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总裁宠妻难自持 连载中

总裁宠妻难自持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丁仙女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睡了大总裁司容深?! 虽然不明真相,但是莫名有点暗爽。 “你们苏氏不是快破产了吗?”男人沉声威胁:“要么,我帮你破产得快一点。要么,做我的女人,我出十个亿。” 满头黑人问号。 “十个亿可买不了我。” 我要你一生一世都是我的。展开

本书标签: 丁仙女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她好像忘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可是是谁呢?她想不起来。

“苏小姐,准备好了吗,总裁在楼下等你。”陆宇关切地问道。

苏清挽被一下拉回了现实,连忙甩了甩脑袋:“好了好了,我马上就下去。”

到了门口,司容深一直盯着她,这让她有些尴尬:“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你洗脸了没,眼皮上黑黑的。”司容深一本正经地说着,苏清挽不由伸手擦了擦:“不会吧?可能是下来的时候在哪蹭的。”

“别动,我来。”司容深开口,苏清挽连忙闭眼,任由司容深的大掌在她脸上游移。

明明是一个大总裁,为什么手掌上的老茧会这么多。苏清挽正胡思乱想着,却忽然感到有微微的热气靠近,紧接着,双唇碰触到了什么。

司容深紧紧拥住她,不断地辗转徘徊,终究是没有深入。他很快放开了还没反应过来的苏清挽,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上车。”

苏清挽愣在原地,指着自己的脸问陆宇:“我脸上有脏东西?”

陆宇使劲憋着笑:“有有有,可多了。”

坐在车上,两人都没有说什么。苏清挽还对刚刚的那个吻有些怀疑,是不是其实碰到自己嘴唇的只是他的手而已啊?

“还不下车?”

男人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现实,她连忙走下去,抬眼便看见了极为华美的服装店。门口的两个迎宾小姐笑得优雅得体:“欢迎光临,请进。”

司容深点头回应了下,径直走了进去。苏清挽跟在他后面颇有些尴尬,因为周遭的议论都是:“天哪!我要晕过去了!那是司容深吗?是真人嘛我的天!”

“他后面那个女人是谁?”

“肯定又是个想攀高枝的,我们家容深才不会看上她这种女人。”

司容深似乎也听见了那些言语,步子慢了几分,一把揽过差点撞到他背上的苏清挽径直向电梯走去。

几乎在司容深碰到自己的那一瞬间,刚才叽叽喳喳议论的女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很快到了七楼的贵宾厅,有一个经理模样的女人走了过来:“司总好,你定制的晚礼服已经做好了,要现在试穿吗?”

“嗯,带她去吧,好好打扮一下。”司容深推出了身后的苏清挽,经理看见了,眼神显然惊讶了一下,不过没有表现得特别明显:“小姐,请跟我来。”

司容深坐在一旁,接过旁人递来的咖啡,百无聊赖的等待。

他陷入了回忆,记忆中的那个女孩,笑容清丽,总是喜欢抱着一个洋娃娃在门口发呆。

“你在做什么?”

“我想给我的娃娃一个家。”

十岁那年,他又一次去找她,却被门口的管家告知说,那个女孩和她妈妈出车祸了,还在医院抢救。

司容深哭了。那是他这辈子最为痛心的瞬间之一。他还记得年幼的自己跌跌撞撞,费尽心思打听到医院的位置,孤身一人淋着瓢泼大雨奔跑在街上四处追寻。

他终究是追到了,女孩抢救回来了,只是头部伤重,很难记住事情。醒来以前的那些事情,她都忘记了。

她不再拿着娃娃蹲在家门口,扒拉着青草同蚂蚁说话,也不再记得他。

“喂,你叫什么名字?”

“如果没有记错,我应该是叫苏清挽。”

“那你可要记住了,我叫司容深。”

想到这里,司容深的眸光黯淡了许多。她终究是忘记了。不过没有关系,这一次,他绝不会失去。

“喂……司容深。”女孩羞怯的声音响起,司容深恍然抬头,却被惊得忘记了呼吸。

一袭深蓝色的长裙,裙边渐变点缀着星空。亚麻色的长发随意盘起,凌乱的碎发衬出她修长的脖颈,如天鹅一般的高贵优雅。

她有些局促不安:“会不会不太好看?”

司容深站起来,脱下身上的西装将她罩住,认真地盯着她如星子一般的双眸:“很美。”

苏清挽的脸立即就红了,简单清淡的妆容就能淋漓尽致地展现出她的美。

司容深不得不承认,她是自己一生中最美的风景。

不论过去将来。

牵着她一路到了门口,那些女人都被苏清挽的样子震惊得说不出话。

汽车扬长而去,苏清挽小心地整理裙边,生怕会压皱。司容深见她拘谨的模样,忍不住皱眉:“不用这么小心,想要多少件都可以给你。”

“不是……只是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别人给我买衣服。有点开心……特别开心。”苏清挽望着窗外,正值黄昏,她的心头涌上满满的暖。

很快到了会场,门口有一大堆的记者蹲在那。看见司容深的车来了,一窝蜂似的蹿了上来。司容深打开车门,邀请苏清挽下车,从后面出来几个保镖隔开了那些记者。

“司总,请问你这次举办的晚宴是要宣布对宜美企划的收购事宜吗?”

“司先生,你身边这位小姐是谁,方便透露一下你和她的关系吗?据说网上流传着你与神秘女子相会于咖啡厅,请问是真的吗?”

司容深对他们视若无睹,只是苏清挽还有些尴尬,紧了紧身上的西装,跟在司容深后面寸步不离。

司容深察觉到了她的局促,抬头锐利地扫视着周围:“请你们来不是为了挡我的路。我只说一次,滚。”

闪烁的光影立马停了下来,有几个不怕死的还在按着快门。司容深直接对身边的保镖道:“查一下那几个是哪个公司的,打电话给他们的老总。不愿意开除的,明天我要看到那个公司倒闭的消息。”

苏清挽在旁边听着,满脸的震惊。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大的势力?

进入会场,他们两人立即吸引了一大堆的目光。感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苏清挽有些不太自在。司容深低头温柔道:“没事,有我在。”

这一句话简直暖到了她心里。苏清挽脸上忽地一红,赶忙低头不语。

因为有些商务要谈,司容深周围有好多企业老总。

苏清挽醒来的时候,还有些懵。

自己身处的这个地方……怎么越看越像是酒店里的高档套房!

脑袋阵阵刺痛,她抬手揉了揉,刚要起身,就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怎么会那么痛……

旁边忽然响起一声极为磁性的嗓音:“醒了?”

苏清挽顿时悚然,尖叫一声蹿到了床边,揪着被子盖住自己:“你你……”

怎么身边会躺着一个陌生男人啊!

不对,这男人似乎并不陌生。

好看的剑眉,轮廓分明的脸庞,一双眸子深邃而又朦胧,薄唇微张,小麦色的肌肤光滑饱满,那一身的肌肉线条看得苏清挽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我的天?这不是司容深吗!应天集团的老总,也是自己那个渣男未婚夫的大哥。

“呵呵……那个,你好啊司总……”

“昨晚还叫得亲热,醒来就改口了?”司容深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让她有些毛骨悚然。

她不由得将被子再往上拉了拉:,挤出一个比哭还丑的笑来:“那个……我们应该,什么都没做吧?”

司容深转过头去,毫不顾忌地掀被站起。修长丰匀的身材暴露无遗,苏清挽只觉得脸火辣辣的,忙用被子捂住脑袋:“你怎么也不遮一下!”

没有得到回应,下一秒,被子就被拉开,一张放大的俊脸暴露在眼前,司容深神情复杂地盯着她:“为什么要遮?”

还未等苏清挽回答,他便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将女人乱动的小手一把抓住摁在了床上……

苏清挽轻轻地喘息着,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却越发地被这个吻弄得手脚无力浑身酥软。

如果说昨晚自己是因为药力原因没有控制住而要了她,那么现在,就是纯粹因为她的诱惑而无法自控。

这个女人,连说话时嘴唇的开合都像是在邀他享用。

那张小而精致的脸庞已经因为喘不上气而变得通红,司容深轻轻咬了一口后放开她,任小家伙在自己怀中喘息。

苏清挽脑子里只有三个字:完蛋了。

经过这么一阵折腾,苏清挽总算是想起来了一些片段。

昨晚好像是喝了一个服务生递过来的饮料,然后昏昏沉沉的,被送到了某个地方。当时似乎有很多人,然后那些人瞬间被拉开,紧接着自己便被一个温暖的身躯所怀抱。

直到身体感觉越来越热,她实在无法忍受,于是拽住那个男人哀求:“帮帮我,我……好难受,好热……”

接下来的事情……

苏清挽顿时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己怎么会那么蠢被暗算啊!这下完蛋了,清白也没了,而且夺走自己身子的那个家伙还是未婚夫的大哥!

素以禁欲冷酷而闻名的那个大总裁,居然被自己给睡了!不知道为什么,苏清挽居然有点暗爽。

“糟了!”突然想起了什么,苏清挽一把捞起地上散落的衣服,钻进被子里三下五除二穿好便要离开,结果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怎么会这么疼啊!

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帅了吧!

不行,苏清挽,你不能在这种时候犯花痴。司容泽那个渣男可是答应了,只要解除婚约,就借给自己五十万周转。

苏氏集团说不定,还有活下去的一线希望!

瞥一眼手机,离约定的时间只有半小时了。她连忙推门,回头冲司容深喊了一句:“昨晚是我被算计了,很抱歉!我会吃药的,其他事你不用担心!”

门砰的一声关上。司容深躺回床,有些回味被子上女人残留的气息,床单上一抹妖艳的血色惹得他眼神恍惚……

应天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

“调取一下昨晚庆功宴的监控录像,给我搞清楚到底是谁下的药。”男人冷漠启唇,周身皆散发着不容置疑的威势。

“咳咳,老大,那药性可烈了,难不成你……把苦守二十七年的童子身给破了?”陆宇刚说了一半,就被司容深的眼神刺得住了嘴。

司容深收回目光,低头翻看文件:“我看你是想去无人荒岛上考察几年了。”

“不不不,我哪敢。只是还想问一句,难道苏小姐她就是当年那个女孩?”

闻言,司容深抬头看了看远处,不知为何神色有些落寞,他只淡淡嗯了一声,便道:“苏氏集团最近的情况如何?”

“容泽少爷的手段很毒,基本上,没有个三五亿的资金支撑,苏氏集团很难回转起来。”

司容深的眼神冷了几分,周身散发的那股气势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陆宇咽了下口水,不敢再多说。

“找一下苏清挽的位置,立刻马上。”

咖啡厅里清香缭绕,苏清挽低着头,几乎是低声下气:“司容泽……我知道,一直以来你都对婚约很不满。我会主动提出放弃,你答应给我的那五十万……”

白柔柔坐在司容泽的身边,颇为妩媚地摸着他的手:“容泽哥哥,我昨天可是看见了她做的事情,还拍了照片呢,你快看。”

接过那一沓照片看了一眼,司容泽顿时满脸的嫌弃:“啧,没想到你苏清挽倒是挺会玩,要这么多男人才满足的了你?”

啪的一声,照片被扔在了桌子上。苏清挽定睛一看,上面居然是自己被四五个男人架着走向酒店房间的偷拍图。她不由得捏紧了拳头:“原来是你干的……”

“这么浪荡的女人,我司容泽当然不会娶。婚约绝对作废,还想我给你五十万?做梦!”司容泽不屑地看着她,那眼神仿佛是在看一团肮脏无比的东西。

“容泽哥哥,我们快走吧,跟这种恶心女人没什么好说的。”白柔柔站起身拉着司容泽刚要走,苏清挽便愤愤地拎起桌上的咖啡扬手一泼。

白柔柔被烫得尖叫:“啊!你这女人疯了!”

“呵,白柔柔,渣男配绿婊,我本想成全你们,却没想到你这么恶毒,居然算计我!”苏清挽美眸怒睁。

白柔柔被烫得眼泪直掉,那幅楚楚动人的模样惹得司容泽心疼至极。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