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峰回路转再遇你 连载中

峰回路转再遇你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温流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谢景川说:我唯一的愿望,就是你永远消失在我面前。五年无爱的婚姻,宋悠然成了丈夫最恨的人。后来,她真的消失了。人人都说谢太太作茧自缚,才会落得一个死后无人收尸的下场。可随着那一桩桩的旧事不断的揭开,他却发现她在最好的年纪里,曾给予他最纯真的喜欢。她也曾经在余震不断的废墟里,为他不顾生死。她这一生只爱过一个人,为了他赌上万贯家财,敛去一身骄傲,甚至不惜自己的性命。展开

本书标签: 温流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刚刚。”

宋悠然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自然一点,带着些许调笑的意味,“不是马上要开始了吗?我给你当翻译还不够格?”

众人都知道这两位的关系名存实亡。

又看看旁边的施微微,只觉得正房小三齐聚一堂,尬的没法说话。

偏偏几个当事人不动声色的,让人看不透到底在想什么。

谢景川看了她一眼,“把资料给她。”

台上,主持人已经渲染好了气氛。

谢景川上台,宋悠然站在他身侧。

除了上次他们的婚礼。

这是宋悠然,极少数可以光明正大站在他身旁的机会。

哪怕,只是当个免费翻译。

关于合作方的提问,英文法语掺和着几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语法。

基本上,谢景川都能对答如流,需要大部分介绍的时候。

宋悠然直接脱稿做产品解说,声线清丽,不急不缓的,让人忍不住为之倾倒。

两人从来没有一起出席过这种场合,却莫名的有着别人都没有的默契。

俊男美女的组合,总能吸引无数的目光。

结束的时候,底下掌声如潮。

有人问:“这谁啊?我怎么没见过谢颂集团还有这么一个美女?”

“待会儿等她下台,自己去问问呗。”

“啧啧,就这气质”

那人压低了声音,“睡起来比那些花瓶肯定带劲多了。”

几声低笑都被敬酒的人压了下去。

宋悠然来者不拒,喝了几杯之后,眼角泛起微微的潮红,比台上正经的模样,又多了几分魅惑之色。

“好久不见。”

苏沐枫微微笑着站在她身前,举杯敬她,“我可一直忘不了宋总当初艳压云城的风姿,没想到你今天居然和谢先生一起上台了。”

宋悠然含笑:“苏总过奖。”

身边有人凑趣:“苏总,不给我们介绍介绍?”

苏沐枫笑道:“这一位你们居然不认识?这是”

“这是我太太。”

谢景川的手轻揽着宋悠然的纤腰,“宋悠然。”

男人的语气很淡。

温热的手掌贴着她腰上的肌肤,却让她身子微颤。

这算是承认她了吗?

宋悠然心跳的有些快。

目光落在谢景川的脸上。

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有些喜怒难测,眼睛里带了几缕怒色。

宋悠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不由得抿了抿唇。

“原来是谢太太啊”

“谢先生好福气!”

刚才几个色眯眯的看着宋悠然的男人顿时有些萎了。

整个云城都说谢景川和谢太太关系不善,从来不会出现在同一个场合。

不是说宋悠然倒贴,谢景川都不要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谢太太长得丑若无盐,让人看了想吐。

刚才那是什么?

晚会里美女如云,生生被压的风采全无。

连谢景川早先带来的那个,和她一比,也不过就是寻常货色。

而他们,肖想人家老婆,被人家抓了现形

苏沐枫说:“你们居然不知道谢太太?该罚,不用我说了吧。”

几人各怀心思的喝酒,强行给自己圆场。

宋悠然低头品酒,都是苦的。

太久没走酒局,这酒量真的大不如前。

她刚想开口和谢景川说话,手腕一痛,就被男人强行拽到了旁边的休息室里。

谢景川反手锁上门。

带着酒意的吻,就这样疯狂的落了下去。

宋悠然猝不及防地被压在墙上,男人高大的身体压了下来,逼得她憋红了一张小脸,眼眸里含了水光。

反倒更像是在勾人一般。

“谢景川!”

宋悠然奋力推开他,“你发什么疯?”

“你不就是想我这样吗?”

男人冷笑,再次逼近她,“每天等着求欢,已经不能满足你了是吧?你就这么按耐不住,要穿成这样来勾引男人?”

宋悠然抬手,重重的给了他一巴掌。

“啪”的一声,在休息室里回响着。

她说:“谢景川,我爱你。”

所有刀枪不入的宋悠然,会因为他一句话,就伤痛难抑。

可为什么。

偏偏是他要这样伤他?

男人眸色变得阴沉,直接把她那只手按在了墙上,几乎要把她的手腕捏碎,“宋悠然,我真恨不得杀了你。”

“可你不会杀我。”

宋悠然眸里泛着微微的水光,“所以,你只能爱我。”

“我不会爱你,我永远都不会爱你,宋悠然,你不要妄想!”

谢景川的声音沉的几乎剩下了恨。

他伸手撕碎她的裙摆,破碎的黑纱飘落在地上。

肌肤徒然暴露在空气中,宋悠然有些慌了神,“谢景川!外面有很多人!你别这样”

男人丝毫不顾及她的抗拒,加剧了动作,眼眸染上了愤恨的红,“我们之间,什么时候是你说了算?”

凌晨。

开门声在静谧的夜里,显得很突兀。

宋悠然却跑过去打开门,笑着张开双臂拥抱半夜回家的男人,“景川,生日快乐。”

谢景川漠然的瞥了她一眼,冷冷道:“有病。”

她张开的双臂始终空着,唇角上扬的僵化在那里。

慢慢的,笑容不见了。

谢景川把钥匙扔在玄关的柜子上。

假装没有看见宋悠然一瞬间暗淡下来的眼睛。

反正这个女人百毒不侵。

等下就自己好了。

还会像只烦人的猫一样凑上来,赶都不赶不走。

果然。

谢景川边脱外套边往里走了几步,宋悠然已经跟上来接过了他的西装外套,“蛋糕是刚做好的,没有特别甜点上蜡烛许个愿吧。”

她眼中带着期许。

穿着淡粉色的长睡裙,眉眼竟然看起来七分温柔,三分可怜。

谢景川揉了揉眉心,俊脸满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宋悠然,你真的不知道自己装成温柔贤淑的样子,让人很恶心吗?”

宋悠然微怔。

谢景川已经不耐烦的绕过她,站到茶几那头。

修长白皙的手拿着打火机,把一根根蜡烛全部点亮。

宋悠然的眉眼一下子也跟着鲜活如初。

谢景川从来不让宋悠然参与他的生活圈子,谢家的人和他那些朋友,也十分默契地略过她这位谢太太。

即便是过生日,她也只能在凌晨占用他一小会儿的时间。

蜡烛的火焰微微摇动,笼罩着谢景川俊美清冷的脸庞,少了年少时令人怦然心动的暖意,更多了几分成年男人的冷峻疏离。

宋悠然带着笑意,双手合十,“景川,许个愿吧。”

谢景川透过微弱的烛光,看着对面总是笑吟吟的女人,冷冷一笑:“这五年来,我只有一个愿望:“宋悠然,请你永远消失在我面前。”

宋悠然脸上的血色一瞬间消失殆尽。

伸手一把拉住离去的男人。

谢景川声音骤然低沉,“放开。”

宋悠然抬眸看着他,“你是不是真的这么厌恶我?连看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这个问题,还用我回答吗?”

谢景川忽然笑了笑,眉目俊朗,眸中却没有一点温度。

有的只是无尽的厌恶,“宋悠然,我谢景川这辈子最恶心的人就是你。

这句话,够清楚?够明白了吗?”

宋悠然一直都知道。

谢景川伤她,一向都不遗余力。

明明是最亲最近的夫妻,却像是不死不休的杀父仇人。

恨不得亲手把她千刀万剐才好。

宋悠然桃花眼里渐渐泛起了水光,死死的拽着男人不放,“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她忽然攀上男人的肩膀,柔软的腰身紧紧贴着他的胸膛。

吻上他的唇,一下子像是发了疯一样。

直到尝到对方唇齿间的血腥味。

谢景川被她缠的乱了呼吸,一把把人推开,面沉如水,“宋悠然,你就真的这么贱?”

“是你自己答应娶我的!”

宋悠然眼中水光一片,“是你自己说会和我在一起的!话都是你说的!你凭什么说我贱?”

她一直不哭不闹,并代表不委屈。

反而越是压抑久了的情绪,一旦爆发起来,越是惊人。

“谢太太!”

男人着重回味了这三个字,俊脸沉沉,“装了这么久,还是忍不住暴露了本性,早知道这样,还假模假样那么久干什么?”

“是啊”

宋悠然淡淡笑着,“真不知道我这几年都干了些什么?”

她的情绪异于平常,冰凉的指尖,轻轻勾勒着谢景川俊脸的轮廓,动作暧昧,声音勾人:“男人嘛,不过就是个床上的玩具,我对你那么好干什么?”

“宋悠然!”

谢景川俊脸黑沉,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力道重的几乎要把她的手生生折断,“你找死!”

“呵,我们谢大少不愿意听了呢。”

宋悠然看着男人愤怒的眼眸,心口像滴血一样疼,面上的笑容却越发明艳,“你不过就是我用50亿换来的玩具,谢景川,你凭什么不爱我?”

男人俊脸上青筋暴起,随时有可能一把将她掐死。

宋悠然踮起脚尖,吻上男人的唇,声音嘶哑的低语,“谢景川,我要你。”

谢景川俊脸沉沉,撕裂了她身上的睡袍,让宋悠然的小脸瞬间变得煞白。

他把她压在沙发上,两人纠缠着,茶几上的蛋糕被碰翻在地上,摔成了一滩乱泥。

谢景川的声音像是冰冻三尺,“玩具可不懂轻重,谢太太好好享受吧。”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