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小娇妻,不许逃! 连载中

小娇妻,不许逃!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听闻父亲再婚,白初夏杀回国内,本想给未来哥哥安一个诱奸未成年少女的罪名,让这婚结不成,却被左右不分损友,指错了人,上错了床。本只想拍几张裸照就走,岂料,他半路转醒,将她吃掉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四周围一阵的哗然。

白初雪快速而得意的翘了一下眉毛,把手指向站在新娘身边俊美男人,看到他的长相,她一下子傻眼了。

眼前这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根本不是照片上的那个人。

“初次见面,妹妹你还真是送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呢,你好,我是纪夜澈”优雅一笑,纪夜澈自报家门,眸底净是寒意。

“什么——”一道晴天霹雳朝着白初雪打来“你是纪夜澈,那他是谁啊!”

如果有洞的话,骆寒不介意鉆一钻。

纪夜澈看向坐在台下第一桌的骆寒,语调平缓的叫道“骆少,我看你需要起来解释一下了”。

坐在台下观礼的骆寒黑着一张俊脸,用手撑着额头,吐血的冲动都有了,这该死的丫头,,,

“怎么回事?”坐在边上的骆夫人,端坐着,脸色刹白,一副快要晕倒的样子。

“这个,我——”骆寒真想冲上台去掐死她。

白初夏感觉后背有冷箭射来,打了一个机灵,她硬着头皮回过头,看到俊美如斯,脸沉黑如撒旦的男人,终于不得不接受的一人事实是,她搞错人了!

骆家是本市的名门旺族,家族所经营的企业,在本市乃至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骆夫人与纪琳是多年的闺蜜,所以骆寒跟纪夜澈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被点名的骆寒站起来,在众人的焦距之下,边往上走边想着该怎么解释这事,很显然,这丫头想设计破坏婚礼,想了这么一招,结果把他错认成纪夜澈,他成了倒霉鬼。

白初雪见他上面,有点怕怕的向后挪了挪,他不会一气之下杀了她吧。

白耀国绷着脸,小女儿的事情让他的老脸不晓得往哪里搁,纪琳不作声,心里对白初雪故意破坏她的婚礼而气恼不已。

骆寒走到上面,看了白初雪10秒,然后对她招招手“来,过来”。

“可以不过去么?”白初雪小声的说道,她料定他一定会掐死她的。

骆寒大步的上前,一把拉过她“宝贝,别在闹了,你跟我吵架不用把气撒在别人身上,走吧,别在这里丢人了”。

他架着她下台,往大门外走。

站在台上的纪琳灵机一动,拿过司仪的话筒“这段小插曲,让我也感到挺意外的,这对小情人真是爱闹腾,借这次机会,我跟大家宣布一件事,骆家跟白家将会结为亲家,选蚌好日子准备订婚了”。

订婚!!

走到半道上的骆寒跟白初夏同时一怔!

“我不——,唔,,,,”白初夏想转头反驳,她才17岁哎,这坏心肠的后妈,这么快就想要把她撵出去了,可嘴巴被骆寒捂着,发不出声音。

骆寒凑近她,咬牙切齿的咆哮“给我把嘴闭上”。

站在台上纪夜澈,举目望着被好友扭出大厅的女孩,眸光变的深幽,更为冷冽。

安全通道内,白初夏掰着骆寒的手,张嘴就咬。

“嗷——”骆寒推开她,手被她咬出了一排的血痕“死丫头,你敢咬我”。

“谁让你不放开我的”白初夏壮着胆子,向他抬高头,挺起单薄的胸膛挑衅,心里面七上八下的。

骆寒扯松领带,指着她“你还有理了是吧,我说,你想设计别人,你难道先不打听清楚的么,我跟纪夜澈像么,死丫头,我不会饶过你的”。

他大步向她逼近,她吓的后退,贴到墙上“我,我也不想弄错啊,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我才不要跟你这个老男人结婚呢”。

米亚会所绿化带边,隐藏着两个青春时尚的女孩子,她们的头凑在一起,紧盯着会所大前门从车里下来的两个俊美男人,窃窃私语起来。

“是哪个?”

“左边那个啦,长的很帅气的那个嘛。”

“我靠,这两个都很帅好不好,你确定是左边那个?”

“当然!你在香港一个电话,我就马上帮你去调查了,绝对肯定不会有错的,但是你真的要那么做么,会不会太绝了。”

“哼哼……”穿着白色铅笔裤,绿色背心的女孩阴阴的笑:“像明天这种大日子,我不送份大礼怎么行!”她望着进入旋转门的背影,小脸变的无比邪恶!!

晚上10点半。

骆寒进入会所3358房间休息,洗过澡,围着浴巾,他倒了一杯红酒慵懒的倚靠在沙发上惬意的品尝着,黑色的发丝湿漉漉的,带着一阵致命的邪魅,星子般深邃而狭长的冷眸,有着天生王者般的威慑力,可那殷红到似要滴血的饱满红唇,却又给人如妖精般的惊艳感。

夜,与他配合的相得益彰。

“叮咚——”门铃响起。

他微微蹙眉,起身去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穿着豹纹超短裙,化着浓重烟薰妆的女孩,原本就很大很亮的杏眼,显得越发有神了,虽然她打扮的很成熟,但是依旧难以掩盖那青苹果般生嫩清新的味道,特别是胸口那二团小巧的浑圆。

尝遍各色女人的他,一眼就能看透真伪。

“先生,你今晚寂寞么,要不要特殊服务啊?”白初夏用鼻腔发出嗲嗲的声音,身体柔若无骨的靠向他的怀里,带起一阵的香风。

现在的孩子怎么大胆成这样了,骆寒头痛的想,可要命的是,这股子幽香,让他的小肮渐热,低头看着如小猫咪般扑到他怀里的女孩,他有些难耐起来。

“先生——,我父亲生了重病快要死了,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走这条路的,你千万不要拒绝我,帮帮我吧!”白初夏小脸徒然一皱,哭的伤心,小手环上他精壮的腰,脸贴在他的胸肌上,正在发育中的胸部挤压在他胸腹之间,百般的勾引他。

骆寒低笑,“小妹妹,这一招,你对几个恩客这么说过!”他知道她在骗人,但该死的是,那最多不会超过B罩杯的胸部,诱惑到了他。

白初夏怯生生的抬起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瞅着他,“你真的是第一个。”

“是不是第一个,很快就会知道了。”骆寒横抱起这只小妖精,用脚带上房门,走进卧室,将她扔在大床上,抽掉腰间的浴巾,强壮的跟头狮子似的身躯压了下来。

白初夏小嘴张成了O形,杏眼也瞪的圆圆的,他是怪物吧。

“害怕了?”骆寒抓起她的手,“放心,你会喜欢的。”

“我…我…想先去洗个澡!”白初夏咽了咽口水,有些慌张起来。

“不用了,你很香,就带着这股子香味跟我做吧!”骆寒压下雄壮的身体,吻上她的红唇。

他可等不及要吃掉她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