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废物王爷的倾国妃 连载中

废物王爷的倾国妃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丐帮长老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她智慧无双,无依无靠。宫中遇挫,他坦然相护;野外遇刺,他舍身相救。自此,打开心门,全心接受。为了他,舍身万贯家财,万般筹谋。却在他功成名就时,被打落尘埃。贴身婢女被害,亲身骨肉惨死,自己也被送往敌国充当人质。她发誓,待她回归之日,便是他覆国之时。他,身为皇子,却命如草芥,外人眼中是懦弱,无能;私下里内负经纶,武艺高强;本以为在这充满荆棘的复仇之路上,他注定孤家寡人,却不想让他认识她,她看中他的隐忍,狠辣;他欣赏她的聪慧,她以为是相互利用,却不知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他这一辈子的执念。没用轰轰烈烈,没有豪言壮语展开

本书标签: 丐帮长老 历史军事

精彩章节试读:

这位被千娇万宠的公主,虽偶尔有点骄傲任性,却也是整个皇宫里心地最善良的了,容貌更是集合了皇家所有的优点,曾有人这样形容: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因此,不管前朝还是后宫,就几乎没人不喜欢这位公主,偏青城一看见这位小公主就头皮发麻。也不知道这位小公主是怎么了,自从在他十岁第一次见过公主之后,他就无比后悔。

那天的宫宴乃是父亲领兵平叛归来的庆功宴,也是在那场宫宴上,父亲被圣上封为护国将军,因为父亲的缘故,他也成了那些大人夫人眼中的宠儿,被人围绕着问来问去,对着一向性格沉闷,严谨的他来说,真是如坐针粘,好不容易退步抽身,想着去无人的地方透口气,无意间闲逛到了御花园,正好撞见因为打碎了皇上的砚台被训斥而偷跑出来在御花园假山边偷偷哭泣的小丫头,粉雕玉卓,豆大的眼泪顺着粉嫩的脸颊滑落,水洗后的大眼睛透着委屈和无助,一下子就揪住了青城的心,十岁的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就使出浑身解数,弄了一身的疲惫才逗乐了小丫头。

自从那时候开始,这位小公主只要一见到他就粘在他的身边,还放言非他不嫁,儿时,当作一场玩笑,随着年龄渐渐增长,青城慢慢才知道,本就木纳的他在看见瑟瑟发抖蜷缩在那里的小身影时,不由自主的过去,皆是因为那个小身影和他内心深处的小身影重叠了。

是的,他内心一直有那么一个人,那个从小就被他珍藏着的人,他清楚的记得第一次在威武将军府里看见初见时的情景,那么小的粉嫩粉嫩的小人,在将军的怀里,睁着乌黑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他,八岁的他在秦姨和母亲的鼓励下伸手去抚摸小人的脸时内心的触动,以至于在小人咿咿呀呀的握住他的手指塞进嘴里时,他惊恐的跳到一边,看着因为他的动作咯咯小的小人,就从那一刻起,他心里就有了人,懵懵懂懂的年纪,不知什么是情,只知道看着那小人从吱吱呀呀学语,但跌跌撞撞走路,再到后来慢慢的学习写字,那个小人的成长里几乎一直都有他的印记,直到将军伯父战死沙场,怀胎七月的秦姨受不住打击,一尸两命时,看着那个幼小的人儿伤心欲绝,如脱水的小花瓣慢慢枯萎,他才明白,他爱那个小人,是那种为了她一笑宁可自己死的爱。

“青城哥哥,你是在等我么,青城哥哥?”

小厮伸手拉了拉还在发呆的青城:“我的公子爷,你发呆也得分个时候啊,公主来了。”

从思绪中惊醒,看着眼前晃动的莹白小手,青城忙伸手行礼:“参见公主,青城无状,请公主见谅。”

“青城哥哥还是这么无趣,你在这里是在等我么?”

“公主玩笑了,青城是在等家妹。”

听着与预期截然相反的回答,粉嘟嘟的小嘴撅起来,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水波荡漾,慢慢凝聚在一处,要掉不掉的,看的旁边的婢女太监都惊慌不已。

“心儿,连我都是临出宫前收到父皇口谕,才知道你要去紫阳山,青城怎么会知道。”

看着小人依据嘟着的小嘴,凤游伸手捏了捏那粉嫩的小脸:“好了,我们还没到紫阳山,就遇到了青城,这也是你们的缘分是不是,是该开心的。”

说着眼睛看向目不斜视直视地面的尚青城,凤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青城,心儿她被娇宠坏了,别见怪,你就看在她心心念念都是你的份上,哄哄她吧。”

身体退后一步,青城双手抬起,俯身下拜:“青城惶恐,公主身尊玉贵,青城一介布衣,万不敢玷污了公主名声,还望太子殿下收回刚才的话,否则青城万死难辞其咎。”

“青城哥哥,你……”

“哥哥。”

带着初见同坐一辆车的青霭一到城门口,就看见了太子和公主的车架,如今宫里还没出嫁的公主也就是那个嚷着非哥哥不嫁的心锁公主了,虽然哥哥和这位公主一年也见不了两次面,但是那位公主的粘人功夫,和娇宠的脾气,绝不是一根筋不会转弯的哥哥能应付得来的,更何况哥哥满脑子想的都是初见,如果那位小公主在自说自话什么非哥哥不嫁,青霭是生怕性子执拗的哥哥说了什么话招惹了那位全皇宫最不能惹的小公主,忙拉着初见下了马车过来解围。

听到声音,看着被妹妹牵在手里的小人儿,紧绷的脸像冰雪融化般柔和下来,眼中的思念倾泻而出,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向着来人挪动,却被身边的小四暗中拉住了衣袖,忙收住脚步,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凤游的眼睛,凤游看了一眼粉色衣衫的女子,眼中流光一闪而逝,随后将目光挪向了抹绿色。

袅娜的碧绿身影,缓缓而来,凤游眼中满是惊艳,这位尚家姑娘容颜虽胜不过凤心锁,却胜在身上的那股温柔贤淑的气质,虽生在武将之家,身上却有着浓浓的书香之气,更是弹的一手好琴,在这凤都也是美名远播,刚一笈笄,护国将军府的门槛就被求亲之人踩破。

他虽身为太子,却只有一个侧妃,正妃之位空缺,曾向尚云暗示多次,皆被他左右言其他的绕了开去,从小在皇宫那个大染缸中长大,凤游早就练就了百般心思:说什么女儿还小,夫人不舍得,还要在身边教养几年,不过是借口,尚云不过是看父皇现在对他多有不满,又对凤飞赞誉有加,便自以为是的有了不轨想发,想在他和凤飞之间左右逢源,得到最高的利益,他却不想,就凭他那点好高骛远,自私自利的小人心思,又能瞒得过谁,不过是一叶障目罢了。

要不是在这几年他还算勤恳,引的父皇颇为器重,在加上这尚青霭才貌不凡,谁会拿他一个毫无背景的武夫当成坐上宾。

“护国将军府尚青霭参见太子殿下,公主殿下。”

“青霭姑娘快快请起,听青城说姑娘也是要去紫阳山,想着我们同路,正好皇妹第一次去,不知其中的状况,恐到时惹了笑话,便想着与姑娘同行,得姑娘照拂一二。”

“臣女乐意知至。”

“如此有劳姑娘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听着屋里嘤嘤的读书声,门外时候的青袄儒裙的丫鬟对着迎面而来手捧汤盅的紫色长裙的女仕摇了摇头。

紫色女仕听了一下,轻笑着推开了房门,

“哎呦,我的好姑娘,您又开始悲春伤秋了?”将托盘放在几上,伸手拿过女孩手中的书,紫衣女仕看了看:“说过多少次了,让姑娘不要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书,紫筱那丫头真是的,都说了多少次了,让她把这些书都扔出去。这次我非得扣她半年的月钱”

“桑麻姐姐,你居然要扣掉紫筱半年的月钱,就她那个财迷,会将你视为她的杀父仇人的,你就等着她追杀你吧”伸手抢过桑麻手里的书,护在怀里,红润如樱桃的小嘴一张一合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桑麻姐姐,我读来读去,还是觉得我被爹爹坑了,这明明是悲的不能在悲了,爹爹非得说这是他对我和娘的感情的宣泄,初见,初见,这哪里是什么情感宣泄,这明明就是爹爹不通文墨信手拈来的,却偏偏拈来了这么一个凄惨的名字。”

“呵呵呵,我的好姑娘,老爷是将军,在排兵布阵上无所不能,但是对于这之乎者也可就没那么精通了,哪里就能想得了那么深,夫人说当时老爷一看见姑娘,就激动的不知怎么办了,高兴的手舞足蹈,还是接生的嬷嬷怕他勒坏了姑娘出声提醒,老爷才安静下来的,夫人说让老爷起名字,老爷憋了三天三夜,最后老爷说他想了许久,也不知道叫什么,满脑子都是初见姑娘时粉嫩的小样子,索性,就叫了初见这个名字,正好也表达了他和夫人相遇时的美好。”

“桑麻姐姐”伸手环住桑麻的腰,女孩将脸依恋的在桑麻的身上蹭了蹭。

桑麻伸手揉了揉女孩柔软的乌黑长发,柔声问着:“又想起老爷和夫人了么?”

“我总是在想是不是我本身不详,才让他们都早早的去了?”

“怎么会这么想,老爷和夫人泉下有知,要是知道了,也会伤心难过的,他们唯一的心愿就是你能健康快乐的活着,不是么?”

“我知道,可是我总是禁不住的想。”

“老爷在时,常和夫人说,他这一辈子有姑娘这个女儿足矣,奴婢想,老爷和夫人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陪着姑娘长大,看着姑娘嫁人,夫妻和睦,姑娘若是将自己陷入那样的执念,才真的是对不起他们对你的爱护和疼惜。”

“嗯……”

感受着衣服的湿热,桑麻的手顿了顿,眼里隐隐有泪光闪过,心中默念着:老爷,夫人,你们在天有灵,请保佑小姐万事顺遂吧。

“怜竹那丫头一大早就跑到江边去买了两尾江鱼,回来就一直忙活,熬的鱼汤香气扑鼻,再不喝就凉了,姑娘也知道那丫头的脾气,这要是糟蹋了,估计奴婢就活不成了,非被她唠叨死不可。”

“怜竹才不敢呢,她啊最听桑麻姐姐的话了。”小手偷偷的拽了拽桑麻衣服上被泪痕浸湿的褶皱的地方,看着反而更惨不忍睹,吐了吐粉嫩的舌头:“桑麻姐姐,你这衣服旧了,该换新的了呢。”

看着更加褶皱的衣襟,桑麻伸出手指点了点初见雪白的额头:“姑娘好好看看,我这是才上身的新衣服,就让姑娘给我毁了,偏姑娘还不承认。”

“这是新的么,那就是料子不好,回头我把青霭姐姐送来了蜀锦给姐姐做件漂亮衣服就是了。”

“我怎么记得那个料子我在槿篱的衣柜里看到过呢?”

“是么?”抬头看看桑麻眼里的戏虐,初见索性又伸手揉了揉那块衣襟:“槿篱真是的,都说了让她偷偷藏起来,偏被她给桑麻姐姐看到了,我回头非让她交出来给桑麻姐姐不可。”

看着那作乱的莹白小手,桑麻伸手排开去:“好了,姑娘再搓摸,奴婢一会都没发出去了。”

“呵呵呵”伸手抱住桑麻的手臂左右摇晃着:“好姐姐,我饿了,鱼汤再不喝,真的凉了。”

“你呀,快去喝吧。”抬手收拾起躺椅上的书放到书架上:“对了,姑娘,刚刚青姑娘身边的秋月来了,说是明天花朝节,邀您一起去紫阳山踏青赏花呢?”

初见抬头看了看窗外,手中的汤勺轻轻的晃动,乳白色的汤汁荡漾着,一阵阵的香气扑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时间过的真快,又到花朝节了呢,桑麻姐姐,我懒怠得很,不太想去呢,我和那些官家小姐又不熟悉的,也没什么话说,青霭姐姐每次都为了我不能玩得尽兴,怪难为情的。”

手中整理着书桌上的笔墨纸砚,桑麻想了一下:”青霭姑娘特意让人过来传话,姑娘要是不去,也不太好,更何况,姑娘几乎天天呆在家里,也没什么可以出去走动的机会,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还是出去散散的好,至于那些人,哪个不是踩高捧低的,那眼睛都长在了头顶上,姑娘大可不必理会,只自己开心就好。”

“可是……”

“姑娘就当带着奴婢出去散散好不好。”

手指戳了戳自己鼓的如青蛙的粉白双腮,呼出一口气,初见看着桑麻想了想:“那好吧,为了我的桑麻姐姐,我就勉为其难的去吧。”

“姑娘要去哪里?奴婢听见了,姑娘可不能厚此薄彼,只带桑麻姐姐,听着有份,奴婢也要去。”门外红衣,头上双丫笄的大眼睛小丫头探出头来,挤眉弄眼。

“哪都有你。”桑麻看着那小小的不惜自毁形象的做着鬼脸的小丫头笑骂着。

“呵呵呵呵,槿篱,你算完账了。”

“还好奴婢算得快,否则这好差事绝对让紫筱那人精给得了去,姑娘,你还没同意呢。”

“呵呵呵,槿篱,姑娘我还真是挺好奇的,你是怎么做到的,算账的时候就像一个老先生,严谨的不行,只要一离开账本和算盘,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活泼的不像话呢。”

“早就说过了,我的独家绝技就是换脸。”说这还纵着眉头做出一副老账房的形象来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好了,姑娘,仔细一会肚子疼,这槿篱都让您给惯坏了的。”

“姑娘,桑麻姐姐看你对奴婢好,吃醋了呢。”

“呵呵呵,呵呵呵呵。”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