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带着系统到金光 连载中

带着系统到金光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易道仙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谁能想到,我也能穿越到金光布袋戏呢?  但是现在我很慌,因为我的身后就是金光三巨头的斗殴现场,我可能快要死掉了。  谁来救救我啊!展开

本书标签: 易道仙 仙侠修真

精彩章节试读:

时光匆匆,两年后……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可以治愈一切伤痛。易仙在痛失亲人时第一次感受到刮骨刨心的恨意,他痛恨自己的弱小与不自觉的逃避。所以他不再逃避,他利用系统每年一次的随机抽奖,三年时间分别获得了“浴血锻体功”“幻魔身法”“玄武定”三门功法。

“浴血锻体功”,本是一门妖兽修行的功法,将敌人精血外用,并运转功法记载的法门,吸纳精血内的精气,以此来达到锻体强身之功效,人身习练此功会影响心智,趋于兽性。

“幻魔身法”,由邪王石之轩所创造的功法,习练后,使用身法时,身如幻影、飘忽不定,是一种变幻无常,高明到极点的身法。

“玄武定”,武当传承多年的一门内功,又被称作“龟息功”、“龟息真定功”,习练者延年益寿,气息悠长,且有定神静心之效,体内内力自成循环,绵绵不绝。

在这三年里,他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不再抱有熟知剧情的幻想,彻底地融入这个世界,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份子。

“又是你这个杀手!从两年前开始,就不停地杀戮我东瀛西剑流之人,今日,你在劫难逃啦!哈哈哈哈哈哈!”猖狂的笑声伴随着杀啦杀啦的喊声,十数道极速逼近的身影持刀奔袭而来。

“滔滔海水难斗量,芸芸众生不自量。非仙非鬼非神魔,是你是他是凡人。叫我天下第一杀,吾非凡人!给我记住了!你们这群猪狗不如的东西!”一身仿佛由血色浸染而成的紧身劲装,面上遮掩面容的雕刻成半笑半哭的诡异面具,吟着杀意弥漫却又透着轻蔑的诗号,身影却像幻影一般难以捉摸、飘忽不定,手中握持着的匕首轻巧划过,没有功体运转的迹象,也没有熟悉的能量波动,有的,只是一道道绽放的血花。

“啊!不……不可能!”伴随着最后一人惊恐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只留下一地被割下头颅的尸首,再看去,那道戴着诡异面具的血色身影早已消失无踪。

“咳咳咳。”吾非凡人剧烈咳嗽着,似乎要将肺腑咳出一般。他踉跄着走进山洞,倚靠在山壁之上。这场持续了半个月的追杀,最终还是他获得了胜利。可惜刚才最后关头的爆发,让他将自己这近一年来修习的玄武定内力尽数引爆。没有内力,他再难以压制体内淤积的伤势,但倔强如他,怎么甘心就此倒下。

吾非凡人强撑着一口气,手掌靠着墙壁借力,蹒跚地向山洞内走去。他径直躺倒在自己亲手安置在山洞内的床上,手指沿着床沿摸索着按钮,并用力按下,床铺瞬间带着他整个人翻转消失,再看时,床上依旧整洁如新,没有半点痕迹。

“到这里就安全了。”吾非凡人从空中跌落,摔倒厚实的棉床上,松了一口气,就此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吾非凡人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喉咙干渴像火燎一样发热,眼皮像灌铅的沙袋一般沉重,五脏六腑都在隐隐作痛,他眯着眼谨慎地打量着环境,确定了自己依旧安全,便再次睡了过去。

又是不短的一段时间,长时间的休息加上今非昔比的身躯自愈,吾非凡人清醒了过来,他从床上坐起,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他的神经,但这三年来,疼痛一直伴随着他,他早已习惯了这些痛苦。吾非凡人摘下了遮掩面容的诡异面具,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貌,面具下是一张清秀的脸庞,年轻得过分,甚至可以说还是个孩子,眼角还带着五年前的轮廓,没错,他是易仙。

易仙看着手中的面具,手指摩挲着光滑的面具表面,咧嘴自嘲地笑了笑,“又活下来了,我来到金光已经五年了啊,咳咳咳。”话未说完,他便开始咳嗽,不慌不忙的从怀中取出药物服下压制伤势。虽然其他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但他依旧牢牢记住金光布袋戏的所有内容,每天夜里都会翻来覆去的回想,因为他知道,这是他除了不靠谱的系统以外,唯一用来安身立命的本钱了。而根据记忆里的剧情走向,第一集对决之后的剧情即将正式开始了。

“这几年下来也算有所收获,先不说系统抽奖那一堆零零散散的东西,还有那几样功法,如果是穿越前的我一定很开心吧,可惜了。”易仙喃喃着摇了摇头,“不想了,五年了,看来剧情快要开始了。西剑流抓走史艳文的二子小空,在这数年里费尽心思布下八门大阵,目的就是为了将小空炼化,然后让炎魔幻十郎借体重生。而这几年来因为我针对他们的杀戮,延缓了他们布下八门的进度,现在八门大阵才刚刚布下,小空就算早早被运送到据点也没机会进行炼化。我如果想破坏他们的计划,关键就在小空,不管是救是杀,都能够破坏祭司的计划,想来西剑流的祭司大人也很难找到第二个像小空有着巨骨症的人吧。这么看来,还是要想法联合天地双部那群人才是,更别说天部首领俏如来还有雪山银燕身为小空的大哥和小弟,一直都很想救回小空,就从他们两人入手,咳咳咳。”

“系统,打开人物模板。”

姓名:易仙

功法:玄武定、幻魔身法、浴血锻体功、冰心诀

物品:天香续命露X1、天香豆蔻X2、大还丹X1、金疮药X50、小还丹X49、止血草X50、净衣符X50、灵心符X50、鬼面、墨玉匕首、天蚕宝衣、神行靴、若干杂物。

状态:重伤

评价:初入江湖

“啧,天香续命露、大还丹、天香豆蔻,都是活死人肉白骨的东西,真舍不得吃,但是再不吃就不行了。天香豆蔻吃一颗就会昏睡过去,除非再吃一颗才会醒来,只能留着。天香续命露和大还丹选哪一个好点,我一身内力被我尽数引爆,刚好需要大还丹的效果,还是吃大还丹吧。”易仙咬了咬牙,从系统里取出大还丹,大还丹,壮元阳,强筋骨,暖丹田,益精神。易仙一口咽下吞入腹中,大还丹刚一入腹,澎湃的生机就从体内小腹席卷全身,一股暖流径直窜入丹田之中,修习的玄武定自发的开始运转试图将药力炼化。生机所过之处,伤势立即减轻甚至消弭为无,可惜丹药终究只是丹药,治得好表面的外伤,却治不了沉淀体内的沉重暗伤。但对易仙来说,药效已是极好,在生机滋养与内力增进的双重刺激之下,他舒适得发出了呻吟声。

良久,药效消退,玄武定也在炼化药力时增长了足足四年内力,只因药力大多数都被用于修复身体,只有小部分被炼化为内力,虽然内力不多,却也比原来一年不到的内力要翻上数番。易仙睁开双眼,眼中疲惫尽去,神采奕奕,一个挺身,身子自然从床上挺起,站立原地,随意打个拳架,舒展身体,只觉得身子分外轻盈。“这大还丹不愧是少林秘传,果然了不起,伤势尽消,还涨了四年内力。光顾着疗伤,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赶紧出去看看,不知道月牙岚开始炼化小空没有。”

易仙弯腰从床上拿起半哭半笑的面具“鬼面”重新戴上,紧握手中墨玉匕首,不再多做停留,从之前预留的出口走了出去。

洞外,虽非万里无云,却也明月高照,易仙仰头向天看去,一轮硕大月盘洒下月辉,今日正是月圆之时!“不妙,今晚是月圆之夜,看来月牙岚已经开始炼化小空了,得赶紧过去。”易仙一惊,瞳孔收缩,全力发动幻魔身法,身影似缥缈鬼影闪现路上,向八门之一的杜门月牙岚所在的邪阴结界赶去。

话分两头,杜门前,月牙岚扫了眼封印着小空的木桶,其上有两道符箓死死将小空镇压其中。他面上毫无表情,回想起军师命令,当即开始了炼化,口中快速念咒,“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唤!”手上掐诀,双掌向空中印去,化作法阵,引动大地灵气,尽数灌入木桶之内。见法阵成型,自发开始运转,月牙岚停下动作,在一旁护持木桶等候炼化完成。

月牙岚虽然知道木桶内的人体质不凡,却也为之惊诧,“嗯?竟然有这么大量的溘钨斯,好恐怖的体质。吸收完大地灵气之后,就进入第二阶段的灵体了。”

但是,月牙岚却不知道,在他身后远处有一位隶属地部的中原侠士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唯恐被他发现,直到月牙岚结完法印引动阵法,守护在木桶旁后,中原侠士才悄然遁去。

地部据点内大殿,云十方内心焦急地等候着消息,他深知那位侠士此行危险,一旦被发现,以西剑流残暴手段,他的性命必然不保。不多时,中原侠士径直从外走入,口中恭敬汇报:“报告总门。”

云十方听到汇报声,松了口气,赶忙端正身子向人询问,“打探的如何?”

“现在西剑流的忍者在邪阴结界,好像是在作法的感觉。”

“作法?”

云十方听得消息,口中咀嚼二字,蹙眉陷入沉思,深感难办。应是西剑流化纳附灵者的过程之一,不知西剑流打算化纳多少的附灵者来对付中原。

下方侠士见他眉头紧锁却又沉默不语,赶忙出声询问下一步该如何行动。云十方方才回过神来,心中却是早有定计,当即指派站立一侧旁听的赵将军,命他携数十名地部武者共往邪阴结界,伺机救出被西剑流抓走的中原人。

赵将军听得命令,上前拍打胸脯应下:“好,此事交给我吧。”

云十方深知赵将军脾性,知他心有傲气,虽对人放心,但还是特意提点一句:“那就有劳赵将军了,还请赵将军务必小心东瀛忍者的怪异术法。”

赵将军知其好意,没有丝毫不满,一口向人作出保证:“经过先生这段时日的指点以及解说,我们众人对东瀛忍者的术法已经了解不少了,相信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就先出发了。”

云十方心有担忧却还是按下不表,只是多加交代,“务必小心。”

“是。”赵将军回声应是,遂带领侠士离开大殿,准备出行。

殿内只剩云十方独自一人,牵挂众人。

明月当空,凛冽寒风呼啸而过,卷起高处一道魁梧身影衣物飒飒作响,此人头戴斗笠,以面具遮掩面容,却身着金箔所铸长袍战甲,傲立顶端。忽然,又是一道人影疾驰而来,脚下踏空,一跃而起,立于魁梧身影对面。来者一席素白长袍,两肩点缀道道黑纹,黑色长发束成马尾垂于脑后,面貌英俊,气质儒雅,眸中却夹杂丝缕焦急,正是云州大儒侠史艳文。

“你终于来了,史艳文!”魁梧身影似早知史艳文会前来一般,没有丝毫反应,依旧静立原地,向史艳文道出问候。

不待史艳文作答,魁梧身影再次出声,话语中不带任何情感,“史艳文,我与你的恩怨情仇,今天,定要做个了结。”

然而,史艳文眼中却没有对方的身影,或者说,他此行的目的并非所谓了结恩怨,史艳文毫无掩饰心中焦急,心系之下,唤对方之名,发出质问,“藏镜人,我的儿子在哪里?”

藏镜人眼中透着杀机,不做回答,只是自顾自言说,“史狗子,你以为你与苦海女神龙、刘萱姑回到鞑靼,就可以过着安乐的生活吗?”

知晓藏镜人所言非虚,归隐一事的确难成,史艳文眼眸低垂,心中闪过苦涩。但仅刹那史艳文便重打精神,再难亦不过是尽人事罢了,史艳文心中所想他人怎知。史艳文面上不露破绽,反问藏镜人,“藏镜人,史某已经不问世事,为何你要一再苦苦相逼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史狗子,你太过天真了。”听闻史艳文反问,身为多年纠缠的宿敌,短短几句已得史艳文心中三味,藏镜人大笑出声,却是一声低喝,突然出手,掌中紧握,功体运转,元力聚集掌中,化作一道蓝紫色球体径直打向史艳文。

史艳文听闻天真二字,稍有失神,但敏锐感知尚在,察觉藏镜人出手,毫不惊慌,只是一个旋身便轻易化解攻势。虽被藏镜人偷袭,但史艳文却不愿还手,只是一再好言相劝,“藏镜人,怨怨仇仇,风波几时休啊。”

多年纠缠,来来回回依旧是这句话,藏镜人心中不耐愈盛,出言相激,“史艳文,你说道的功夫一流,但是,却不敢面对事实,只会逃避,根本是一只缩头乌龟!”

史艳文面对藏镜人讥讽,不为所动。反对藏镜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古人道‘纯刚纯强,其势必亡。’史某若与你争斗,只是会两败俱伤啊。”

说来说去还是劝人放手,令藏镜人心气难平。心火已起,史艳文声声话语更像是火上添油,前言尽作未闻,只听得最后一句。藏镜人怒极反笑,“哈哈哈哈哈,好夸口的史艳文,那就展出你的实力吧!”话音一落,藏镜人气势再涨,杀机弥漫。

“藏镜人,我们就不能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吗?”史艳文面露难色,终究不想以武力与人相争,依旧寻求着一丝和解希望。

“和平?呵!”藏镜人面具之下难见表情,只是嘴里念叨着这两个字,发出一声不屑嗤笑,紧接着又以史艳文子嗣性命来做要挟,“今天,你若没展出你的实力,与本座一决生死,那你的儿子小空,性命休矣!”

史艳文此来首次从藏镜人口中听得子嗣消息,却是生命攸关,藏镜人话语终是见效,牵起史艳文心中怒火,他面色凝重望向藏镜人,“藏镜人,你快放走小空,小空是无辜的啊。”

藏镜人察觉史艳文心中压抑的怒火,他还是破了史艳文的心境,不禁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史艳文,你太过天真了。要救你的儿子可以,拿出你的实力来!”

“藏镜人,这数十年来,你一直苦苦相逼,但是史某只是想要以和为贵啊。”事关小空,史艳文不得不平复心境,苦闷之情郁结心中,却是难下决心对藏镜人动手,只是苦苦相劝。

“惦去!你我二人不共戴天之仇,除了以死做了结之外,别无他法了!”藏镜人愈发不耐,胸中忿忿,只觉史艳文太过啰嗦。

即便对方如此言语,史艳文依旧是不愿动手,满心只想尽力缓解仇恨,只是发问,“真的只有这个方法吗?”

藏镜人听人如此软弱不堪,一味避战,怒极,出声喝问,“你的父亲史豐洲杀了我的父亲嬗罗教的战神罗天纵,如此至极的杀父之仇,还有其他的方法可解吗!”

史艳文一时语塞,竟不知作何回应,但心性如此,终是不愿擅起战端,“这……上一代的仇怨就让它过去吧。”

“在战场上不要再废话了,史狗子,藏镜人已经对你非常的仁慈了。”藏镜人紧握双掌,怒不可遏,几欲出手,但心气高傲如他,不愿面对一个没有战意的史艳文,口中再次出声相激,“你若再逃避,不但只是会害死小空史仗义,还有史精忠、史存孝,以及你的妻子苦海女神龙、刘萱姑都会被你害死!现在你只有一个选择,就是你拿出你毕生所学,打败我藏镜人,我若败,我保证你全家无事,你若被我杀死,本座也能保证你全家的安全。但是,你若再逃避!不但挂上懦夫之名,还害死全家,一将功成万骨枯,难道为你牺牲的人还不够多吗!现在该是轮到你为他人牺牲的时候了!”

藏镜人所言字字句句,若晴天霹雳,打入史艳文脑海,史艳文平和心境再次动摇,声带颤抖,“这、这……”

“现在该是轮到你为他人牺牲的时候了。”藏镜人明白史艳文避战心思有所动摇,话语不停。

“啊、藏镜人,你一言九鼎吗?”史艳文再次平复动摇心境,他深知今日之战不可避免,若藏镜人所言为真,史艳文又有何惧,便是一战又有何妨!

“藏镜人不打谎言。”藏镜人淡然回应。

“好,那史艳文今天就拿出毕生所学来对付,希望不管是你败,或者史某亡,都希望你能遵守诺言。”史艳文得到藏镜人答复,不卑不亢的说道。

“好!藏镜人等这天数十年了!”藏镜人释然,颔首出声。

战端终起,一切都如藏镜人所想一般发展,他早已等待数十年之久。

“提高警觉来吧!”史艳文摆开架势,气势一震,先天纯阳功体已然运转。

“使出全力吧!”藏镜人亦摆开架势,与史艳文相对而立,与其针锋相对。

二人战意高昂,气势逼人,不再有丝毫言语,四周空间一时肃静,便是风也好似感受到这肃杀的氛围而悄然隐匿,没有声息。二者的目光在空中相撞,互相对视,谨慎而小心地寻找着对方的破绽,这场数十年的巅峰对决即将拉开帷幕。

只见藏镜人一声暴喝,先发制人,靴足连踏推动身体急速前进,撕裂空气,荡起风声阵阵,右臂前展向史艳文冲杀而去。

史艳文见人来势汹汹,正是战意高昂,没有半分迟疑,口中一声高吟,左臂回收作回防姿态,右手上举,抬足蹬地,风卷袍起,带动身体迅速逼近藏镜人。

行至半途,二人不约而同踏地一跃而起,在空中相互对峙,瞬间二者开始交手,只见两掌相对交击,各被震退,复又以另一掌再次对掌,功体相似让二者力道几近相同,都是难以奈何对方。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二人身影在空中交错瞬间,拳打脚踢各显神通,你来我往,搅动风云变色,气劲冲击数十里。

刹那间,已过数十招,竟然都不落下风。只见二人从空中下落,缓解对招力道,再看之时,已是两级反转,位置互换。史艳文毫不停歇,不作回气,双手汇元,右手在上,左手在下,牵动元力流转,双手再行转换,右手向下,左手向上,元力尽数汇聚左手,呈现赤红之色,口中大喊招式之名向藏镜人径直追击,“纯阳一气!”

藏镜人也无半点迟滞,双手自小腹向上延伸,从胸口往两侧伸展,功体随心而动,有紫电雷霆聚集胸前,两臂于胸前旋转控劲,复又凝结双手,作水蓝色外相,不甘示弱,怒喝招式名姓,足下不停杀向史艳文,“飞瀑怒潮!”

二者身形极速闪现,撕裂空气,带起阵阵罡风,拳掌相对,招式对轰,僵持不下。两人尽展能为,一身功体尽数灌入招式之中,却是两败俱伤之势,对轰处能量蓦然暴动,荡起道道气流将二人冲飞。

史艳文、藏镜人皆从高处跌落,在空中把持自身状态,皆是一脚蹬向周遭建筑。但见藏镜人毫不留情全力施为之下,将建筑踏碎,而史艳文则如蜻蜓点水,借力不伤建筑分毫,两人借力使力跃回空中。

两人再次在空中相对,近身搏战,拳掌相对,如击牛皮鼓,发出道道闷响。但见藏镜人寻机一掌直打在史艳文胸腹之上,史艳文不甘示弱,也是一拳打在藏镜人斗笠下的脸面之上,两人皆以功力化解伤势,仿若未觉,继续在空中纠缠。又是数招过去,二人在空中翻滚,藏镜人紧握右拳,猛然挥拳打在史艳文头颅,史艳文只觉大脑混沌,下意识翻身一脚踹在藏镜人身上,将其踹至屋檐,震落些许瓦片。藏镜人尚不及缓气便遭此重击,反手又是一拳打向史艳文肺腑所在,史艳文只觉胸口一闷,攥紧拳头击向藏镜人侧脸,藏镜人顿遭重创。二人在空中厮杀数十招,两侧房屋遭气劲波及,瓦片纷飞,几近坍塌。藏镜人猛然一拳打向史艳文腰腹,内劲之下留下硕大拳印,史艳文掌风凌厉打向藏镜人胸口,内劲钻入四处破坏。

交战时间虽短,二人已是遍体鳞伤,却又浑不在意,今日定要拼个你死我活。藏镜人蓄力一拳打向史艳文后脑,史艳文不甘示弱,以伤换伤,拳头直取藏镜人面门,将其斗笠打飞,交手余波竟将房檐震碎一块,飞出百米。但见藏镜人黑发披散空中,面具之下面色狰狞,史艳文面上亦有疲惫之色,二人再次踏空,于空中纳元归劲,蕴于掌中,悍然相对,又是一记对轰,不分胜负,二人皆被震退。

两人全然不顾伤势,眼中只有对方,交手数百回合,激战一夜一日,仍然不分上下。时至大日初升,照耀天地,再看二人周遭环境,破碎不堪,房屋倾塌,土石遍地,尽数瓦解。直观战斗二人,虽遍体鳞伤,却神采奕奕,不见颓势。

又是一次对招过后,两人不约而同分隔两侧,藏镜人看着对面这与他鏖战一夜一日之人,情不自禁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史艳文,你果然不同凡响!”

“藏镜人,你亦有惊天之能。”史艳文眸中战意不减,即便鏖战一夜一日,儒雅之气却无损分毫,对这位宿敌依旧保持尊敬。

“哼,好听话少说,藏镜人的惊世之招,要取你之命!”藏镜人眼眸闪烁,却是岔过话题,神态张狂,直言取其性命。

史艳文稍作歇息,再运功体,惊天战意愈发强盛,“史某也不会让你失望!”

“很好!”藏镜人战意无双,狂态尽显,双拳交击于胸前,体内海量元力汇聚双拳,化作紫电霹雳,更是引动周遭环境异变,土石尽皆受力悬空而起,漂浮空中。

史艳文战意愈浓,右手在上掌心朝下,左手在下掌心朝上,牵引雄厚气劲凝聚两掌之间,旋掌汇聚赤红焰火,尽数凝结,一时激起空间震荡,炸开无数残骸。

两人提起内元,要使出最强一招。受二人极招影响,一时间山动地摇,日月失色。但见藏镜人,蓝靛色雷霆聚集身周,拳掌之间是有万千雷动,引动天相变化,有雷声轰鸣,乌云聚拢于穹顶,遮天蔽日。又见史艳文,纯阳烈焰化作无尽火海,举手投足泛起无穷波澜,层层叠叠,有金乌出世,将大地浸染一片赤色,淹没大地。

藏镜人高举右手向天,蓝靛色雷霆汇聚掌心,正是极招,“怒潮袭天!”

史艳文右手并作剑指指地,纯阳烈焰凝聚指尖,正是极招,“纯阳贯地!”

史艳文、藏镜人二人蓄势已久,顺势以极招相对之时,突然,一道人影携浩大威势降至二人正中,竟然收化二人惊天极招,右掌对向史艳文极招纯阳贯地,左掌对向藏镜人极招怒潮袭天,右掌汇聚烈阳,左掌凝聚雷霆。只见史藏二人无不惊骇,藏镜人惊呼出声,史艳文亦是发出疑惑。

只听人影口念诗号,“黑夜穿梭幽灵影,白色骷髅形似马。郎唤南宫名带恨,君扬怒眉杀天下。”来者面容左右黑白分立,头上发色却是白黑对立,与面上相反,一身黑白二色道袍,正是黑白郎君南宫恨。

“看,一气化九百!”南宫恨施展绝世武学,双掌收化极招,但见南宫恨阴阳功体流转,两手不停引导体内气劲流转,试图将史藏二人极招收化纳为己用,并借力身形旋转,将二人极招部分化作一气化九百之力,打向史藏二人。

只闻得南宫恨一声长鸣,三人极招终是相撞,一时间天地动荡,震惊百里。史藏二人决战所在,终于是在三人极招余波之下彻底化作齑粉,气浪掀起万丈土石,形似海浪,向外扩张,直至遮天蔽日,难以视物。

至那日起,易仙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整整五年了。

易仙,是一个布袋戏迷,热衷于国内霹雳金光这两个最大的布袋戏,但他从来没有想到,他会有穿越的一天,而且穿越到了金光布袋戏这里,还是剧情最开始的时候,黑白龙狼传。

你问易仙为什么会知道他穿越到黑白龙狼传的时期,因为他当时“运气非常好”的就在史藏二人对轰的十里之内。那时天还黑,他听到不远处传来各种轰轰轰的声音,这让易仙非常害怕,他怎么一个转身就到荒郊野岭了,不远处还有仿佛雷鸣般的声响,身为一个普通人的他,第一反应就是远离声源,但他一个普通人能跑多远呢,一直到天色发亮,太阳出来,他才跑了不到十里的距离。

然后他就听到了金光两巨头对轰时喊出来的招式名,出现在荒郊野岭,远处有大佬对轰,招式名字你还很熟悉,这种种特征让他明白了,自己穿越金光布袋戏了,而且还是黑白龙狼传的最开头。

易仙凭着自己宝贵的看剧经验,他已经想到等会黑白郎君会来掺一脚这场世纪对决,而且三个人打起来的时候,剧里表现是整个场景都被卷起的土石给淹没了,他再不赶紧跑,那他就完了啊。虽然说他这小胳膊小腿的,再怎么跑也跑不了多远,但好歹也是一线生机啊,就在他努力为了小命而再次奔跑。没过一会,就听到身后黑白郎君高喊一气化九百的声音传来。

就在易仙又渴又饿又累,又听到黑白郎君的声音,彻底陷入绝望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