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家有娇妻:影帝日常甜宠 连载中

家有娇妻:影帝日常甜宠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勿方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听说大佬你文武双全? 一般一般。 听说大佬你一词难求? 钱够就行。 听说大佬你缺女朋友,看我如何? 民政局:我自己过来了!展开

本书标签: 勿方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所谓私生饭, 私生饭是艺人明星的粉丝里行为极端、作风疯狂的一种。他们喜欢跟踪、偷窥、偷拍明星的日常以及未公开的行程和工作,骚扰自己喜欢的明星。

可是重点是她像吗?

而关于私生饭,她曾经了解过一个故事,发生在19世纪芭蕾舞最盛行的时期,在那时就有粉丝偷出当红舞者的芭蕾舞鞋,邀请那些能付出大把的金钱的粉丝参加,聚会的主要流程就是把芭蕾舞鞋放到锅里煮了,然后每人分一杯汤。堪比异教徒的宗教仪式。

这东西……她接受不了啊,重点是她连粉丝都算不上,还私生饭呢?狂热的追求她也没有啊。

“从四际酒店到KTV,对我的行程还是蛮清楚的嘛?你从哪里知道的?”崔谆之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维音感受到莫大的压力,她在女生的阵营里也不算低啊,但是走近才发现,崔谆之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高。

“我真不是你私生饭啊,我连你是谁都是在厕所听别人说的。”维音恨不得将事情说的再详细一点,这真的是个误会。

“你觉得我信吗?”崔谆之微微眯起眼,眼神有些危险。

你爱信不信,老子这辈子都不会粉你,她有爱豆的好吧。

“我如果跟你说,这就是巧合,你是不是更加不信了。”维音扶额道,这真特么是巧合啊。

“算了,我这么跟你解释吧,你说我要是私生饭我不会连手机都不带是吧,还有上午,我就找了个楼梯拐角哭会,谁知道你会从安全通道里过?”维音认真的分析着,刚才她还懊恼自己没有带手机没法找人救自己,现在反而开始庆幸了。

崔谆之陷入了沉思中,好像说的确实有点道理,还没等他回答,维音趁他松懈直接打开一道门缝跑了。

连续跑了两个拐角,维音的脚步才慢下来,朝身后看了看,崔谆之并没有跟来,妈的,太倒霉了,她发誓这辈子都不想再跟明星偶遇了,除了自己的爱豆。

这样乱跑,她连刚才记住的路也忘了,只记得是三零几,刚准备找个人问问,就瞥见了一抹鹅黄,身影有些像向挽,朝着自己刚才看的地方过去,看了一眼门牌号——303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们的包厢,想来想去,有什么好怕的,不是,就说喝醉进错房间了,给自己打了一番气,维音直接推开了门。

包厢里面静悄悄的,只有轻柔的配乐还在响着,一点也不像KTV的氛围,维音瞬间有些心悸,她这是又进错什么魔鬼包厢了?

想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眼前的熟悉的身影,又让她的脚步顿在原地。

“向挽,你……怎么不坐?”维音走了过去,看人群中间看到了牧笙,这才确定自己不是走错了,那她出去也好一会了,向挽不会刚进来吧?

“没啥事,就是没见过向挽穿裙子,震惊了一把。”李逸泽笑着开口圆场。

“对啊,主要这么多年没见,变化太大了,都没有认出来,你说是不是牧笙?”另一人接话道。

“我一直在国外。”言下之意就是我不知道,维音拉了向挽一把,两人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也不知道是谁提出来要玩真心话大冒险,还获得了所有人一致同意,六七个人围成一圈,将酒瓶放在桌子上,瓶头指向谁,就是谁。

维音端坐在一旁,她看的很清楚,今天的主角可不是她,而是她身旁的向挽和牧笙。

转了好几次也没有抽到她,反而多次抽到叫李逸泽的人,里面的问题也不泛有开车,她全部跟听笑话一样掀过去。

又是一轮,瓶头缓缓在她的这里停下,不等别人问选择什么,她先说道:“真心话。”

“我来问,没问题吧!”李逸泽在今天这场活动好像一直处于活跃气氛的人物,不少人看见维音都眼前一亮,向挽的变化虽惊艳,但是维音的性感却让的不少人生了觊觎心思,毕竟向挽的主人已经默认了,但维音不同啊。

“可以。”几人纷纷附和道。

“有男朋友吗?”这句话是看着维音说的。

“没有。”维音摆弄着拿回来的手机,漫不经心的答道。

她还在想刚才的事情,那个崔谆之太过分了,她跑什么啊,跑了岂不是显得自己很心虚,她明明没有做错。

又玩了就几轮,李逸泽才坏笑道:“刚刚只是预热,现在我们开始玩点刺激的。”

维音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预热……,敢情刚才那么玩才只是预热。

虽然她只抽到一次,但是场内有两个比她运气更好的,自然是作为主角的牧笙,还有另一个向挽。

“是向挽。”李逸泽站了起来,激动的神情,估计如果不是条件允许,他怕是要站起来鼓掌,天知道他今天一直想搞点事情,现在可算来机会了。

维音看他的笑容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反握住向挽的手。

向挽冲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大事。

“不能选真心话了,说好玩点冒险的。”言下之意,就是必须选大冒险了,维音有点不太赞同,但是大家又是朋友,她也不好说什么来破坏氛围。

“那就大冒险呗。”向挽摊手无奈道。

“那行,那你就转瓶子,指到谁跟谁接吻。”李逸泽沉思了一下,抬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周围的人瞬间换了副表情,维音想要阻止,但是她注意到了李逸泽的小动作,他冲牧笙炸了眨眼,维音才松了一口气,看戏一般等待事态酝酿。

莫名的,维音也跟着紧张起来,盯着转动的瓶子,她差点在心里拜佛祈求了,还是如她所想一般,果然在牧笙的身前停留了下来。

“不行,这不能算!”李逸泽突然站了起来。

维音也跟着站了起来,这怎么还能出尔反尔呢?跟其他人接吻,别说向挽了,在她这里也是不可能同意的。

“这……”

“怎么不能算?”牧笙站起来,淡淡的扫了一眼李逸泽,瞬间他就安静了下来。

说完,直接从她身边一把拉走向挽,狠狠地给在场的人撒了一把狗粮,真香……

A市的天气已经渐渐开始炎热起来,到了初夏。

位于的A市的四际酒店内,维音惨白着一张脸,站在门外,进退两难,身体摇摇欲坠,里面的声音让她心底一凉。

“小妖精,是不是受不了?嗯~”带着浓重的情欲,只可惜她觉得无比的恶心。

巧的是,说这个话的人是她的男朋友,只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你坏死了。”一道女声随后应道。

眼前的门甚至都没有关严,也不知道是有多急切。

维音勉强牵扯了一下嘴角,摆在眼前的事实让人觉得嘲讽。

一脚把门直接踹开,随后就是屋内两人的尖叫声,入门的时候两人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盖上被子。

维音面不改色,扫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锁定在男人的身上道:“玩的开心吗?”

“不是,维音你听我解释。”张鑫宇想要推开怀里的女人,那人却紧紧的搂住他的腰身,故作害怕的躲进张鑫宇的怀里,根本推不开。

“解释什么?事实都摆在眼前了。”维音已经连嘲讽都不想嘲讽了,这人已经不值得她掀起任何情绪。

怀里的女人对上维音的眼神,眼中的嘚瑟不言而喻。

“你看我干嘛?你喜欢你就拿去,我不要的垃圾货,你喜欢捡二手的,你就用吧。”

“还有你,张鑫宇,你也是够耐不住寂寞的啊。”

维音实在不知道她应该有什么情绪,心痛?她没有吗?又好像有。

也不知道是不是维音的眼中的嘲讽刺痛了张鑫宇,抱着怀里的女人轻拍了一下,示做安慰后才看向维音说道:“寂寞,呵,你觉得有那个男人可以忍住一年?你可真实高看我了。”

两人恋爱一年,但是她认为这种事情应该留在新婚夜,所以两人的最大进展进度最大只限于接吻。

维音不知道说些什么?去纠结这些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摆在眼前的现实就是张鑫宇背叛了自己。

关于自己不接受婚前性行为的事情,未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说过了,答应不了,她也不会勉强。

维音突然就平静了下来,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没事,忍不住也无所谓了。我们到此为止,以后不要联系了。”

她不想动手,也不想做什么冲动的事情。

感情这件事,可能两人早已经没有了,现在这件事的出现,只是给了一个结局。

维音一个人静静,这些话说完,转身离开。

身后匆忙的穿衣声,被她一把隔绝到了门外,转角过后就是安全出口,她没有去电梯,在楼梯的转角站着。

身体缓缓滑落,肆意横流的眼泪远远比不过心痛,回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刚开始的甜腻到后来的愈发冷淡,其实这些都是有预兆的,只是自己在欺骗自己罢了。

头埋在膝盖中间,紧紧的抱成一团,这样的动作,好像能带来些微的安全感。

“呐!”一道低沉的男声突然响起,她一愣,下意识的抬头,眼泪已经哭花了粉底,眼妆也一片凌乱。

突然就对上了一双冰冷的眼睛,她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不要?”崔谆之挑了一下眉,手动了动,他可是难得的好心。

这才注意到他手上的手帕,有些尴尬,飞快的拿了过来,低下头小声道了谢。“谢谢。”

“无妨!”声音愈发远,再次抬头,刚才那人已然消失不见,如果不是手中手帕残留的温度,可能这只是她的幻想。

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手帕,并非如同的帕子,下角的图案分明是昂贵的奢侈品,一条手帕要几千。

人已经远去,她只好把手帕揣进兜里,找了点纸巾,胡乱擦了擦自己脸上已经花掉的妆容。

她不能在这个地方耽误时间,咬了咬牙站了起来,随手打了一个车,报了地址。

她的心情并不似表情看起来那般平静,刚到向挽家的门口,泪水就如同没有河堤的水流止不住。

“音音,你怎么了?”向挽一把打开门看到的就是哭成泪人的维音,她才刚刚做好了午饭,正疑惑维音怎么还没有过来?

维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并没有回答向挽的话,一直紧紧的抱着她,哭了好一会儿情绪才渐渐地稳定下来。

“我们…先吃饭吧。”向挽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靠桌上的饭菜来短暂的转移维音注意力。

她很少见为因这样崩溃过,也很少处理这样的事情,面对这样的维音有些慌。

维音突然又想起家里发生了一些事,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上了向挽,问道:“我可以搬过来跟你一起住吗?”

向挽跟她家庭状况不同,两人虽然是多年的闺蜜,但是向挽家庭条件富裕,并不缺吃穿,包括她现在这个房子也是家里人出资全款买下的,虽然不大,但是也是一个安稳的住所,还有一辆车,都是家人买下给她的。

而她……自大学开始,就一直在各个兼职工作中流转。

而她的男朋友,不对,已经是前男友了,就是在兼职工作中认识的,张鑫宇追了她很长时间,直到一年前她才答应感

“可以啊,恰巧我一个人住着无聊,欢迎小姐妹你随时伶包入住。”向挽愣了一下,有些惊讶她突然提出的要求,不过随后便欣然应下。

“你还无聊啊,牧笙都回来了。”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打趣的回了她一嘴。

说起向挽的感情生活,那是干干净净,唯一让向挽动过心的就是她提起的牧笙。

向挽暗恋了牧笙多年,又是青梅竹马,可惜五年前就出国了,两人也没有联系,现如今又归来。

“好了,我不提她了,我跟张鑫宇分手了。”维音见她神色黯然,就知道向挽并不想多提牧笙,也识趣的转移了话题。

“啊,不是吧?”向挽还没有心情细想她跟牧笙的事情,维音的一句话就将她的全部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