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开天祖殿 连载中

开天祖殿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颉9494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个少年从亿万光年远的地球踏出,跨越五界,斩妖除魔,带领人族,横扫三千界。 有恩还恩,有仇报仇!爱恨情仇,一路成长,用铮铮铁骨谱写出一曲圣人狂歌。 区区神祇,何以俯瞰天地,若无我人族盘古圣人开天地,尔等万族与蝼蚁何异? 天地茫茫,万古流长,唯我人族称圣。展开

本书标签: 颉9494 玄幻奇幻

精彩章节试读:

看到宁玄天居然跟一个狗在说话,秋雨晴黯然失神,心想果然是真的。

周边围观的人也纷纷窃语,原来宁大少真是心智不正常啊。

“谁说不是啊,听说这三年他经常拿金币丹药等到处天女散花呢。”

“还有这等好事,怎么我碰不到啊。”一个歪子般的青年人听了,顿时瞪亮了眼睛。

“你外来的啊,大少这些芝麻绿豆事都没听过。”那个说话的大妈看了看这个装束胡里花哨的青年人,警惕地问了一句。

宁玄天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人说些什么,现在他的惊讶放在黄毛身上。

看着黄毛激动流泪点头的样子,他有些天方夜谭的感觉。

“你也是被雷霹过来的,现在已经讲不了人话,吃不了人,吞不了雷,一身本事全无,只会吃喝拉撒,就一条普通的看家狗,任人屠宰,随时上锅炖汤,是吧。”

宁玄天毫不留情地问,黄毛越听越不是滋味,这臭小子,不是人啊,揭人之短,犹如骂人祖宗,让人心寒,黄毛听得心里都要滴出血来,却又无可奈何,只有不断地点头。

呜呜,呜呜,黄毛不是激动,而是伤心到忍不住哭了起来。

“呵呵,几位大哥,这不是我家的狗,你们自便吧。”

宁玄天向着几个要钱的家伙说,四条汉子一听,充满期待的心顿时冰凉冰凉的。

“大少爷,你刚才不是和这狗聊得挺欢的吗,怎么又变挂了。”

包头不死心地说,不用听周围的议论,他也知这位大少是个大顾客,心里多少是有些疑惑的,这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和狗聊的啊,那狗可是两眼汪汪不停的点头,说不定这大少是真有本事。

“是啊,聊过才知它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不信我再问它,它肯定摇头。”宁玄天对着包头认真地说。黄毛听到宁玄天的话,想死的心都有了,比起这臭小子,黄毛觉得成均简直就是个慈善家。

“嘿嘿,黄毛,我是你主人吗?”

宁玄天嘿嘿笑着问,怎么看都觉得他的笑里不怀好意。

想得美啊,你个臭小子,原来想打爷爷我的鬼主意!黄毛心里恨恨的,两眼鄙视的看着宁玄天,头摇得钉铛响。

“你们看,我说是吧,这个黑不溜秋的丑八怪斑马不是我家的,与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还等什么,操家伙啦,等下不必客气,给我留条尾巴做个纪念就好了。”

宁玄天对着四条大汉作个你们明了的姿势摊了摊手说,四个人这刻眼都红了,等了这么久的金币也凉了,不都说大少这里有问题吗,不象啊。

还有刚刚的穷追猛打,那不是一般的辛苦,比起杀个二级凶兽还累,想起来就心酸,现在简直是新仇旧恨一起来,右边的屠三拔出宰兽刀,伸展呼呼二刀。

其他三人已经将黄毛包围住了。

一种从来没出现的刺骨寒气直透黄毛的心头,黄毛顿时全身直冒冷汗。

数万年来从来没有这么危险的感觉,呜呜,天杀的宁玄天啊,没义气的臭小子,黄毛再没有被计算的感觉,眼前只有亮晃晃的尖刀,油光光的大锅,周围穷奢极欲丑恶的脸。

呜呜,这世界没一个有良心的,良心都给狗吃了。

悲愤有用吗,没用,事实告诉黄毛,它只是稍稍悲愤一下,就已经被四个大汉扑倒在地,然后迅速地将它绑在一根粗大的木棍上。

宛若一个十八的黄花闺女被强推一样,黄毛的身心一下子被摧毁,真是悲痛欲绝,生无可恋,无脸见人啊,汪汪,呜呜。

左脸上有颗大痣的**子将黄毛担在肩膀上,四人有些无精打采地回走,想来这条老狗的确是引不起他们的胃口,追黄毛纯属为了泄愤而已。

“几位大哥,稍等一下。”宁玄天随后叫了声,随手拿出一把金币,在掌上抛了抛。

几个大汉眼睛一亮,心想,这位爷不会傻到花钱买下这条狗吧。

已经等死的黄毛心中一热,这小子终究还是有点良心啊,竟然想到花钱将我买下,黄毛禁不住差点又要呜呜起来。

黄毛强忍内心的激动,眯着眼睛留意几人的一举一动,表面却装着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呵呵,几位兄弟,本少爷实在有些想念那条没毛的斑马狗尾,不如你们马上屠宰,就地开餐,只要留下那条尾巴就可以了,这几枚金币算是帮小弟忙的回报了,如何?”

宁玄天笑眯眯地说。

“哈哈哈,好兄弟,哥几个就喜欢你这样的爽快人。”

“兄弟们,还等什么,马上起火开锅,今天不醉不归。”

有得吃还有钱,望着那一把金光闪闪的金币,真是山回路转,柳暗花明,包头笑得见牙不见眼,立即行动起来。

黄毛双眼一翻,黑暗的世界啊,犹如最后一根稻草给狠狠的拧断,心情瞬那间从火山爆发进入万丈雪原。

今天不知第几次这样了,这个宁玄天,狗日的宁玄天,奸淫掳掠的宁玄天,祖宗十八代不得好死!黄毛弱弱的咒骂中昏厥过去。

**子一看,吁,这老狗在装死,一巴掌向着狗头辟了下去,狗头晃了两晃,没反应。不会是死了吧,死狗肉口感不细嫩,肉质变粗,不饱满,**子皱了皱眉,叫赖黑打了二桶冷水来,冲着黄毛淋了下去。

黄毛悠悠的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就发现**子拧着把尖刀顶在它的喉心处。

黄毛眼里充满了迷惘与惊恐,这时就听到**子自言自语,这死狗也太蠢了,谁不知道宁大少脑里有问题,它只要点点头,宁大少肯定以为这狗是他自己的,自然会出钱赎回它啦。唉,真倒霉,遇到个蠢狗,害到我们没了一大匹钱,还要为几个金币吃这种老狗的肉,不知今晚会不会拉稀啊,都是这死狗害的。

**子越想越生气,狠狠地拍了拍黄毛的头,大声地问:“死狗,大少是不是你主人啊。”黄毛麻木的头摇了摇,**子一看更火了,拈起尖刀就往黄毛脖颈上招呼。

黄毛这时突然反应过来,脑瓜皮一亮,急忙连连点头。

**子的刀尖在刺入的瞬间停了下来,吁,这死狗难道真的能听懂人话,真是怪了。不管怎样,只要它能忽悠下宁大少,哥几个今天就挣钱了。

“包头,这死狗说宁大少是它的主人。”**子也不多想,急忙对包头说。

包头瞪了一眼**子,不再理他。一条野狗会听人话,还会说话,你当我和宁大少一样傻啊。**子急了,说:“包头,真的啊,不信你问它。”

包头愣了一下,有些半信半疑,于是走了过来,用手把比了一下**子,意思骗我就杀了你。

“大少真的是你主人吗?”

包头心里多少有些骂自己傻,不过还是对着黄毛问了一句。

黄毛这回是贞操全无,堆起一副狗笑脸,一个劲儿点着头,看着黄毛的狗笑脸,包头吓了一跳,倒退一步,不过他反而信了这狗会听人话了。

包头温柔地摸了摸黄毛的头,笑着说:“狗兄弟啊,不错,不错,你很有前途。”

“大少,不好意思,差点杀了你的狗。”

包头对着宁玄天说。

“哦,还有这回事,杀了我的狗?”

宁玄天疑惑地看了看包头。

“是啊,这位狗兄说,你是它的主人啊,你可以自己问问它。”

包头笑着说。

“你是我家的狗,我是你主人?”

宁玄天走了过来,望着黄毛,黄毛如小鸡吃米一样点着头。

宁玄天见它点头,没有说话,而是向前走近一步,神情有些严肃地问: “黄毛,你可是真心愿意奉我为主!”

宁玄天的话认真而严厉,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黄毛是神兽,还是顶级那种的。

黄毛看着宁玄天严肃而认真的模样,一下子从内心崩溃可怜巴巴的状态找回了自我,眼里闪过一阵精光,稀世的七窍玲珑魂,灭绝紫雷下不死,反而灵魂穿越,而自己当时在他身边也一起穿越了,此子要么是个大机缘的人,要么有大造化!

黄毛不愧是万年的老不死,转念间想清楚了一些关键。

想是这样想,不过黄毛还是象被爆破菊花一样,苦不堪言地点了点头!在这瞬间宁玄天马上感到黄毛的一丝影像进入他的脑海里,隐隐约约觉得黄毛已经和他有一丝关联了,宁玄天大喜!有一个骨灰级的神兽在身边指导自己,想来自己走这条修仙路会顺畅多了。

哈哈哈,宁玄天大笑起来说:“果然是我的好兄弟!”

顺手帮黄毛松了绑,对着黄毛说:“黄毛,想来你也饿坏了!”他向两个随从招招手,方六、田四走了过来,他指了指黄毛说:“以后黄毛就是我兄弟了,你们待它如待我。”

方六和田四对望了一下,心想,大少真的越来越有问题了,把狗当兄弟,却也无可奈何地回了声:“是,大少。”

也不管两人的白眼,顺手向方六拿了一千金币,抛给包头,看了一下四人说:“这里一千枚金币,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总之这个月内必须让我兄弟黄毛吃喝玩乐舒舒服服,如果它有半点皱眉,你们就等着喂狗吧!”

一个月一千金币,一条龙服务,哗,想想就让全身骨都酥了。

那个穿着胡里花哨的青年猛然冲了出来, “扑”的一声跪了下来,大声说:“大少,让我也做你的狗吧!”

“滚!”宁玄天眉头一皱,喝了声,搓了他一脚。

包头四人小心翼翼抬着黄毛向城内走去,一边不停地向黄毛介绍向隆城的各种美食美色美景,一边帮黄毛轻轻按摩捶骨,“狗大爷,那里不舒坦,你老可要点头示意,小的们以后吃粥吃饭就靠你了。”

宁玄天望着远去的黄毛,心里却默默说,黄毛,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就算是我宁玄天的一条狗,也必定是人上之狗!黄毛似有所感应,飞快地转过头来,望了一眼。

相传有一条路叫黄泉路,有一条河叫忘川河,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个老妇人在卖孟婆汤;忘川河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孟婆汤让你忘了一切,三生石记载着你的前世今生;走过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然后喝碗忘川水煮的孟婆汤。

那些爱过的人,那些无法放下的事,那些滚滚红尘中数不清的悲欢离合都只会随着“孟婆汤”的缓缓入喉,永远凝固于走在奈何桥上那欲言又止、充盈泪水的黯然回眸间,化做缥缈云烟,淡然散去。是一世匆匆的悔恨?是阴阳永隔的遗憾?还是挥刀斩袖的决别?都已然不再重要了,因为在饮过这孟婆汤后,一切都已淡然。

阴兵两侧,中间排着一路长长的阴魂,最前面的一个乞丐似的阴魂正在东张西望。

哟,又来新人了,乞丐象发现新大陆一样,他向着被牛头马面押着的少年招了招手说,小子,过来我这,早去早投胎,看看哥,一看就知哥不是凡人,你跟着哥投胎,将来不是王候就是将相。

两排阴兵一齐白眼,就你个死乞丐,还不是凡人,不是凡人需要投胎吗?

乞丐不理会阴兵们的白眼,心想这小子皮细肉嫩,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富二代,和他一起投胎最差也是富三代,总比现在乞丐强多了。

想到这,他不禁偷笑了起来,向着少年再次招手。

准备再次诱惑那少年,这时一个鬼将已经不耐烦,给了他一脚,骂了声,死乞丐到你投胎了,快上三生石。

敢再次扰乱秩序,将你掉到地狱喂狗去。

乞丐如死狗般扑倒在三生石上,不过当他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的形象和气势变了,乞丐还是那个乞丐,只是站在三生石上的他,浑身多了一层圣洁,犹如十八金刚罗汉一样。

这时的他转过身来,手指对着那个踢他一脚的鬼将轻轻一点,鬼将苍白的脸变得更加死白,不由自主地向前跪下,如同石雕般动也不动。

而他眼前凭空出现了一个黄毛哈巴狗,抬起前腿就是一脚,然后狠狠地踩着鬼将的头颅,噔噔噔一直踩到碎裂,才摇着尾巴如饿鬼投胎一样,将倒在地上的鬼将一口一口飞快地吃掉,象怕别人抢掉它的美味一样,不时猥琐地东张西望下,还吱吱的咀嚼声,口水不停地往下流。

哟哟,真香啊真香!都多少年了没吃过这玩儿了。

黄毛哈巴狗突然口吐人言,那张狗脸露出一副意犹未尽的神态。

它双眼朝周围一望,那些阴兵鬼将、牛头马面立即头皮发麻,嘘的一下子退后一边去。

这时乞丐的眼光向周围一扫,那些牛头马面、阴兵鬼将立即全部跪了下来,齐声喊叫:“大神饶命!大神饶命!”

两个牛头马面已经讨好的将少年送到三生石上,站在三生石上的少年,他瞬间清明了,从出生到死亡,每一点每一滴都如电影一样在他眼前放映。

过了一会,他才轻轻地说,原来,我叫宁玄天。

乞丐并没有看宁玄天,他只是静静望着三生石上幻化出来的天空,突然哈哈狂笑起来,手指着天空怒吼:“万圣你个狗贼,卑鄙无耻的小人,老子就是将天捅破,有天也要将你对狗夫妇剁成碎肉喂给黄毛。”

呼,一阵阴风狂过,……。

这时的乞丐不知想到什么,突然愤怒若如雷霆,浑身霹雳作响,又如血雨腥风,欲似血肉横飞,双眼瞪圆,血泪不止!

黄泉路上瞬间烟雾弥漫,忘川水似有数不清呜咽响应,一时间整个阴曹地府也鬼哭狼嚎起来,悚人之极。

天空忽然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地府此刻已经变得一片阴沉。

那轰鸣的声音从远及近,似乎随时都可能落下炸雷。

轰轰轰,……。

九道深紫色的雷弧落了下来,水桶般的雷弧带着“咔咔……”炸响,而每一道雷弧分明又蕴含九道婴儿手臂大的闪电,张牙舞爪、恐怖异常,穿越无数位面空间,全部砸向乞丐。

那隆隆的雷声中分明又隐约回应着一道低沉而雄浑至极的声威,整个阴曹地府似乎也承受不了这种威压,摇摇欲坠,岌岌可危!

“仙韵散万峰,神魂落九天;凡尘痴为乞,万世轮回复!”

“装腔作势,你个老狗,王八蛋,老子日你十八代祖宗,想轮回我成均,你白痴吧,今世老子便打爆你菊花,串串你个肉包子。”

“黄毛,上!”

还趴在地上流口水的黄毛哈巴狗忽然一跃而起,一张嘴迅速放大,一口张九道雷弧吞下。然后瞬间缩小,落在成均乞丐和宁玄天身边,七窍不断冒出浓密的烟,这时的宁玄天已经吓得双手捂着双耳蹬在地上,不过他看到黄毛狗可怜的模样,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来轻轻拍拍它的头。

黄毛狗张口“呼”的一道长长的雷火喷射而出,“奶奶的,呛死老子了!”刚说完就狠狠瞪了宁玄天一眼,“小子,敢摸爷爷的头,信不信我一口吃掉你!”

看着它那恶心的癞皮狗的相,宁玄天双手往三生石上连擦拭了几下,脸上一副摸到屎的嫌弃样,不再理它。

黄毛火冒三丈,忽的立了起来,张开大口虎视眈眈对着宁玄天,色厉内荏地说:“小子,今天爷爷我就尝下新鲜滋味,哈哈哈……”。

不过它还没笑完,成均已经一脚踢在它的屁股上,如火箭般向上冲去。

轰轰轰,……。

轰轰轰,……。

这时黄毛才发现半空已经再次连续落下十八道二十七道紫色雷弧,来不及想清什么回事,它前爪往上顺势拍落了几道雷弧,嘴巴立即随风澎涨,张落下的雷弧尽数吞下,那知它的嘴巴刚合上,浓烟里突然射出耀眼的强光,三十六道雷瞬息出现,“咔咔……”炸在它的乌黑的大嘴巴上,黄毛如被爆中菊花一样,双眼溅泪,一个大铁球似的射向阎王殿。

“蓬”的一声巨响,阎王殿堂被陷出一个大坑来。“唉哟,痛死爷爷我了,要死了,真的要死了,这回亏上老本了。”黄毛躺在坑里不顾形象大声哇叫着,嘴里呼啸着浓烈的雷火与黑烟。

阎罗王目瞪口呆地看着仿佛死了爹娘的黄毛,差点惊掉了下巴,神兽啊,竟然是吞天神犬。

黄毛一抬头,就发现阎罗王呆若木鸡的看着它,那种眼神,犹如在看一个脱光的花姑娘,它忍不住打个冷战,这个大黑头性取向有问题,绝对的,转身就想跑。

一转身便想到自己堂堂一个大人物,竟被一个无名的大黑头(不,是小黑头,天在自己面前都是小的,他算个鸟)吓跑,那真是大大的打脸啊。

它立即转身变脸骂道:“小黑头,看得很爽是吗!你奶奶啊,爷来这里是给你当猴看的吗?你奶奶个小黑头!”

“呼”就是一大口雷火招待阎罗王,阎罗王那里料得到大名凛凛的吞天神犬说反脸就反脸,根本来不及躲避,瞬间变烤鸭。

黄毛看着阎罗王黑黄黑黄的烤鸭模样,忍不住咔咔声笑了起来,走了过去抬起前爪想拍拍,一想到那个问题,立马嫌弃的缩了回来,耻笑着说:“唉哟,小黑头你这么弱啊,这么弱就别乱想呀,男人啊,要么强要么行!明么?瞧你个忪鸭样,也不行哦。”

看着阎罗王还一副懵了的模样,黄毛拍拍屁股,心情轻松了许多,一跃而起,从刚刚陷开的洞口跨越而去。

阎罗王这回是真的懵了,刚刚象发了一场梦。

无端端的祸从天降,大殿被轰开一个大洞,厅堂被陷了一个大坑;

自己就是多看了一眼,没想到被烧成了烤鸭。

还有,黄毛说那么一大通高深莫测的话,自己竟然听不懂。

呜呼,那可是神兽的哲学哦,一个真理刚刚出现在自己面前,结果还没有实践就让它飞走了。

阎罗王悲愤难填膺,不禁泪流满面,天啊!

嘿嘿,估计黄毛如果听到阎罗王还想到“实践”二字,说不定回头就宰割了他的小鸡鸡。

所有走在黄泉路上的鬼魂惊恐万状,鬼魂在各殿受过刑罚后,依序解送至下一殿,最后转押至第十殿,交付给转轮王。就已经苦不堪言,原本再走过黄泉路,踏上三生石,跨过奈何桥,喝完孟婆汤,就可以苦尽甘来,再世为人了。

可这乞丐到底得罪过天上那路大神啊,竟然轮回世世行乞,现在出言不逊,被降落九九八十一道灭绝神雷,恐怕连投胎的机会都没了!要是他死他的就算了,可是现在城门失火,被殃及池鱼啊,谁也不知道下一道神雷是不是会打歪点,或者那条黄毛狗吞噬不了,那就悲剧了。

阴兵鬼将同样自顾不暇,四处逃亡,阴曹地府一片狼藉,灰尘滚滚,雷电闪闪,到处闪现着那些惊恐万状的鬼脸。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