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山河碎,逢君惜花 连载中

山河碎,逢君惜花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她是他的盛宠皇后,更是他的阶下之囚,蛊毒解开之日就成她命丧之时!直到她身死那一刻,他才知晓,他对她的偏见才是他们之间最大的原罪,他失去的,远比预想的多。原来,他才是她放在心尖多年的人,她从来都是他的心头挚爱。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好痛,好痛,是谁在叫她,燕祈然,是你吗?

强迫着自己睁开眼睛,燕清歌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就没有不疼的地方,身体的每一寸地方就如同被针扎一样。

她似乎看见,是蔚祈然跳下虿盆来救了她,那他,是不是还是爱她的?

这么想着,燕清歌的心中生出一抹微小的失望了,哪怕她知道,这个希望是那么的微小。

他的母妃死于她的师门,她是圣姑的徒弟,他怎么可能还会爱她,他现在爱的,是那个柔.软善良的女子,不是她这样的邪教魔女。

门被人推开,蔚祈然高大挺拔的身子出现在燕清歌的面前,燕清歌惊喜地望着面前的男人,所以,真的不是她中毒出现的幻觉,真的是蔚祈然救了她!

然而,她还来不及说出感谢的话,胸前的衣襟已经被男人攥在手中,整个身体悬在半空:“燕清歌,你怎么就那么贱!为了迷惑朕,不仅用苦肉计让那些毒物近身让朕对你怜悯,还故意说出虞妃跟你闲聊时说过的话,让我险些以为你会是那个救朕的小女孩,果然,邪教的人没有一个好人!”

“你,说什么?”燕清歌似乎是听懂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听懂。

他竟然以为自己如今被毒物咬伤是她自己使的苦肉计,呵,所以,爱与不爱竟是这么大的差别么,因为不爱,她的伤就是自讨苦吃咎由自取,而不再是曾经那个碰破了一小块皮都能让他心疼一整天的小歌儿了。

还有,虞姬跟她闲聊时候说过什么话?难道自己昏迷的时候,提到虞姬了吗?

是了,他那么宝贝的女子,被自己这个妖女提起,那就是一种玷污,他确实应该愤怒的,燕清歌虚弱地想着,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如今,她已经活不久了,过去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她已经不想再去解释,她对这个男人的爱,就让他随着自己的死而消散吧。

“是嘛,我可能是无意中提到的。”燕清歌自嘲地道。

蔚祈然深邃的眸中带着了然的嘲弄:“燕清歌,你是不是觉得,只要你露出这么一副恭顺的模样,就能够让朕对你心软,忘记你做出的那些事情,顺便接受你肚子里面的野种!”

燕清歌听到这话,陡然抬头:“你说什么?”

“朕说,你肚子里面的不过是野种,是怪物!朕绝不容许他降生!”蔚祈然的眸光冷冽,望着她的肚子,满是厌恶。

燕清歌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脸上全是惊愕之色,她,怀孕了?怎么可能,种有同心蛊的女子,是不可能怀孕的。

“我昏睡了多久?”燕清歌抬头问道。

“燕清歌,你又在装,不会累吗?这些事本就是你设计的,毒液的剂量,孩子的事情,全部在你的算计之中,可你少算了一环,朕已经不是那个任由你骗得团团转的傻子!”

“告诉我,我昏迷了多久!”燕清歌大声地道,几乎是在用吼的。

蔚祈然的眸光闪了闪,在她的身上停留了许久,这才道:“四十一日。”

一个多月了,那就是最后一次替蔚祈然解蛊的时候。

她抚.摸着这个孩子,尽管只有一个月,她却觉得无比温暖,仿佛冰天雪地的一簇小火苗,海上的灯塔。

莹莹白雪映照之下,一雪白胴.体被绑在刑架上,满身伤痕,皮肉外翻,狰狞的像是一条条蚯蚓。

她低着脑袋,看不清模样,只能隐约透过发丝瞧见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

缓缓地动了动,却因双脚别锁链束缚着,发出轻微的声响,在空旷的巨室发出回响,

“三年如一日,你还活着,真是不简单。”距离女子四五米的地方,男人坐在缀满珠宝的王座之上。

那张脸,轮廓如刀削般深邃,黑眸锐利凛然,依旧是那张让她魂牵梦绕了整整八年的脸。

燕清歌抬起头,发出轻笑,与身上狰狞的伤痕和所受的折磨截然不同,轻灵盈动,仿若天籁。

“请恕清歌不便向祈然哥哥行礼,祈然哥哥依旧如从前一般,丰神俊朗,冷酷无情。”

男人道:“虞妃说近来总梦见你化成鬼魅向她索命,定是你又在用邪术纠.缠她,听说用琵琶钉钉穿琵琶骨,形神皆锁,便不能再害人。”

燕清歌闻言笑了,笑的泪水四溢,身下的锁链发出叮铃声响:“祈然哥哥,你还是不信我,认定我是破坏祭坛火烧皇室祠堂毒毁虞妃面容的恶妇是不是?不管你问我多少遍,我还是那一句,我没有做过,我是冤枉的!”

“事到如今,你还不愿悔改!你是不是还要说,这些都是虞妃做的,那我问你,你在朕身上下的禾欢蛊难道也是虞妃逼你的!”蔚祈然的眸光深邃,厉光闪现。

燕清歌笑了:“是了,禾欢蛊,只因为你中了禾欢蛊,所以你留我性命,却让我这般生不如死的活着,明明恨我至极,却对外表明对我这个恶毒皇后情有独钟。

这西北雪山终年不化,你为我铸造宫殿,将我关在这里,世人皆知你爱我痴狂,却不知,我于你,不过药引一般的存在!”

对上女子那双眼,蔚祈然下意识偏头:“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你师父是邪教圣姑,最擅长男欢女爱,采阴补阳,你师承于他,好不到哪去!来人,给我穿!”

不多时,一名奴仆上前,手中拿着两根带着银钩的铁链,那钩子被火烤的发红,还未靠近便已经感觉到那灼热的温度,燕清歌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可身后就是木桩,躲无可躲。

“蔚祈然,你如今还需要我解禾欢蛊,若我死了,你也会死!”燕清歌大声地喊道,望着站在一旁漠视一切的男人,她终于忍不住恳求。

“不过穿两根琵琶骨,你堂堂邪教亲传弟子,怎么可能会死。”蔚祈然满脸不屑。

只见那奴仆的手猛的一用力,极粗的铁钩狠狠穿透燕清歌的琵琶骨,鲜血瞬间喷涌出来,飞溅了奴仆一脸,就连燕清歌的脸上也是热热的血液。

血肉被铁钩烙印发出的臭味溢入鼻息,那痛感,险些令燕清歌晕过去,然而,那奴仆转动铁钩,找准位置,穿透整个肩胛骨,将她的琵琶骨扣住。

那痛感仿佛穿透灵魂一般,令燕清歌恍惚中听到昔日师傅对她说的话。

救人性命,好比逆天改命,你救了他,就须得承受一切本不该你承受的苦,这就是天道轮回,你何苦为他如此?

又是一个用力,另外一边的琵琶骨也被锁住,燕清歌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啊——!”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