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山海经封妖 连载中

山海经封妖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三水宫殿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预言中人出现了,而魔王开启了万界之门,导致山海经的妖魔重现人间,为了拯救世界,虎偷等人开始了重走一遍山海经,封印所有山海经怪兽的道路。展开

本书标签: 三水宫殿 仙侠修真

精彩章节试读:

虎偷等人谈论起来:“大概南山经整体范围都在后来的华夏故地,直到西山经太华之山便是全球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之后的山都离开了华夏故地的范围而分布在全世界各地区了,可见山海经描述得多么广阔啊!”

虎偷一行人随着官方的直升机飞行在天空之中。硕子便又翻开了古老的典籍,按照典籍的提醒,众人便开始设定好了前行的方向,首先他们打算先向南方飞去。也就是说前往南方的山脉群落,首先他们决定前往鹊山,于是青光和直升机驾驶座提交了目的地,直升机便开始了飞往鹊山。过了一阵子。他们便到达鹊山。

“猫儿山是“山海经第一山”,招摇山是《山海经》记载的第一座山,招摇山是广西兴安县的猫儿山。1983年12月,我国第一次全国性山海经学术研讨会“中国《山海经》学术讨论会”在四川省成都市召开,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在研讨会上发表学术研究成果《试论招摇山的地理位置》,论证山海经第一山招摇山是广西兴安县的猫儿山。”

直升机上面的官方人员也说明了一些情况,随后就开始操作直升机降落。

他们都在直升机停稳之后就走了下去。在地面上,他们看着整个鹊山,发现正处于鹊山的首峰招瑶之山上面。这座山峰果然是有些招摇,在附近有一个西海,显得是波光粼粼。山上面有许多的桂树,还有一些黄金和玉石的矿藏。还有许多的漂亮的花草树木。显得是应有尽有的一座美丽的山峰。

“我们要来这里采集一种祝馀仙草,还要找到迷榖神木哦!”

硕子翻了翻典籍对着大家说道。

众人听了硕子的话语,才停了游山玩水看风景的念头,便跟随着硕子的指引,开始寻找着山上面的仙草和神木,虎偷也拿出来典籍,翻开了祝馀仙草的介绍:长得像韭菜,却生青色的花,吃了就不会饿。虎偷正默想韭菜长青色花的样子,突然,路边一只白色的怪兽跑了出来,它长得像猴子却有白色耳朵,向人跑来。

只见硕子翻开了古老的典籍,发现这是一种叫做狌狌的怪兽,吃了就可以善于行走奔跑,正适合众人的任务。于是硕子又拿出来金色的神弓,发出来金色的弓箭,很快狌狌就中箭倒地不起了。虎偷走了过去,结起来张百忍教的手印,顿时间狌狌的魂魄被再次地封印到书中。附近也就不会出现狌狌了。

众人又跑过来,硕子拿出来一个刀具,开始切割狌狌的尸体。随后就架起来临时的锅炉,升起来火焰。众人又等了一些时间。狌狌的肉终于煮熟了,于是硕子便把肉汤给每个人都发了一碗,大家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边饱餐一顿。同时,也获得了健步如飞的特长。四个人吃完了之后感到腿脚轻松,走路跑步都快了。

大家继续在招瑶之山行走着,刚才还觉得很累的兔儿也变得步伐轻快了一些。他们又走了一些时间,并且都仔细地查看山上面的花草树木,终于青光也找到了一些祝馀仙草生长的位置。于是他们纷纷地采集了许多的祝馀仙草,并且放起来备用。之后他们在转过去一个山坡时,发现了迷榖神木,长得像构树却是黑色。

于是他们就砍倒了迷榖神木,并且拿来制造了随身携带着的木牌。在每个木牌上面,他们都精心设计了一些美丽的图案,写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当他们都把迷榖神木制成的木牌戴在身在的时候,突然间就发现自己的方向感变得无比的准确,即使是没有任何一个小小的标志物或者是从未到过的地方,也一清二楚。

众人都带着神木迷榖制成的木牌,仿佛是和土地上的气息相连,再也不会迷路了,于是他们开始在招瑶之山附近寻找着可以饮用的水源,不多时,他们都看到了典籍里叫做liluzhi的河流,他们看到这条河流向西流入海里。水流十分清澈,众人都跑到了水边玩耍。接着发现水不深,便走了进去,水里面还有许多宝玉。

众人都很高兴,纷纷地捡起来宝玉,并且把一些合适的制造为随身携带着的玉佩。硕子翻了翻典籍,发现liluzhi河流里的宝玉制成的玉佩可以驱虫。于是给各位都精心打磨来玉石佩戴。众人刚刚带上了玉石,周围的一些蚊虫也纷纷地躲避着他们。兔儿刚才还有一些怕咬人的蚊子,这下子好了,再也不会被蚊子咬了。

眼见得天色已晚,硕子又建议大家都在liluzhi河流旁边扎营,就地休息一个晚上。虎偷也点头同意。于是他们就开始了安营扎寨的工作。虎偷在硕子和青光的帮助下,很快就把帐篷支好了。众人都纷纷地跑到帐篷里面,铺好了休息的用具,便都开始了睡觉。这是令人安心的一个晚上,天气晴朗,一切顺利,睡得也好。

第二天早上,虎偷醒了,他望着众人都还在休息,便走出来帐篷,发现liluzhi河流的水在向西流动,西面的大海仿佛是没有了尽头。他突然有些理解硕子为何要先来鹊山了,这里是整个世界土地最南边,又靠近西海,那么要开始行走边只能向东走,以后也方便记录。何况这里还有那么多有助于野外生存的宝物。

过了一些时间,硕子等人也醒啦。虎偷也走到帐篷里面。他们也洗漱一番,便又开始烹调昨天还没有吃完的狌狌肉,众人有说有笑,又是饱餐一顿。随后就稍作歇息,又开始拆除来移动的帐篷再次上路了。硕子开始和青光等人商议接下来的方向,也认为只能向东走,顺着鹊山山脉的方向。于是他们就向东出发了。

“我们将会在东边的方向行走三百里,之后就会到达堂庭之山哦!那上面有许多华丽的金色树木,有白猿,还有金玉的矿产,可是也没有什么用,我们要赶紧前行,不作停留。”

硕子翻了翻典籍对着大家说道。

于是众人就加紧了脚步,开始快步走了起来。由于他们已经吃了怪兽狌狌的肉,体能起码在行走上赶得上顶级修行者,于是走起来那是两脚生风,哗啦啦地很快的走了三百里,已经到达了堂庭之山。他们都望见了堂庭之山上面是一片的金碧辉煌,可是也知道这座山果然是山如其名,是虚有其表,便继续前进。

于是众人又再一次地向东走了三百八十里路,到达了猨翼之山,刚刚走到山口,发现山上面有许多的怪兽痕迹,虎偷决定先去一探究竟,便独自跑了上去。他捏了捏手印,一根钓鱼竿出现在空中,他握着钓鱼竿在空中飞行,一边俯瞰着猨翼之山,发现这座山上面果然有许多的怪兽,于是他看到一条河流,便降落了。

虎偷也想着自己很快没有钓鱼了,于是就挥动了钓鱼竿,伸长了钓鱼线,端坐着,准备在这里钓鱼。等了半天,终于有什么东西咬住了钩子,他很高兴,便开始往回拉,结果竟然是拉不动,他捏着手印,使得钓鱼竿飞行起来,轰隆一声,一只如山一般的大鱼被拉出来。虎偷吓了一跳,赶紧松开钩子。

虎偷也转身离开,正当他打算走下去山的时候,背后一条几层楼高的蝮蛇拦住了去路。他连忙扯着钓鱼竿飞了起来。结果在一旁的山上面,一条长得怪异的毒虫又朝着他飞扑过来。他一路左右闪避,在山上面各种各样的怪兽朝着他或者是跳过来或者是拼命地吼叫,还好它们好像都不能飞。于是惊险地飞了下山。

好不容易飞下来山,虎偷还是惊呼着,他连忙制止了众人上山的打算,并且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兔儿也惊叫了起来。随后他们就连忙向着东边继续地出发。走得也是飞快。不多时,便走了三百七十里路。硕子翻了翻典籍,是到达了杻阳之山。众人发现山明显地分为阴阳两边,树木各应也不相同,于是分开探索。

硕子和兔儿向着杻阳之山向阳的一面出发,硕子很快就发现这里的矿藏是红色的金属。而在另一侧,虎偷和青光在背光的一面探索。发现这里的矿藏主要是白色的金属。青光在翻过一条山坡的时候,发现了一只怪兽,于是就拿出来典藏比对,发现是鹿蜀,它长得像马有白发,像老虎斑纹又有一个红色的尾巴。

虎偷让青光抱紧了自己,便捏手印祭祀来法器钓鱼竿,随后用力挥舞,钓鱼线远远地抛向了鹿蜀,很快鱼钩勾住了鹿蜀的白发,虎偷收缩了鱼竿,把自己和青光拉向了鹿蜀。只见得两人骑着鹿蜀,青光也捏手印召唤了剑,随后便一把刺到了鹿蜀。它倒下了,两人站起来,捏手印封印了鹿蜀的魂魄。之后召集其他人。

硕子和兔儿也跑了过来。兔儿最后听到了鹿蜀发出来犹如歌谣一般的声音。众人又都互相询问,发现只有兔儿听到了。于是他们在处理鹿蜀的尸体的时候,顺便把它的骨头制成了一些装饰品,每个人都戴上一个。随后,他们照例是架起来锅,煮着鹿蜀的肉,就地取材,饱餐一顿。他们随后也继续地在山上寻找水源。

硕子也佩戴着鹿蜀的骨头,她和虎偷留在了山的阴面寻找水源,而青光和兔儿去另一面寻找水源。硕子和虎偷发现这座山上面的水源很隐秘,于是他们一路追踪着流水声,到了一个狭小的洞穴之中,接着,硕子听到了一些奇怪的歌谣,突然间浑身发热,而虎偷也听到了一些声音,也突然兽性大发。两人抱在一起。

虎偷和硕子行房事之后,硕子正在穿着衣服,他们讨论了一些事情,而虎偷的衣服也比较凌乱。随后他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和硕子理清头绪,原来鹿蜀的骨头具有某种振动可以吸收可能生育的人的意识,使得可能生育的人互相结合。于是虎偷觉得这些事情不知对错,而硕子说道这些事情总会有头绪,也会有结果。

“我们找到水源了,这是一条地下暗河,向东流。里面有许多旋龟。长着鸟头蛇尾,叫声像敲木头。佩戴着可以防止耳聋,还可以拿来制造鞋子呢。”

硕子对着虎偷说道。

于是他们走到了洞穴的入口,向着青光发出来暗号,青光在另一侧的山头看到了金色的闪光之后,也就朝着这个洞穴慢慢地靠近,过不多少,青光和兔儿便来到了洞穴之中。众人会晤了之后,讨论了一些事情,虎偷认为应该在这边休息。于是他们都开始架起来帐篷。虎偷也到达地下河流,用钓鱼竿钓起来一些旋龟。

虎偷也利用工具开始打磨旋龟,取出来可以食用的部分,交给了硕子去处理,又处理了剩下的部分,制造了四个旋龟饰品,还有四双旋龟鞋底,因为他们现在的行走速度好比千里马日行千里,鞋底刚好都烂了。于是虎偷为四人安上特制的鞋底。便和他们一起食用着旋龟汤。味道不错,虎偷也说了硕子的事情。

“哟,没想到你还偷人了!”

青光顿时间生气地喊了起来。

现场一度陷入了混乱之中,青光开始追打着虎偷,随后就捏了捏手印,只见得虎偷的右手边又开始了发烫,他又倒在了地上,疼得是死去活来。硕子也有一些不知所措,隐隐约约地也冒出来一些杀气。气氛变得有一些诡异和扑朔迷离。眼见得硕子的手也慢慢地取下来弓箭,双方的矛盾很快就即将开始爆发出来。

“你们不要吵了,硕子嬢嬢也是照顾我长大的人。”

兔儿对着大家说道。

兔儿的话使得青光也冷静下来,她又解开了手印。虎偷也已经是满头大汗。他艰难地爬了起来,勉强的坐在那里,像是一个等候发落的犯人。青光又用余光瞄了硕子一眼,示意众人都继续坐下来。接着,她们讨论了现在的情况,对于一些事情也做出来一些协商,在经过了一番谈话之后,众人的心情也再次欢乐起来。

之后,她们也便是互相理解地认可了各自的位置,对于虎偷来说,这也许是新生活的开始,却又可能是和以往也差不了多少。兔儿踩着旋龟底的鞋子走了几步,发现还是比较合适的,毕竟日行千里的话,也确实需要特制的鞋底子。众人又都试了试鞋子,之后又说了一些话,便又仿佛是安静的歇着了。

第二天,由于在洞穴之中不容易判断时间的流逝,虎偷也在凭着感觉醒来之后就稍微地判断了现在的时间。他打算先出去看看情况,却发现自己即使是顺着地下水,也根本找不到出口。他在一个地方来回走了一些时间,确信自己已经迷路了,便又走了回营地。硕子也已经醒了,虎偷说了这样情况,两人又一起寻找。

硕子也翻了翻典籍,发现了一点问题,杻阳之山的河流从没有准确的位置。于是他们在洞穴之中的地面上四处查看,结果发现这是一条会移动的河流,还是地下河,这一次,如果以河流为参考,根本就找不到出来的路。于是硕子和虎偷也回到了营地,他们和青光说了现在的问题。青光突然有一些生气,便沉默不语。

青光匆匆忙忙地收拾了东西,便转身离开。也没有和大家打招呼。连兔儿在后面喊她,也没有理会。她只是一个人朝着洞穴深处走了。青光头也不回地走了。她的内心深处有一些痛苦的情感,一方面她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结果,另一个方面,她却又感到了一丝孤立,她想到的是兔儿确实更多受到硕子的照顾。

“......”

硕子也一下子呆在原地,不知所措。她的心情也是复杂的,也没有解决的办法。这时候虎偷让她先看好兔儿,顺便看看典籍有没有什么出去的办法。便在这里等着他。虎偷叮嘱完便向着洞穴之中跑了过去。他可不想再失去什么人了。他一边奔跑,一边大声喊着青光的名字,却又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回应。

虎偷跑了好一阵子,终于在洞穴之中的一个拐角看到了青光的身影。她显得已是有一些憔悴,仿佛已经失却那一份平常有的刚强的模样。虎偷走过去,坐在她的身旁,青光却是别过身去,并且只给他一个后脑勺。虎偷便和她说了许多话,讲他们小时候的事情,讲许多有趣的时候。青光板着的脸也慢慢地缓和下来。

“怎么?你不是要抛下我了吗?连兔儿也不要我了。”

青光说道。

虎偷又站起身来,拉住了青光的手,把自己的无名指和青光的无名指勾在了一起。他又摇了摇手指头,又仿佛是画了画一个小小的圆。他又跟青光说了许多的话,一些话是宽慰她的话语,一些话是夸赞她的话语,最后,他又总结了一些事情,说明青光在他的心里也是一样不可以被随便替代的人。于是他们就和好了。

接着,虎偷也和青光一起回到了营地,此时,营地也已经再次被拆除了收拾了起来。硕子看到青光也再次出现了,仿佛是松了一口气,她走了过来,和他们开始讨论这杻阳之山的怪水。原来,这山不仅山体分为阴阳,地下水也随着外面的光照变化而发生了不同的变化。需要计算现在的大概的光照情况,来推测位置。

这个时候,硕子又翻开了古老的典籍,众人也开始像是一个个小学生在紧张的考试一般,面对着大量的可能数据不断地进行着仔细地计算。他们把可能会出现的结果分为了几组。就连兔儿也加入了这种计算之中。兔儿一直受到照顾,也很高兴能帮得上忙。于是他们都努力地计算了很久。终于大致得出来综合的结论。

根据得出来的结论,他们又一次开始计算地下水可能会迁移的位置。这又是漫长的一夜,他们都挑灯夜战,一宿没睡,就为了看着这条水流十分诡异地移动着。兔儿也很想继续帮忙,但是青光要求她去睡了。当然帐篷又被支了起来。众人又记录下河流移动的地方,以便和光照的变化做一个比对。一夜过去了。

众人都睁着通红的眼睛,还有疲惫不堪的神色,他们互相监督着彼此,看着谁要睡着了就互相敲打一番。因为他们不能错过这一夜地下水移动的数据。不然昨天的计算结果又要重新开始。终于,白天到了,也不知道到没到,反正兔儿已经醒了。她跑了出来。望着众人又仿佛一夜没睡的疲惫神色。提醒各位记下数据。

众人显得是如此的沉默和安静,他们默默地记下来数据。几乎是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语。便不约而同地笔头进行了短暂的数据交换,就又划分了计算的不同区域,然后又开始不断地计算起来。众人又计算了好久。然后兔儿认为应该把今天可能的光照变化加进去,众人几近绝望,终于再次经过了艰难的计算,确定结果。

结果得出来之后,众人都欢呼雀跃起来。仿佛是已经获得了离开这里的希望。于是他们就收拾了行囊,简单的洗漱和食用了一些食物。接着又是按照得出来的结果开始了行走。他们都走了有一些时间,就在他们开始怀疑自己的计算结果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入口出现了,正是那个他们进来的地方。于是他们顺利通过了。

“从这里往东走三百里,是柢山,这座山上面水源地很多,却又没有任何一个草木,也没有任何一个矿藏,有一个叫做鯥的鱼,可以用来食用治疗肿胀的病症。”

硕子又翻了翻典籍,对着大家说道。

众人又走到了向东的路上,到了地面上,他们佩戴着的神木制造的木牌也开始发挥作用,于是他们也知道了准确的方向,至于为什么在杻阳之山那里木牌会失去作用,众人也是不得而知。此时他们脚下的步速依然是犹如日行千里的快马一般。不多时,便又到达柢山,远远地虎偷就看见了一座奇怪的山,光秃秃的。

“这座山可真是非常奇怪,上面几乎布满了水源,却也根本没有任何一个草木。”

虎偷说道。

众人都前往柢山,到得山脚下,突然听见了许多的犁牛吼叫的声音,众人又抬头向上看去,却又分明是什么都没有看到。虎偷也没有发现什么危险,就和众人一同上山。他又捏手印,祭祀来钓鱼竿,开始端坐着钓鱼。其他人也都坐在他的身旁,因为这座山除了钓鱼好像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过了一阵子,鱼竿动了。

虎偷用力拉鱼竿,却又有一些拉不动,于是硕子和兔儿都开始来帮忙拉鱼竿。青光却是摆着一种冷漠脸,在一旁看着他们。过了一会儿,终于把鱼竿拉动了,水里面一条奇怪的鱼跳了起来。这条鱼长得像牛,却有蛇的尾巴还有一双翅膀在肋骨下面,发出来牛的叫声。这条鱼飞上了天空,硕子翻了典籍发现是鯥。

虎偷顿时捏手印,抓住了钓鱼竿飞上了天空,鯥也吼叫起来,双方在天空之中发生了战斗,只见得鯥率先冲了过来,携带着巨大的风压,虎偷几乎没有稳定身形,毕竟他的法器是钓鱼竿,被拉近了距离也不好发挥作用。这个时候地面突然发出来一阵耀眼的金光导致鯥的眼睛突然失去了作用,它也丢失了方向感。

这个时候,虎偷挥舞着钓鱼竿试图对鯥发动攻击。却发现任何一个小小的伤害都不能造成,这只怪物的皮竟然是非常非常的厚。就当怪物准备再次向着虎偷冲来的时候,此时的天气说变就变,突然间下起来雪。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天空之中洒落下来,给整个大地慢慢地铺了一层银色的衣装,鯥在雪落之后就开始坠落。

鯥从天空之中不断地下坠,仿佛翅膀也失去了作用。很快就掉落到水里面去。鯥落到水里之后,虎偷也跟着降落下来,他停在地面上。硕子此时也翻开了典籍,认真地说明了,原来鯥在雪落之时就会变成好像死了的样子,直到春天来了才会醒来。于是硕子开始潜入水里面,顺着下沉的痕迹,找到了鯥并且杀死了它。

硕子也捏了捏手印,封印了鯥的元神,接着她又带了一些鯥的肉漂浮着回到了岸边。众人又开始就地取材,虽然山上根本没有木头,于是他们就不能生火,只是把鯥的肉切成许多小块薄片,便都彼此间分了一份,算是当做生鱼片吃完。青光此时的神色依然是不太好,也如同没有任何一个温度一般,冷冷的看着众人。

众人都吃了鯥的生鱼片之后,原来身上的一些由于野外生存而鼓起来了的肿胀的病痛,也都消除了。于是他们打算继续地出发。他们收拾了行囊,又开始继续地向东走,又走了三百里。便到达了一座叫做亶爰之山的地方,这个地方依然是水源很多,却又没有任何一个草木。硕子决定先去探查,于是顺着河流前进。

硕子很快就在山上发现了怪兽,这个怪兽长得像是狸猫,却又留着前额的短发,硕子翻了翻典籍,发现是叫做“类”,这种怪兽兼具两种性别,可以自行繁殖。接着硕子突然感到一些不安,类发现了她,并且发起了攻击。这些独霸山头导致草木不生的怪物都十分的强大。硕子连忙向山下离开。只见得怪物追赶过来。

虎偷和青光看见硕子慌忙地跑下山,顿时警惕了起来。都快速地捏手印,祭祀来法器。很快硕子背后怪物的巨大的身影浮现出来。众人又都是一惊,青光挥舞着剑,化作一道闪光,很快就迎战怪兽。怪兽停了下来,两者搏斗在一起。硕子也从一旁发出来一道道锐利的弓箭,攻击着怪物,而虎偷也攻击着怪物的弱点。

怪兽类迎战着三人,却丝毫不落下风,眼看得青光也渐渐地支撑不住,她的剑上面的灵力渐渐地虚弱,怪兽的气息也一步步地逼近过来。这时候,眼见得青光已经支撑不住,硕子也抽出来短刀,冲向了类,两者开始并肩作战,而虎偷依然是在远远地利用钓鱼勾攻击着类的破绽,却又仿佛没有多少作用。情况焦灼。

“孩子,我来帮助你们了。”

火鸟从虎偷左手边的印记中发射出来的光芒之中出现了。

虎偷的左手边突然浮现出来耀眼的光芒,接着一只燃烧的火鸟从光芒之中出现。它气势如虹,迎战着类,很快,类便陷入了苦战。随后,虎偷看得一个破绽,便一把抛出来钓鱼线,击中要害。类倒下了。火鸟又仿佛化作一道光芒,回到了虎偷左手边的印记里。

硕子冲上前去,和青光一起杀死了类。青光捏手印封印了类的灵魂。随后硕子分割了类的尸体,因为没有木材,也就直接分给了众人。青光吃下去了,之后内心的一些情感仿佛是已经平复了下来。

“我很抱歉,这里没有任何木材。”

硕子对着青光说道。

“没有任何关系,麻烦你了。”

青光答道。

这是个偏僻的小山村。

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了长空,此时是1974.10.22日。

“哇!~”只见一个小小的婴儿双手抱着,降生在屋子里。

一个人打开门,走了进来,他的神情严肃,又有一些喜悦。穿着一身白色的上衣和裤子。

他把孩子抱了起来,走到了门外。

门口站着一只猴子,这只猴子看起来便知并非凡品,它长得是气宇轩昂,穿着也是十分的华丽。

“怎么了,这个孩子今天就要走了吗?”

猴王六问道,作为一个早已得道成仙的猴王,它近来得到了白眉道人的消息,说有一个圣灵孕育出生在了下界,便前来迎接。

猴王六接过来孩子,仔细地端详起来,孩子长得是眉清目秀,一双眼睛正望着四周。

白衣服的人点了点头,他没有说话,转身又走到了屋子里。

“唔!~”,娃儿发出来一声轻轻的叫唤,又在他的怀里翻了个身。

“小娃儿!乖!我现在就带你去找个好地方啊,你要不要去吧?”

“哇!~”,猴王六怀里的孩子又仿佛发出来一声叫唤。

只见猴王六捏着手印,顿时他的脚下慢慢地凝聚着一片云雾。这片云雾开始不断地实体化,最后好像是变成了一块很大的棉花球。猴王六端坐着,棉花球开始驮着他向天空之中飞去。

猴王六一边在天空之中飞行着,左手抱着小娃儿,右边的手从包裹之中探索了一下,顿时间摸出来一个书本,上面赫然写着“人间大事”,他又把书本放在支撑着的膝盖上面,用右手翻开了书页,仔细地研究着上面的内容。

过了一些时间,飞行的棉花球到了空中看着像是一个更大的棉花球的一朵云雾。他又用手印捏起来一个架势,一阵炫光从他的手中发出来,射到了云雾之中,只见得云雾之间,渐渐地分开了一些空隙,一道空中客车的轨道,从里面慢慢地显示出来。

“您好,我是本次列车的乘务员,欢迎您选择本次的空中客车。我将竭诚服务,带着你们安全到达终点站。”

只见一个乘务员装束的人从打开的车门走了过来,对着他说道。

猴王六抬起来头颅,微微一笑,对着乘务员说道:“你好。我和这个娃儿打算前往第五路口,十三世界,三水宫殿区域。麻烦你了。”

猴王六驾着的棉花糖停靠在列车附近的云朵停车场里,随后他又捏了捏手印,云朵儿又消散不见了。他又站起身来,抱着娃儿走向了空中停着的列车。列车的乘务员连忙恭敬地迎接过来。猴王六又从腰间的包裹之中探了探,拿出来一个小小的令牌,上面写着,十三天,猴王六。乘务员接过来令牌,登记了之后又递来。

“哇!~”,小孩子又发出来一声叫唤。

猴王六抱着娃儿走到列车之中,到达了其中一个座位,便坐了下来。随后,列车便启动了。猴王六望着列车身后的入口处的云朵又渐渐地合拢起来,从外面就能看见的云雾之中的通道也再次地消失。

猴王六在座位上坐好了,两旁是一些比较熟悉的风景,毕竟他也常常地穿梭于各界之中。有时候,列车会经过满是花朵的空中花园。这些花朵是如此这般艳丽,像是拥有更多的青春。有时候,列车会经过满是筵席的地方,那里的人都是开怀大笑,像是在这里永远不会有忧伤。有时候,列车会经过一些无人的寂静路口。

猴王六望着怀抱里的孩子,眼神中充满了慈爱的神色。他一边笑着,一边从包裹之中又拿出来一只笔。他在列车之中捏了手印,娃儿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驮着,悬浮着。他又走到了娃儿的背后,用笔在他的背后两处,写了两个字“虎”,“偷。”。只见得这两个字瞬间就成形,印在娃儿的背后。

猴王六又拿出来一个小小的羽毛,上面写着“火鸟神羽”,猴王六又捏了一个手印,只见得这根羽毛顿时间散发着耀眼的红色的光芒,这些光芒顿时把整个车厢,印的是一片通红,仿佛像是失火了一般。这根羽毛随后就自行漂浮着,直到触碰到悬浮在空中的娃儿,渐渐地融入到他的躯体之中。于是,一个圆点浮现了。

这个圆点浮现出来,在娃儿的左手边的拇指背后。位于第二节。是一个同肤色的小圆点,也许不靠近或者是细看,也不会察觉。

猴王六又捏了捏手印,一直悬浮着的娃儿又仿佛被空中的无影无踪的力量驮着,慢慢地回到了他的怀抱里。猴王六望着这个娃儿,像是充满着许多美好的情感一般。

“您好,我是本次空中列车的乘务员,欢迎您乘坐本次的空中客车,前方即将到达终点站,第五路口,十三世界,三水宫殿区域,请乘客们都准备好下车。”

列车已经到达了终点站,乘务员开始发出来提醒的声音。

猴王六望着车窗外,眼见得车子稳稳的开始停靠在空中的站台上。他便抱着娃儿,从自动开启的车门一侧走了出来。入眼所见,是一个高大的站台,一侧的标语上写着“十三世界”。他又望见另一侧的标语,上面写着“三水宫殿”。他又走了几步,前方就响起来脚步声。有一群人驾着云朵在他的前面停了下来,走来。

这群人都穿着各种各样的美好的衣裳,他们的身姿挺拔,姿态端庄地走了过来。一旁又出来两排人,仿佛是他们的护卫,这些人都手持着各种像是华丽的武器装备一般的东西,分列在两侧。猴王六也定了定神,迎着来者,笑容满面地走了过去。双方在护卫们一字排开的道路中央相遇了。猴王六按照三水界的礼节行礼。

只见三水宫殿的云雾仙子花花率先地回着礼节,并且询问道:“好可爱的小娃儿。这个娃儿是从哪个宇宙带来的呢?又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呢?”。

三水宫殿的花花开始问一下娃儿的来历。只见猴王六又从包裹之中探了探手。他取出来一个小小的水晶球,里面看起来像是一片迷雾,他又捏了捏手印,只见水晶球之中开始浮现出下界的影像。只见得影像之中的两人正在做什么斗争,一派天昏地暗的斗争之后,一只老虎被杀了,他的元神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众神又看了看接下来的影像,原来是老虎的元神投生到一个女子的腹中,经过了十月怀胎,又没有生下来。直到附近的白眉老道人看到天色有变,那天他收到神灵感应,便前来接应圣灵。后来猴王六带走了这个娃儿。来到这里。众人知道之后,便点了点头,彼此商量一番,俱都乘坐云朵,到达一处筵席。欢快相迎。

后来,众神筵席完毕,俱都散去。唯有花花留了下来,她驻足良久,望着猴王六和他怀抱里的娃儿。于是她又飘了过来。她伸出云雾状的双手,对着猴王六打招呼。猴王六望着花花,便点了点头,张开了他的怀抱。只见得这个娃儿慢慢地随着花花的手被托起悬浮,到达了她漂浮着的位置。

“这个娃儿暂时由我来照看吧!猴王六,你旅途愉快,期待着再次见到你!”

云雾仙子花花决定接过孩子进行抚育,便和猴王六说道。

猴王六望着花花,仿佛是什么东西被取走了一般,内心深处有一些难以察觉到的空荡荡的感受。他勉强地笑了笑,又行了一个三水界的礼节。便又转身离开,消散在一片云雾之中。

猴王六又踏着他的棉花糖一般的云朵,在三水宫殿附近的天空之中漂浮着,他一向是居无定所,又仿佛是一个小小的旅人,穿梭在各个不同的世界之中。也许,他一直都是欢乐又自由自在的人。也许,他也觉得自己无尽的时间之中,有什么难以磨灭的情感。他转身飘到了一处丛林之中。一个小小的木屋竖立在树梢。

“唔!~”,云雾仙子花花怀里的小娃儿仿佛又发出来一声叫唤。

花花把怀抱里的娃儿漂浮起来,又用云雾状的双手翻了个身,望见他的背后纹了虎、偷二字。她又用手在空中一伸。一个小小的箱子就浮现出来,她打开了箱子,从里面找出来几套小小的衣服,给娃儿穿起。又仿佛是从一旁的天空之中,接引了纯洁的露水。便又让娃儿服下了这些露水。娃儿转了转眼睛,又睡着了。

从此,虎偷便在三水宫殿的云雾嬢嬢花花的照料之中成长。他吃的上界的纯洁的露水,浑身上下的灵力充沛。他渐渐地成长。从一个小小的婴儿,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孩童。转眼间九年过去了。

“花花嬢嬢!~”

虎偷朝着花花跑了过来,他的手里举着一个小小的风车,正在滴溜溜地转着,他一边笑着,一边跑着。很快就撞到了花花嬢嬢的怀里。只见得花花嬢嬢的身子也是一样由环绕着的云雾缭绕而构成,所以他也受到没有任何一个伤害。他又被花花嬢嬢托了起来,悬浮着在空中。由于虎偷相信花花嬢嬢,所以说也不害怕。

两人又有一番谈话。之后花花嬢嬢询问了虎偷的一些功课表现。虎偷也都一一作答。这时,花花嬢嬢仿佛是想起来什么一般。她从天空之中伸出来手,一个小小的箱子又出现了。她又从里面拿出来一些大一号的衣服。她又让虎偷把衣服换成新的衣服。

“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九个年头了。现在下界,也已经是1983年了。你也应该回到凡尘之间了,你有一些未了的因果呢!”

云雾仙子对着虎偷说道。

虎偷被花花嬢嬢从空中放了下来,他又久久地抱着花花嬢嬢,仿佛他抱着的不是一团普通的云雾,而是什么珍贵的人。过了很久。虎偷的心情才平复了下来。他明白的是,自己必须回到那个早已没有任何一个回忆的下界,去完成一些必须是要完成的事情。

“花花嬢嬢不要虎偷了吗?”

虎偷的心情有一些低落,仿佛是被什么重要的人抛弃了一般。从心里面他又大概明白此时的处境,只是从情感上也许又不能一下子接受过来。花花又仿佛是说了许多宽慰他的话语。两人又仿佛是正式地告别了。花花嬢嬢伸出来云雾状的手,在一侧的天空之中画了个圆圈。只见得这一侧的云雾开始了散开虎偷被送了去。

虎偷被送去了圆圈之中,只见得周围是一片云雾。他仿佛是在一个通道之中。这个通道他也一眼望不到头。只是感觉到自己的身躯仿佛是越来越实体化,又仿佛是越来越笨重。他又在云雾之中漂浮了一会儿,又仿佛失去了漂浮着的力量,开始了不断地下落。他试图望着天空,望着上方越来越远的入口。慢慢地下坠。

只见得虎偷又摔到一个丛林之中,挂在树上。一只野狼在树下面望着他。虎偷开始有一些不知所措,他又看着挂着自己的树枝,只见得这根树枝正支撑不住自己的体重,开始慢慢地断裂开来。他又不断地在空中挣扎,试图转过去抓住树干,他在空中拼命地挥舞着双手和双脚,却也触碰不到树干,反而加速了树枝断裂。

野狼很快就扑了过来,对于它来说,凭空出来一个猎物,看起来也并不强大,正是天大的好事。虎偷刚落地,就被野狼扑倒了,野狼试图撕咬他的喉咙。只见虎偷的身上一阵光芒闪过,他又出现了锋利地牙齿,反过来咬住了野狼的喉咙。两者开始不断地翻滚着,直到野狼被咬死了。虎偷的嘴角也撕裂了后来留下疤痕。

“唉!下界的生灵都如此残暴不仁?”

虎偷站起来说道。

虎偷翻过来野狼的尸体,就地升起来火焰。附近的其他动物望见了火光,也不再靠近。他又支撑起来一个烘烤的架子,开始把野狼的尸体分割,烘烤。随后他又把这些烤好的肉块包裹起来。他进食一顿之后,又找一个安全的角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他又开始了穿越这片丛林。他简单地制造了长矛和盾牌。

他走了几个小时,终于在丛林边缘看到了一个人家。他全副武装地去敲了敲门。一个年轻的小女孩开了门。这个小女孩显得是优雅灵动,她望着虎偷。双方又经过了一番谈话。随后小女孩的师父也来了。原来这个娃儿叫做青光,她和师父在这山间修行。众人又仿佛是商议一番。随后就加入了他们。

青光的师父也是个修行者。他经过了一番谈话,也收了虎偷为徒。于是虎偷便和青光一起,在这个山间偏僻的丛林附近修行。青光是个武功高强的女孩子,在多次比试之后,虎偷得出来结论,那就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打得过她。光阴似箭,转眼间又过去了数度春秋。在这数年里面,跟随着青光,虎偷也大概了解下界。

虎偷,我这里有一些盘缠,你拿去之后,就到达那里一个地方吧。那里有一些营生,或许是什么好的地方你也可以去,记住,不可以说我的名号,我也不再见你。”

几年后的一天,青光的师父对着虎偷说道。

虎偷和青光告别了。两人又说了一些话。随后青光又让虎偷伸出手来,虎偷便伸出来手,没想到青光突然把一根烧的通红的银针刺入了他的手掌。虎偷连忙收回了手,手掌却在右手边的无名指下面出现了一根微小的红点。青光又捏手印,一个小小的黑点又出现在他无名指的背后。虎偷的手好像不痛了。便告别离开了。

虎偷便到达了青光师父所说的地方。一路上披星戴月,夜宿晓行,待得盘缠已经不多,便到达了。这一个地方,原来是为人保驾护航的事情。那时候地方上还不是特别太平,一些人旅途中总有麻烦,便需要有什么保护。虎偷和地方的头人会晤之后,由于头人和师父的交情,此时头人十分的信赖虎偷。便让他执行任务。

虎偷开始了执行任务。此番是护送一个达官贵人捎去重要的资料。双方在三天后会面。从开始任务之后,虎偷便时常警觉地观察周围的动静,几乎是寸步不离地跟随着重要人物。第一天平稳地过去了。第二天,由于情报泄露,周围出现了敌人。为了及时完成任务,虎偷潜入了敌人内部,击溃指挥中心,随后就度过了。

之后这个重要的人物成功的送达关键的资料。对于虎偷的作为十分的认可。随后,虎偷便专门负责这个人的相关任务。完成任务的事情变得多了之后,虎偷便被吸收到组织之中。成为一个小小的为民请命的人。

随着重要人物的老去,虎偷也开始了转职。这时候他在一个小小的地方担任记录。也就是说有个人来了,说下是谁。写个名字。直到有一天,他又照例很无聊地头也不回地询问来者。

“请问你是?”

“枚,一枚两枚的枚。”

那人答道。

他才开始抬起头来,只因为他觉得很少人取这一个字。当他望见了这一个身影的时候,外面的阳光仿佛是正好的洒落了下来。此时他又有一些懵了,好像已经是睡着了,又好像是没有醒来。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才开始移开了自己的视线。那是怎样一种动人的风姿绰约。已经无法使用言语来说明了。

后来,为了打听到她的下落。虎偷便辞去了简单又无聊的工作。当然这份工作很快就被人顶替了。虎偷那时换了个身份,叫张国强。每天都开着同一路公交车,就盼着再一次能见到那个人。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