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将军家有二嫁妻 连载中

将军家有二嫁妻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迷路丸子君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她是世家长女,从小受尽父母宠爱,原以为会和青梅竹马、思慕多年的人幸福一生。却在洞房花烛之夜,因为一个娼妓被夫君抛弃。甩出一纸和离书之时,便是她的重生之日!从此,她不再是父母羽翼下的公主,而是自立自强的季扶疏!只是,当文武双全的小将军第九次跟自己告白时,她坚硬的心,动摇了……展开

本书标签: 迷路丸子君 历史军事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正说着,忽听到身后有人喊道:“阿爹阿娘!”

回头一看,扶疏牵着弟弟扶风出来了。

扶疏看到阿爷回来了,扑进阿爷怀里哭:“阿爷,你回来啦!吓死扶疏了!”

季开远抚摸女儿的后背,安慰到:“是阿爷不好!”

扶疏从阿爷怀里起来,看着阿爷说:“是扶疏不好,以后女儿再也不敢乱跑了!”

“乖女儿!”

中午的时候,一家刚吃过午饭,佳慧回来了。

“回禀郎君娘子,婢子去崇仁坊打听了一下,那王家三郎君果然是王丞相家的小儿子。回来的路上,婢子已经绕去西市的书肆置办了上好的文房四宝,请郎君娘子过目。”

史氏看了下,龙泉湖笔、绩溪徽墨、同和宣纸以及上好的端砚。史氏点点头,赞许道:“你是个稳妥的,办事我向来放心!累了一天,快去用膳吧!”

佳慧退下去后,季开远道:“今儿十六,十九是朝参日,王丞相必要进宫朝见圣人,十九早上,你带着孩子去一趟吧!”

史氏点点头:“郎君放心!”

转眼到了正月十九,一大早,崇仁坊的王蹊用过早膳,使女正伺候自己更衣,今天约了好友去打马球,忽然随从来报,说有达州刺史的夫人登门拜谢三郎君,如今已被带着去了夫人的院子了。

达州刺史?拜谢我?

王蹊挠了挠头,脑海里搜索了一圈,仍是一点儿头绪没有,便对随从说:“走,去看看!”

还没进母亲崔氏的院子,就听见母亲的声音传了出来:“季夫人客气了,本就是小事一桩,哪能当得起夫人厚礼?况且,这也是犬子应该做的!”

另一妇人的声音传来:“若不是上元夜令郎帮助,我家女儿怕是要被拍花子的给拐走了。于令郎是小事,于我们夫妇是痛失骨肉的大事,于我女儿也是救命之恩,这礼夫人务必替小郎君收下!”

听到这里,王蹊明白了,原来是上元夜的那个小姑娘的母亲来了。只是不知那小姑娘来了没?于是,打起帘子进了屋。

王蹊的母亲崔氏看到儿子进来了,忙招呼道:“季夫人,这就是我儿王蹊!三郎,这是季夫人和季小娘子!”

互相见礼之后,王蹊偷偷打量起扶疏来。今天扶疏穿了一件藕絲衫子柳花裙,乖乖巧巧地跪坐在那里,王蹊想起上元夜她又哭又怒又笑得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忽又觉得有些失礼,赶紧正了正身子,掩嘴咳了一声,以饰尴尬。

两位夫人又闲聊了几句达州的风土人情,史夫人请辞,崔氏留饭,史氏以幼子在家为由推辞,遂告辞回到驿馆。

回来驿馆之后,季开远也带着自己的调令回来了。

“这次是去扬州任刺史,也算是鱼米之乡的地方大员,从达州下州刺史到扬州的上州刺史,连升两级,哈哈哈哈哈……”季开远捋捋胡须说道。

史氏忙行礼:“恭喜郎君,贺喜郎君!”

季开远笑着扶起史氏:“娘子同喜!”

史氏问:“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达州那边的宅子铺子是变卖还是留着?那边的仆人直接去扬州吗?”

“夫人做主便是。”

史氏笑着点点头,心下计较起来。宅子卖了,铺子除了生意较好的两间留着,其他也一并卖了。达州的仆人愿意跟随的,可迁来扬州,若是当地人眷恋父母亲人的,给笔钱财放良。当下叫来佳慧,交待了一番,让佳慧带着两个家中护卫,往达州去了。

季开远一家四口并带到长安的使女随从收拾行李,不日上路。

贞顺十年的上元佳节显得格外热闹,日头尚未落去,街上的行人已经摩肩接踵、挥袖如云。百万人口的长安城倾巢而出。按照传统,十四、十五、十六这天,夜禁取消,金吾放夜,准许人们走出家门和里坊,上街观看花灯赏月,参与唱歌跳舞,耍杂技、跳大神。

那些一到晚上就被关在家里不准外出走动的长安人,怎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正所谓:

玉漏银壶且莫催,铁关金锁彻明开。谁家见月能闲坐,何处闻灯不看来。(出自崔液《上元夜六首》)

光德坊的驿馆内,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跑下楼,回头喊自己的阿爷:“阿爷,快点啦,再迟些就没有好位置啦,只能站在后面,看别人的脑瓜子!”

门口的妇人抱着一个小男孩,慈爱地喊小姑娘:“阿凝,慢些,当心摔倒了!阿娘在家里陪弟弟玩,你要紧紧跟着阿爷,别走丢了啊!”

说罢,又叮嘱男子:“据说往年上元节,有人被挤得悬空而起,脚不沾地神行数十米,郎君,可千万看好阿凝!”

男子拍拍娘妇人的胳膊,又亲亲自己的小儿子:“放心吧,夫人。”

“阿娘,我走了,阿墨,姐姐回来给你带糖人!”

说罢,小姑娘一手牵着阿爷开开心心走出驿馆大门,向朱雀大街走去。

这一家人,正是达州刺史季开远,和夫人史氏。两人均出自陈仓大族,因着季开远早年父亲亡故,被母亲抚养长大。因早年劳累过度,疾病缠身,在看着季开远走上仕途成家立业之后,也亡故了。

季开远与史氏育有一子一女,女儿季扶疏,小字阿凝,年方十岁,儿子季扶桑,小字阿墨,年仅五岁。季开远正直回京述职之际,趁着上元佳节带女儿看花灯。因着儿子才五岁,留夫人史氏在驿馆照看。

季开远带着女儿一路逛到朱雀大街,一路上看到王公贵族、平民百姓、文人士子、和尚道士、娼优艺伎、良家妇女,不论身份贵贱,都在尽情玩乐。季开远不禁在心里感叹道:所谓盛世,莫过于此!

朱雀门外一个巨大的灯轮,高达二十几丈,上面缠绕着五颜六色的丝绸锦缎,如同彩云缤纷、霞光万道的花树一般。花灯旁跑旱船、走绳索、吞钢剑、口吐莲花、摔跤相扑、舞狮斗鸡、拔河钻火圈……

小扶疏看得眼花缭乱,连连拍手叫好,对阿爷说:“阿爷,长安的上元佳节比达州热闹百倍!”

季开远摸摸女儿的头,问道:“阿凝饿不饿?阿爷带你去吃油炸元宵!”

扶疏乖巧地拉着阿爷的手往前走,这时候忽然听到人群里大喊一声:“好!”

扶疏被这叫好声吸引了,回头去看那口中喷火的人,手下一松。正好也有一拨人被吸引过来,推攘之下,扶疏和季开远被人群冲散了。

扶疏眼看着阿爷往自己跟前挤,结果越挤越远,不一会儿,就看不到阿爷了。

------题外话------

萌新来到,请大家多多支持!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