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连载中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爸爸无敌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子承父业,老爸老妈在西北奋斗了一辈子的事业,从今天开始由我继承。只用两顿奶的代价,从野骆驼的嘴里换来了小方印,从此以后,荒漠变江南……展开

本书标签: 爸爸无敌 都市现实

精彩章节试读:

把那两人绑起来后,陈牧直接搜身,准备把油钱弄回来再说。

没想到这两货都是穷批,兜里干净的跟事先刮过一样,只有那么零零散散的四十来块钱。

陈牧不甘心,又转头到外面的车子上搜起来。

可打开那辆切诺基的车尾盖后,居然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那里面有两杆猎枪,还有一个大牛皮袋子,袋子里装了好几十张皮毛,另外有一个铁笼子,装着两只活鸟,看样子应该也是受保护的物种。

陈牧对动物认得不多,连忙把维族老人叫来了,维族老人只看了一眼后,便用维语骂了起来,叽里咕噜的好一阵,反正陈牧听不懂,只看神情就知道老人是气极了,骂人的时候嘴唇都直打哆嗦。

陈牧不管啊,继续搜钱,这特么不能亏了,可没想到真是一点东西都搜不到,除了几件破衣服,就剩两包没拆开的烟。

看来这回是亏定了,陈牧赌气的把烟揣进兜里,恨不得过去踹那两货几脚。

没钱就别学人加油吃饭啊,加起来小七百,之前两天赚的都不够今天亏的

维族老人稍稍冷静下来,终于停止用维语骂人了,只是痛心疾首的对陈牧道:“他们俩是盗猎者,这里有二十多头黄羊的皮子,还有五、六只狐狸和两只猞狸的哩,幸好那两只金雕还活着。”

陈牧听着维族老人的话,能理解维族老人的激动,作为本地的土著和曾经的野生动物保护巡逻队员,老人最痛恨的就是这些盗猎者。

在公在私,陈牧都不能忍,走过去起脚就对着那两货踹了几下,好发泄发泄明明自己都那么穷了还被人吃白食的憋屈。

“小牧,别打了,等警察同志过来处理吧,他们抢劫加盗猎,起码要判十年刑哩。”

维族老人拉住陈牧,担心陈牧把人打得太狠惹麻烦。

陈牧气冲冲的回到收银台,没再去虐那两货,不过经过这事儿,他也静不下心了,入货单子扔到一边,随手拿起那块小方印把玩起来,心里想着待会儿等警察来了,要怎么问一下这六百七十八能不能要回来。

陈牧把小方印放在手里摩挲了几下,没想到突然感觉手心一热,顿时就有一道热流从手心的位置开始,迅速沿着他的手钻入身体里。

“呃?”

陈牧连忙低头一看,发现手里的小方印居然凭空消失了。

同时的,那道传入他身体的热流迅速分成了无数道,流向他全身上下。

然后,他的脑海中便听到了如晨钟暮鼓般的声音:“上天眷命,今以汝为百里之侯,钦若天道,谨告万方,以康四海。”

“什……什么鬼?”

陈牧有点懵,脑子里的声音响过后许久,他都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

小方印呢?

陈牧回过神来,有点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产生了什么幻觉,可是仔细一想,小方印是真的不见了,这不可能凭空消失啊。

所以,如果刚才是幻觉的话,那它究竟去了哪里?

心念一动,陈牧立即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深处,突然冒出了那个小方印。

它怎么在我的脑子里?

陈牧猛地一惊,想要晃晃脑袋清醒清醒,可意识中的小方印突然化作一个立体地图,呈现在他的脑海中,那感觉就好像他站在很高很高的地方俯视地表一样。

怎么会这样?

陈牧稍微辨认一下,很快就认出这是加油站附近的“地图”,上面所有的一切全都惟妙惟肖,仿佛微缩景观。

不过这“地图”只有百里左右的范围,再远的地方就没有了,好像断层一样。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陈牧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点不明所以。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可也意识到那头野骆驼给自己叼来的这块小方印,似乎有着什么神奇之处。

“它究竟是从哪儿给我弄来这东西的呢?”

心里想起野骆驼,忍不住就想知道那家伙现在身处何处,没想到只这么心念一动,脑海里的地图立即生出了变化。

陈牧“看”到那地图瞬间放大起来,最终准准的落在其中一个戈壁滩前,而那头野骆驼的身影正好形只影单的出现在那里。

那憨批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身体瞬间绷得紧紧的,一动不动,完全是那副受惊后的样子。

“雾草,牛掰啊……特么就跟卫星地图似的,而且还是自带搜索功能的那种。”

陈牧被震到了,这绝对是黑科技啊,让他有种掌控一切的感觉。

“试试古丽大婶……”

随着他的心念再动,距离加油站十余里地的那个维族小村落,立即放大到他的眼前,然后古丽大婶那胖乎乎的身影也随之出现。

“真的可以!”

陈牧更兴奋了,连续又换了“艾孜买提大叔”和“刚才那两个盗猎者”的关键词,尽管关键词的描述并不精确,可是地图还是精准的按照他的心意,把人找到。

牛掰,太牛掰了!

陈牧觉得自己捡到宝了,唯一遗憾的是这地图只有加油站附近百里的范围,刚才他试着搜索“正在赶来的警察”,却什么也没搜到,估计距离还远着,并没进入地图范围。

稍稍冷静了一点,很快的,他又发现在“立体地图”的右侧,有一个标注着“升级”字样的金色光团。

“难道这玩意儿还能升级?”

陈牧好奇的“看”着那金色光团,感觉自己意识好像和那金色光团触碰了一下,那金色光团立即就有了反应,回过来一道信息,大致意思是:“生机不足,无法升级。”

生机?不足?

什么意思?

陈牧又用意识去触碰金色光团,返回来的还是同样的信息。

他疑惑的捧着头,想着这“生机不足”的意思,一点头绪都没有。

在这荒漠里面,哪儿来的什么生机啊,难道要多点人来这里才行?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儿,那他可就没辙了。

据维族大叔说,这里就算人气最旺的时候,也顶多是经过一些旅游大巴,平常只有小猫两三只。

这么思索了好一会儿,也琢磨不出什么东西,陈牧很快就把这事儿放下了,毕竟自己已经捡到一个宝贝,该知足了,还管什么升级啊。

自顾自在脑子里玩了好一会儿的“搜索”游戏,时不时看看这里,时不时看看那里,感觉来到这里经营加油站已经快两个月了,都比不上这短短一个多小时对附近的环境了解得多。

正玩得入迷,外面“咯吱”一声,一辆警车快速驶进加油站,停了下来。

不论是从宁西出发,还是从兰京起始,进入疆齐和蒙各的公路网路在这几年都日益完善起来,前几年甚至因此出现过建设过剩之类的论调,这几年就再也没人提了。

其中一条最靠北面连接着两条主线的公路边上,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加油站,正正挨在公路旁的绿化带前。

这条公路是一条分支道,平时经过的车辆不多,碰到旅游淡季,有时候老半天都很难看见一辆车,不过在主线公路遭遇风沙的时候,它却是必不可少的,起到了疏导的作用。

这时候,油站里一个客人都没有。

加油站正上方那面写着“零食、水”的旗子,在大风吹舞下显得格外的冷清。

营业室的门虽然紧紧掩着,可陈牧还是觉得冷,一边做盘点的时候,他一边忍不住扒拉了一下自己的领子,严严实实的护住脖子。

维族老人艾孜买提一丝不苟的收拾好营业室里的东西,慢慢拖着他的老瘸腿准备离开。

“小牧,我回去了。”

“去吧去吧,您路上小心点……嗯,替我向古丽大婶问好。”

陈牧朝老人挥了挥手,看着他走出营业室,又到后面牵出那头毛发稀疏的小毛驴,然后艰难的骑上驴背,去往回家的方向,这才把目光收回,重新放回到手底的单子上。

“利润两百八……凑合吧。”

陈牧忍不住把手里的单子再算一遍,感觉这生意做得有点没劲儿,与其这么一天天不死不活的凑合着,还不如早点找机会把这摊子脱手算了。

加油站是陈牧父母留下来的遗产,当年两口子都是从部队里出来的复员军人,回乡后勤勤恳恳的干了半辈子,靠着做些小买卖赚了点钱,在乡里算得上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人家。

十年前,因为经济环境的变化,两口子原本做的买卖变得越来越不赚钱了,正巧赶上西部大开发进行得如火如荼,所以他们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惊讶的决定,就是把手里所有的钱都拿出来,凑了五百来万,跑到西北买下了这么一个加油站经营起来。

当时为了吸引投资,政府给的政策很好,加油站的经营权在这一片是独家的,整个加油站连带周围十亩地都划出来归他们使用。这样的事情要是放到今天,简直连门都没有。

十年下来,两口子一直扎根在大西北,且不管加油站经营得怎么样,就只说这地、这经营权都升值不少,算是一笔很不错的投资。

两口子准备干到儿子毕业,就卖掉加油站回乡养老,可没想到今年除夕之前,他们巴巴的赶回家乡想和儿子过年,就在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居然遭遇了严重车祸,最终不治身亡。

然后,刚上大二的陈牧处理完父母的后事,索性申请休学,只身一人来到大西北,承继起了他们的加油站。

从一开始的处处新鲜到有点麻木,从麻木再到现在的厌倦,陈牧只用了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有时候看着外面的风沙漫天,他真想赶紧离开这个一整天看不见几个人的鬼地方。

当然,爸妈去世还不到半年,陈牧心里不论如何也不愿意把他们生前辛辛苦苦奋斗多年的事业就这么抛到一边,所以打定主意要坚持下去,至少熬满一年再说。

收好手里的单子,陈牧不太熟手的把营业室的铁闸拉上,然后转身走向营业室后,准备弄点东西填肚子。

加油站的设计理念是“前铺后居”,所以前面是营业区,后面则是生活区。

生活区除了大仓库,还有一个三房两厅的大居室,厨房、浴室、卫生间一应俱全,旁边修建着车库和地窖,紧紧连着营业室。

走进厨房,陈牧快手快脚的弄了碗馄饨面,又拍了根黄瓜,然后打开一瓶可乐,有滋有味的吃起来。

距离这里最近的镇子有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正常情况下,陈牧一个星期只出去一趟采买补给,物资不算丰富,所以有碗馄饨面加拍黄瓜,已经很不错了。

馄饨面热气腾腾的,里面还放了点川省那边的著名辣椒酱,吃起来特别带劲儿,不一会儿就已经把身上的寒气祛除得一干二净。

吃完面,正啜着剩下的可乐,突然听见营业室那边传来“咣当”一声闷响,像是窗户或者大门被什么东西猛撞了一下。

“这……什么情况?”

陈牧立即放下可乐,小跑的冲向营业室,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凑到监控前快速瞄一眼,将几个摄像头的分屏一扫而过。

加油站正面的摄像头什么也没看到,可是正对着东首窗户的那个摄像头,却拍到了很离奇的东西。

在那个分屏上,居然出现了一头骆驼。

什么鬼?

陈牧眨了眨眼,有点弄不清楚状况,不明白加油站里怎么会跑出来一头骆驼。

那骆驼的背上只有一个驼峰,整个儿瘦瘦的,看起来并不高大。

而且,它身上的毛发一块一块的黏在一起,又脏又难看,不像走丢的家养骆驼,倒像是野生种。

“咣当……”

屏幕里,那头骆驼不知发什么疯,摆着脑袋又朝着窗户上的铁闸撞了一下,发出一声闷响。

陈牧皱了皱眉,转身揣了把防身小刀,然后拿了手电和一根长棍子从营业室的侧门跑了出去。

虽然不知道那头野骆驼发什么疯,可让它这么撞下去,窗户分分钟会被撞坏,所以必须阻止。

陈牧出了门后,很快绕到窗户那边,也不靠近过去,只是站得远远的用长棍敲击地面,大声吆喝。

之前他听维族老人说过这里的情况,加油站附近时常会有一些猞狸和狐狸之类的野生动物出没,如果想要驱赶他们,只要大声吆喝两声就行,这些野生动物机警灵敏,一般听见声响就会自己离开,不会主动攻击人。

虽然维族老人没提起过附近会出现野骆驼,不知道吆喝能不能管用,可陈牧觉得还是应该试试。

果然——

那骆驼听到吆喝声,立即停了下来,似乎被吓到了。

它憨憨的转过头来看了看陈牧,眼睛还眨了眨,那模样生动极了。

嘿,好像有用……那,那个,知道厉害了就赶紧走啊!

陈牧趁热打铁,连忙又用长棍往地面多敲几下,继续吆喝。

那骆驼退了一步,鼻孔随之耸动一下,露出受惊的表情。

正当陈牧觉得它是不是要走了的时候,没想到它居然一步冲前,用脑袋又朝着窗户上的铁闸撞了一下。

“咣当!”

这下是重击,比之前更大声。

雾草,没用!

陈牧怔了一怔。

吓不跑人家,自己又不好真动手赶,不管是伤到骆驼还是伤到自己都不好,这下他完全没辙了。

正当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时候,却看见那骆驼突然伸出舌头,往铁闸上索索的舔了两下。

嗯?

陈牧傻傻的看着那家伙的动作,视线很快扫过铁闸被舔的地方,发现那里贴着一张很大广告贴纸,几乎覆盖了整个铁闸面。

那广告贴纸是一杯倾倒的牛奶,奶水四溅,白花花的特别有动感。

呃……

看着那骆驼又杵着脑袋往铁闸上撞,陈牧的脑洞仿佛被“咣当”一下撞开了一条缝隙。

他连忙转身往回跑,过了一会儿拎着一盒牛奶和一个大碗回来,很快把牛奶打开往碗里倒,倒完后自己一边退开,一边朝那骆驼吆喝:“喂,往这里看,是不是想喝……想喝这个?过来,这里,这里……”

那骆驼闻声停下来了,转过头看向陈牧,然后又看了看装着牛奶的大碗,一动不动,那模样像是在思考。

“想喝就喝吧,哥请你,别客气!”

陈牧看见有戏,连忙把声音放低,变得格外柔和。

那骆驼停顿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奶水的诱惑,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来,先警惕的看了陈牧好一会儿,然后这才试探着把脑袋凑到碗前,舔了一下。

陈牧知道关键的时刻到了,不由一动不动,连呼吸都放得很轻。

那骆驼舔过一口奶后,看见陈牧没反应,很快又舔第二下、三下,四下……然后越舔越快,索性把脑袋凑到碗里。

“呼……”

这下陈牧忍不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心里想道:“想喝奶你就早说嘛,险些把哥的加油站给拆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