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徐琦安其琛 连载中

徐琦安其琛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焦糖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那曲霸王别姬,她轰动了整个余城。她恍然入戏,以为高台上的他就是她生命中的霸王。可是后来才知道,她不是虞姬,是徐姬。而他亦不是霸王,原是戏台上的看客。他是余城的贵公子,他长相俊美,才华横溢,家世华贵。他什么都好,只除了,被那个戏子逼着娶了她!可为什么,她走了,他却忘不了她!唱罢一曲,总该曲终人散。情到深处,余生再无回首。展开

本书标签: 焦糖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夜,徐琦被责罚跪在安家的大门前,夜里的风很大,雨也很冷。

她唇齿都在打颤,可她却没有哭。

安其琛的那一把掌,把她的心彻底打进深渊。

她忍着屈辱,抛却尊严登台,是为了谁?

她想问安其琛,你没有心吗?

徐琦就这样一直盯着门前的那两只大红的灯笼,恍然记得,当初进门的时候,它也是这样亮的。

他们都没变,唯有她,变的连自己的都不认识了。

恍惚中,不远处似乎有谁在唱着“君王义气尽,贱妾和聊生”……

徐琦晕了过去。

她就在雨夜里躺着,直到第二天才被发现,若不是天赐嚷着要娘,这世上怕就再没有她这个人了。

徐琦再次醒来已经是七天后。

她的嗓子烧坏了。

曾经的莺歌翠嗓变成了呕哑嘲哳的老妪之声。

安老太太不让天赐来见她,说是怕过了病气。

屋漏偏遭连夜雨。

有人送信来说,徐父病重。

徐琦拖着虚弱的身体,赶来了码头边的贫民窟。

“咳咳”

刚推门进去,就听见剧烈的咳嗽声。

“爹!”徐琦冲进去,恰好见到年迈的徐父扶在床边摇摇欲坠。

徐琦冲过去扶着人,慌的手都在颤抖:“爹,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我。”

徐父沉重的呼吸着,半响才睁开眼睛,他的眼睛净是血丝,老皱的脸上净是疲惫。

认清眼前的人是徐琦,他露出一个微笑,那疲惫像一瞬间都消散了:“琦琦啊,你回来了。”

徐琦的心一紧,着急说:“爹,我们去医院!”

徐父咳嗽着摆手,说:“不用,那什么医院贵的很……”

话还未说完,徐父猛地咳出一口血,人直挺挺倒了下去。

“爹!”

徐琦心神俱裂。

租界的医院。

徐琦的心悸还没有散去,不祥的预感在心头萦绕着。

医生的话更像是催命符:“你父亲的病拖得太久了,只有一种叫青霉素的新药可勉强救命。据我所知,目前只有余城只有安家大少手中有……”

太好了,父亲还有救!

徐琦顾不得想其它,便赶到了安其琛住的酒店。

可酒店竟然已经把她列为黑名单,她连进都进不去。

徐琦顾不得那么多,正要硬闯,却见安其琛亲自扶着许倩走来,男才女貌,仿佛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徐琦僵在了原地,一刹那竟像被扇了一巴掌的狼狈。

看啊,那是自己的丈夫……

那两人姿势亲密从她面前经过,而安其琛的目光冰冷,一秒都不曾给她。

许倩倒是给了她一个得意的嘲笑。

徐琦再顾不得自己,冲到安其琛面前。

然后,跪下。

“其琛,医生说我爹的病需要青霉素才能救命,我求求你,救救我爹……”

安其琛眉头一皱,许倩嗤笑一声插话,“徐琦,抗生素价值千金,你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想拿走,你以为你是谁?”

徐琦不理会许倩的侮辱,只哀求的看着安其琛。

安其琛看她一眼,便当她不存在一般走开。

眼见安其琛绕过她离开,徐琦想都没想,一把抱住他的大腿求着:“其琛,求求你给我抗生素吧,没有药,我爹真的会死的。“

”只要你答应救我爹,我什么都愿意答应你,我把安少奶奶让给许小姐……”

“啊!”

徐琦被安其琛一脚踢开,她疼的一时爬不起来。

“我说过,别来脏了我的地方。”

他冷漠的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我从来不会浪费东西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夜深了。

租界的医院里,徐琦哄睡了病重的儿子。

白日的喧嚣被黑暗吞噬,那些强忍着的痛苦翻涌上心头。

“他,还是不愿意来吗?”

“回少奶奶,少爷在忙。”

忙?

有什么事比儿子濒死还要重要?

徐琦眼尾扫到垃圾桶里的报纸,那上面一对俊男靓女正浓情蜜意,看起来般配极了。

可那个男人,却是她的丈夫,余城安家继承人——安其琛。

她知道,他不喜欢她。

可是,她又做错了什么?

4年了,他厌恶她,连带着就连有她一半血脉的儿子,他也不喜欢。

他从来没有抱过儿子。

“爸爸……”

徐琦猛地擦掉眼泪,抬眼往病床上看去。

却发现,只是儿子发出的一句呓语。

徐琦的心更是揪着疼。

忍了又忍,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

徐琦站起身,决定去找安其琛。

安其琛厌恶她,从来都是住在安家酒店顶层的套房。

可真的来到酒店门外,徐琦却发现举手敲门并不容易。

开了门,见了他,她该怎么说?怎么求?

是说,儿子很想你,你能不能去看看他?

还是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但孩子是无辜的,求求你分一点关切在儿子身上?

话已经说过很多遍,换来的从来只有越发冰冷的厌恶。

可惜,敲了门之后,徐琦连说这话的机会都没有。

一个烫着大波浪卷,红唇雪肤,穿着睡袍的女人开了门。

徐琦还待敲门的手顿住了。

这赫然是和安其琛同上了报纸的女人——许家大小姐许倩。

她竟然从安其琛的房间出来了。

徐琦心中那漏风的口子更加大了,只感觉连呼吸之间都刮着疼。

许倩眼含不屑的打量着穿着严严实实的斜襟袄裙的徐琦:“徐琦?你不好好在安家深宅大院呆着,跑到这里找其琛做什么?”

她找自己的丈夫,竟会被另一个女人质疑。

徐琦心中一痛,但为了儿子,她咬牙忍着难堪,:“许小姐,孩子病的很……”

“徐琦,你不过一个低贱的戏子,真以为自己是安太太了?“许倩轻轻一笑,语气温柔,说出的话却如蛇蝎。

徐琦脸色陡然苍白,许倩的话像一个巴掌扇在她脸上。

”那流着你低贱血脉的孩子,其琛会在乎吗?他说过,那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败笔!那个贱种……他本就不该来到这世上!”

“你住口!”徐琦浑身颤抖。

她可以折辱她,讥讽她。

可孩子……是自己的底线。

许倩却突然脸色一变,语调凄哀:“徐琦,我已经解释过,我和其琛清清白白,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麻烦?!”

徐琦心感怪异,许倩竟拉过她的手狠狠地抽向自己!

她白皙的右脸迅速红肿起来,徐琦楞在当场。

许倩捂住脸,含着泪,委屈的向徐琦身后扑去:“其琛,她竟然对我动手……”

她扯住男人的衣襟,欲言又止,却又恰到好处露出那红肿的脸,抽泣着道:“她还说我不知羞耻……”

安其琛来了?

徐琦僵着身体转过身,撞见男人深寒刺骨的视线。

他面容俊美,此刻却黑沉一片,森冷的眼神看的她难以呼吸。

还有什么不明了的呢?

刺骨的寒意涌遍全身。

徐琦倔强的站着,不肯后退半步:“其琛,不是我,是她自己打的……”

安其琛上前一步,抓住徐琦的手。

“打回去。”

安其琛看也不看徐琦,对许倩说着。

徐琦剩下的解释都卡在了喉咙。

“啪”

落在脸上的巴掌狠得让徐琦甚至踉跄了一步。

比巴掌更痛的,是那三个字,生生碾碎了她的心。

他不由分说就定了她的罪。

究竟是他太相信许倩,或是在他心中,她做什么都是一种罪?

“滚吧!”安其琛放开她的手,冷冷道。

徐琦转过身,眼泪终于忍不住。

她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

“安其琛,就算是定罪也该讲究证据,你就算不相信我,是不是也该相信酒店的监控。”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