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官婉婉纪慕川 连载中

官婉婉纪慕川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她爱了傅凌尘八年,甚至在他被前女友抛弃的时候,甘愿做替身和他结婚。三年有名无实的婚姻,除了认清他永远不会爱上她的事实,她也知道只要那个女人回来,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丢下自己。当傅凌尘偕着那个女人扔给她一份离婚协议书,官婉婉终于心死成灰。***另一个男人在这时毫无预警的闯进她的生活,纪慕川,娱乐帝国的总裁,令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钻石单身汉,传说中几年前的一场绑架案令他多年不近女色,谁也不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正是这个连傅凌辰心爱的女人都心仪的男人,官婉婉却敬谢不敏,“纪总,你看上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男人轻扬嘴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想我的婚姻是建筑在金钱上。这些年他对我挺好的,吃穿用度,样样没少了我。当初和他结婚我是心甘情愿的,如果说我有企图的话,也是企图他这个人,不是他的钱。当初我怎么来的,离婚了我就怎么走,我最想要的人都不属于我了,我要钱干什么?

留下这句话,官婉婉就走了。

挺通透的一个女孩子,看上去少不经事的,但每句话卫嘉年都说不出来反驳。

他把这番话一字不落的说给傅凌尘听,对方沉默了好久,最后卫嘉年劝道,“我看她很伤心,你最好还是给她些时间吧,别想离了就逼着人家女孩子签字,太绝情。”

傅凌尘没再说什么,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从律师事务所出来,官婉婉要步行两站才能坐上公交车。

中途经过一家电器商行,橱窗里的最新型号液晶电视正播放着林莎曼新代言的化妆品广告,一万块的电视不是假的,每一帧都格外清晰,连林莎曼的毛孔都能看得到。

林莎曼是那种大气型的女人,没有多漂亮,但眉目中都是风情。

她暗恋傅凌尘的时候,他和林莎曼还是男女朋友,林莎曼那时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不过是个很努力的明星。后来她出了名,有了粉丝后援会,渐渐地和傅凌尘聚少离多,再然后因为不想和傅凌尘结婚,和他分了手。

也是那时候,她乘人之危,有了嫁给男神的机会。

官婉婉对着橱窗里倒映出的女孩笑笑,和林莎曼比起来她就是个小泥球儿,傅凌尘会喜欢她才怪呢。

广告还在重复播放着,官婉婉裤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一接通,传来林洛中气十足的声音,“明天晚上皇冠明珠有个酒宴,都是娱乐公司的大佬,我从lina姐这边搞了两张票!”

“我不去。”官婉婉继续走,“我得在家伤春悲秋两天应应景,毕竟我可是即将失婚的”

“别放屁,你还想不想做明星了?现在距离你成为下一个林莎曼只有一步之遥,赶紧把你这两条小麻杆的腿给我迈开!”

迫于林洛淫威,官婉婉没有选择权的答应了。

她没说的是,她不想做林莎曼,她只想拥有林莎曼并不是那么珍惜的东西,她想要傅凌尘的喜欢。

酒宴那天,经过叶洛鬼斧神工一样的化妆技术,官婉婉总算显得不那么未成年。

不过对于身上这件裙子,她还是有些适应不良。

“你能不能别老拽你的裙子?”叶洛用香槟杯抵唇,皱眉看着身旁动作不雅的官婉婉。

官婉婉忍住想要捂住胸口的冲动,“是不是太暴露了?胸口总感觉凉飕飕的。”

“暴露什么?这叫有料懂不懂?现在的人都文明观球了,你这俩小馒头算个啥。”

“不是旺仔小馒头就行。”过了一会儿,官婉婉还是忍不住了,“不行,我还是去整理一下。”

***

也不管叶洛反对,官婉婉七拐八拐地开始找ladyroom,这边的会场特别大,前方舞台还在表演,大部分的宾客都挤在前面看演出。

突出重围来到卫生间,官婉婉险些被胸口的布料给勒死,解开娃娃裙的吊绳,将裙子往上提了提,这才好许多。

不过悲剧的是,她现在完全不记得自己刚才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只能看着前方乌央乌央的人群干瞪眼。

官婉婉焦急地掏出手机准备拨给叶洛,这时角落里两个女人交谈的声音飘进她的耳朵。

“看到没,陪林莎曼一起出席的那个人。”

“传说中的傅凌尘?”

“是啊,圈子里都说这两人有一腿,我看应该是真的。不过据说傅凌尘已经结婚了,没想到再有地位的男人都避免不了偷吃啊。”

“这是人品问题,劈腿真是恶心,管他是不是总裁呢,还不是都把脑子长在下半身了,啧啧。”女人摇头咂嘴,不过语气满满的都是吃不到葡萄的酸气。

这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从她们身后插进来——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傅凌尘结婚了?看见人家户口本了还是看见结婚证了?不知道就别乱说,污蔑别人人品,显得你素质很高吗?还不是都是喜欢嚼舌根的长舌妇!”

两个女人被吓了一跳,神情有些惊慌,眼神很怪异地瞪着不知从哪出现的官婉婉,“你有病啊?”

“我有病,你有药吗?你要是有药的话自己先吃一颗治治脑子吧,脑残!”

那个女人被气得脸色乌青,还想说什么却被另一个人打断,“别理她,估计是傅凌尘的脑残粉”

两人推搡着离开了,官婉婉还有些生气。不是气那些人,而是生气自己竟然这个时候了还会因为傅凌尘被骂而生气。

官婉婉,你的确是有病。傅凌尘都和旧情人旧情复燃就等着把你这个原配踹下户口本了,可你还是舍不得听到那个人的一句不是。

“傻了吧唧!”官婉婉评价自己道,然后双手拍了拍圆溜溜的脸颊叫自己清醒一下。

一转身,眼前出现两双修长的腿。

一双光裸纤细,另一双包裹在熨烫笔直的西装裤下,两人挨得很近。

官婉婉下意识抬起头,毫无预警地对上傅凌尘复杂的眼神中,而他的臂弯里,此时环着林莎曼的手臂。

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三人面对面,明明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却和另一个女人亲昵挽手。

官婉婉还没在自己的剧本里,预习过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场面。

于是,两只大眼有些懵懵地和傅凌尘对视。

还有,刚刚的话,他们听去了多少?

气氛有些微妙,林莎曼忽而拨了拨耳边的发,笑容温婉,“好久不见了呢,官小姐,凌尘说你还在念书,没想到你也回来参加这种酒宴。”

官婉婉几年前和林莎曼有过几面之缘,绝对称不上熟稔,尤其她一口一个官小姐,而非傅太太,是笃定了她会和傅凌尘离婚呢。

一阵静默,林莎曼觉得尴尬,“凌尘,要不和你官小姐聊聊天,我去里面等你。”

官婉婉随之看向傅凌尘,她自己看不到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小小的希冀,或许她也是希望傅凌尘能撇下林莎曼,陪着她的。

但傅凌尘只和她清澈的眼神对视三秒,便疏离地别开头,对林莎曼温柔似水地语气说,“不用,我陪你进去。”

深夜,漆黑潮湿的仓库中,此时回荡着男人闷哼声之外,还有拳脚落在**上的声音。

“你平时不总是高高在上吗?你现在继续骄傲啊,我倒是要看看你现在怎么骄傲的起来!”穿着破衣烂衫的男人口中咒骂着,不断踢着地上高大的男人。

男人情况很糟,鼻子嘴角出血,颧骨都被打肿,身上的手工西装也沾了灰尘,外行狼狈透顶,但那双黢黑的眼睛依旧不为所动,闪烁着清冷淡漠的光,即便被打,也没求饶过一声。

“大哥,那这个女的怎么办?”团伙中的一人看了眼蜷缩在角落里的女孩,要不是今天绑架出了岔子,怎么会多绑一个人回来?

“能怎么办,你们弄的烂摊”说到一半,蓦地,一个想法窜入他的脑海,这人诡异的勾起唇角,“兄弟们好久没爽过了吧?不如看个活春宫怎样?”

“你是说”

“给我把他拎起来灌药,有了个这种录像带,钱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三个人跃跃欲试,其中一人掏出自己珍藏的猛药,其余两人配合将地上的男人架了起来,但男人却紧抿着唇,始终无波无澜得黑眸这时才露出凶狠的光来。

“怎么,不服气?有本事你别栽到我手里啊。”带头的人啐了一口道,“给我灌!都灌进去,他不张嘴就打到他张嘴为止!”

如雨点般的拳头狠狠落在男人的脸上、身上,但他依旧死闭着薄唇不肯张嘴,这时,一道柔柔弱弱的嗓音撕破了仓库中的紧绷——

“你们别打他了,我、我可以让他改变主意。”

蓦地,三人停了下来,松了手,男人没有支撑如破布娃娃瘫在地上。

女孩缓缓站了起来,走到男人的身边,迟疑了一秒,坐在他的身上,颤抖着的小手缓慢的解开价值不菲的皮带。

男人带着血的大手按住了她。

她抬起头,尖尖的脸蛋挂着苍白的笑,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轻颤,“如果不这么做你会被他们打死的,你不要死,我也不要死,我们一起从这里出去,好不好?”

他看到她眼中的哀求,今天对她来说本就是无妄之灾,她看起来还那么小。

感觉到他手上的力道变小,她给了他一个比哭还要可怜的笑,然后继续去解他的皮带,这一次,他没再拒绝。

感觉到那层阻碍,她一瞬间的蜷缩令他心尖一动,耳畔响起那几个人恶心的笑,事到如此他能做的也只能让她不那么痛苦。

大掌附上她纤细的腰肢,轻轻撞击着,她脱力般的趴在他的身上,双手紧紧搂住他的颈子。

他沉默不语,颈窝中越来越湿润的触感令他的眼眸加深。

“别哭。”静谧中,他哑着声音道。

她在他怀中摇头,低低的哭着,倔强道,“我没哭,我不怕。”

纪慕川眼中一柔,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让他感受到温暖的,竟然是一个连脸都看不清的女孩。

最后,在属于男人性感的低喘中,他说,“我不会让你有事,相信我。”

***

两个月后。

“官婉婉,来拿化验报告。”

听到护士叫自己的名字,坐在椅子上不断绞手指的官婉婉仿佛惊醒似的,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从护士手中接到报告径直走进医生办公室。

“恭喜你,小姐,化验单显示你已经怀孕7-8周了。”看过报告,医生笑盈盈的说,“你一会儿可以去护士站拿一本孕期手册,里面有些禁忌怀孕初期一定要遵守,否则会对胎儿不好。”

胎儿

官婉婉轻轻抚着还未隆起的小腹,只觉得这一切都在做梦,医生还在嘱咐着什么,她却被泪水盈满了眼眶。

她怀孕了,竟然一次就怀上了?

而孩子的爸爸她却不知道是谁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