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我不在人间 连载中

我不在人间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南长沈轻言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人在闲下来的时候,就会想起很多事情,就像是酒肆中的剑客儿喜欢喝酒一样,想要忘掉很多东西。但是又总觉得,既然拿得起,就没有放得下的道理。 所以,那剑客儿虽然一点都不厉害,但还是毅然提着他的木剑上路了。 “你去哪?” “送自己上路,黄泉路。” 如果活着也会后悔,不如将那所谓正道,全都灭了吧。展开

本书标签: 南长沈轻言 仙侠修真

精彩章节试读:

晚餐安排在旁边一家西餐厅,除了那戴着口罩的神秘少女,其余人自然是尽数参加。也不知道主家究竟在想什么,至于西餐这东西,在场的多数人都没吃过,也仅仅只是电视和书上有看见而已。

赵老板与杨老,及某两人在一桌,菜肴倒是不多.....鸡肝牛排、苹果沙拉、罗宋汤、鱼子酱,堆过来却几乎摆了一大桌。沈陌手里拿着刀子,来回转动着,动手也不是,干坐着也不太妥当。

“年轻真好啊!”老人叹息一声,手在桌上轻叩着。他也显得比较不自在,却又认真地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两人,似是欲言又止。

“老人家有事尽管讲就好,作为晚辈多听听教诲也是应当的。”感觉到他的目光,顾寒抬起头。随即放下了手里的叉子,一边不忘轻轻踢了一下旁边的某位。

“呵呵,杨老但讲无妨。”

“今天老人家我观察了很久。年轻人,你双目空洞无神,看似认真谨慎,实则内心迷茫,毫无方向。今天那小姑娘所言倒也没错,一个瞎子,一个残废,焉有大人者?”杨老毫不留情地就说了出来,可谓一针见血之言。眼中却又带着几分忧虑,“近段时间,这地上可不平静咯。灾难面前人人都渴望有英雄出现,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大人物,却又顾得了几座街市?”

沈陌苦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一言难尽,“随缘吧.....未来这东西,谁能讲得清楚三三两两的,我倒希望看见自己有了目标的那一日。”

“谢先生忠言相告,我回去后一定好好锻炼....身体。今天这样的事情,以后可不想再遇见了。”虽没有明着说什么,顾寒却已经羞愧得头都低了下去。

近段时间,世界范围内各种诡异事件层出不穷,谁又能保证身边不会发生什么危险的。以往人类都是以练武强身健体,或是只当做一类比赛项目而已,到如今却似又回到了旧的年代。哪怕求个自保的能力,也无法懈怠下来了。

“菜凉了。”赵老板出言提醒道。

“还是先用餐吧,事情也不用考虑得太过复杂。一切事物都遵循天意,皆有定数,强求无用。”杨老也是不再考虑这些,“服务员,请问有筷子吗?”

饭后,主人家许诺过的谢礼,给两人各自转了五万元。毕竟都还是刚开始进入社会的年轻人,面对着这笔数额不太小的巨款,任谁都无法抗拒。一边各自留了电话号码,然后便是各自准备回家了,回去总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的。

“喂,回去了?”沈陌惬意地靠在树下,心情还算不错。

“天亮了。”午后的阳光下,他脱下了卫衣外套,拎在肩上,同样是干净清爽的模样。

“那可就要起床了,真是麻烦啊~”

“难道你不想要这样的生活?”顾寒都懒得看他,因为这家伙实在是太欠打。不过,目前来看可能打不过他,这是件麻烦的事情,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才行。

看他一脸认真思考问题的样子,倒是挺有趣。不过还好,沈陌不清楚他在想些什么,只感觉今天天气真不错,他忽然又想去见一个人了。

“有空来锡城或者魔都玩可以找我,汽水管够,AD钙的都行。不过你们那地儿太远了,懒得去,还不如在阳台上晒太阳自在快意呢。”

“我也是,不太明白那些喜欢到处旅游的,哪里不都是风景,非得要跑个东西南北瞧瞧。”背影相对,各自摆了摆手,他们在阳光下渐行渐远。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回去这一路上倒是没遇见什么风波,反正都是漫无目的地,一边向未来努力生活,一边不知道在憧憬什么遥远的东西。锡城很陌生,至少在某人眼里看来是这样的,街道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他们都在另一条平行线上,互相没有任何的联系。

“少年,不错嘛~都上新闻了?”那网管少女见他过来,一边还在狂按键盘,头也不抬地开口道。因为刚好对这些事情比较关注的缘故,所以她也认出了这位昨天新来的顾客,却没想到他挺闲的跑那么远去凑热闹。

“新闻?什么新闻?”沈陌也是一脸疑惑。忽的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一看,今天的照片还在上面挂着。果然,钱还是没那么好收的,现在去说人侵犯肖像权什么的,也是闲着没事做而已,“昨晚上旁边小区有女孩子被杀了,跟你差不多大,就晚上回去那会儿。下班自己小心点.....”

“知道了老爷爷~现在要给您开机吗?”

“......”一时无语,还真是不好交流啊,心里默叹一句。

到家后无所事事的,睡了一会儿午觉,才想起来还没有买菜做晚饭。随即又释然,反正今天小赚一点,不如就在外面吃,还省得洗碗了,男人的快乐可真简单……

【夫剑乃儒雅中之利器,有正直之风,和缓中锐锋,具温柔之气,灵则通神,玄能入妙,飞来飞去,无影无踪,作云作雨,如虎如龙,变化莫测,转展无穷。诛人间之恶党,斩地下之鬼精,可破阵以攻城,随手指点,草木皆兵,可防一身之害,资三捷之成,故珍为致宝,运可通神。光灵明而不昧,体刚健而长生,扫则雾消烟掩,挥去则石走云崩。可避水火之灾,入不溺焚;可解刀兵之乱,视如不见。】

沈陌看了半天,虽是感觉很厉害,却同样愣愣的不知道写了什么东西。

傍晚7时许,有一奇怪的年轻人,手里握着树枝,在小区楼下空旷处徘徊着。不时比划了两下,然后继续思索,反复如是,一人迷茫至深夜。

情之一字,不知所起,不知所栖,不知所结,不知所解,不知所踪,不知所终。

———烽火戏诸侯《雪中悍刀行》

锡城,虽只是苏省一座普通的一线城市,区域却比省城要繁华许多。近苏杭、魔都,风光无限。

人生,无论富有贫穷,无关强弱大小,对于这大千世界而言,实在是再短暂不过。佛曰:人生有八苦,这其中一条求不得,最令人神伤。一见钟情的后来总是陌路人,很多的错过,永远都难回头。

纪2025年9月,沈陌刚刚于武警中队退伍,一番含泪惜别难以避免,暂且不提。待业青年,无关人品才华,无关风月,到锡城他去的第一个地方却是网吧。

细雨如丝,倾泄于这座陌生的城市,烟雨迷蒙,久不沾衣,却又带着几丝凉意。时间已近中秋,农历八月十四。

陌生的十字路口,离小区并不远,却在老远的地方见到了醒目标示牌:网吧三楼。待红灯过,左转向灯横穿过人行道,整个人恍若游魂状。

“仙缘网吧”

抬头忽见这样别具一格的名字,少年心中不由得多了一丝期许,“会不会真有什么仙缘呢?假,太假...”讪笑一声,电梯上了三楼。

“新会员充50送150。”清冷的少女音响起,惊扰了旅人的思绪。

倒是有些惊异了,现在还能看到黑色头发的女网管?原来,女孩儿的声音会有如此婉转动听,就像他听过树上的黄莺一样。以往见的除校服女学生外,都是非主流,亦或者英姿飒爽的短发女兵,即便路过了,他也只当是路人一场。不过这次,除了惊讶之外,可能也没别的表情了。但见她头也不抬,少年无奈地递上了身份证然后付过钱。这样也好,对于这类“问题少女”,他亦不愿有太多的交集。

手机收到的短信上有密码,所以成功的登录上了系统。沈陌一般不玩大众类游戏,一些比较小众的网游,总之就是,不提也罢。游戏账号还未输入进去,忽然间,熟悉的音乐前奏响起,伴随着令人感到头皮发麻的和声传来。

“咦?我好像还没开始放歌啊?”少年再次惊讶了。这是一首邻国泽野大佬非常有名的歌曲βios,译为“生命”,原本是作为某动漫背景音乐出现的。因为副歌足够的轰动激烈,以至于被网上称为“拔剑神曲”的东西。

沈陌忽然站起来,放眼向前望去。适逢少女起身,不经意间,可谓之“惊鸿一瞥”?这是一位清瘦的少女,并没有一丝的成熟性感,而是带着一种清纯淡雅的美。这种感觉,实在是难以用言语表达出来。

“初春微凉清风,黄莺儿,梨花了。晨曦迷梦,婉转沐春娇。”

少年看得呆了几秒,随即还是移开了目光。这样盯着人看确实相当无礼,或许还容易招来反感也未可知。

“唉...”旁边一声叹息传来,引得某人转身看去,同样是一位较为和善的年轻人。

“?”相视一笑间,他们都读懂了对方的心思,却又无可奈何。有一种情绪,卡在喉间,酝酿许久,却是令人愈加沉默。游戏这个东西,其实并不是很多人都真的喜欢,有的不过只是因为孤单而已。

暮色渐浓,待想起回家时,天空的小雨竟还未停,甚至已经隐约变密了些许。一边懊恼着,这才想起今日出门并未带伞,当时只顾着小雨的浪漫了...虽说确实也有一番奇遇,但这样淋着雨回去终究是很让人无奈的。

“救命!”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呼救声,在寂静的雨夜中传出老远。沈陌当然有听见,“决不允许面对群众危难不勇为”这一项纪律他倒还记得,只是前面两年都没机会遇到过。没想这才刚刚出来一天,这种事情也让他遇上了,来不及多想脑袋一热就冲了过去。

小区屋后同样也有路灯,比起前面街道并未显得黯淡,但入眼除了花坛和树,并未看到任何物体。这场景,让匆忙赶到而一身湿透的某人烦闷不已,虽说并未想过要英雄救美传出佳话之类云云,但现在转了几圈人都找不到,莫不是有人大半夜的拿他寻开心?

正思索间,只听“嘭”地一声,旁边似有重物落地的声音,某人扭头一看。一身白裙的女子,安静地趴在积水的地上,鲜血混着雨水流了一地,整张脸已经看不出原形...很显然,她从楼上掉下来了,是否跳楼还未可知,但既然在现场,报个警这件事还是义不容辞的。

很多人都害怕警察,对于报警之类的事情忌讳莫深,110更是一个完全不敢触及的号码。但毕竟沈陌不同,一脸平静地说完大概经过,然后就在楼道边安静等了起来。

小区这栋大楼约24层左右,如果听声音像是在屋后,那应该不会超过10楼。然后,人能摔成这副模样,那肯定不会是1-3楼发生的事情。他守在楼下,只要没人逃出去,那即便是被杀,凶手也躲不开的。

时间才傍晚7时许,加上雨天城市没什么外场活动,出警的速度还是挺快的。来了3位辖区派出所的警察,一位比较年长一点,两个年轻的。

“同志您好,请问是您报警的吗?”中年警察伸出手来,一边看着这个年轻人。他真是冷静地出奇,旁边死了人,场景何其惨烈,连他都不忍心看下去,两个年轻警察更是差点晚饭都吐出来。而这个年轻男子,他居然悠哉地一直在这里等他们,而且面对警察丝毫没有感觉到害怕的情绪。

似乎看出他的疑惑,沈陌和善地与他握了握手,一边拿出身份证解释道:“刚刚从杭州那边,武警退伍回来,我叫沈陌,幸会~”

“哟!小伙子不错嘛,年纪轻轻的。我姓刘,就叫我一声刘叔吧。”这下中年警察也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完全没当外人看的样子,“这边什么情况,是自杀吗?”

“刚才听见有叫救命,不过目前没人从楼上下来,具体情况不清楚。”楼道里,沈陌拧开矿泉水瓶盖,用力的灌了一口,“现在查吗?”

“四年来锡城头一起疑似刑事案件,要是媒体知道,明天一定会是头条。”刘警官深吸一口气,给自己点燃了一支廉价烟,又示意了一下。

“我不抽,谢谢~没学过。”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某人也有些头大。虽然没有明说,但此时他是肯定不能离开的,至少在这边问题查完之前,“需要我帮忙吗?”

“这倒不用,咱们出警最多也就是解决一下民事纠纷,现在快淡出肥肉来了,好不容易才遇到一次,今天来的人不少。”中年警察得意地一笑。正说着,一大堆私家车陆续开进了小区里,门打开后,里面全都是便衣警察...

“三楼到十五楼,全部都查一遍,目前没人逃出去。”中年警察看了看楼上,雨夜中的高楼更像是一个巨大冰冷的怪兽,让人看不真切。

所谓人多力量大,意思就是...当几十人像做贼一样涌上去,不到半小时后全部一脸沉默地走下来。

“一楼住着物业,楼上全是空的,据说是因为开发商没给房产证的关系,住户全都被迁走了。”某年轻警察捂着脑袋,一副头疼的样子,对此也无话可说。城区整治,像这种没有房产证的黑户,被强制搬迁出去也很正常,不过这么多人过来就扑了个空,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

“喂,小伙子,你确定听见有人叫救命?”有人明显不乐意了,开始要找茬。

“同志,既然楼上没住人,房门都锁着,她是从哪里掉下来的?一楼窗台吗?”沈陌无奈地耸耸肩,被当做替罪羊可不好受,好心还办了坏事。不过还好,女子确实是高空坠落死亡的,如果是其它的死法,可能现在他应该在警局里喝茶,而不是在这里聊天。

“小伙子刚刚退伍回来,人不错,报完警也没走一直守着这里呢,注意一下言辞。”刘警官也出来打着圆场,“这样吧,小沈你留个电话,有事我们联系你。”

“好的,我就住这边526栋。”见查不出什么事情,虽然有些疑惑,沈陌也不好再说查什么,留了电话就打招呼离开了现场。警察们自然会联系120收走尸体,或许还要进一步侦查死者什么的,不过这已经跟某人没有关系了。

有人叫救命,现场却没人。楼上都是锁着的,不会有人上去,不然一楼监控室或者摄像头一定能看到,现在的天网系统可不是开玩笑。某人一边思索着,到底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首先自己确实没有听错,有人叫救命这点可以确认,排除自杀的可能。况且,自杀也不可能叫完救命,然后穿墙进哪个屋里从窗台上跳下来,牛顿可不允许它这样做。

“不对,好像忽略了一点。她只呼救了一声,我到场后却等了至少30秒才掉下来,落地的地点也不像是在墙边,晚上明明没有风。这中间至少40秒以上,她不在地面上,也不能出声...嘶——”一想到某个可怕的猜想,沈陌不禁感觉有些脊背发凉。之前临安那几起事故,可不像是人所为的,这次的事情或许也不简单,他给警察说疑似刑事案件,这不是给人添乱吗?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