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张生乔南禾秦缺 连载中

张生乔南禾秦缺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我爱小西瓜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爷爷说,我是被一口棺材从黄河上游冲下来的,命格薄,这辈子都不要靠近黄河,可是阴差阳错的是,我偏偏在黄河里惹上了一具绝美女尸……从此之后,我踏上一条不寻常的路:三下地府、四问龙宫、地下尸城、无人村庄等等怪事接踵而至。展开

本书标签: 我爱小西瓜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看他的面色,他这回是真的怕了。张嘴连话都有些说不浑圆:"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秦缺却根本没有把水鬼放在眼里,继续说:"我没耐心陪你玩下去,要是你再不说,我不介意,让你永远回不去。"

这句话,让水鬼彻底怂了。

而我在秦缺背后,内心早就翻起了滔天巨浪,之前觉得秦缺有本事,还只是因为黄端公说的那句话,但此时已经不是,秦缺的本事,已经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

我们以前在黄河边见到水鬼,都是唯恐避避之不及。

而秦缺居然主动去招惹水鬼,而且还把水鬼给收拾的服服帖帖。

秦缺开口就问说:"前几日是不是河神娶妻?但是没有成功?"

水鬼变的怯弱了几分,说话都没先前有底气,不过听到秦缺这样问,还是很意外,问了句:"你怎么知道的?"

秦缺则说:"你告诉我是不是?"

水鬼回答说是,河神因此还大发怒火。

"所以张家村死的几个人,是不是河神派人弄死的?"秦缺像是对事情的发展经过了如指掌。

我此时心里对他是越来越好奇。不过这会也没敢开口问。

可过会,水鬼赶紧说:"不是的,张家村死的几个人不是河神害死的,怎么说河神也是东海册封的神仙,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害人性命的,而且……"

说到这里,水鬼顿住了几秒。

秦缺则是继续追问说:"而且什么?"

"而且,开始几日河神大人的确很愤怒,可是后来有人过来给我河神大人打了个招呼,河神大人就再也没提过这件事情。"

我听的玄乎,给河神大人打招呼?那这人得多厉害。

秦缺问了句这人是谁?

水鬼连忙摇头说:"这我真的不知道,反正就是知道这样一件事。"

我心里则是暗暗吃惊,有人抢了河神的新娘,然后找人给河神打了招呼,河神大人居然就暗暗吃下了这个哑巴亏。

要知道河神大人,在我们心目中,可以算是很厉害的神仙。

但是现在听水鬼说的这番话,如果深思的话,简直就是让人觉得害怕。

秦缺又问了几句,见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就让水鬼回去了。

黄河水面,不多时又恢复了平静。

秦缺转身看了眼,对我说:"张生,你也不要害怕,虽然你身上现在阳气不足,但是我既然来了,就会护你周全。"

我嗯了声,赶紧说:"多谢秦先生。"

说着话,我又想给秦缺叩头,秦缺却一把拦住我,说:"你要是真想给我叩头,就好好想,以什么正当理由给我叩头。"

我脱口而出就说:"你帮我,我给你叩头不是应该的吗?"

秦缺笑了声说:"不够。"

我想了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但秦缺不让我叩头,我就没叩头,回去的路上,我问秦缺说:"秦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呢?怎么本事这么高。"

秦缺回答我说:"都是些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我:……我心想这还是雕虫小技,那什么才算是大本事。

正当我愣神的时候,秦缺忽然对我说:"张生,你想跟着我学本事吗?"

听到这句话后,顿时回神,二话没说,就说愿意。

秦缺接着说:"我这本事可不传外人的。"

我脱口而出,就对秦缺说:"那我拜你为师。"

说完这句话后,我自己也想到之前秦缺对我说的叩头的名义,如果秦缺成了我师傅,我不就有正当的理由给秦缺叩头了吗?想着,我自己也没多耽搁,就给秦缺下跪叩头。

秦缺这回倒是没阻拦我。

我刚跪下,正准备叩头,秦缺却拦下了我,说了句:"点到为止,张生,以后你就是我的徒弟,所以我会拼尽全力,保你不死的。"

秦缺的话,让我蛮感动的。

后来秦缺还告诉了我为什么要收我为徒的理由,我当时听后,整个人都震惊了。当然这是后话。

我和秦缺到了家中后,爷爷还没睡着,问我说,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我刚要说话,秦缺就打断了我说:"有人想要夺了张生的阳气,不过至于是谁,目前还不好说。"

爷爷听后,面色变的阴沉了几分,说:"高人,是不是河神做的?"

秦缺摇头,眉头皱了皱,随后目光开始在我家里看了起来,看了几眼后,就问我爷爷说:"老爷子,你们家有没有和谁结仇过?"

我爷爷听后,立马摇头说:"没有,从来没有和人结仇过。"

我想了下,的确,从小到大,爷爷在村里的口碑一向很好,加上是捞尸队的主力,爷爷在村子里威望也很高,在外面也不太可能会结仇,因为有的人在黄河里淹死,要是对方没钱的话,爷爷捞尸都不收费的。

总得来说,爷爷应该是不会招仇人的。

我爷爷说完这话后,秦缺嘀咕了句说:"这就奇怪了,如果没有招惹仇人,为什么有人想害你们家呢?"

"什么?"爷爷也是一脸懵逼,赶紧招呼秦缺坐下。

我倒是没有爷爷那样慌乱,因为我知道秦缺的一身本事。

"你这家里,明明是阴宅的风水,为什么你要把住的地方建在这里?这地方你自己选的吗?"

爷爷可能是一时没有回神过后,我对这栋房子当然不清楚,我自记事起,就住在这里,一直没换过地方。爷爷像是陷入了沉思,几秒钟过后,才开口说:"这地方不是我选的,当初我还特意找了王村的神婆看的宅子风水,她说这是一处绝佳的好地方,住后,以后会风调雨顺。"

"这王八蛋,难道故意害我不成?"

爷爷听后,变的有些愤怒,说现在就要去找王婆问清楚。

秦缺安慰爷爷说,先不要着急,毕竟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说不定这王婆,也是半吊子,可能也是乱说的。

爷爷听秦缺这么说后,情绪就变的稳定了下来。

爷爷问秦缺说:"那依靠高人之间,我该怎么办?"

"这房子不能住了吧?"

"也不是不能住,不过这下面的东西还是得清理一下。"

爷爷看了看这老宅子,叹口气,说:"住了几十年了,也该修一修了。"

第二天,天一亮,爷爷就招呼捞尸队的人,来帮着弄宅子。

秦缺这一晚上也没离开,到了白天的时候,就打开一把黑伞,遮挡太阳。我当时还好奇的问秦缺说:"师傅,你怕晒吗?"

秦缺笑了笑说,是。

因为农村人嘛,本来平时除了农活就没什么别的乐趣,要是碰上人,婚丧嫁娶,或者是乔迁喜事之类的,都会过来围观,现在见我家要新修宅子,自然都来凑热闹。

秦缺告诉我爷爷说:"往宅基地下面生挖20米试试。"

我爷爷听后,立即动手,往底下挖了二十米,一个巨大的深坑就出现,接着,就听见有人发出了一声尖叫声。

众人立即上前,想看看是什么情况。

我自然也控制不住,往前过去,大家都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就开口问着,不过坑里的人很快就说:"挖出了一口棺材!"

话刚落不久,又有人说:"好像不止一口棺材,我们这边也有。"

接连声音不断响起,最后一共从里面挖出了14口棺材,整个村子的人都惊呆了。要知道这里是我们村子居住的地方,绝对不是坟山。以前也没听说过这里有死过人。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真的有人要害我们老张家?

我爷爷说我是被一口棺材从黄河上游带下来的,爷爷说,黄河80里水域,有上万具死尸,但从来没有人活下来过。

每当我爷爷这样说的时候,我就会说他扯谎骗我,毕竟谁会把自己的孩子放进棺材里,而且为什么别人都死了,我却活了下来。

每次我质疑他的时候,他总是摸着自己发白的胡须,笑着说这是秘密。

我跟着爷爷从小在黄河边长大,关于黄河的秘密传说也听了不少,而我居住的村子,大都是以捞尸为生,爷爷年纪大,资历老,成了捞尸队的主力,我年纪稍大了,和爷爷说过,让我也跟着他去捞尸。

可是每次爷爷都义正言辞的拒绝我,不许我去。

但村里其余同龄的孩子跟着去,他什么都不会说。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一个大雨滂沱的晚上,那日我端着碗坐在门口吃饭,爷爷去走亲戚吃酒没在家,大约晚上十点,有人披着蓑衣匆匆的跑了进来,面带急色,开口就问:"小伙子,张师傅在吗?"

张师傅就是我爷爷,我说不在,他急着问我说什么时候回来,我说一时半会回不来,我见他急的不成样子,就问他出什么事了?其实我大概也猜的八九不离十,来找爷爷肯定是为了捞尸。

他拍着自己的大腿说,那可怎么办?他在院子里转来转去。

我让他别急,我爷爷不在,但捞尸队里有人,我这就去帮他找人。我匆匆跑到隔壁,把八哥找了过来。

可苦主说只认我爷爷,八哥跟着我爷爷差不多十年,什么样的尸体都见过,拍着胸脯说,他去就没问题。苦主见我爷爷不在家,但又急的不行。就应承了下来,谈好价钱就准备出发。

我拉住八哥让他带我一块去。

八哥叼着一根烟,说,不许我去,回头老爷爷子怪罪下来,找他麻烦怎么办?

我在黄河边住这么久,捞尸体事情听多了,但没怎么亲眼见过,这次好不容易爷爷不在家,我有机会,当然不愿意错过。我对八哥说,回头你就说是我自己跑过去的。而且这笔生意,我只叫他,没叫别人,回头分钱也少几个人分。

八哥听我这么说,就说,等老爷爷子怪罪下来,你就说自己跑过去的。

我见八哥答应,急忙的说好。

我们一行六个人匆匆的赶到了黄河边,我心里有些期待和紧张,等到了黄河边,黄河的咆哮声传来,雨大太大了,造成河水湍急,而且下游回曲处更是深不可测。

八哥面露难色对苦主说:"水这么湍急,而且又是大晚上,尸体很难捞啊!得加价钱。"

苦主想了想,咬牙就答应了下来,那晚黑漆漆的,八哥让我在河边等着,他们几个坐上船就往河中去了,我站在岸边远远的就看见一盏灯在河里飘来飘去。

这一飘就是3,4个时辰,等他们靠岸的时候,我听见苦主的哭的很伤心。

尸体被抬下来后,八哥还在嘟囔着说,这具尸体太奇怪了。

我凑上前去,问八哥怎么奇怪?

八哥让我自己去看,不过待会看了别尿裤子,我嗤笑一声,走了过去,可等看到尸体,我忍不住怔住了几秒,因为这具尸体有些不对,太干净了…要知道黄河水之所以发黄,是因为水夹杂着大量的沙子。

一般的尸体在水里泡几天不仅尸体会腐烂,七窍里都会进入大量的沙子。

而眼前这具女尸,不仅口鼻没有看到沙子,而且面容白净,栩栩如生的像是活人。我问八哥说这是怎么回事?

八哥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可能是刚死不久吧。

八哥也是头一回见这样的情况,但是尸体打捞上来,后面就不管我们的事情了,我们拿了报酬就走了,回家的路上,八哥还给了我几张红票子,就说,当今晚的事情没发生,让我别告诉爷爷,不然回头我们俩都得吃苦头。

我觉得八哥说的没错,这事不能说,我爷爷是忌讳我去黄河边看捞尸的,我答应着八哥。

我小心翼翼的回到家,怕爷爷已经回来,可到家的时候,发现屋里没人,我不禁松口气,洗了个热水澡后,就躺在床上睡觉。

一夜相安无事。

第二天起来,感觉脑袋有些疼,摸了额头,像是发低烧。

我叫了声爷爷,可没人回应,难道爷爷还没回来。

我在院子里洗漱,门却很快被砰的声砸开,一个中年人匆匆的跑了进来,他我也认识,是捞尸队的一员,二虎。我刚准备问二虎说什么事情吗?

他开口就吼叫着喊老爷子,我说我爷爷还没回来。他叹口气,说,你赶紧去把他找回来,出大事了,死人了。

我脑袋蒙住了几秒,说谁死了?

他跺了跺脚,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八哥他们死了,你别废话,赶紧找老爷爷子回来主持大局。"

轰的一声,我脑子就炸开了,顿时感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八哥死了?怎么可能,昨晚我们还在一起。二虎没等我说话,就跑了出去。

我急忙的跟了出去,等到了八哥家里,就看见他吊死在大门口的横梁上,而且不止一个,还有昨晚一块去的两个人,三具尸体,直直的挂在门口,村里很多人都在围观,八嫂正在嚎啕大哭,叫嚷着让人把尸体放下来,可是没人敢动手。

我控不住的心跳加速,脑子里嗡嗡的作响,头皮发麻,浑身上下拔凉拔凉的。

我没敢靠近,回神后,急忙的跑去亲戚家找爷爷。

这件事情发生的太诡异了,我心里害怕的要死,等我跑到亲戚家找到爷爷,爷爷问我说出了什么事情,我简单把事情说了,我怕爷爷骂我,责备我,就没说昨晚我们去捞尸的事情。

只说死了三个人。

爷爷一听,陡然色变,急忙的往村里赶过去。

我爷爷在捞尸队是主力,所以在村里也是有说话的分量,说的不夸张,爷爷见过的死人可能比活人还要多。

爷爷进了八哥的院子,让众人让开,我也跟着靠近了一些,等靠近后,才看清楚三具尸体的死状,死状实在有些奇特,面部发白,舌头往外吐,眼珠子往外凸出。

但唯独嘴唇是红色的,像是染了大姨妈的红色。

我正看得出神,爷爷忽然捂住的我眼睛,朝着我吼说:"看什么,赶紧给我滚回去。"

爷爷吼的我不敢出声,我一路失神回到家,心里憋着一口气。坐立不安,来回的走着。

没多久,二虎跑到我家,让我把爷爷的钩尸体的钩子拿给他。我跑到屋里拿出钩子来,这钩子少说也钩过上千具尸体。

我把钩子递过去,问二虎说:"二虎哥,八哥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二虎面色也不好看,说,这回事情邪门了,老爷子也不太敢动尸体,说是要去请做法的先生过来。我问他,爷爷还说了什么吗?

二虎说爷爷面色难看的狠,不停的撸袖子,抽烟。看来这次的事情不简单。

二虎说完这句话就说不和我闲扯,就跑了。

我觉得这件事情我还是要和爷爷坦白,可这会脑袋却昏昏沉沉的,发烧像是更严重了,关键是天又下雨了,不管了,这事情必须得告诉爷爷,回头出了更大的事情,后悔都不来及。

我往外跑着,跑了一程,忽然感觉脑袋一重,越发昏厥,我站住了几秒,忽然眼前一黑,我就昏死了过去。

只是昏死的时候,模糊中像是看一张脸。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我额头上敷着热毛巾,爷爷坐在我床边……面色阴沉的厉害……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