锋带来的疼痛,她想,她很快就不会再觉得痛了……

一会,高信确实不再感觉到更深的疼痛,她依然闭着双眼,可是她依然还在呼吸着。

她惊讶地努力睁开眼,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凌眸影被打破的半张面具,而露出来的半张脸却显示出了她的惊恐,高信不解,她还来不及思考凌眸影的怪异表情,就发现凌眸影往她自己的右边倾倒,重重摔倒在地上。

凌眸影的身体倒下后,露出了那个站在她后面的人。丰神俊朗,伟岸而英挺,这是谁?不过容不下她再继续思考,腹部上流的血太多,她终于因为失血过多而两眼一黑晕死过去……

高信感觉自己似乎走了一段很漫长的路,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她茫然地走到一个路口,发现此处形成了一个十字,高信自嘲,难道这就是人生的十字路口,我又有什么需要选择的吗?浑浑噩噩地过了快一千年了,看着至今样子还是妙龄芳华,底子里不过是一个千年老妖罢了。

“信儿!”一个温柔的男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惊喜地抬头看去,她笑了:“正哥哥!”温柔英俊的男子微笑着对她张开双臂说道:“信儿,我是章正,我在这,快过来我这里!”高信高兴地迈腿就要跑向她的情郎。如果真有什么选择,那务必就是眼前的人,那个与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准备和她拜堂成亲的人了。

突然一道红光在自己眼前乍现,她被刺痛了双目。她条件反射地别开脸并且用双手遮住双眼,然后她感觉那股红光将自己包裹住,她突然觉得呼吸困难,心痒难耐。

当她发现她能看清事物的时候,她发现前方的正哥哥竟然变成了一个丑陋的魔鬼,他对着她诡异地笑着,两边的嘴角都可以裂到耳根边了。他依然张开双手,温柔地对高信说:“信儿,我是章正,你的正哥哥,快来正哥哥这里。”

高信看着这个场景怎么那么熟悉,但是还容不下她多想,她就听到有人在她背后说:“不许靠近他。跟我走。”高信吃了一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疑惑,背后的声音继续说:“女王,不要去。”女王?谁是女王?高信不觉回头看去,红光之中,隐隐约约看到泛着鳞片状。

“信儿,快到正哥哥这里来。”高信再次看向前方,情郎章正的俊美容颜和温润笑容重新映入她眼帘。“正哥哥……”高信竟然看痴了。

她情不自禁地想走过去,但是她的脚似乎被谁拉住了,她低头看去,竟然是包裹着自己的红光。“回来!”一声厉喝,吓醒了高信,高信很气愤,这谁啊,凭什么趾高气昂地命令她,为什么要阻止她和她的正哥哥相遇。

高信愤怒地骂道:“何人如此放肆,敢管我信姬的去向!”她奋力地挣扎,奈何红光却将她缠绕得更紧,她感觉到自己肺部都好像要炸开了。她叫道:“正哥哥,救我!”

只听到情郎章正问道:“信儿是要正哥哥救你吗,那么信儿可否答应正哥哥要永远和正哥哥在一起?”高信想马上答应他,才开口那把声音就喝道:“不要答应他!”

高信越是听到那把声音阻止她,她就越倔强,她强硬地要在喉咙里发出一个“好”字,就在那个“好”字才刚发出半个音节,高信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要被它压爆了,她出于本能地冲口而出一个“不”字。

“不”字说出来后,身体的压迫感没有了,是缠绕着她的红光没有再束缚了,她喘息着抬头,却看见了章正狰狞的面孔,他露出满口尖牙,伸长长着锋利指甲的双手向着她扑来:“你这可恶的女人,竟然敢不答应我,你去死吧!”

章正粗嘎的声音恶狠狠地怒骂着她,她茫然不知所措,这,真的是她的正哥哥吗?就在她愣神之际,包裹着她的红光唰地集中一处往前迎上了暴走的魔鬼,红黑光交汇撞击,高信感觉这个场景又似乎在哪里见过。

“女王,再见了!”刚才那把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来。高信被光芒刺痛双眼,她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不再听得清……

大红灯笼高高挂,双喜窗花贴满了整个高家的大院,这一夜,高信注定兴奋到彻夜难眠。明天她就要嫁给心上人章正了,那个与她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男孩。

章正是管家的儿子,虽然高信是高家的五小姐,可是因为从小不得宠,都是放在后院交给下人抚养的,也就是这样,她才能遇上此生挚爱。两人经历了许多磨难,父亲高庄荣终于答应了他们的亲事,对于高信来说,简直就是人生最幸福的事了。

高信独自一人在自己的小闺房内看着衣架上撑着的一套喜服,怎么看都看不够。

月上柳梢,高信将蜡烛吹灭,打算早点就寝,她再怎么睡不着也要逼着自己睡,她可不想明天拿着一副憔悴的尊荣嫁给她的正哥哥呢。

躺在床上,月光洒进窗户,高信正要闭上眼睛,眼前的床帐却突然无风飘了起来,高信坐起来伸手将床帐拉下来,帐幔下落的一瞬间,高信透过帐幔隐约看到了房间的桌子前正坐着一个人。

高信以为自己看错了,就用手搓了搓眼睛,定睛一看,桌子前的确坐着一个人,她吓了一跳,赶紧往床里面退去。

“你、你、你是谁?”高信吓得花容失色,支支吾吾地问。

此人背对着她坐着,他身穿黑色长袍,倾泻的月光洒在他身上,更加衬托出他的邪魅冷峻。他的两肩宽阔,身形提拔,墨发披散在背上,未曾蓄冠。

他缓缓回头,一双邪魅的丹凤眼对上了高信的杏目,高信有那么一刻竟然看痴了。不过几秒后,高信回过神来,甩甩脑袋,再次警惕地看着他问道:“你到底是谁,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吗,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闺房里?”

此人带着一张青铜色的雕花口罩,只露出宽阔的额头和那一双绿色的眼眸。他看着高信说:“让你久等了,我是来接你的。”

高信惊讶不已:“什么意思啊,你干嘛来接我啊?”

男人不高兴了,他的绿眸发出了骇人的光,高信害怕地往里面缩了缩。男人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高信说:“你不知道没关系,你只要记住,期限一到,你就得跟我走。”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为什么要跟你走……”高信想继续反驳对方,说着说着却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看到了,看到了面前站着的男人他身下没有脚,用来支撑他站起来的竟然是一条尾,一条黑色的蛇尾,这条蛇尾足有成年人的身体那么粗,盘绕在地上,他,竟然是一条蛇妖。

“妖怪、妖怪……救命啊!”高信发了疯地往床的另一边爬去,连滚带爬地想夺门而出。蛇妖一甩尾巴将高信拦腰圈住,带到了自己的怀里,他将高信钳制在自己胸前,强制性让她与自己面对面。

蛇妖的眼眸带着怒意,他沉声道:“你是逃不掉的,不管你轮回多少次,重生多少次,只要你在这世间出现过,本尊都能找到你,以前本尊不打扰你,是因为你还未长大,现如今期限已到,你理应跟我走了。可是你竟然想瞒着本尊嫁与他人?本座告诉你,你谁都不许嫁,你注定是我的新娘,是我唯一的女王。”

高信被他霸道的话震慑住了,而那一刻她再次对上了蛇妖那双泛着绿波的眼眸,不知为何,她心中竟然有隐隐的痴迷,还泛着隐隐的心痛,想这么一直看着他,不愿移开。

“等等,听说过妖物都是容易摄魂心魄的,他在摄我魂!”突然有什么认知涌进了高信的心头,高信强烈地甩甩头。

高信怒瞪他骂道:“我才不嫁你这个妖怪,这里是阴阳玄门高家,我爹一定会来收拾你的,你等着灰飞烟灭吧!”

蛇妖冷哼:“哼,你说高庄荣,他是不会理你死活的,你应该比本尊更清楚,高家上下没有一个人会在乎你的生死!”

蛇妖的话触及到高信内心深处的痛,她知道,她不过是三姨娘沈若熏带回来的野种,尽管沈若熏一直坚持说她是高庄荣的亲骨肉,而高庄荣最终能接受她们母女俩,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但是因为高庄荣的态度,她从小没少受高家上下的白眼和欺负。不过无论她有多不被人待见,可是却始终有一个人处处维护她,对她好,那个人就是章正,她明天要嫁的人。

高信硬气地说:“你胡说,正哥哥才不会不管我,就算全天下的人不管我,他也定不负我!”

蛇妖暴怒,一挥手将高信甩在地上骂道:“愚不可及!你的一切从一开始就是本尊的,他人妄想觊觎,你休想用你自己的命,去验证他人对你的好坏,本尊是不会给你机会的,想嫁他,简直痴心妄想,今天你必须跟本尊走!”

高信大骂:“我不会跟你走的,你这个妖怪!”

蛇妖怒道:“本尊不需要经过你同意!”话音刚落,蛇妖的手一伸,高信又重新被他禁锢在他怀里,高信被点了穴,根本无法开口呼救,她惊恐万分,却无法挣脱。

蛇妖带着高信越窗而出,这时月亮躲进了云层,月光被遮住,一阵风吹过,高信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味道,而蛇妖却突然猛烈咳嗽着,他惊恐地低声骂道:“雄黄烟,可恶!”

蛇妖一闪身带着高信飞出老远,可是高信却看到了他抱着自己的一双手背上出现了蛇鳞,而蛇妖的咳嗽仍不断。那股浓烈的味道一直都在,无论他们跑到哪里都如影随形般,高信心里大喜,雄黄克蛇,她有救了。

还没有逃出后院,高信就被迫摔倒在地上,她痛得龇牙咧嘴,艰难地支撑起身体,却看到自己脚边躺着一条大黑蛇,高信吓得跳了起来。

大黑蛇看着很虚弱,他不甘地说道:“可恶,高信,要不是本尊为了你一次又一次地散去修为,这区区的雄黄烟怎么可能奈何得了本尊!”

高信站起来后退后几步说:“你这蛇妖为什么一直在胡说八道,我又没宰过你,又没杀你全家,你干嘛来抓我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蛇妖的身上升腾出微红的光,它的身体也逐渐变得透明,可是一双蛇眼却死死盯着高信。

“高信,你何止杀我一次,本尊修为受损,依然凝聚人身不计前嫌来见你,而你却想将本尊置于死地!本尊认错谁都不会认错你,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脱离本尊了吗,高信,本尊还会回来的,你欠本尊的,他日本尊一定要让你双倍奉还!”

蛇妖在说完这句狠话后,身体就消散开去消失不见了,唯独一道红光似乎是彰显着蛇妖的不甘心,依然飘荡在半空。

高信还怔愣在原地,她抱着双臂喘着粗气瑟瑟发抖,她心想:“我招谁惹谁了,别说是杀死过一条蛇了,我可是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死的,为什么这只蛇妖说我杀了他,要找我报复呢?”

蛇妖的狠话犹回荡在周围,突然那道红光串到了她的跟前,一下子撞进了她的身体内,高信瞬间感觉到胸口很痛,像火烧般,她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可是一会儿,那种痛苦的感觉就没有了,高信不明所以地从新站起来,茫然不知所措。

突然一阵淡淡的兰花香味传进高信的鼻子内。

“五小姐?”背后有人叫了她一声,高信吓得“啊”一声大叫。

“五小姐,你怎么了,这大晚上的你怎么会在这里?”当高信看清楚叫她的人是家中的下人赫嬷嬷后,她松了一口气,她不能告诉赫嬷嬷今晚的事,于是找了一个借口说道:“赫嬷嬷,我、我明天要嫁人了,我有点兴奋,睡不着,所以随便出来走走。”

赫嬷嬷是这高家为数不多的一个不会欺负高信的下人,她笑着对高信说:“五小姐,夜深了,不如让老身陪你回房间就寝吧。”高信点点头。

高信稍微走在前面,赫嬷嬷跟在高信后面,赫嬷嬷走了两步后回头看向刚才蛇妖躺过的地方,眼中露出了微妙的神色。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