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少将军的清冷妻 连载中

少将军的清冷妻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容景希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大武朝冷家的太姑奶奶冷清秋,是冷家辉煌的奠基人。一颗七窍玲珑心,在战场上挥斥方遒,堪比女代诸葛,更是一介草莽萧瓒夺得皇位的重要军师。可惜红颜薄命,萧瓒登基一年后,病逝于苏州,芳龄仅25岁。闻圣上悲恸于朝,特追封栖桐娘子,以公主之礼厚葬。此事为后世所传扬。 百年后,大武朝边陲小城的一座宅子里,一位风尘仆仆的少妇带着一个两三岁重病的女孩与几个老奴,在此入住了,命运的齿轮也在此转动。 简介无能,欲知后事如何,请点开看看~展开

本书标签: 容景希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顾清平被素娘抱着,感受到素娘消瘦的身体,拉了拉素娘的衣服,要求下来自己走。

而且,体内毕竟是25岁的灵魂。刚刚沉浸于自己的思绪里,也愿意自己被当做小孩爱护,前世活的太过独立,太过逞强,一个女子要在军营里立住脚跟,让萧瓒和一众将军听从自己的谋略,最初的脚步走得并不容易。但这不代表自己能坦然面对自己被今世瘦弱的母亲抱着走啊。

当年 ,记忆中也是在这样一个北方清冷的早晨,自己是想过一个寻常闺中少女的生活的吧,还有那些埋在心底深处的秘密,已经太过久远了。回神看着眼前略有些无措的女子,也罢,上天既然给了自己重生的机会,就好好珍惜吧。

想至此,扬了扬小脸,看着素娘,用童稚的声音有点不自然地说:“娘亲,平儿,可以自己走的”。一时改变语气和平时的说话方式还是不太容易的,顾清平尽量微笑是自己眉目柔和一些。一张小脸上有着不符合年纪的坚定,却不知自己脸上多添的表情,反而使一张小脸生动有趣起来。

素娘猛然一怔,是啊,平儿已经恢复神智了。只是看着眼前这个小大人般的平儿,苍素娘心里复杂极了。顾清平没有恢复神智时,苍素娘吃素念经祈求自己孩子健康,而如今顾清平恢复神智,甚至显露处正常小孩更高的智慧,更加独立听话,心里有怀念起从前母女俩的相互依赖。

最后苍素娘压下心里的酸涩,或许还有其他情感,尽量使自己语气更加轻快:“是的是的,我家平儿长大了,能自己走的”。言罢,便伸出玉手轻轻牵起顾清平,放慢脚步和顾清平并排向外室的饭厅走去。

饭厅里,赵嬷嬷已经带人摆好饭菜。因家有病人,早膳还是比较清淡的,粥以银耳翡翠羹为主,配了几样清淡的小菜,一条清蒸鱼和几样南方糕点。因有客的缘故,特意加了几样荤菜,莲子鲫鱼汤,珍珠粉蒸肉,霉菜灌虾球与河菱烧肉。

顾清平与娘亲素娘到达时,白衣男子正背对着她们看墙上挂着的山水画,白衣殇殇,待男子转过头来,额......容貌没有想象地那么绝世,只是周身儒雅温润的气度,让人忽略他的容颜,心里忍不住亲近。

看到白衣男子,苍素娘却做了一个令人怪异的举动。

眼看早膳时间就要到了,苍素娘却突然吩咐其他人都出去,顾清平也顺从地被赵嬷嬷牵出了饭厅,在外室等候。

饭厅内,素娘自己却忽然朝白衣男子跪了下去,“哥哥安好,素娘不孝,使家族蒙羞,令父亲与兄长担忧,为家族带来祸端,素娘死不足惜,唯求一死,只求兄长看在多年的兄妹情分上,能善待平儿,平儿已恢复神智,定不会使兄长过于操劳”。素娘把头埋在衣襟里,肩膀微微抽动,但脊背又挺得直直的。平常向来柔和的她,能说出这番话,必是报了必死的决心了。

是的,这白衣男子正是素娘的兄长,苍霖寒。顾清平在外室不动声色地听着饭厅里的交谈。顾清平前世听力都异于常人,没想到今世这个功能也带过来了,甚至比前世更强。

这时,从外边走进来一个面容精致的小男孩,手里拿着几小块银子,神情有点低落。只见他忽然抬头,看到安静坐在桌边凳子上的顾清平,连忙朝这边跑了过来。

“这孩子年纪尚幼,又一路颠簸,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这一晚了,这是药方,赶紧煎药吧,唉”,一位似是大夫的声音在房门外响起,只听一道柔和的女声略带哽咽地连连道是。

屋内的木床上,一张苍白的小脸上眉头紧蹙在一起。

冷清秋此时头疼欲裂,往事记忆交织在一起,冲撞拉扯着自己的灵魂。没过多久,感受到嘴里被喂的药液,本能的吞咽着,干涸的喉咙得到滋养,冷清秋对周围事物的感知也愈加强烈了。

长长的睫毛颤了又颤,冷清秋费力地眯了眯眼睛,隐约间看到一张美丽中带着忧愁的脸庞。还没有听清女子说些什么,确认过周围环境是安全的后,冷清秋就又昏了过去。

一场风寒来得猛烈,去的也猛烈。

转眼间,冷清秋已经在这里生活半个月了,也逐渐适应了这具身体。风寒也早就好了,但仍然不被允许出屋。

若问原因,冷清秋做了个深呼吸。三岁,冷清秋重生在一个三岁的小女孩身上。前段时间的大病,夺取了小女孩的生命 ,其身体里却迎来了冷清秋的灵魂。

天色还早,冷清秋此时却无半点睡意,一双清冷的眸在此时略有些空洞。

冷清秋前世慧极必伤,又经历十年战争,身体早就透支,全靠珍贵药材吊命。

身为冷家嫡长女,受到祖父的亲自教导,自然明白鸟尽弓藏的道理。在萧瓒登基后,冷清秋主动上书回苏州荣养,对那些若有若无的试探不甚上心,也不厌其烦。如今自己死了,冷清娴,自己的亲妹妹也应该能安心做她的皇后了吧。

在冷家,冷清秋得到了很多,也付出了很多,遭遇了很多,失去了很多。

冷清秋垂了垂眸,睫毛微微颤动,收回思绪。

在这些天的观察里,清秋对眼前环境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

冷清秋现在处在边城的一座三进宅院里,是刚刚从京城搬来的,只有这具身体和其母亲两个主子。

宅子里的家奴并不多,只有一位赵嬷嬷,掌管着内院;负责冷清秋生活起居的是青衣,一个不善言辞却手脚麻利的俏丽丫头;负责厨房的是青衣的母亲;还有赵伯,负责管理一些产业,现在在外地还未回来;还有两个粗使丫头和两个小厮,就不在这里细加描述了。

窗外天色渐渐亮了,外间也传来了动静。想到那个既温柔又坚韧的女子,冷清秋不自觉唇边多了几丝暖意。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一个盘着妇人鬓的灰衣女子轻声走了进来。

清秋假装未醒,任由她站在床头直直看着自己。只见她帮冷清秋掖了掖被角后,就微微偏过头去,肩膀抽动,眼眶泛起红衣,摇晃着身子转身像外间走去。

外间的赵嬷嬷看到后,连连向灰衣女子安慰道“小姐,小小姐还在呢,大公子已经到了,安置在了外院,要是看到您这样,传回去,老夫人又要心疼您了”。

“嬷嬷,我知道的,只是,只是,我现在这样的休弃之身,我,我对不起平儿啊,但不管怎样,我不能将平儿留在那里啊,平儿若有个三长两短,我,死又有何惧,,,,,”。灰衣女子的声音里满是哽咽,但也慢慢收住了眼泪。

这美丽女子盛满泪水的眼里满是歉意与爱怜,赵嬷嬷眼里也满是复杂,但相同的是,两人眼里都没有后悔。

是的,这个灰衣女子就是冷清秋今世这具身体的母亲,苍素娘。

赵嬷嬷还要说些什么,青衣端着洗漱用具进来,赵嬷嬷也就顺势收声了,向素娘道了声去看看早膳的准备情况,退了下去。

冷清秋微微叹了口气,在苍素娘进来后翻了个身,慢慢睁开眼睛。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