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封神萧升传 连载中

封神萧升传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玄宗小道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大道如川,百舸争流。不想做炮灰,那该怎么办?萧升说,既然选择不了出生,那就试图改变命运,毕竟,封神还很久……展开

本书标签: 玄宗小道 仙侠修真

精彩章节试读:

“仙长且慢行!”

萧升正准备离开,去找一个适宜生存的地方安置人群,却听大鹏金翅雕将他叫住,并弯下腰,对着他郑而重之行了个大礼。

他赶忙将其扶了起来,讶异道:“你我因果已了,道友这是做什么?”

大鹏金翅雕顿了顿,颇有些犹豫,但他明显不是内敛的性子,很快就一脸诚恳地将族中长老预言一事,全数说了出来。

萧升听了,不禁讶然,那预言中说的道人自然是燃灯道人了,没想到凤凰一族历经龙汉初劫后,还有如此厉害的大能存在,竟能够洞悉一丝天机。

太古三族能逐鹿洪荒,称霸一时,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话又说回来,大鹏金翅雕智商堪忧,又好忽悠,还携有诸多灵宝,也难怪心狠手辣的燃灯道人,会专门设局收它做弟子。

只是萧升若点破此事,帮了这只笨鸟,暂且不说有没有泄露天机之嫌,搞不好会与燃灯道人结下因果,此人的风评一向不佳,却是阐教副教主,曾经的紫霄宫中客之一,大罗金仙的实力不容小觑。

大鹏金翅雕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对一个陌生的人族说起此事,何况这个人在不久之前和自己还是敌对,但是冥冥之中它又有感应,对方或许能化解预言中的劫难。

它目注着萧升,拜求道:“仙长古道热肠,一定是有道之士,还请指条明路,我保证从此不再伤人族。”

萧升沉默不语,心中仔细斟酌这件事的得失,这不失为是一个交好凤凰族的良机,至于燃灯道人……嗯,也罢!

“贫道修为浅薄,何曾知晓天机,不过道友愿意弃恶从善却是美事一桩。”

他认真考虑了一下,沉吟道:“这条明路,贵族长老早就指出来了,如果道友真能安分守己,自然不会有无妄之灾,反之,肆意妄为乃取祸之道。末了,贫道有一言相赠,‘谨遵道德,修身养性无劫难;贪痴嗔怒,老松底下伴青灯’。”

萧升话毕,自觉仁至义尽,不愿继续纠缠,便道了声告辞,转身离去。

而大鹏金翅雕听得一头雾水,挠着脑袋,在原地苦思冥想半天,过了许久,它鸟脸一绷,嘴中嘟囔道:“莫非预言中擒拿我的,是个青灯道人?”随后纵翼而飞,消失在天际。

另一边,萧升驾云出了荒山范围后,心头总有一股莫名的感觉排之不去,空落落的,好像掉了十分要紧的东西一样。

他赶紧拿出袖中的落宝金钱,又摸了摸怀中的金色羽毛,怎料脚程越急,失落感反倒越来越真实,仿佛性命攸关之物将要失之交臂。

萧升不再犹豫,连忙回转,荒山之中依旧炙热,地面沟壑纵横,山石崩碎,乃是先前斗宝留下的痕迹,一切看起来平静如常。

但是心头的迫切感告诉他,此地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萧升站在山巅,运起望气之术,双目神光闪烁,犹如银河星辰一般,两道金光自俊眉下射出,开始观察山中地脉走势,灵机运转。

果然,在悉心观察下,发现了一块奇异之地,数条地脉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个山谷,可等他进入谷中,合拢的地脉又瞬间消失不见。

萧升望着四周不悲不喜,停顿了半晌后,缓缓抬起双掌,平摊在胸前,掌心之中一道道波纹逸散而出,好似石子落入水面,激起的涟漪一般,朝着山谷四散而去。

但见涟漪过处,便听咔嚓声响起,起初只有一下,不一会儿,如同镜面崩碎,裂纹越来越大,终于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异面空间破碎开来。

眼前,一股股地脉灵气汇聚如泉,汹涌直冲,将山谷瞬间充盈成了一座洞天福地,然而这并不是萧升注意的,他的目光落在了泉眼旁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上。

“难怪荒山野岭之中会生有阵法掩护,原来是先天神物衍化。”

只见树高千丈,紫霞烟岚环绕,古老的树干相互交织,表面有太阳金焰呈龙形流动,桑叶闪烁着点点红光,透着造化玄奇之色。

随着根系不住的吞吐灵气,熊熊热浪,蒸腾散发,将整个山谷的崖壁都映照的犹如火海一般。

“多生林木,叶如桑,又有椹,树长者二千丈,大二千余围。树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倚,是以名为扶桑也”。

萧升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棵大树,居然是十大先天灵根之一的扶桑树!

传说混沌初分,阴阳未判之时,鸿蒙灵机造化,孕育了十株先天灵根,有苦竹、绿柳、黄中李、葫芦藤、扶桑树、月桂树、蟠桃树、菩提树、芭蕉树、人参果树。

后来清浊凝定,机缘显化,十大灵根各自有主。其中,人参果树是镇元子的伴生之物,菩提树则是准提道人的伴生之物,后来成了他的证道之宝七宝妙树,苦竹也被他取走,炼成了六根清净竹。

黄中李生长在西昆仑山上的龙月城中,为西王母所得。巫妖之战后,妖族天庭覆灭,鸿钧道祖御令西王母以女仙之首的身份入主瑶池,协助昊天上帝执掌天庭,同时也将蟠桃树赐下,作为镇压天庭气运的至宝之一。

扶桑树原在太阳星上,被妖族二圣所得,后来帝俊将其移至汤谷,给十大金乌作为栖身修行之所。月桂树为太阴星上的三位大神共有,巫妖之战时,羲和、常曦两位身陨,随后望舒大神潜修不出,月桂树便不再现世。

芭蕉树凝聚地、火、水、风四大灵源,生成的四片芭蕉叶中,火芭蕉叶和风芭蕉叶分别为太上老君和冥河老祖取得,曾在后世西行求经之时,闯下了赫赫威名,只是其他两片叶子的下落一向不明。

而葫芦藤的人缘最广,七个葫芦分别被鸿钧道祖、三清圣人、女娲娘娘、东皇太一和红云道人瓜分,连光秃秃的葫芦藤都被女娲娘娘拿走,用作造人的工具,也因此成就了一件后天功德至宝。

绿柳在先天十大灵根中最为神秘,相传是混沌魔神扬眉老祖的灵体所化,玄妙无穷,拥有造化之功。此老曾将绿柳上的一根枝桠赠与鸿钧道祖,后来被元始天尊分到,将其赐给十二金仙之一的慈航道人,即是玉净瓶中的杨柳枝。

“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看着眼前的先天灵根,萧升喃喃道,“按理,扶桑树应该在汤谷才对,而汤谷位于东海之滨,离此何止亿万里,怎么会落在这个荒凉的山谷中?”

是了,巫妖之战后,帝俊和东皇太一身陨,妖族四分五裂,觊觎扶桑树的人肯定不少,汤谷定然不会平静。

想到这里,萧升神识散出,无边光华将方圆千里都笼罩起来,开始探查周围是否有着大神通者潜修。其实仔细一想,他也是关心则乱,多此一举,试问,如果真有人在附近潜修,又怎么会放任他走到扶桑树前。

“哈哈……天与不取,反受其咎。”

来回搜索了两遍,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后,萧升脸上露出激动之色,他克制住颤抖的手,挥出一道法决,一道光圈自上而下落在扶桑树上,便见金火交杂的树干上流光闪烁,熊熊燃焰逐渐内敛。

不一会儿,千丈树身随着光圈不断缩小,最后竟浓缩成了一尺高的小树苗,落在萧升手中,琉璃色的树叶在微风中恣意摇摆,映射出璀璨毫光,分外夺目,煞是好看。

“好宝贝!真是有缘,合该为我所得啊!”

萧升轻抚着树身,感受着先天灵根浓郁的甲木丙火之气,缓缓体悟内中蕴藏的先天法则,眼中尽是难以掩饰的喜悦。

只是,就在这时,异象突生,一声巨响引起天地轰鸣,脚下的山谷瞬间爆炸。

武夷山,烟霞峰。

好风如水,夜凉如月,一派山川都浮在茫茫白幕之中。

溶溶雾色下,一个衣衫单薄的青年道人不避风寒,稳坐在山石上,如梦似幻。

数个时辰后,天际微光,逐渐燃起熔炉般的赤色。

青年道人从入静中缓缓退出,望着壮阔的云海浮日,只觉得心澄念静,随着体内真元不断流转,周身说不出的轻灵舒畅,显然是功行又有精进。

不过他眼中闪过一丝黯然,脸上并没有多少欢喜之色。

“这篇《一元玄微正旨》不过寥寥数语,便能详解我在天人二分的诸多疑难,只可惜内容太过简短,据此最多勉强成就天仙。若再不另寻他法,不说大道难期,连金仙只怕也证不了。就凭这般修为,一旦封神大劫来临,不免又要重蹈覆辙。”

青年道人一声轻叹,即便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有时候他依旧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自己竟然来到了洪荒世界,还阴差阳错地借体重生,成了武夷山的一名散修。

可悲的是,这名散修不是别人,正是封神世界里,未来的招宝天尊,萧升!

要知道在封神演义中,此人是著名的炮灰兼倒霉蛋之一,不仅刚露脸没一会儿就被送上了封神榜,死后弥封更被归到了赵公明麾下,冤家路窄,怎一个惨字了得!

而一想到那场令无数仙家陨落再就业的封神大劫,萧升就直发怵,心中仿佛笼罩着一层阴影,惶惶不安。

是啊,谁又想舍弃逍遥仙体,去做受天庭驱使之神呢?

简单点说,就是不想上班啊。

他下意识地将手伸进袍袖中,握住一枚圆形方孔的古朴铜钱轻轻摩挲了起来。宝物通灵,似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忧虑,顿时铜钱上的铭文泛起淡淡的金色光芒。

金芒绕指,一阵沁入心脾的温润触感从指间传来,萧升烦躁压抑的心绪逐渐平静下来。

“落宝金钱!”

只见金色铜钱展开白光双翅,从指尖挣脱后飞出衣袖,围着萧升跟前扑腾不已,他不由洒然一笑,如今自己已非原先的萧升了,又何必总是角色代入,搞得自我顾虑重重。

既然他来到了这个世界,那当为之事,就是要想办法改变命运,而非自怨自艾!

想到这里,萧升顿感拨云见日,神思一阵清明,修为竟然瞬息自进,一脚踏入了地仙巅峰的境界,距离天仙门槛仅一线之隔。

这显然是通透本心,明了自我后,他的神魂与此天此地此身变得更加契合起来。

天数运转之下,劫难是躲不过去的,只能去应对改变。

而要想改变命运,在洪荒世界中一直逍遥自在,高超的修为和厉害的法宝缺一不可。

落宝金钱绝对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先天灵宝,但萧升知道它不是万能的,此宝与准提道人的七宝妙树和三仙姑的混元金斗相比,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缺陷,便是无法落取兵器。

在封神大战中,他那前身就是因为不明白这点,才毫无防备地被赵公明一鞭打死。

因此凭借落宝金钱取胜的前提,还是使用人自身有足够高深的道行修为,否则即便落下了对方的宝物,若是斗法较术不过,仍然无济于事,毕竟此宝不能像五色神光和混元金斗一样拿人。

不过这并不代表落宝金钱很鸡肋,毕竟能够落下定海珠、缚龙索的宝贝,哪里会是泛泛之物。放眼洪荒世界诸多灵宝,有落宝神效的寥寥无几,但看如何使用得当。

封神大劫时,虽然不像巫妖之战前,大罗金仙遍地走,但也是天仙多如狗,不是金仙根本不够看。

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提升修为。

但是这些天融合了前身的记忆后,萧升才发现自己是真的落魄,除了一件天赐的落宝金钱外,再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就更别提高深的修炼法决。

连身上唯一的《一元玄微正旨》,都还是镇元子开创地仙一境时,广授给洪荒苍生的地元道诀,当真算得上是一贫如洗。

不过仔细想想也能理解,如果不是一无所有,谁又会去捧燃灯道人的臭脚?

只是前路无方,又何谈提升修为?

开天辟地时诞生先天神祇福泽深厚,因此一出生便拥有大修为、大法力和大智慧,他们天赋异禀,触类旁通,见微知著,天生就能够自然感悟大道来修行。

与前者相比,后天生灵在跟脚上却是差了不少,他们福浅缘薄,降生后懵懂无知的,所以需要沿着已有的轨迹,找寻存在的规律,学习前人的经验,以此追根溯源,从而自我提升,最终发扬光大。

这几天来,萧升思索着解决当前困局的办法,唯有拜师一途!

他的运气还不算太差,如今巫妖大战业已落幕,封神还在数千年后,正好可以趁着这段时间访获名师,拜求道法真谛。

说到拜师的人选,诸天六圣虽然不是唯一选择,但却是最佳的选择。

毕竟圣人之下,皆为蝼蚁!

抱大腿嘛,肯定要选最粗壮的那一根。

在萧升看来,这六位圣人之中,女娲娘娘和通天教主基本不用考虑,前者超然物外,于世事都抱着冷眼旁观的态度,好像没收过什么弟子。

而后者虽然广纳门徒,有教无类,但截教门人鱼龙混杂,又是封神榜上的主力军,况且还有另外两位圣人暗中操持,截教日后衰微是必然之事。他本就是封神榜上的有名之人,躲还躲不及,除非活得不耐烦了才会跑去蹚这趟浑水。

西方二圣理论上最容易攻略,他们见人皆可,来者不拒,连马元这种凶残嗜杀之人都收,还被评为根行且重,可见西方教对于门徒没有什么底线。但是此去西土不知多少万里,一路上妖魔横行,再者西方教往后要脱离玄门……还是算了。

剩下的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这两位一向面冷心黑,可那是对着外人,换做自己的爱徒则分外护短。更何况封神一事还是以他俩为主导,结果显而易见,就连黄龙真人都安然渡过神仙杀劫,可想若能成功拜入其中一位的门下,改变命运的几率将大大增加。

所以,即便这两位圣人是出了名的择徒严格,萧升也决定一定要去试上一试。

心思把定,他面上也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洪荒广袤,昆仑山路途遥远,萧升默默演算,以他现在地仙巅峰的修为,即便借助五行遁术,少说也得十多年功夫。

握住手中的落宝金钱,抬头看了看天色,已近辰时,旭日东升,山雾渐渐消散,他长身而起,习惯性挥了挥手脚,随即准备回去收拾一番,便前往昆仑山拜师。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