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宋景知谢燕帧 连载中

宋景知谢燕帧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她怀着身孕躺在病床上,他却骗了她的救命药,去救了心爱女人的妹妹,当她一尸两命,他才知道,他心中至爱,从来都只有她。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江雨晴立在花丛中,仰起头来,遥遥地冲着她一笑,天真无邪。

她的眉头皱了起来,感觉浑身不舒服。

这女人,看起来烂漫无邪,可一颦一笑,看自己的眼神,却跟带了刺似的。

“砰!”

她将窗户关上,不愿再看下去。

不一会儿,她听到楼下传来声响,出卧室来,就看到江雨晴上楼来。

她走到楼梯口,堵住了她,不让她上来。

她不喜欢她出现在她的家中,更不喜欢她主动上楼来。

江雨晴摇曳着纤柔的身姿,走上最后一级楼梯,来到她的面前,脆生生地叫了声:“宋姐姐,早啊。”说话间,眼睛盯着她看。

宋景知穿着粉白的真丝睡衣,气色看起来不好,清清瘦瘦的,但她身材性g感,五官精美,气质清贵,看得她心嫉妒。

宋景知神色清冷:“我父母只有我一个女儿,你这声姐姐,我受不起。”

江雨晴的眼底闪过一抹嫉恨,她是高贵的宋家大小姐,而她和姐姐,出身低微,这是她心里永远无法抹灭的痛。

“你不高兴,是怪我没称你为谢太太吗?”她微笑着,眉眼间全是小人得志之色:“燕帧哥哥说了,他心里只有我姐姐,“谢太太”这三个字,我是不能叫的。”

“这三年来,他不是在医院守着我姐姐,就是陪着我,照顾了我,让你一人独守空房,真是苦了你了。”

言辞之间,尽是讽刺中伤。

宋景知眼眸一张,漂亮的丹凤眸眼尾微扬,从容高雅:“我怎么会跟一个活死人计较,倒是你,无依无靠的,只能依附是别人而活。”

“不过你放心,我会帮你找一门好亲事,让你后半生能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她刻意打量着她娇小的身姿:“虽然你天生身体就不好,长得也瘦小了些,但以我的实力,给你找个好人家,是没问题的。”

恶语中伤,谁还不会?

听完,江雨晴的脸果然就绿了。

她天生带病,所有的人都嫌弃她只会吃,不会干活,是拖油瓶,即使现在已经二十二岁了,她的身形依然瘦小,比宋景知足足矮了一个多头,更是没有她那样婀娜的身材曲线,自卑之感袭上心头,让她万分难受。

她神色一转,眼中隐隐透着阴狠:“你看不起我依附燕帧哥哥而活?可宋景知,燕帧哥哥根本不爱你,你却这样缠着他不放,到底谁更贱?”

“更何况,燕帧哥哥他——心甘情愿啊!”

宋景知的脸色严肃了起来:“有事说事,没事就滚,我没功夫陪你闲聊。”

楼下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她抬眸看去,就看到谢燕帧进门来。

只听“啊”一声惨叫,她收回目光,就看到江雨晴从她的面前,直直地往楼梯下滚去。

电光石火间,她摔到了楼梯口,半张小脸都是血迹,谢燕帧冲上来,焦急地抱住了她。

“燕帧哥哥,她说……她讨厌我这张脸,容不下我,我……我怕!”她楚楚可怜,担惊受怕。

谢燕帧抬起头来,看着楼梯上的女人,目光锋利如刀。

“我……”宋景知张了张口,要解释,我没有推她!

“这个狠毒的女人!”

他狠狠地甩下一句,抱着江雨晴,匆匆往外去。

“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不一会儿,外面就传来车子开走的声音。

他安抚江雨晴的话,仍在她的耳边回响,如刀子一样扎在她的心上。

不一会儿,她的脸上就布满了泪水。

云景首府别墅,灯光朦胧。

卧室内,两道人影交织在一起,一室旖旎。

宋景知喘息着,眼神迷离地看着男人,动情处,情不自禁地唤着他的名字:“燕帧,燕帧……”

她的丈夫,谢燕帧,是锦城最耀眼的世家子弟,也是和她从小就订了娃娃亲,令她爱之入骨的男人。

男人薄唇轻扬,露出寒凉的笑意,狠狠地撞击了她一下,刻意折磨。

“谢太太,才一个月没碰你,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多下贱啊!”

猝不及防的一记,宋景知如从潮尖跌回,泛着红晕的小脸顿时惨白。

比起身上的折磨,这份耻辱感,更让她疼痛入骨。

他停了下来,伸手捏着她纤细的脖子,拇指挟制着她的下巴,逼迫她看着自己。

“听说你不仅去找你父母告状,还找爷爷告状,说这三年来,我碰你的次数,寥寥无几,你不是一向自命清高吗?原来骨子里,竟是这样下贱的人。”

宋景知:“……”她的脸涨红,又转白。

“你就这么想要我?想要到不惜杀害我在意的人?”他深邃的眼底迸发出暗暗的火光,那是他对她的厌恨和愤怒。

她一身的湿汗变冷,一阵寒颤:“我没有!”

她说得很用力,声音撕裂,恨不能将这个三个字说进他的心里。

看着她问心无愧的样子,眼底的愤怒更激烈了,嘲笑讽刺道:“堂堂宋家大小姐,敢做不敢当吗?”

她倔强地看着他,没有做过的事,她当然不会承认。

他的厌恶又增了几分:“你以为,只要你不承认,就不会有人看穿你的真面目?”

沉吟着看了他片刻,她避开和他争吵,声音软了下来:“我们结婚三年了,是该有个孩子了……”她的声音软了下去,一身的卑微。

她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跟他谈这件事,但错过这次机会,她想要找他说说话都难。

这三年来,她的身体状况每每愈下,再不生孩子,她怕不及了。

宋家只有她一个独女,需要她生一个孩子来继承家业,父母年纪也大了,他们将来也需要一个孩子来陪伴。

谢燕帧也需要一个孩子,谢爷爷也一直在催他们生孩子。

有个孩子,也算全了她这一生爱他的心愿。

谢燕帧一听,深邃的眸子里氤氲起滔天怒意:“孩子?宋景知,你可真会算计!”

算计了他谢家的豪门权势,算计了他的婚姻,算计了他的心上人,现在,又想算计他的血脉。

如果让她生下他的孩子,凭着她宋家的背景,凭着爷爷对她的宠爱,将来,他和谢家,只会被她拿捏得死死的。

他薄唇勾起一抹残忍的微笑:“你不是精于算计吗?你算算,你有没有机会生下我的孩子?”

“谢燕帧,你就一定得这样吗?”她心尖儿一阵颤抖。

三年了,他一直这样对她。

当初,她以为,日久见人心,时间会证明一切,可她完全错估了他的决心。

他对她的厌恶和怨恨,终是以日俱增,折磨他的手段,害伤她的言语,也都更纯熟了。

他脸上的笑意敛起,神色阴沉下来,推开她,下了床。

“啊!”她撞在床上,低呼了一声,转身看他。

他慢条斯理地穿上高定的黑色西装,如尊贵优雅的王,转身就要离开。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她急促的样子,像个被丈夫抛弃,快要失控的可怜弃妇。

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她满身伤痕,泪光盈盈的模样,像被揉碎的落花。

他蓦地心疼了一下,随即一脸如冰,心想,这些年来,自己就是这样被她骗了,才会陷入如今这般无法摆脱她的地步。

他转身出了门,只留给她一个残忍决绝的背影。

一如既往。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