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慕溪江御沉 连载中

慕溪江御沉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南瑜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你相信一见钟情么? 慕溪相信了……为此,她荒唐了半生。展开

本书标签: 南瑜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江御沉从未想过会被一个女人戏耍如此。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江御沉狠狠将慕溪甩开,五官轮廓比之前更为尖锐,犹如经过锋锐的刀片打磨而成。

慕溪拢着衣领,狼狈地跌在地上,手腕被擦伤一条血痕。

旁边的管家想伸手去扶,江御沉居高临下,冷厉呵斥:“谁敢扶!”

管家只能站住。

慕溪望向江御沉,眼底还残留着水雾。

脚踝很痛,但她的心更仓惶更难过。

他判了她死罪。

是啊,她一心求着对峙,结果却恰好坐实了她的罪名。

“小溪,一直以来,难道我们江家对你不好么?可你是怎么做的,不止背叛御沉,还丧心病狂污蔑我在背后陷害你?当真是我看错了你!”

宋冉像是气急了,眼皮不停地翻动着。

最后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昏了过去。

江御沉脸色一变,立刻吩咐管家去请家庭医生过来。

管家应声,看向地上的男人和慕溪:“那少奶奶和这个男人……”

“统统给我扔出去。”

江御沉深邃的眸中笼罩着一层阴霾,昭示着他的愤怒。

……

别墅门口,慕溪被赶了出来。

她身上只穿着一件家居睡衣,还被江御沉撕烂了上领口。

凛冽的风犹如刀子刮在她脸上。

四周寂静,天边突然炸开几颗惊雷。

暴雨接踵而来,拍打在她身上,她冷得瑟瑟发抖,小腹也隐隐的传来一阵痛感,从偶尔的阵痛到绞痛,只用了很短的时间。

她轻拍着大门,试图求救。

可回应她的只是越来越压抑的雷声和雨声。

大雨滂沱,她小心翼翼地瑟缩在门厅前小小的角落,就在这大雨滂沱的早晨等啊等,等雨停了又下,下了又停,等到四肢都被冻得僵硬了,那扇门还是没有开。

傍晚时分,大雨初歇。

慕溪已经被冻得麻木了。

她跌撞着想站起来,后肩突然被人狠狠推了一掌。

整个人都趔趄着栽倒在地上,小腹刚平息的坠痛突然加剧,像是无形中有一只手在狠狠撕扯着她的身体。

她扭头看到苏薇薇穿着月牙白的长裙款步而来,脸上带着得逞后的微笑与轻蔑。

“我早说过,我是市长千金,有权有势,你有哪一点比得过我?江太太的位置迟早是我的,你抢不过我,不如乖乖退出。”

苏薇薇,是宋冉最满意的儿媳妇。

也是宋冉迫不及待想让她离婚的原因之一。

当年江御沉从华尔街归来,正式接任江氏集团的时候,原本宋冉就想让两人订婚,谁知道慕溪横插一脚嫁给了江御沉。

“是你!”慕溪蜷缩成一团捂着小腹,额头冷汗直冒:“是你安排那个男人来陷害我!”

“是又怎样?”苏薇薇眸中掠过一抹阴毒:“你跟御沉结婚这么久,他应该一次都没碰过你吧?说起来昨晚让你和其他男人体验一下,也算做了一件好事成全你。”

内心的恨意如山洪爆发。

慕溪咬牙,说着那些曾经连听都觉得羞赧的话:“谁说御沉没有碰过我?难道你不知道么,就因为你昨晚的陷害,御沉不知道要了我多少次。”

“你……贱人!”

苏薇薇阴沉着脸,气得一脚重重踹向慕溪的肚子。

小腹内似乎被一把带着倒钩刺的刀子扎进去又拔出来拔出来又扎进去疯狂搅动,痛得她瞬间全身抽搐,在地上翻来覆去打着滚。

下身有什么湿湿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

她痛苦地低下头去瞧,两腿之间一滩刺目的红正透过白色的裙摆蔓延开去……

苏薇薇愣住。

“你怀孕了?”

慕溪看着鲜血不断从身下涌出,一阵比一阵惶恐。

原来这腹痛,竟是因为她有了江御沉的孩子?

“医生……帮我叫医生,我的孩子……”她虚弱地抬起手,苏薇薇冷笑一声,细高跟重重地踩在她的手背上,来回碾磨直至踩出一个血色的窟窿:“你也配有御沉的孩子么?”

“啊——”

凄厉的惨叫划破静谧的傍晚。

江城今年的冬天,下了很大很大的一场雪。

“江先生,听说江太太在外面偷吃被你当场捉到,是真的么?”

“那个男人是谁?”

“江太太,你一介平凡女孩逆袭挤掉市长千金,嫁入江城第一豪门,两年来被传为一段佳话,如今不甘寂寞做出如此丑事,难道就不觉得对不起江先生么?”

“贱人,你还要脸么?”

……

是夜,江太太慕溪出轨被江御沉捉到一事,刷爆整个江城新闻界。

积雪满天飞扬,江御沉带着慕溪回了江家老宅。

砰。

江御沉拖着慕溪进了浴室,她身上只穿着一件很单薄的外套,小脸晕染着不正常的红,齿冠哆嗦,惊恐不安地望着面前的江御沉。

挺括的黑色外套晕染着他冷峻的五官,恍若被寒霜浸染。

“慕溪,你好大的胆子!”

江御沉大掌一扬,花洒被拧开。

冰冷的水流从头顶浇灌落下,那刺骨的寒意如刀割,惊得慕溪踉跄着站都站不稳。

她痛苦地摇头,面颊越来越红晕:“不是这样,今晚是一场局,你听我解释……”

“告诉我,婚后你出来约过几个男人?”江御沉置若罔闻,大掌卡住她纤细的脖颈,将她抵在墙沿,目眦尽裂。

慕溪咬着嘴想否认,想解释有人故意利用江御沉的号码发短信约她来酒店的,可张嘴的那一刹,尾音又染上颤音,只能去拉他的衣摆。

理智,一点点被药性蚕食,她只想贴近他,贴近她的解药。

“求你,帮我……”

小脸颊微微上仰,写满了无辜。

江御沉看着这张楚楚可怜的柔嫩脸颊,卡住她脖颈的五指猝然用力,就是这样一张脸,在半小时前,还躺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侧!

两年前,江老爷子得了尿毒症,急需换肾。

众人一筹莫展之际,十八岁的慕溪拿着匹配合适的报告出现了,她答应捐肾,不要钱不要权,只有一个条件——

江御沉娶她。

他如约履行,和她做了两年名义夫妻。

两年过去,就在他想是否应该正视这个妻子的时候,她居然送给了他如此一份大礼,当真找死!

“唔……”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迷离着,慕溪拼命地去靠近江御沉,小手顺着他的衣摆乱蹭……

江御沉浑身一震,眼底掠过阴鸷,身体像被怒火点燃。

“这是你自找的!”

江御沉冷冷捞起她的身体,然后不给她准备的机会……

“慕溪,你竟然不是,你怎么敢——”江御沉漆黑的瞳眸猩红一片,额头青筋暴起,冷冽的嗓音像是从遥远的地狱而来。

慕溪疼得快要窒息,视线一片模糊。

明知他对她是惩罚,她却还是不知廉耻地拥着他。

她的讨好在他眼底,只会变成堕落。

他摁住她的后脑勺,逼她低垂着头:“这就是你嘴里说的爱我,那我成全你!”

慕溪难堪地闭上了眼。

偏偏能再度拥有他,这让她不要脸的……有一丝丝满足。

江御沉,是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啊。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