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当腹黑总裁遇上修仙女 连载中

当腹黑总裁遇上修仙女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毛家大小姐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就,凉仙女云淡风轻,宠辱不惊,坐等腹黑总裁撩到心急如焚。展开

本书标签: 毛家大小姐 都市现实

精彩章节试读:

凉峰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吐出来,眼神飘向了远方,就像在追忆少年时代,画面如电影一般慢镜头一点点闪过。过了许久,许是理清了思路,凉峰慢悠悠的开口了。

“我和你时伯父其实是从小到大的兄弟,小的时候感情特别好,连买的房子也是做的邻居,时家那小子出生的时候,我们两家就商议,若是未来我们生的是女儿,就订娃娃亲,三年后,你出生了,果然是女儿,于是,就让你们从小到大都上同一所学校,时瑾渊比你大四岁,自然是处处护着你。随着各自慢慢的长大成家,生意越做越大,出现分歧的时候也更多了,就在时瑾渊22岁,你18岁那年,我和你时伯父合力拿下了一笔政府的生意,这个生意也让我们两个小家族一跃成为鹰城的上流家族,接着两家公司同时上市。”

凉峰喝了口茶继续道:“但真正出事的,还是在你出国的前几天,就像有人针对我们两家洒下了一个网,然后突然收紧,不给喘息的机会。那天早上我和你母亲正在喝茶,管家送过来当天的报纸,头条赫然写着“时家夫妇贪污公款入狱”,紧接着我就接到电话,大量黑客在攻击我们公司,已经窃取关于政府那笔生意的所有资料,但其实资料没什么问题,到是他们拿到资料后篡改了,把我们公司的资金全部变成非法的。我就赶紧去监狱看他们,结果和我想的一样,他们也觉得背后有一张大手在操纵这件事,而且这件事与你和时瑾渊有关系。”

凉司司诧异:“与我俩有关系?”

“没错!凉峰继续道:“是在我最后一次探监,也是时瑾渊父母自杀之前告诉我的,他们说,有一个神秘人来监狱说,要他们自杀,不然就要他们儿子的命,还要把这件事栽赃到咱们凉家头上,还有一个条件是,要他们转告我,让你出国五年;”

“所以,这件事肯定和我和时瑾渊有关系。”凉司司开始深思,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人的目的就是让我和时瑾渊分开,伪造凉家是逼死时家夫妇的罪证,利用时瑾渊向凉家报复,可如果时这样,以那个神秘人当年的能力,他完全可以直接让我们家也消失,为何要多此一举?”

凉司司问出了重点。

凉峰赞同的点点头,“这也是我想了许久的事情,最后一次探监回来的第二天,时家夫妇就自杀了,接着当天就收到你的照片,而且是你在屋子里读书的,说明有人监视你,我就立刻去查,但是以我们家的能力居然一点蛛丝马迹都查不出来,我想到时家夫妇的自杀,和他们替神秘人转告的话,不由的开始害怕,这场战役先不管目的,敌人在暗我们在明,而时家夫妇已经自杀,说明这个神秘人已经赢了,于是我不再耽搁,当天替你办好签证送上了飞机,”

纵然性子有些淡然的凉司司也觉得这事匪夷所思:“那你们为何不告诉时瑾渊呢?”

“你走了之后,一开始我们想告诉,但每次还未付诸行动之前,这个神秘人好像已经洞悉了一切,每次都会寄来你在国外的生活照片,背面还会写上言多必失四个字。于是,为了你的平安,我们就彻底放弃了这个念头。”凉峰感觉主要的差不多说完了,松了一口气。

“父亲,按这些内容来说,主要的是为了让我和时瑾渊分开,并让父亲和母亲成为杀死他父母的凶手,那我和时瑾渊就永远不会在一起,难不成······”

“难不成什么?”凉峰问道。

“这个想法有些大胆,这个神秘人是男是女?”凉司司问道

“不知道,时家夫妇接触的那个人倒是男的,但谁也不能保证他就是幕后推手,也可能是替身,毕竟有身份的人很多都不自己涉嫌,避免暴露。”凉峰道:“你有什么想法?”

凉司司有些囧:“根据这些线索,我感觉如果这个人是男的,那可能是为了我,如果这个人是女的,那就是为了时瑾渊。我意思是把我们俩分开,好和另一个在一起。”

“其实这个想法我想过,但时瑾渊这五年的生活明里暗里我都稍微关注一些,没有什么特别的,而你的话也就路家那小子,不过他比你先去的国外,并不是和你同一个时间去的,所以时间上对不上。”凉峰推测道。

“还有一个,为什么是五年,而不是十年,二十年呢?”凉司司道。

“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疑惑的地方。”凉峰沉思

“那现在我回来了,并且还差点订婚,这是不是说明神秘人不是冲着我来的,很大可能是冲着时瑾渊来的,我回来之后,神秘人还出现过吗?”凉司司条理清楚,异常冷静。

“没有,神秘人在没出现过,但还是很危险,说实话,现在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当年是为了分开你们两个,并让你们互相生恨,那么如今你们要在一起,又会是什么结果。”凉峰忽然很感慨。

“父亲,那既然神秘人伪造了我们公司贪污的证据,您是怎么逃过一劫的?”凉司司问道

“是时家夫妇替我们担了下来,那个人会做手脚,我们也不是白混的,这一场战役以时家夫妇自杀告一段落,我们的公司也洗白了。所以,时家夫妇的死,咱们家也有责任,他们是咱们家的恩人。”

“父亲,那现在怎么办?对了,您和路家的赔偿合同是怎么回事?”凉司司忽然想起路家来人退婚索要赔偿。

“这个是在一次机缘巧合阴差阳错之时签下的,当时说订婚你也同意了,但路家非要签这样一个合同,这个合同还有一条是,如果路家悔婚,将拿出一半的股份赔偿给凉家,所以是双方的赔偿,我也就同意了。没想到,事情还真的出现了意外。”凉峰道

“那要不然···”凉司司犹豫道

“这婚姻大事是你自己的,我们不干涉,就算给他们一半的股份,咱家也不至于成穷人,放心吧。”凉峰安慰凉司司道,他怕凉司司为了这个家作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毕竟婚姻不是儿戏,他看的出来凉司司不爱路明非。

“好吧,父亲,既然订婚礼没办成就顺其自然,不过我也不会嫁给时瑾渊,我想进入公司,好好干一番事业。”凉司司道

“好,父亲听你的,我和你妈也老了,该退休了,明天你跟我一起去公司做股份交接仪式。”凉峰忽然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还有一种谁家女子不如男,不禁心里想笑。

现在女儿回来了,只要一家人在一起,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钱财都是身外之物,现在凉峰倒有点底气,未必不能和当年的神秘人斗一斗。

“对了,父亲,为何您之前承认是您把时瑾渊父母送进监狱的,还威胁他们自杀的?事实并不是您做的啊。”凉司司疑惑道。

“其实也算是我间接把他们送进去的,因为神秘人的操作,被扣上贪污的帽子,直指时家和我们,而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他们时家出面,而当时时家夫妇也是自愿的,经过神秘人的操作就成了我逼他们的。至于威胁他们自杀,这个事实已经坐实了,就是我,在抓不到凶手之前,就是我,不要打草惊蛇,即使是你,也要这样认为,演戏演全套,知道吗?那个人一直在我们周围,我有预感。”凉峰语重心长。

凉司司思索一番。

“我知道了,爸爸。”

“休息吧,明天还有一场战役要打。”

“是,爸爸。”

白色玫瑰铺满了礼堂,香槟美酒,俊男靓女,鹰城所有权贵富豪均已到齐。

今天是鹰城首富凉峰独生女和路氏继承人路明非订婚的日子。

凉司司刚下飞机,就被杨美丽拖到礼服店,经过一个多小时化妆造型终于在订婚典礼开始之前被压送到了礼堂。

“杨美丽,你是我见过最美丽最敬业的媒婆了。”凉司司无奈的看着杨家大小姐杨美丽深深抓住自己的手腕,激动的一抖一抖的。

“废什么话。”杨美丽帮凉司司整理着头纱,一副大义凛然,像自己要上战场一样。

“到底谁是主角啊~”凉司司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口气叹了一半憋在喉咙里,一个面容蓦地出现在脑海中。

“唉~”憋的半口气终于叹出来了。

“你……算了,人都是走着看着,今天你要订婚了,以后不该想的就不要想了。”杨美丽想劝凉司司,却说不出什么大道理。

“我明白的,这么多年我也没有努力过,就这样吧,缘和份终究差了一点啊~”凉司司眼神幽远,

路明非携凉司司的手,深情款款的从各方来宾中走过。

“小路总真帅……”

“凉小姐也很漂亮,你看她脖子的项链,价值不菲呢。”

所有人带着羡慕的眼光看着红毯中的两个人。

“我宣布――今天是凉司司小姐和路明非先生的订婚……”

砰!

大门被推开。

众人不约而同看向一个方向。

一个男人穿着黑色西装,一米九的身高傲视着所有人,深色如沼泽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凉司司。

从门口到礼堂舞台,男人慢吞吞整整走了五分钟,眼神不曾从凉司司绝美的娇颜上移开半点。

所有人屏气凝神,被男人散发的气势震慑的怔住了。

终于,男人走到了凉司司面前,居高临下的用手挑起她的下巴。

“凉司司,好久不见。”

“时瑾渊……”凉司司呢喃,瞬间被吸入了对方的眸子,时间倒退。

五年前,凉司司18岁,时瑾渊22岁,因双方父母关系他们从小玩到大,顺理成章在一起,结果,时瑾渊的父母突然入狱,几天后自杀,这场变故之后,她迅速被父母送去国外,并扣押护照,五年内不许回国,失去他所有联络。路明非就是在那时候出现,陪伴了凉司司五年,凉司司被感动,终于决定和他订婚。

啪!路明非率先反应过来一把打掉了时瑾渊的手。

“跟我走?”时瑾渊无视路明非,充满爱意看着凉司司。

“这个男人……是谁?”

“我想起来了,他是时瑾渊!父母因贪污入狱自杀,五年时间,他白手起家,现在已经是上市公司的总裁,市值无法估量,但他一向深居简出,很少出现在宴会中。”

听着周围人议论,凉峰和身旁的夫人对视一眼,脸色同时变得难看。

路明非正准备说话,只听一声叹息自凉司司嘴中发出。

凉司司努力让自己离开时瑾渊沼泽般的眼眸。

“瑾渊……谢谢你来参加我的订婚典礼。”

她不是孩子,五年的时间经过了太多事,她不知道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但她不能让路明非难堪。

不论她曾经有多爱,不论这五年他有多少次出现在她梦中,一切都晚了,她决定和路明非订婚,就不能食言。

“如果我非要带你走呢?”时瑾渊邪魅一笑,嘴角翘起。看的场中其他女子神魂颠倒。

世间怎么会有一颦一笑如此勾人心魄的男人。

众女人不由的更加嫉妒场中央美轮美奂的女子。

“你试试!”路明非挡在凉司司身前。

他身高一米八五,却还是比时瑾渊低了一点。

“小渊!别闹了!”

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时瑾渊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

“哦?凉……叔叔,不知道这么多年花着我家的钱感觉如何?”

时瑾渊舔了舔嘴唇,慢慢走到凉峰面前。

众人哗然。

“胡说什么,别闹了,今天是司司和明非的订婚宴,给我点面子,有什么事结束再说。”凉峰说到最后语气中隐含着怒气。

“面子?呵呵,”时瑾渊嗤笑一声。许多富家名媛又是一阵心动。“你的面子值多少钱?300亿?不如你现在开支票,我马上离开。”

“你……”凉峰语塞,这小子开口就要了自己公司目前全部的的市值。

“看来凉叔叔是舍不得这三百亿了?”时瑾渊勾了勾嘴角,转头换上宠溺的眼神对凉司司说:“你看,你的幸福不如钱重要。”

“瑾渊,你到底在说什么?别闹了。”凉司司一头雾水。

“乖,是你那不成器的父母在闹,知道吗?”时瑾渊抚摸上凉司司的脸庞,忽然手滑到她的下巴,用力捏着,眼中的深情宠溺瞬间消失。

“瑾渊……”凉司司吃痛,频频皱眉。她真的不明白他和父亲在说什么。

“时瑾渊!”凉峰怒吼。

路明非忍无可忍,一拳打在时瑾渊脸上,时瑾渊放开了凉司司,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

“路明非是吧,靠着家族的废物富二代?”

“闭嘴!”路明非冲上去又是一拳,却被时瑾渊轻飘飘的挡了下来,一个闪身,把路明非手腕扣在背后,不顾路明非挣扎,对着凉峰说道:

“凉叔叔,看来物以类聚这个词确实比较合理,拿走了我父母三百亿,现在多赚了多少?怕是快挥霍完了吧。怪不得要找一个只会靠家族的废物做女婿。”

“时瑾渊!放开他。”凉司司冷冷的站在时瑾渊面前。

“好啊。”时瑾渊往前一推,路明非便跌到了观众席。

现在台上只剩时瑾渊和凉司司两个人,抛开时瑾渊是来闹场不说,众人竟然觉得时瑾渊和凉司司更般配。

一个霸道,一个美艳。

“时瑾渊,从刚才到现在你到底在说什么?解释一下。”凉司司忍着怒气。

“司司别听他的,我们走,订婚宴改天在办。”凉峰急忙说道,语气里竟然含了些许慌乱。就要上前拉凉司司。

时瑾渊,一步跨过,挡在凉司司面前。

“急了?是不是五年前凉叔叔和凉夫人亲手把我父母送进监狱,拿我性命威胁要他们自杀,并侵占我家三百亿财产的时候也这么急?”

时瑾渊平静的说完这段话,围观者却不平静了。

像被一颗炸弹的巨响吓到了,如果这是真的,那简直就是惊天秘闻。

凉司司不可思议的看着父亲,露出探寻的目光。

没等凉峰开口,时瑾渊一把牵过凉司司的手推开凉峰,奔向门口,坐上一辆加长豪车,扬长而去。

并撂下一句话:“咱们的账以后在算,现在我要单独和凉司司小姐算算这五年的账!”

众人面面相觑。

凉峰脸色煞白。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