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异界当道士那些年的事 连载中

异界当道士那些年的事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山野精怪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五国互相征战,杀伐不断,地府冤魂猛增,不愿投胎,转轮圣帝无奈之下,唯有让人去干涉战争,而人选————展开

本书标签: 山野精怪 历史军事

精彩章节试读:

青玄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帐内,夜已经暗了下来。堂堂灵仙,就这样被坑到异界了,还是落后了那个时代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青玄从乾坤袋中摸出以前玩角色扮演时做的衣服,记得是日本叫阴阳师里游戏的衣服。嗯,手机应该是可以用。虽然丧失了通话功能,但可以拍照啊。

地府以为这样她就回不去了,呵呵,作为道士,她是废了,但她现在是~契!印!师!

地府司官一代传一代,一代不如一代。让一界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堕神界。

人以智为长,妖以力为优。凡有智者,都逃不过王权富贵。

她本无心于王权富贵,可地府还是容不下她。

报偿善恶,天理昭章!

地府早已经忘了初心。

收拾一番,青玄出了营帐,入眼的是月下繁星。现世人类发展,地球早已满目疮痍。那还有这等星河之景。

巡逻的士兵见青玄这一身怪异打扮也只是多瞧了一眼,并没有现代那种异样的眼光。

也对,在这个世界,她来就是妖,本就与人生活的世界不同。但从这些士兵的反应来看,妖与人,应该是有接触。

青玄不知道的是,在这堕神界,只有西秦朝才是人妖共处。而其它国家,妖族是奴隶,而女妖下场更凄惨。

营地中央火燃起了篝火,赵离回营了,上官如玉被请去喝酒。席间赵离说了南疆今日因为他而吃了败仗,而狐仙大人比任狐妖都要娇美,南疆皇帝怕是不会善罢干休。

上官如玉面无表情的听完,心中则是冷笑不已,地府要坑他师父都是威逼利诱他们几个坑师父。一个小小的一个南疆皇帝,也打师父主意。不知死活的玩意。

浅饮一口淡淡道:“将军不必多虑,其实,你口中的狐仙大人是本仙师父!”

赵离等高级将领皆是满脸怪异,今天狐仙大人的表现分明是极度不乐意与上仙亲近,敢情是欺师啊。这两位关系……

桌上酒杯中酒水在抖。

“咚!咚!”是什么大型动物在移动。

“铛。铛。铛”

赵离脸色铁青,这是南疆巫狐召唤的巨型灵妖。

震动的声音近了,上官如玉也见到了。

一只身长十丈巨龟,通身白色火焰。正缓缓向营地爬来,所过之处,沙地上的沙直接溶化成玻璃。

此刻青玄也走到了上官如玉身侧。

见上如玉呆呆的,青玄解说道:“此物在上古时期就灭亡了,名叫火龟,传说中的灵物。据记载,生于太湖之滨的洞庭山。形如巨龟,白身赤首,据说能够赴汤蹈火而不死!不过为师也第一次见到这活着的火龟。”

上官如玉吞了吞口水,这火龟给他的威压不小。硬着头皮要飞身与之战斗。

青玄一把拉住了上官如玉,跳起来在他脑门上狠狠敲了一下。怒道:“你脑子里一天除了装些变态的事,还有别的吗?”为什么要跳起来才敲到上官如玉,因现在青玄只有一米五的个儿。

“……”小娘皮,你给我等着!等会有你求饶的!上官如玉捂住脑门上的大包蹲一边去了。心中暗暗发誓,一会一定要将这小娘皮按床上狠狠的欺负。

青玄回头对赵离道:“将军让你的人弃营,然后准备一口大锅!”她今天要炖火龟。

赵离一声军令一下,五万人在一刻之间拆了营帐带物资退出危险地带。

“你不怕?”见所有人都撤了,这将军还在身边。青玄忍不住问出了声。

“在下身为一军将领,怎好让狐仙大人一人面对此妖兽!”赵离抽出腰间的剑。

青玄拉了拉他,让他蹲下,附耳道:“我何时说过我要与它打了?为我准备一套战甲,我也要试试军甲什么感觉,在这古战场上策马是何等风范。今天请你们吃上古凶兽的肉。”

将一块令牌抛上天空,娇喝道:“轩辕帝龙唤神魔,契印师令,玲珑洞天现!”

地面上出现一个法阵。

“吼!吼吼吼!”从法阵中传出阵阵兽吼声。

一只巨龟从法阵中爬出来,竟与那火龟不相上下。不过却是寒风刺骨。

“师父,这玩意你的?”上官如玉惊叫出声,这小娘皮有这么强的凶兽,他还怎么用强!不行,得想想办法。

“星池龟,上古神龟。相传员峤山有千里星池,中有神龟,八足六眼,背列星宿之图,腹陈五岳之象,能知古今秘事。一水一火!今天火龟老子炖定了!”青玄意气风发的当起解说。

青玄向赵离招招小手道:“将军,召唤师不会离凶兽太远,你带人沿路追去,把人带过来,老子请他喝火龟汤!”

“……”赵离内心,mmp这还是那个初见时的狐仙大人?现在活脱脱一魔鬼。

“吼吼吼!”星池龟带着小山般的身体奔向火龟。

水火自古不相融,这俩个凶兽一见面,传承了先祖血脉的敌意,不用契印师结法印自己冲上去战成一团。

星池龟还未近身就张开大口,喷出一道水柱。水柱飞出大口结冰,成了冰枪。刺向火龟。

火龟抬起前足,后足而立,狠狠落地,砸出一团火球,在身前形成一个火盾。

星池龟停下脚步,原地回身,大大尾巴成了肉鞭,砸向火盾,火盾被拍散,冰柱也到了。

轰!嗤激起白色雾气。

吼~

火龟的悲鸣。

轰。火龟重重砸在地上。死得透透的。

五万将士没反应过来,刚才那个来势汹汹的凶兽被另一个凶兽秒杀了。

一定是在做梦!

对的,是梦。

“回魂了!架锅,炖了它,火龟肉可是可以增加寿命的!强健体魄,如有资质还可以修行!”

静~!

静~!

修行,那不是代表可以打过南疆妖兵了,那还等什么!

“架锅!”

这样就可以保家园了,家中的妖妻可以保住了!

他们平民百姓一般是与妖成婚,达官贵人才有机会娶到人类女孩。

苗疆之地,总是玄之又玄。连绵不绝的群山中,暗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比如修仙之途。

四川鬼城,夜,子时。

一个头发花白的年轻人跪在一个藏青色长衫人面前。

青玄没有看跪着的常阳华,抬头望月,夜风吹得一头白丝飘荡,良久开口道:“你我虽不是师徒,但在带你踏上这条路时,我曾说过,一入尸道莫念红尘。”

常阳华不语,只是盯着青玄的鞋尖。

不见昔日好友出声,青玄长叹一声:“也罢,反正也闹地府不只一次了,多一次也无妨。”顿了顿道:“只是下一次,莫要多管闲事,你身为僵尸,穿道袍出去浪,我也就不说了,你要记住,你是尸!”

常阳华一听只这话,便知有戏,只要这二货道士出手,那孩子保住了。

“这事对那小女孩也太不公平了,我才出手的嘛!”常阳华小声BB。

耳力可以听到一公里外蚂蚁打架的青玄怎么会没听清。不屑道:“如果天下有公道,老子就不会走这一步了!别给老子提公平!”

公平,多么可笑的词,有谁是生来就是道士的,有谁生来就是铁石心肠的,年轻真好骗呐!

被青玄喷得无话可说的常阳华识趣的闭嘴。

沉默而尴尬的气氛笼罩着五人。

青玄看了一眼在母亲怀中的小女孩。十一岁的年纪,淡紫公主裙。看到母亲的跪坐,青玄一顿开口道:“令夫人是日本人?”

这一出,三个大人皆是一愣,男人反应过来,慌张道:“道长,玲子确实是日本人,但不是战犯之后。”生怕眼前这道士会因为历史而不帮自己。

青玄这人精又怎么看不出男人的担心,出声道:“我只是担心日本的阎王会来。”

“……”

“……”

常阳华来了兴趣,“日本还有阎王?”

青玄鄙夷道:“为什么没有?日本第一阴阳师安倍晴明,人称小安君……嗯?!还真来了!”

明月被黑云遮住。阴风四起,气温陡降。

青玄撒出一把紫符,符纸飞向身后的三人一尸。行成了一个八卦,符纹闪过紫光。

“日本的阴阳师,老子也没对上过,还是号称第一的安倍晴明,你留在阵中以防万一!”

脚踏出一步,身却在十步开外。

青玄吼出一句: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小安君“……”

地府善恶司的鬼差“……”

白无常补了一句:“战神,今夜风儿甚是喧嚣!”

青玄扯了一个笑容鄙夷道:“善恶司最近也管这法司的鬼买命?”“知道我名战神,才来这点人?”

白无常闻言道:“今夜,你的对手可不是地府。”

安倍晴明向前一步,竟是一步生莲,沉声道‘日语’:“地狱恶鬼堂,魑魅魍魉听吾号令。”

八个鸟居出现在青玄八方,将青玄围在阵中。

“师父,我等助您一臂之力!”

四道身影出在阵中。

白无常鬼脸更白了一分,拉了一下安倍晴明,小声劝道:“小安君,这事也没多大,要不就算了!”

“阁下,这是吾当年收的千年厉鬼,无惧!”

白无常表面上劝,其实内心早巴不得青玄收拾下这东瀛的府君,无论安倍晴明收拾青玄,还是青玄收拾安倍晴明,于它都是大功一件。

四人还是青玄的弟子,但都不是人。

大弟子是条蛟,二弟子是只狐妖,三弟子是鬼仙,四弟子是旱魃。

四弟子旱魃尸炼妹子娇声开口道:“大师兄,二师姐,三师姐,你们且观战,我来会会这东瀛的地狱恶鬼堂的魑魅魍魉什么味道。”

于是乎,鸟居恶鬼阵中,尸炼的大师兄拿出一八仙桌,三个椅子,二师姐拿出点心,三师姐拿出茶具。压根没出手的意思。

于是乎,在常阳华捂脸中,夫妻两惊恐中,鸟居恶鬼阵中,三人就像在家中一般悠闲。

三师姐上官如玉提醒道:“小师妹,别吃撑了!”

尸炼是女旱魃,僵尸是集天地怨气而生,以怨气为食,此刻,尸炼在安倍晴明的阵中,犹如恶狠如羊群般大吃四方。

安倍晴明见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中了华夏地府的计了,但此次也不是没收获,至少地狱恶鬼堂老实了。安倍晴明很好奇,这四个,包括那个灵尸,实力都不低,这华夏道士怎么教出来的,至少,它对上这几个,它没信心全身而退。

青玄一脸郁闷,此刻蹲在阵外,这这这群小王八蛋,是得了他真传啊,一个比一个不要脸,唉唉老二你那咸猪手在干嘛。

老三被老二偷袭一把,捂着裙子飞出了阵外。

她要离这女流氓远远的。还是亲近她的师父青玄。

青玄见上官如玉粘过来,脸都黑了,如果老二是个流氓,那么老三就是个变态。忙站起来丢出道符:“上官如玉,别过来,老子是你师父,给老子停下来!”忙背对着老三。

上官如玉闻言脚步一顿,柳眉皱成了八字,一脸神伤吼了一嗓子:“师父为什么,我不够漂亮吗……现在恋爱自由!喜欢自己师父有错吗?”就因为自己是上官宛儿的妹妹吗?是那个杀人无数的恶魔的妹妹。

突兀的一嗓子,吸引了在场所有鬼妖人视线。

阵中的三师姐狐青青眼角挂着媚惑天下苍生的笑。三师妹,机会只有这一次哦。

大师兄擎苍心有不忍,师父好不容易教出他们师徒四个,除了呆萌的小四不知道,她们这次可是来组队坑师父的,师父原谅徒儿不孝。

擎苍垂下眼帘,心中有不忍,好想靠诉师父,这是一个为他和师叔设的局。虽然那只灵师不是师父的徒弟,但却是同源法术。一声师叔当得下。

狐青青见擎苍那模样,那有不知道大师兄在想什么,她又何尝心中好受啊。师父救她于危难,还助它登上这丽山狐王的王位。可今夜她们竟伙同地府设计师父。

四个中,除了老四外,就老三问心无愧的做这件事。她身为狐王,背负整个丽山狐族,她不能爱师父,但老三不一样,老三,师父拜托你了。

老四尸炼杀得八方鸟居中的恶鬼不敢出来,可为什么她心中没半分欢喜,反而心中多了三分落寂,有什么东西在离她而去。已成旱魃千年之久,她有的只有师父,难道是师父……

一回头就见大师兄二师姐泪流满面的跪向师父,而三师姐手握锁魂匕刺向师父。

呆萌的老四心头一堵,一口血涌上喉,失声尖叫:“师父快躲。三师姐要……”谁说尸无泪的,只是未到殇处。两行清泪划过老四的脸颊。三师姐,为什么!为什么三师姐!老四心中不解。“上官如玉,我要杀了你!!!”

常阳华也察觉不对,突然被一道符印压下来。地上压出了蛛网纹。难怪青玄反对,难道他早就。。。

青玄只觉肾上被插了一刀,吃痛回身,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的三徒弟。

背刺,

他居然被老三背刺!

那个教了十年的老三,那个有恋师情愫的老三,在他的肾上捅了一刀。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