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我家仙君甜又暖 连载中

我家仙君甜又暖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一叶归云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执念有一天会化为浓稠的血色吗?在桃花盛开的季节……他本来遥远九天上高高在上的缥缈上仙,执念成痴,一生只为候一人。她本是北海一条无忧无虑的小鲤鱼,却不曾想身上隐藏着惊天秘密。恩怨纠缠尽数揭开时,她坠入了无尽深渊,殊不知她只是封印魔神的一个契机。那一刻,她眼中漫天血色,耳畔边无数怨灵撕扯尖叫,而她只看到了与她一同坠入封印中沉沦的的白影。就在那道清冷缥缈的身影朝封印一跃而下惹得众仙惊愕之时。却无人得知那是他前世爱人,一生执念所在,所以义无反顾……幸得上天垂怜,再许一世!这一世,他必定护她一世周全,她若成佛,他便展开

本书标签: 一叶归云 仙侠修真

精彩章节试读:

北海龙王话未说完,便听到身旁一阵倒吸冷气的动静,面色冷了冷:“你母后整整怀胎二百年才产下了你,谁想刚刚出世的你便是魔气缠身,天生魔角,为避免他人察觉为父便使用秘法封印了你的原身与魔气,谁曾想终究是功亏一篑……”

“三弟!你糊涂啊!”听到这里,其余三海龙王皆是放声长叹,看向北海龙王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愤慨。

而阿离早已泪流满面:“所以你费尽心机的把我原身封住,对外声称收我为义女只是想要不被注意到,对吗?”

北海龙王眼中已湿润,却只是无言点头。

阿离呜咽一声,再说不出任何话来,今时今日所发生的一切对她来说正是毁天灭地的冲击与崩溃。

她原本只是一条自由自在的小小鲤鱼,谁曾想顷刻间便变成了人人诛之而后快的魔龙。

“三弟,事到如今已由不得你妇人之仁了!天宫或已明晓是龙族截走了阿离,我们必须将她送回天宫免得天帝责罚……”

终究是东海龙王长叹一声,打破了沉默。

“大哥!阿离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北海龙王颤声反对。

东海龙王不待他继续说下去,狠了狠心豁然扬声道:“龙族被压多年,能有今日的地位不容易,切不可因一念之差毁了龙族,为兄作为四海之首又怎能坐视这个天生魔物毁了我等苦心经营的一切!”

其余二海龙王皆未说话,显然认同了东海龙王的说法:“若是你实在不忍心,为兄现在就替你除了这个魔物,免得她在天宫受更多苦楚!”

话音未落,东海龙王目光已是几乎凝为实质的杀意,影随风动竟是北海龙王想也不想的挡在了阿离面前:“大哥!”

“哈哈哈……”

蓦地,一道略显沙哑的笑声夹杂着海啸充斥在众人耳边,她的笑声癫狂而崩溃。

阿离双眸通红的盯着东海龙王哑声道:“天生魔物?你们有给过我选择的机会吗?”

“你们这般气急败坏,不就是怕我会连累你们吗?凭什么你们想要我死我就得死!”

晶莹的泪水从眼眶倾涌而出,在阿离白皙的脸蛋上轻轻滑下,她伸手缓缓抚上额头被视为魔龙象征的龙角。

下一刻,她的动作却温柔而决绝,竟是想也不想的将龙角硬生生掰下,瞬间额头血流如注,她嘶声泣道:“还给你们,龙族也好,魔龙也罢!龙族的象征,龙族的血脉,我全都不要!”

阿离痛得蜷缩成一团,满目缥缈黑气几乎将她整个人吞噬。

一时间,众位龙王瞠目结舌,竟是谁也没有想到阿离竟会如此决绝。

“九妹,你是疯了不成?”不远处听到消息紧赶慢赶终于赶来的北海太子率先揽入眼帘的竟是这血淋淋的一幕。

他痛心的呵斥着冲动的阿离:“你可知道,没了龙角你很快就退退化成蛟,再不可为龙!”

“我不稀罕!”阿离头也不抬的回道。

“早知道我就不该放你出来…就不会……”北海太子此时后悔万分。

“大哥,命中注定,又如何能怪你,我又能怪谁?”阿离漫不经心的笑笑,她的笑容苍白又支离破碎。

“如今我已脱离龙族,是生是死,再连累不到你们什么了,你们还不放心吗?”阿离嘴角噙着嘲讽望着先前欲将她除之而后快的东海龙王。

谁也没有注意到北海龙王广大袖袍里微微颤抖的手,他望向仍然有些迟疑的东海龙王道:“大哥,我会将她带回去囚禁起来!”

简简单单一句话,似是给了其余三海交代,却是将阿离的命运都赌在永世不见天日的幽禁之中。

“九妹,我帮你疗伤……”北海太子望着阿离苍白的脸蛋忧心忡忡,眉心皱成一团。

他聚集法力的手却在被阿离轻轻按住,她轻轻摇了摇头道:“大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紧接着打断了北海太子的欲言又止:“放心,我不会逃!”

其余三海龙王早已离开,她这句话似安北海太子的心,又像是在对谁说。

却是轻而易举接受了自己即将被幽禁的命运,她不再反抗,也不再挣扎……

北海龙王身子微微一颤,一步一步又回了北海,他佝偻着身子脚步缓慢,似是瞬间老了很多。

北海太子紧跟其后。

阿离就这样看着他们,直至他们渐渐消失在波涛汹涌的海面。

她静静注视着天边翻滚汹涌的乌云之上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天兵天将,以及那依旧一身白衣缥缈,仙气蕴然的清冷身影,浅浅一笑。

众仙所去的方向正是北冥之渊。

擎离仙上……

依旧是那般耀眼得让人难以直视,阿离眨了眨眼,随即轻轻起身。

既然一切因她而起,那么也应该由她来结束,她幼时看到的东西绝不是偶然,那里一定和魔神蚩尤有联系,也许会是封印蚩尤的关键。

她必须得再去一趟。

却不曾想,她刚刚起身,一道霸道的法力波动便将她牢牢禁锢住动弹不得,甚至缩为巴掌大小的龙体。

阿离有些费力的睁眼朝来人看去,竟是去而复返的东海龙王。

他漆黑深邃的眸子静静盯着蜷缩在手掌中的阿离,眯了眯眼睛道:“阿离,莫要怪伯父无情,你当真觉得脱离了龙族就可以抹平一切吗?未免太过于天真,你好歹是蚩尤一抹元神所化,要彻底封印魔神蚩尤非你不可!??”

他顿了顿:“若是牺牲你能挽救龙族即将覆灭的命运,伯父绝不会心软!”

东海龙王说完,手中法力涌现朝阿离打了个昏睡诀,随即朝着北冥之渊腾云而去。

……

北冥之渊,天际昏暗且充斥着血红,乌云密布,无数电蛇在乌压压的云层中涌现。

封印处无数血色翻涌,宛若无数鬼魅翻滚撕扯,即将撕裂苍穹,一道缥缈若雾的巨大血色身影不断挣扎着即将出来,阴冷的笑声震天动地。

魔神即一旦出世,天倾地毁,只怕三界血流成河。

擎离眯了眯眼睛,流芒暗动,浑身上下散发着凌驾众生的孤傲又充斥着优雅无双的绝代风华。

他执剑的手紧了紧,整个人御风直至封印处与几乎快要挣扎出封印的魔神交战起来。

无数剑影,顷刻间劈裂苍穹,电闪雷鸣间,即使对面的是千年前纵横一世的魔神蚩尤,擎离也丝毫未落下风。

而与此同时,众仙齐心协力的将毕生法力尽数注入封魔大阵,魔神蚩尤瞬间大怒,顷刻间完全挣开了封印。

巨大的血色阴影笼罩在众仙上空,蚩尤犹如失去了理智般,即将倾泄而出,顿时山塌地陷,树倒河枯。

擎离再次与蚩尤纠缠起来,众仙越发吃力的开启着封魔大阵,而东海龙王的到来似是让蚩尤察觉到了什么。

他魑魅而疯狂的朝东海龙王袭来,东海龙王心中一惊,手中禁锢着的阿离瞬间掉落封魔大阵。

蚩尤怒吼一声,紧追而去,而擎离神色一冷,亦是紧紧追随,只为来得及接住那掉落的小小身影。

偏偏此刻,封魔大阵瞬间开启,而擎离的身影已经无数血色怨灵纠缠直至淹没,众仙急得大喊:“擎离仙上,快回来啊!”

掉落封魔大阵时阿离瞬间清醒过来,无数怨灵撕心裂肺的尖叫哭喊声几乎刺破她耳膜,似乎要将她整个撕扯得粉身碎骨。

她痴痴的望着纵身跃入封魔大阵只为护住自己的擎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失声颤道:“擎离仙上,你疯了!”

擎离紧紧将她拥入怀中,为她挡去一切可撕裂灵魂的罡风温声道:“不疯!若是再失去你第二次,我才真会疯了!”

“什么意思?”阿离只觉得自己不太反应得过来。

什么叫失去她第二次?

擎离叹了一声:“还没想起来吗?”

他指节分明的手渡了法力轻点阿离眉心。

阿离顿时一颤,过往无数记忆在脑海中翻涌,泪无声无息的流下。

原来如此,原来他已经等了那么久……

自己竟是把他忘得干干净净!

阿离紧紧拥入擎离,泪湿了他的胸膛,半晌她哽咽着说了一句:“还是很傻!”

封魔大阵依然闭合,饶是魔神蚩尤如何不甘,还是再次被拉扯回封印之中。

很久很久以后,众仙依然记得,与他一起被坠入封印的还有那个闻名三界的战神擎离以及北海的一条小龙。

没有人知道擎离为何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而阿离彻底失去意识前只来得及听清一句低声呢喃。

有你的地方,纵使是地狱也甘之如饴!

北海

一阵接一阵的海浪撞上岸边礁石瞬间消失殆尽,与此同时呼啸的海风中夹杂着几声凄厉的嘶吼。

不多时,风平浪静,不远处那落英纷扬的桃林中已寂静无声。

原本平静无波的海面上顿时无声无息探出几个悄悄张望着的小脑袋,它们有些呆滞的盯着不远处的桃林。

“今日第几只了?”

突然,不知谁开口询问了一句。

“不知道,没来得及数……”周围皆是小心吞咽口水的声音,动静之小生怕惊动了桃林中大开杀戒的人…不…是神!

“第二十八只!”

蓦地,一道宛若银铃般清脆悦耳的声音悠哉悠哉地插了进来,将海面中探头探脑的脑袋吓得齐刷刷的埋进海水里。

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来的究竟是谁,皆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阿离?你又跑出来了!”

率先开口的是在北海修炼了整整一百年才开了灵智的海龟,其修炼速度之慢当真让人叹为观止。

“大惊小怪什么!你们当真觉得我阿爹那些幼稚的小伎俩能困住阿离我吗?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被唤作阿离的人得意的摆了摆尾鳍。

“说来也是奇怪,你不过和我们一样是平白无奇的小小鲤鱼罢了,竟能被龙王大人看中,还收为了义女……”

这次开口便是与阿离为同族的莫风,他微挑的双眸透出些许探究与不明所以:“只是,他为何总是要关着你呢?”

周围的生灵顿时沉默,半晌,一道娇俏的嗓音轻轻的落下:“或许是阿离姐姐运气好也不一定……”

那是一条向来喜欢跟在阿离后面,总是怯生生的小海马沫沫。

“嘘,别出声,那个杀神又过来了!”

话音刚落,先前还叽叽喳喳的生灵瞬间又把头埋入了海水中,企图装作自己不存在的样子。

它们慌乱的举动在平静的海面中激起成片涟漪。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银白的身影从落英纷飞的桃林中飘飘然而来,泛着淡淡光华银发静静垂直至腰际,眉目如画。

微风轻拂,镶嵌着玉石的系带轻轻飘荡,整个人更显得清冷出尘。

他眉稍轻挑,将海中的动静尽数忽略了去,漫不经心的化出玉琴。

指尖轻挑,如坠玉盘般悦耳动听的琴音顿时蔓延在无边无际的北海海畔。

阿离听得痴了,望着近在眼前如画般人儿,一双水灵灵的眸子满是憧憬:“哎!你们说,如果我出现在他面前会怎样?”

莫风一惊,刚想阻止:“阿离,危险!”

那娇小玲珑的身影便蓦地跃出海面,化为了一位身穿红衣的豆蔻少女。

徒留海中的小伙伴瞠目结舌,大眼瞪小眼。

阿离她……何时学会了化形……

望着那雀跃着奔向白衣男子的阿离,莫风心中忐忑,生怕那人怒急出手,阿离连跑都没得跑!

然而,谁也没有发现,在阿离靠近时,男子周围结界无声无息的撤去。

“你弹得可真好听……”并未察觉到异的阿离畅行无阻的来到了男子身边,宛若银铃般的嗓音带了几分懵懂。

“你可还喜欢?”闻言,白衣男子指尖微顿,缥缈的琴音顿时嘎然而止,他犹如古井般深邃的眼眸望着阿离荡出些许笑意。

“喜欢!我从未听过这般好听的琴音……”似是被男子眼中的笑意感染般阿离顿时笑得眉眼弯弯,突然她皱了皱眉:“奇怪的是,我为什么觉得有些熟悉?”

阿离努力的回想着是否在哪听过这琴声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一时间只觉得头痛得厉害。

蓦地,一道奇怪的触感轻轻落在头顶,她抬眸,对上的是那双如同蒙了薄雾的双眸:“莫要胡思乱想……”

他淡漠如清泉的声音似乎有安定人心的魔力般,轻而易举便让阿离平静了下来。

“你真厉害,消灭了那么多妖兽……”阿离水灵灵的眸子亮得出奇,宛若星辰般璀璨。

望着阿离眸中毫不掩饰的憧憬与崇拜,男子只是轻笑一声:“职责所在……”

阿离痴痴望着眼前清冷出尘,俊逸缥缈的人出神,神情恍惚的吐出一句:“我们是不是朋友了?”

闻言,男子愣了一下,漆黑的双眸涌起些许波澜,笑意泛至眼底,如春风和熙般暖人:“当然……”

“太好了!”阿离顿时犹如翱翔于广阔天空的鸟儿般欢快地在男子周围跑来跑去,眉眼间的笑容简单而纯粹。

突然,她停了动作在身上翻来覆去的找着什么,终究翻出了一只通身幽绿

色泽晶莹的玉笛递给了眼前人:“既然是朋友那我便要送你个礼物,只是我出来得太急没带什么东西,只能给你这个……”

男子带着笑意接过阿离满心期艾递过来泛着幽绿光芒的玉笛,暖暖笑开来:“谢谢,我很喜欢。”

而阿离已经满心欢喜回到了深海之中,身边的伙伴丝毫没注意到她脸蛋上的红晕。

微风袭来,将男子银白的发丝吹的上下翻飞,如画的容颜若隐若现,他无声的盯着海面。

良久,才缓缓垂眸,指节分明的手掌泛着淡淡萤光,而那晶莹玉笛无声无息的化为了两片泛着淡淡紫光的鳞片。

男子眯了眯眼睛,薄唇轻启淡淡吐出两个字:“龙鳞!”

而莫风等海中生灵也早已围到了阿离身边,恨铁不成钢的痛斥着:“阿离,你真是胡闹,那个杀神连着两个月斩了那么多妖兽,你也不怕他把你当作妖兽给灭了?!”

“不会的,他是个好神仙!”阿离仍然沉浸在喜悦中。

“说来,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为何北海附近会突然出现这么多妖兽?阿离,你可曾向龙王大人提起过?”沉默了半晌的海龟木玖终究开了口。

阿离漫不经心的回答到:“阿爹早就知晓了……”

突然,她精致小巧的脸蛋瞬间血色尽褪,整个人瞬间弓起身子蜷缩成一团。

引得莫风等人一阵惊呼:“阿离,你怎么了?”

“疼…好疼!”阿离只来得及痛呼一声,便彻底没了意识。

……

而金碧辉煌的龙宫里,此时只剩下向来天塌不言于人前的龙王气急败坏的怒斥:“她…她竟然敢擅自拔了护心龙鳞!”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